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突发情况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3511 2019.10.24 16:52

  自从那次春节后,郑廷扬差不多有3个月没有再回来。

  赵瑾瑜竟然都没有一点想念,之前的相拥而眠就像一场虚幻的梦,醒了之后就没有实质意义。最近她开始喜欢上了研究地图和每个城市,思考着自己的下一步行动,有惴惴不安,也有隐隐期待,不过她还是不知道怎么和郭老师摊牌,她就像是她的另外一个母亲,离开她她会不舍。

  嗡嗡嗡嗡嗡,思考间手机震动响了起来,赵瑾瑜小声接起来:“老师,有什么事吗?”

  “姑娘,我我不是那谁,我不是小云,我是她同学刘阿姨,小云出事了!她刚才说肚子疼就昏倒了,我们大伙儿给她送进医院了,你快来吧。”

  赵瑾瑜听见电话那头闹哄哄的声音,仔细辨别,等明白了吓了一跳,立马站起来:“阿姨,在哪个医院?我马上就去,我老师现在怎么样?”

  “那个,这里是那个善和医院,就是我们学校旁边,人还不清楚怎么样呢,在抢救室呢。”

  一听到抢救室,赵瑾瑜人马上就慌了,不管不顾的往外跑:“我马上去。”往门外冲的时候,一下就撞到了进来的沈琳。

  “怎么了,跑的这么急,看点人。”沈琳说完就看到赵瑾瑜的眼睛瞬间就流了眼泪出来:“瑾瑜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我要去医院,我老师出事了。”赵瑾瑜说完就又要着急的往楼梯口跑。

  沈琳不知道她说的老师是谁,只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意义非凡,急忙救急:“我今天开了车,我送你过去。”

  赵瑾瑜赶到的时候,郭彩云还在抢救室尚未出来。那群和郭老师在一起的学友阿姨们见她到了,急忙七嘴八舌的叙述经过。

  郭老师确实是经常性肚子疼,不过她说是因为自己贪吃老是消化不好,但是从来没有这么严重过,赵瑾瑜听完害怕又悔恨,自己听到她说肚子疼的时候就该早带她检查,不至于这么严重。

  沈琳看到赵瑾瑜满头大汗,拿纸巾给她擦了擦:“别担心,也许没啥大事,急性阑尾炎也是这样,也许就是阑尾炎,切掉就好了。”

  “沈琳姐,阑尾炎是不是很好治,切掉人就没事了?”

  “嗯嗯,这是小病,我之前就切了,现在不是也活蹦乱跳的吗?”

  “那就好。”赵瑾瑜给着自己心理暗示,但还是很恐慌,想着给郑廷扬打个电话说一下。

  沈琳拍拍她的肩膀问:“这个人是你什么人啊?我听你叫老师?”

  “嗯,就是类似于妈妈那种。”赵瑾瑜正要给郑廷扬拨过去,郭彩云就被从里面推出来了,人还是昏迷的状态。

  赵瑾瑜放下手机急忙上前,郭老师还在面无血色的昏睡着。忙问医生:“大夫,怎么样,我老师得了什么病?”

  医生摘掉口罩,问道:“你是病人家属?”

  “是。”

  “她还有什么亲人吗?丈夫、儿子这些?”

  “还有儿子和女儿。”

  大夫皱皱眉,顿了一下:“我这边的建议是你们家人最好都能赶快过来,病患现在情况不太好,目前初查是胰腺癌,还没完全确诊,要进一步穿刺活检。”

  “什么,胰腺癌?”赵瑾瑜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我老师平时身体很好的,怎么可能呢?是不是误诊了?”

  医生对她的质疑友好的叹了口气:“我也希望是我们误诊了,所以说再确认一下。”

  那一刻,赵瑾瑜整个人木了,但是思维还在活跃,脑海中与郭老师相依相伴的日子就像过电影一样快速闪过,双手握着拳头,指甲抠进肉里刺痛着让自己清醒:“大夫,我老师平时身体很好的,她才刚过56岁,她明明身体很好的。”后面她就说不下去了,哽在咽喉里。

  沈琳在她后面扶着她的肩膀给予力量,突如其来的噩耗谁都难以承受,能感受到她的身体在剧烈的抖动,忙问医生:“大夫,现在能确定癌症阶段吗?如果是早期的话是不是治愈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任何一个家庭碰到这种事情都是晴天霹雳,但医生不得不实事求是:“只是病患从目前的情况来说,并不乐观,还是早做打算的好,我们也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治疗,现在赶快办理住院手续吧。”

  星火般的希望又破灭了。赵瑾瑜握着郭彩云的手摩擦着,垂下的泪水劈里啪啦的掉落在她们的手上,继而抬起头对着医生说:“感谢您了,恳求您救救她。”

  “这是我的职责,我一定尽力。”

  听见医生郑重地回复,赵瑾瑜却觉得心一点一点坠向了深渊,但还是要打起精神,去给郭老师办理各种手续,又和主治医生询问了一下胰腺癌的治愈率、治疗方法、癌变周期和生活饮食的各个方面。

  从诊室出来,赵瑾瑜走到没人的楼梯间就再也忍不住了,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她觉得老天爷从来不长眼,她觉得郭老师不该受这种苦,她觉得无助和悲惨。眼泪鼻涕横流,蹭满衣袖,她声嘶力竭的哭泣到后面变成上气不接下气的抽噎。哭累了,她终于站起来了,觉得脑袋缺氧有些晕眩,扶着墙缓了一阵,她整个人有点发木。哭也无济于事,赵瑾瑜去卫生间的洗手池用凉水冲了冲脸上的眼泪,也让自己清醒一点,对面的镜子显现的她看着有点咬牙切齿的恐怖状。赵瑾瑜把脸上的水抹了抹,拿着纸巾擦了擦手,先是给玉燕打电话让她近几天马上回来,又是给郑廷扬拨了电话。郑廷扬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赵瑾瑜便发了短信过去:我和郭老师现在在善和医院,郭老师现在身体情况不太乐观,初步判定是胰腺癌,看到短息速来。

