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羞涩着(三)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2288 2019.07.11 09:53

  时间久了,赵瑾瑜习惯独自暗恋,郑廷扬习惯了若即若离。

  这是个好兆头。

  但是这对于玉燕来说,并不是多好的事情。她不喜欢赵瑾瑜,从第一次见面就不喜欢。赵瑾瑜太土了。但是她不明白她妈为什么就是觉得赵瑾瑜好的不得了,还总是让她多学习的样子。

  郑玉燕从心理上排斥赵瑾瑜,见到赵瑾瑜能点头算是友好,这还是郑玉燕的家境一落千丈以后,看到赵瑾瑜的殷勤才有的改变。但是她这个落魄公主骨子里瞧不起这个乡下女,除了名字特别一点,其余真是……

  特别是现在玉燕也在经受着初中的感情萌芽,她当然明白赵瑾瑜和自己哥哥的不同寻常。但是她妈总是希望赵瑾瑜和郑廷扬走的相近些,这让玉燕烦闷的不得了。她哥怎么都算是玉树临风,而且她也见过之前那个女生,漂亮得很。

  压抑不住的玉燕终于质问了郑廷扬:“哥,你和赵瑾瑜谈恋爱吗?”

  郑廷扬一边用手巾擦着手,一边看着玉燕,眼睛一眯,嘴角一撇:“怎么会?”

  兄妹间的相通,玉燕一眼就明白了:“哥,你要找的话也要找特漂亮的。”

  郑廷扬听后爽朗地一笑:“你小丫头是不是要早恋啊,我跟你说,男生坏着呢,你别学那些同学早恋耽误学习。”郑廷扬作为哥哥可以在青春期和女生花前月下,但是不能让自己妹子被迷惑了心智。

  玉燕不屑的一咧嘴:“你管好自己就好咧。”

  玉燕觉得自己虽然年龄上小三岁,但是自诩在心理上比郑廷扬成熟,至少她不会喜欢赵瑾瑜那种没什么气质的女生。

  这就是郑家的两个兄妹,即使境况欲下,但是他们仍然自卑的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和骄傲。

  不同于孩子的感觉良好,郭彩云越发觉得没有了郑向山的庇护,自己的生活有些困难艰行。在学校里为了那微薄工资忍受着大家在背后嚼舌根,家里面三口人的吃穿住行样样需要实实在在的人民币,她已经把自己过往对于生活的需求降到尘埃里,可是生活愈加变得举步维艰。

  物价不断上涨,而她的工资又都是雷打不动,她连玉燕殷殷切切的花衣都舍不得买了,顿时觉得自己作为母亲太不尽职。

  郭彩云想私下办个小学生的补课班,刚有风声就被学校知道了。40时多岁的年纪被叫到校长室一阵冷嘲热讽的勒令禁止,躁的无力抬头,点头称是。她郭彩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她没了郑向山连傲气都不剩了。

  这条出路被堵了,郭彩云只得另行它法。

  碰到王丽芬时,就把苦水倾倒出来:“嫂子,你知道有什么活计没有,我想工作之余挣点外快养家。”

  王丽芬是个热心肠,卖菜的时候四处打听了一下,听说步行街里有一家红火的菜馆,人手不够,想招手脚麻利的刷盘子洗碗。卖菜回来就直奔郭彩云那里细说了一番,郭彩云一听就喜出望外,第二天一下班就去了应征。

  老板娘是一个富态圆润的50多岁老太,听她带着两个孩子生活确实不易,开个特例让她每周六日来工作。每小时能挣个2块,一天下来有20,一个月就是两百七八,算是很可观。

  但这两块钱不是这么轻松的,她在厨房里昏天黑地的刷盘子,早上出来还是朝阳四溢,晚上回来就是月上树梢。回了家得给孩子做点正经的饭吃了才能躺下放松麻木的身体。

  郑廷扬看到一直养尊处优的妈妈每天累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保养良好的手被泡的褶皱四起,甚至有些骇人,心里面难受的很。

  也留心起周围有没有什么可以挣钱的手段。

  从赵瑾瑜家里学完出来,郑廷扬正好碰到回来的赵普方拉着一车煤回来。郑廷扬听赵瑾瑜说赵普方最近在一个洗煤厂筛煤,好像工资不低的样子。郑廷扬听后血液就活络起来了,一边帮赵普方卸货,一边组织语言,扭扭捏捏了好长时间才问道:“赵叔,我想也跟去煤场找点活做。”

  “你不读书啦!”

  “就周六日去。”

  赵普方一愣,放下手里的煤块,慢慢了然:“我怕你耽误了学习,我听丫头说你学习上进步挺大的。”

  “没事的,我不会耽误学习的,以前的东西也补得差不多了。”

  赵普方由沉思了一下,才仰起头说:“明天周日,你和我一起去看看,看看这工作能不能做。”

  郑廷扬立马欣喜望外:“好!好的!”

  第二天赵普方带郑廷扬看了看,工作很简单,没有什么技巧,只要你一锹一锹的把煤渣扔在大筛子上过,到时按量算钱。

  郑廷扬本是信心满满,可是随着重复工作下来,他年轻的身体马上就感觉不适。即使戴着厚厚的手套,坚硬的铁锹把儿依然磨得手生疼,在厚厚的棉衣下是他已经汗流浃背浑身酸痛。他转头一看,赵普方那边已现了个大大的山丘,而他这里才是一个小小的土包。

  中午拿出带来的盒饭,累的都有些吃不动了。强忍着吃下几口才感觉饥饿,狼吞虎咽的吃起来,突然有人夹着一个荷包蛋送到他碗里,抬起头看到赵普方又夹了一大块头的才送过来:“你多吃点,下午才有力气。”

  郑廷扬已不知道如何表达是好,只是低着头闷声吃饭,眼睛里的水确是往碗里滴答。

  下午依旧重复,郑廷扬拼了九牛二虎之力依旧比这些工人落后大半截。太阳都快落山了,赵普方抬头一看,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帮着他不断扬锹。

  郑廷扬才算见识了什么是速度,赵普方快的有他3倍。他也不甘落后不断赶超他的速度。

  等到结算时,郑廷扬算是明白了什么是差距,自己拿了小20,而赵叔能拿到50多。

  回来时,郑廷扬和赵普方都是灰头土脸的一头灰。但是郑廷扬却感觉酸痛又爽快。一老一少漫步在星辰之下,呼吸间是雪花和寒冷的味道,整个人都显得清爽。

  赵普方突然间问道:“小扬儿(这是赵普方的特别叫法),你想过以后做什么吗?”

  郑廷扬想了想,回答:“没有想好,只是想先把学习做好。”

  “嗯,学习确实要弄好。也想想以后的打算,梁启超先生说过:少年人常思将来。多想想以后有点目标,做什么才有动力。”

  “是。”

  “我觉得你这孩子很好,比我见过的其他孩子有血性,有悟性,还有毅力,像个男子汉。以后必是天将降大任,好好努力。”

  郑廷扬一直听到的都是女生一类夸自己长的帅气和个子高挑,但是头一次受到这么鼓舞的表扬,羞赧的血液沸腾,不知如何回答。

  这对郑廷扬有很大触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