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别了故土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3661 2019.08.21 20:32

  这一宿赵瑾瑜一夜未合眼,时不时起来探探奶奶的鼻息。

  接下来几天,张清都如往常一样起来活动,就是脸色看着有点隐隐发青。郭彩云只觉得张婶子可能大限将至,但她不敢跟瑾瑜明说,怕孩子害怕,只能悄悄交代:“我们要不再带张婶子去医院瞧瞧,把玉玦叫回来吧,奶奶生病了,他请假回来看看吧。”

  赵瑾瑜听话的告诉玉玦奶奶生病了,希望玉玦能稍微请几天假回来,另寻思明天早上早点起来带奶奶去医院做个彻底的全身检查。

  但是,

  世事从不愿听从人的安排。

  张清那天早晨没有起来。在赵瑾瑜困乏睡去的空挡,她的呼吸渐渐就没了,就像她这一辈子一样,总不想打扰别人,意识中她是感知到自己要去了,有怀恋,有轻松,有些伤心,也有些愉悦。

  一切的发生过快。

  赵瑾瑜还未反应过来。不,她不知道如何反应,她从早上发现奶奶没有气息,就着急着忙的背着奶奶的身子往医院冲,她只觉得奶奶的身子太沉了,她竟背不动了。

  医生说送来就没有呼吸了,人没了。

  她是不信的。奶奶只是睡过去了,一会就醒了,像每天早晨一样。她不让任何人动她的奶奶,她就坐在旁边一遍又一遍告诉大家:“她一会就醒了,先别动,真的就是睡着了。”

  直到日暮,奶奶都没醒来,她茫然的回头看着身后的郭老师,神情木然:“我奶奶还会醒来吗?”

  郭彩云紧紧的抱着瑾瑜,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回答。

  ——

  郑廷扬听到郭彩云的电话说张奶奶没了,希望他尽快回去。急忙带着玉玦和玉燕坐了最近的飞机往回赶。

  于午夜十分,三人到达医院停尸房。玉玦疯了一样往里冲,想看看奶奶一眼。赵瑾瑜就蹲在墙边抱着膝盖一动不动,他走过去站在赵瑾瑜对面,低头看着她。郭彩云见状,拍拍他的肩膀,小声说:“你陪陪瑾瑜。”说完过去那边安慰那边痛哭的玉玦。

  为什么赵瑾瑜总是这么可怜呢?

  “你还好吗?”

  赵瑾瑜抬头看看他,双眼通红:“你回来了。”

  “嗯。”郑廷扬蹲下来,目光平视着她,手不自觉地就去摸了摸她的头。微微叹了口气,把赵瑾瑜拉着站起来抱在怀里:“我在,不用担心。”

  赵瑾瑜听见这句话回了回神,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肩膀无声的哭起来,眼泪湿了郑廷扬的整片大衣。

  郑廷扬自动承担了张清奶奶的身后事,一切安排的有条不紊。

  出殡那天,刘明阳带着4个兄弟来了。他手下一个兄弟与赵瑾瑜的摊位小伙计比较熟,偶然听说便告知了他。他原本还意外她这几天为什么没有做生意。

  入了灵堂,赵瑾瑜和她弟弟都双眼红肿的站在灵位旁边,接受来往宾客拜祭。因为算是喜丧,除了姐弟俩,周围邻里都算是把这个当作喜事处理,他们觉得喜丧隆重开心,来世张家奶奶也会得到喜庆与祝福。

  刘明阳拜祭完,走到赵瑾瑜身旁,见旁边还站着一个挺拔清俊的年轻男人,内心不由猜想这是何人。

  “节哀顺变。”刘明阳对着赵瑾瑜鞠了一躬,后而起身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你还好吗?”