  赵瑾瑜回到病房,里面郭老师的几个好友阿姨和沈琳都在旁边坐着等郭老师醒来,俱是愁云密布。赵瑾瑜过去握着郭老师的手,对她们说:“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我在这里陪她,你们回去吧,真的谢谢你们了。”

  “嗯,行,孩子我们就先走了,小云醒来你们给我们打电话啊。”

  “好的,刘阿姨。”

  沈琳也站起来,用力抱了抱赵瑾瑜:“瑾瑜,你优先处理家里的事,我给你放假,什么时候回来都行。”

  赵瑾瑜回抱她,她的身体柔软又温暖,她感激她:“谢谢你,沈琳姐。”

  “一切都会好的,加油。有事需要我,随时给我打电话,别怕麻烦。”

  “嗯,谢谢了。”

  把大家送走,赵瑾瑜坐在郭老师的病床前静静看着她。不知不觉间郭老师真的老了,她眼角的皱纹已经层层叠叠,鬓边的头发也已缕缕发白,是啊,他们都这么大了。初次见她的时候,郭老师还是气质端庄、仪态从容的靓丽女人,十六七年过去了,她变成了平常的邻里阿姨,韶华易去,有谁还记得当年那个明媚动人的郭彩云呢?听说抗癌的过程痛苦又煎熬,不知道郭老师到时候会憔悴成什么样子,想想都让人心疼。

  郑廷扬火急火燎的进来,在众多床位中找到了赵瑾瑜和他妈妈的身影。郭彩云已经醒了,正乐呵呵的和赵瑾瑜说话。郑廷扬连忙奔过去,气喘吁吁的问道:“抱歉,我来晚了,怎么回事?”

  “儿子,你来了!”郭彩云见到郑廷扬开心的打招呼:“没啥事,就是胃疼,消化不良老毛病了,我挂完这个吊瓶就跟你们回家。”

  “老师,还不能,有检查结果没出来,结果出来医生放行我们才能走。”赵瑾瑜没敢把病情告诉郭老师,一方面是逃避,一方面是怕郭老师心态崩溃。

  “这么麻烦吗?”郭彩云叹口气,医院的消毒水味道闻着让人压抑喘不过气来。

  郑廷扬看过短信,知道事情态势不好,目光和赵瑾瑜递过来的眼神汇聚在一起,郑廷扬从赵瑾瑜哀切的眼睛中读懂了,那一瞬间,郑廷扬才真的蒙了,思维恍惚,意识停顿,马上就听不见周围的嘈杂声。清明了点,郑廷扬走过去紧急大力的抓住了赵瑾瑜的手腕,继而又松开了,然后又是颓坐在邻座的病床上,想哭又根本哭不出来,全部沉在胸口。

  赵瑾瑜回握住郑廷扬发在膝盖上的手,起身轻轻说:“你跟我出去叫一下护士吧。”

  郑廷扬木木的被赵瑾瑜拉到了楼梯间。赵瑾瑜放下郑廷扬的手,锁着眉头说:“郭老师情况不太好,医生让我们做最坏的打算。”

  郑廷扬有点听不进去,忙着颤颤巍巍去拿烟,突然发现自己手抖严重,他使劲握了握拳,尝试了几次,终于放弃。

  赵瑾瑜完全理解他的心境,帮着他拿过烟点着递给他。

  郑廷扬接过来,边吸边颓然倚在墙角,他忍不住对赵瑾瑜说:“赵瑾瑜,我害怕,怎么办?”

  他的尾音轻颤,赵瑾瑜听完鼻头一酸,她看着他隐在迷雾后竟说出不来一句话。憋了半天她才说:“我叫了玉燕回来,她明天晚上到。”

  “一定有办法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我去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无论多少钱我都出,一定能治好的。”郑廷扬仿佛觉得有了一丝希望。

  这也是赵瑾瑜希望的,可是。。。。

  郑廷扬的希望燃起的快,熄灭的也快,之前在路上他已经咨询了关于胰腺癌的病症,机会渺茫。

  他的斗志、泄气起起伏伏,赵瑾瑜全看在眼里,此前她也是经历了这种心境变化。赵瑾瑜想了想安排道:“我过一会儿回去拿些住院可能需要的东西,你多陪陪郭老师。你回来的少,她总是惦记你。”

  郑廷扬心理的自责和懊恼涌上心间:“好。”

  赵瑾瑜说完就后悔了。他不回家,不就是因为她在吗?因为她的存在,才使得他们母子相处的时间变少了。

  俩人把情绪整理完毕,才开始回去面对郭彩云。

  郭彩云不傻,他们俩人故作正常的表现,让她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貌似不妙,便不提回家的事儿了,顺从的听着他们俩的安排。

  得益于郑廷扬,郭彩云住上了高级病房,床倒是很舒服,郭彩云却一点都睡不着,胃抽痛的难受,但是她又不想声张,怕惊扰道身后守候半夜刚趴着眯着的两个孩子。瑾瑜的眼睛哭的又肿又红,廷扬说话声音发抖,那她是得了大病吧,是不好治吗?是活不久吧?胃这么疼,是胃癌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