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变故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5183 2019.07.29 15:00

  很早以前,顽劣的郑廷扬,经常引人注目;

  后来,父亲贪污落马,让他饱受侧目和指点;

  现在,他终于靠努力和才干赢得了该有的注视。

  现在的郑廷扬,不仅各种荣誉加身,又因为样貌出众,追求者众。不过在郑廷扬的眼中,得到了反而觉得浮云尔尔,看到大家的吹捧,他反而觉得平淡和无趣。路野说他对很多人都很寡淡。是的,他也承认,这些年,他除了王清林一个兄弟朋友,他很少愿意与谁谈吐内心,就连他们几个兄弟也算是经历了创业的同甘共苦,才稍微的敞开了内心。在成长期经历过冷眼和疏离的人,内心早已建立了坚硬的防线,也习惯了对别人感情的舒合,之前他对许云如的喜欢和欣赏在她的拒绝后,就已经将她从心理清理的干干净净,决断果决。

  这一点不仅体现在郑廷扬对感情上的态度,还包括他对于工作上极少拖泥带水。在这一点上路野深有体会,郑廷扬是他认识的少有的思路和逻辑十分清晰的人,他的干练也不像一个刚毕业的同龄人,他很成熟,成熟的让他认为他们应该追随同行。

  两年间,讯通已经从一个4人的小团队,发展成了一个百十来人规模的正规公司,各个板块内容都在有序进行,未靠融资的情况也已经实现了大幅营收,用户超百万,媒体关注,俨然成了互联网行业的新生宠儿。

  但生活和工作远没有这么顺利。

  在郑廷扬一行刚欢欢喜喜庆祝完讯通两周年,现实迅速迎头打脸,一个国外的游戏公司魔空控告突然而来,控告讯通在其网站未经允许非法上传其旗下游戏《THE WAR》运行文件。

  因为讯通上聚集了众多游戏玩家,受制于外网限制,有些游戏玩家会偷偷在上面上传游戏包,李舒由于个人游戏爱好分享和引流的目的,曾将其置顶与网站页面,未曾想一时招来祸端。

  四人聚会身上酒气未散就连忙回公司商讨解决办法,又迅速找到律师团队咨询诉讼问题。原本以为这仅是损失公司名誉的重大问题,但致命的败诉赔偿可能涉及几百万,这样将会迅速导致公司出现财务赤字状态,并马上处于破产边缘,岌岌可危。

  李舒也没想到自己操作会引来这么大的灾祸,愧疚自责不已,连扇自己好几个巴掌,狂骂自己,鼻涕横流:“我对不起公司,是我手欠,是我手欠,我没有想到会这样。”

  路野看着他哭哭啼啼的样子也不知道该骂还是该安慰,和许修修愁容相觑,两人最后还是将眼光转向郑廷扬,自从刚才与律师通过话后,郑廷扬还未曾言语,一脸冷峻的做在那里。

  郑廷扬大脑遭到酒精和噩耗的双重刺激,理了好久才终于有些思路过来:“现在并非是问责的时候,这种事情的发生,我也有失职的地方,创业的道路本就没用顺利可言,出现任何问题,我为大家兜底。”

  一口气说完,郑廷扬顿了顿,开始下一步分工:“修修你和李舒两人迅速寻找联系关于版权问题律师界最好的团队,另外马上组织技术团队调查事件来龙去脉,整理事故报告,同时排查全网游戏包以及任何有版权隐患的内容,一经发现迅速和谐删除。”

  说完,又看着路野说:“路野,你英语好,和我一起设法联系魔空的公司,看看能不能有私下调解的办法,另外路野你紧急召开市场和公关部会议,制定危机紧急预案,关注媒体动态,谨防媒体曝光。我也着手准备商业计划书,将融资进度提前提入进程,和几个投资公司联系沟通。”