  赵瑾瑜憔悴的脸上努力扯了一个笑容对着刘明阳:“谢谢你们能过来。”她现在连笑一笑都觉得无力。

  刘明阳伸手想拍拍赵瑾瑜,最终还是落在了旁边玉玦的肩上:“你们节哀,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我带了几个兄弟,也许可以帮的上。”

  郑廷扬看着眼前这个有点社会气息的男子,不自觉眼睛微微眯了眯,身子稍微上前对着刘明阳说到:“谢谢了,丧事一切都安排好了。”

  刘明阳也同样对视了郑廷扬几秒,继而笑了笑问着赵瑾瑜:“好,这位是?”

  “这是我男朋友郑廷扬,”赵瑾瑜回答道,又对郑廷扬介绍道:“这是刘总。”

  郑廷扬保持得体伸出手来:“你好。”

  刘明阳回以握手:“你好”。简单说完又转向赵瑾瑜:“人生在世,有些人注定要走散,丫头你别太伤心,有再大困难,我也能帮你顶着。”

  赵瑾瑜听了,头一次觉得刘明阳还算是一个比较暖的男人,努力再努力笑着致谢:“谢谢你的照拂。”话音未落,眼泪又涌了出来,顺着脸颊滑到下巴处。

  看着那颗晶莹剔透的泪珠要从她的下巴摇摇欲坠,刘明阳心中涩然,不觉抬手,然而刚悬在半空中就看到赵瑾瑜用手快速的擦了泪水,尴尬的手只得放下,低头看着赵瑾瑜语气轻轻的再次强调:“有任何困难,记得找我。”

  赵瑾瑜听完并未点头,只是勉强微笑道谢。

  刘明阳叹了口气,目光范围内看到赵瑾瑜所谓的男朋友传来严肃警惕的目光,他却并未理会,再次说道:“过一会儿出殡,我会跟着,有事叫我。”

  说完并未停留,带着兄弟们转出灵堂外的宾客桌子上坐着,不远不近的望着里面的人,她总是低头轻轻坠泪,想起第一次见到丫头的时候,她还是一副拼死拼活的样子,现在的柔弱的好似随时将会倒下去。又见她右手用力的握着那个男生的手腕,好像寻找力量支撑依赖。

  葬礼整个过程,赵瑾瑜都是浑浑噩噩的,她很多时候都听不清别人在说什么,郑廷扬和玉珏领着她干什么她就随着做什么,她的脑中不断的回映着爸妈、奶奶的面容,好似他们在耳边细语嘱托,再到后面她已毫无知觉。

  等她睁眼醒来发现自己竟置身在家中,身边站着廷扬、玉珏、玉燕和郭老师,看着他们一脸关切的样子,她有点恍惚,不知此时是不是在梦中。

  “瑾瑜,好点没,你吓死我了,下葬时你突然就昏倒了,吓坏我们了。”

  听着郭老师关切的唠叨,赵瑾瑜无奈的叹了口气,原来刚才梦中小时候一家团员在村子里的景象才是梦境。

  郭彩云看着这孩子无精打采的样子,很是心疼,爱抚的摸着额头说:“烧还没退,一会儿咱把退烧药吃了,你得赶快好起来,离开的人才会走得放心。”

  “瑾瑜姐,吃点东西吧,这几天你都没吃什么,做好了粥我给你端来。”玉燕说完就去厨房取了粥来,径自端到郑廷扬面前使了使颜色。

  郑廷扬面无表情的顺从的接过,也不动作就是干干的站着。

  “瑾瑜没力气,你来喂一下,我带玉珏和玉燕去收拾一下外面灵堂。”郭彩云指使着郑廷扬,起身又叫玉燕和玉珏跟着。

  玉珏跟着走了两步又停下看着他姐,张口预语又不知道说什么,然后就被玉燕姐拽了拽袖子:“出来吧,我哥会和瑾瑜姐说的。”

  郑廷扬看着他们两个的动作,不做表态,端着粥坐在赵瑾瑜的身边开口说道:“喝点粥吧。”

  赵瑾瑜摇摇头:“放在那里吧,我一点也吃不下。”

  郑廷扬也未强求,将碗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开口:“赵瑾瑜,和我去B地吧,我还是养的起你们的。”

  想起不久前她还计划着带着奶奶去B地生活,她美好的期待落空了,如今听到这些她只觉得空落落的,只想叹息。

  看着赵瑾瑜这副了无生气的样子,郑廷扬皱皱眉:“总要往前看,这里你再没有家人了,我在B地买了房子,你和我妈一起搬过去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瑾瑜的声音微弱的传来:“我害怕。”

  “怕什么?”