  郑廷扬觉得这个事没有这么简单,将心中感觉讲出:“我觉得这个事没有这么简单,首先魔空是国外公司,受制于网络限制,他们应该很难关注我们,可能有后面有人搞鬼。另外除了我们收到律师函外,我们还未收到传票,与魔空相关的官方正式渠道也没有发布任何信息,魔空可能也有其他的想法。这点,我们也关注一下。”

  “好,”三人同时应答。

  “我们迅速行动起来。”

  路野和许修修出了办公室,李舒迟迟未走,低着头不敢看郑廷扬:“扬哥,你打我一顿吧,是我失职。”

  郑廷扬看着他这个丧气可怜的样子,像极了赵瑾瑜,好笑又无奈,站起来拍拍李舒的肩膀:“兄弟,坚强点,男子汉除了担当责任,还要设法解决问题,快去吧,修修需要你。”

  李舒双眼通红的抬头看着郑廷扬,郑重“嗯”了一下,抹了抹眼泪紧忙出去了。

  尽管做了充分预警,但事态发展的过于迅速。不到两天媒体马上对这个事进行了曝光,马上引起相关转载,一时间受到各方的口诛笔伐,广告营收立马缩水,账面上资金锐减。

  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在游戏侵权事件风头正盛,国家清网政策下达,要求讯通在内的国内20余家网站立马停网整改,清除上面用户上传的不良黄色内容,真真印证了用户数量多了什么问题都是隐患。

  接连两件事的发生,网站停改,预先签约的广告商也纷纷撤档,外患的同时,内部最紧要的问题就是资金比原本预算的不够用,按照目前的账面情况,在收入锐减的情况,仅够再支付一个半月的工资。

  这边不容乐观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受到这两个事件的影响,打消了很多看好讯通的投资人信心,郑廷扬走穴式的一家家口干舌燥的讲着计划书,陪着一个又一个投资人灌了海量的酒,但是收效甚微,甚至好几次吃到了闭门羹。

  愁眉不展时刻,郑廷扬现在只能想着求助宋元看看能不能追投一点资金,以解决燃眉之急。

  当郑廷扬到达宋元家的时候,发现他家变化巨大,偌大的别墅空空像被扫荡一样,宋元也失去了意气风发的样子,整个人颓废萎靡。原本想着谈一下追投的事宜,但现在看来并不是时候。

  两人坐下都有些相顾无言。

  还是郑廷扬率先开头:“出了什么事吗?”

  宋元点了根烟,并给郑廷扬递了一根。眉头紧锁吸了一口烟,努力让自己的声音表现正常:“我爸厂子资金周转不开了,银行催款。”宋元把到在嘴边的“之前的钱能还给我吗?”硬生生的憋回去了。唉,他也不好过。宋元把手上的烟按了,声音沧桑的问:“听表弟说,你们公司最近也不好过。”

  两人迅速对接了眼神,顿时明了。郑廷扬点点头。

  “人生富贵起伏,跟坐过山车一样。哈哈。”宋元自嘲的笑笑。

  “是。”眼前的宋元和他当年的境遇何其相似,郑廷扬知道他比他现在更痛苦。

  “你经历过好友疏离吗?以前我不知道,一出事什么兄弟都没有。”

  郑廷扬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僵硬的说道:“我爸曾是我们当地风光无限的粮食局长,后来贪污被抓,最后跳楼没了。”回想起当时的低谷期,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的,人生巨变唯有靠自己挺过来。

  宋元看着郑廷扬目光震惊,没想到他竟遭遇过这些:“大家生活怎么都这么操蛋。”

  郑廷扬听完把燃尽的烟按了,嘴角上扬笑了笑:“生命不息,折腾不止,总有办法。”

  宋元笑着摇摇头,像是无奈。

  郑廷扬知道自己不能耽误了,应该马上去寻找新的办法,争取早些解决这个事,给所有员工一个交代。遂向宋元道别:“我要去别处再找些人了。保重。”

  “嗯。”宋元点点头。

  郑廷扬走出两步,又转身折回,从包中拿出了一沓1万元钱,这是他自己刚从银行取出来的一部分,原本是他从自己存款里面取来给公司续租的费用。

  郑廷扬把钱放到桌子上:“这点钱你先应急,我现在实在没有太多,你放心,你的投资我绝对不会让它打水漂,一定。”

  这点钱对于宋元来说就是杯水车薪,但是很感激他。宋元看着郑廷扬的坚定的眼神,扬眉咧咧嘴笑了:“谢谢。”

  郑廷扬看着宋元也笑了,“一切都还未是中止。”说完急匆匆的像下一个目的地奔去。

  。。。。。。。

  这边路野几经波折,终于联系上了魔空的高层人员,魔空方表示愿意与他们沟通。郑廷扬和路野马上起飞,飞往美国与对方协商。本以为是柳暗花明,魔空的回复确是想借机以极低的价格收购讯通,借助讯通打开中国游戏市场,双方几经舌战,魔空态度倨傲,高势凌压。

  收购,这是对于他们万万不能接受的,接受魔空的要求,意味着他们这几年的付出将要付之东流,不接受就要面临巨额赔偿,现在的公司状况根本承担不起。

  到现在,他们四个元老已经两个月未发一分工资,为了省钱,甚至已经退了出租房搬至公司办公室一边工作一边蜗居。春节到了,面对员工的人心惶惶,郑廷扬努力维持着正常状态,春节后如果公司营收不能上来,投资不能进来,就要准备裁员和变卖办公用品了。

  郑廷扬是等到大年三十所有员工撤离才坐着火车回到了家。其实他并不打算回家的,他并不想把自己现在可怜的样子呈现给大家,奈何郭彩云和玉燕的电话狂轰乱炸不停。

  赵瑾瑜见到郑廷扬很是吃惊,吃惊的是郑廷扬整个人十分沧桑,胡子未剃,双眼黑眼圈严重。自从听了玉燕说他们公司出了问题,她们几个女人特别担心他再出什么事。此时一看,就知道情况好像并不乐观。

  这一场年夜饭吃的大家都忧心忡忡。饭后,赵瑾瑜提议郑廷扬和她送张清回去,让玉玦和玉燕忙活放筹备鞭炮。

  郑廷扬不疑有他,背着张清一路送到了赵瑾瑜家屋里的炕上。刚放下张奶奶,赵瑾瑜就叫住他:“我有东西要给你。”

  赵瑾瑜去里间不久就出来了,手里用塑料袋包着好几沓钱,将钱递给他:“这个钱你看能不能应急,我听玉燕说了一些,也许能用上,就当我投资了。”

  郑廷扬有点吃惊,又瞬间了然。他不应该再接受她的钱了,但实在诱惑,他太需要了,多一点钱公司就能多维持一天。他看看她,又看看张清。

  赵瑾瑜看见他的目光说:“这事我和奶奶商量过。”

  张清坐在炕沿边左手拄着盲杖,双眼虚空的对着郑廷扬声源方向说:“孩子,救急不救贫,我也知道你现在有困难了,还年轻,都能挺过去。我也只求你以后对的起小瑜的这份情感,这钱都是她起早贪黑一点点攒下的,她知道你有困难,想帮你,你以后不要辜负她,在我以后没了以后好好照顾她,不让她受欺负。”张清感觉自己在用这份钱收买这个孩子的心和感情,瑾瑜小,她什么都不懂,想着的都是对喜欢的人毫无回报的付出,但她自私,她需要郑廷扬也能回馈小瑜同样甚至更多的感情。

  又是这样的情景,每次这样的情况都抓住了他的软肋和期望,自尊告诉他拒绝,境遇告诉他接受,两种声音在脑中交汇对抗。

  郑廷扬想了想,终于做了决定,尊严并不值钱。他扑通跪在地上,对着张清说:“张奶奶,这个钱我以后一定千倍百倍万倍还给你们。”说完又磕了一个头。

  赵瑾瑜紧忙去拉他:“快起来,地上脏。”

  郑廷扬站起来接过赵瑾瑜放在他胸前的钱,对着赵瑾瑜郑重的说:“我一定尽快还你,相信我。”

  赵瑾瑜点点头,看着他疲惫的面容点点头,刚想说些什么,就听玉燕大呼小叫、气喘吁吁的进来:“哥,哥,许修修给你来电话了,说重要要的事和你说!”