  “怕很多东西。”她觉得无力,她越来越发现自己掌握不了生活,掌握不了自己,她什么都掌握不了。

  ——

  离开的日子定了,过了张清的头七,赵瑾瑜、郭彩云、赵玉珏、赵玉燕,包括郑廷扬就要彻底的离开扶兰了,离开这个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北方家乡,离开这里的四季分明,离开这里的邻里街坊,离开这里的纷繁过往。

  赵瑾瑜谈不上留恋还是不留恋,现在别人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她的思维很空,不知道想什么,也不想思考。

  在爸妈和奶奶的墓前静坐了很久,她好似有很多的话要说出口,最后仍是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她以为她会哭的稀里哗啦,但是她一滴眼泪都流不下来。

  同样悲痛的赵玉珏不忍看着姐这么凄凉,用力拉着赵瑾瑜说:“姐,我们该走了。”

  赵瑾瑜顺从的站起来,听见玉珏说:“爸妈,奶奶,你们都放心吧,以后有我护着姐。”

  说完又对赵瑾瑜说:“姐,以后你就做你想做的事吧,不要总想为我做什么,我也有能力照顾自己,你为自己活就行了。”

  是啊,为自己而活。

  但是为自己怎么活呢?

  赵瑾瑜想不到,如果非说有点期待,那就是廷扬永远不要抛弃她,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格外的依赖郑廷扬,守住他突然像她的一点执念。

  总觉得自己在这里积攒了很多东西,真要走时带走,不过是几件衣物,一些旧照,几本日记。当丽芬蔬菜店这个伴随他们10多年的招牌摘下来,赵瑾瑜才真正悲怆的意识到,自己要与这个城市分别了,过往潦草尽,终是合与离。

  房子落了锁,赵瑾瑜最后忘了一眼她的家,和这条整洁城市小巷。

  郑廷扬看着赵瑾瑜的留恋,他倒是觉得心中畅然,他不喜欢这里,摆脱这里就像摆脱一个陈年烂疮。

  还未等赵瑾瑜坐上车,一辆黑色的奔驰车驶进巷子,有点挑衅地停在他们的车前。

  刘明阳从车上下来,径直向赵瑾瑜走过来,语气不善的问道:“听说你生意也不做了,要离开这里了。”

  “嗯。”

  刘明阳盯着赵瑾瑜纯洁的眼睛,有看看旁边一身警惕的郑廷扬继续问道:“跟着他吗?”

  “嗯。”赵瑾瑜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突然间有点想笑,又不知笑什么,语气也松懈下来:“还会回来吗?”

  “我不知道。”她不知道,也不敢想以后,最后只是将目光投到郑廷扬的身上。

  看着她对他渴望又依赖的眼神,刘明阳终是叹了口气,缓了良久才去摸身上的口袋,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赵瑾瑜:“我比你大很多,你也可以把我当哥哥,这是我电话,以后有人欺负你,找我。”

  接过他这么正式的名片,赵瑾瑜觉得好笑又暖心,从来觉得他凶神恶煞,现在开始觉得他有点可爱,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你……你保重吧。”

  “好,您也保重,”说完这句话,赵瑾瑜温和又断续的提醒到:“你以后。。。。别做不好的事了,会让你的家人担心的。”

  刘明阳开怀大笑起来,用手轻轻的拍拍她的肩膀说:“好!再见。”

  “嗯,再见。”

  没有义无反顾的争取,说到底是不是不够珍爱?

举报

作者感言

辛弃疗

辛弃疗

写了有一阵,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看,突发奇想建了个QQ群611547246,要是有人想要交流可以入群讨论、批评哈,也可以互相推荐一些好看的书。群内禁止广告。。。。。

2019-08-21 20: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