  估计是有什么进展。郑廷扬紧忙和张清说:“张奶奶,我先回去一下。”

  “嗯,快去吧。”

  赵瑾瑜随着郑廷扬出到门口,悄悄拉住郑廷扬的衣袖说:“奶奶看病的钱、玉玦上大学的钱还有,我和郭老师现在生意不错,挣的挺好,这个不用。。。不用。。。。”赵瑾瑜不知道怎么说,好像说多了会伤到他自尊一样,最后只是看着他,露出一个极大的笑容:“你一定会成功的,我相信你,我在之前给你求过福,这次一定能挺过的。”说完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福袋递到他掌心,“这个给你,它会保佑你顺顺利利,平安无事的。”

  郑廷扬握紧拳头攥住福袋,像给自己信心,又像给她信心一样,坚定的点点头。

  。。。。。

  郑廷扬回去的时候,发现王清林也在。

  王清林上前笑呵呵用手拍拍他的肩膀,开玩笑道:“社会一哥,你咋造成这样。”王清林和他一直有联系,原本以为他创业挺好的,这个年假回来碰到玉燕打听他,没想到他压力这么大,特意寻了他回来过来看看。

  郑廷扬看他还是这样吊儿郎当的样子,总算开颜,“愁的。”

  “别愁啊,多大事儿,对了,有你电话,你快接,对方还等着呢。”

  郑廷扬紧忙接起电话,问许修修有什么消息。许修修急忙应答:“扬哥,我混了一阵圈子,终于打听到是游游堂偷偷跟魔空举报的,就是那个有点抄袭我们的游游堂,估计是跟我们眼红。还有一个好消息是我那个表哥宋元让我告诉你,他一个朋友初八帮忙一位大佬要办一个私密酒会,去的人都是大咖,还有紫控的人,他们专门投资一些互联网公司,现在有机会悄悄弄到票,就是票不便宜。”

  郑廷扬听完,心中已有眉目:“你赶快联系公关部,策划游游堂恶意竞争的曝光,还有最好想办法能弄到一些证据,实在不行制造,用于传播即可。还有那个票给我预留一下,我明天订票往回赶,回去我们详谈具体的解决办法。”

  郑廷扬放下电话,内心激荡,这算是这么久以来唯一的好事。平复安静下来才发现手中由于紧张,仅仅攥着赵瑾瑜给的福贷,不由想笑,不知道是不是真是这个福发挥了作用。

  “你明天要回去吗?”王清林在旁问道。

  “嗯,得回去看看。”

  “我明天和你一起去B市吧,多个人多份力,也许我能帮上忙。”王清林补充道:“你别嫌弃我不懂就行,吃住啥不用管我,另外我学的也是计算机,说不定也有用,哈哈哈。”

  郑廷扬郑重的看着他:“这次回去,好的话可能度过难关,不好可能几天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是努力工作,在家休息吧,先别和我遭罪了。”

  “都是兄弟,说的这么见外,我正好去看看大城市,别有压力。”王清林拍拍郑廷扬的肩膀。

  “好吧,谢谢。”

  第二天一大早,郑廷扬和王清林就收拾妥当排队买票坐上了最早的火车。郭彩云临行前拉着郑廷扬说:“妈,给你包里塞了3万块钱,你先用着,要是实在需要钱,咱家这个房子可以卖了给你应急。”

  郑廷扬看着郭彩云沧桑的样子心中五味杂陈,用手握着郭彩云的手说:“妈,不用,不会这么惨。别担心。”

  是的,别担心,谁都别担心,我一定想要解决办法。郑廷扬不断给自己打气暗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