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奶奶,我害怕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4128 2019.08.19 15:14

  自从B地回来后,赵瑾瑜就陷入了对未来的恐慌中。

  而这份恐慌主要来自这份异地恋的不确定性。他与她谈了这么多年的恋爱,是时候对这个感情有个交代了。但从目前的状况来说,郑廷扬在B地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他没有回来的理由,那么,只能她来就他吗?

  但是B地太大了,她害怕。她害怕那里的陌生难以融入,她害怕带着奶奶去到那边无法面对高额的生活花销,她害怕未来与郑廷扬感情变故不能长久。想来想去,根究原因就是她缺钱,她想,她要是有足够的钱,那么她就有了生活的底气。

  有了拼命挣钱的念头,赵瑾瑜比以前更加拼命了,她需要钱来追赶她的步伐。原本只需要从下午5点忙到凌晨一两点钟,白天在家稍微准备食材就行,现在她又开始进了各种小饰品白天也占用来去商场周边摆卖。

  张清舍不得她这么辛苦,总是劝她不要太辛苦了,现在每天卖卖烤串,对于赵家这几口人来说完全足够支撑,而且盈余还算可观,何必这么辛苦呢。

  她不好意思说她想带她去B地和郑廷扬生活,如实告知,必将会被奶奶说她对男人太实诚,作为女孩子要对男人有矜持,太上赶着的女人都会被男人好揉捏。奶奶曾说的这些她都懂,但是她忍不住付出和贴近他。

  面对张清苦口婆心的劝她休息,她每次只得撒娇说:“奶奶,我就是害怕钱不够用啊。我也不累,一点也不辛苦,我白天在家呆着也是呆着。”

  但是她终究心里藏不住事,晚上躺在奶奶身边还是问了出来:“奶奶,你说现在玉玦也在B地上学了,我攒点钱我们去B地生活怎么样?”

  张奶奶一手枕着胳膊想了想,问她:“只是因为玉玦在B地,我们就去吗?”

  赵瑾瑜被奶奶问住了,立马有点羞愧,还是有点狡辩:“那还能是什么呀?我这次去那里看了呀,那里生活环境好,医疗设施也比咱们这边好,你身上的病没准到那边就看好了。再说郭老师以后也要和她孩子都在那里生活,我们也算有个照应。”

  张清笑了笑:“我这老太太没啥病,都是老年病,看不看也活不了多久了,你要去哪儿,我虽然瞎,我就跟你摸索到哪儿。”

  赵瑾瑜听到奶奶这么说,心里莫名有点慌,赶紧纠正她的话:“奶奶,你不要总说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你得长命百岁呢,你得看着我和玉玦成家呢,你不想抱重孙子啦。”

  “嗯嗯,我以后不说了,不过我说的也是实话,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张清听着孙女着急的语气,只得笑呵呵的听话。

  “就是啊,你要好好的,我才安心呀。”赵瑾瑜过去搂住奶奶,奶奶的身子总是软软的温暖,还有一种陈年老屋子的气味,闻着让人特别安心。

  张清一下一下轻轻拍着瑾瑜的背,像小时候哄他们睡觉一样,轻柔的问她:“扬子对你好吗?”

  “挺好的呀。”赵瑾瑜头埋在奶奶的胸前,声音传出来有点闷闷的。

  “好就行,不过这孩子虽然有韧性,有拼劲,但是性子太冷了,奶奶怕你捂不熟他。”

  赵瑾瑜把头抬起来有点郑重的说:“他人是有点傲气,不爱说话,但是他还是很有担当的。”

  张清听声音判断情绪特别准,不再与痴情的孙女争辩:“他对你好就行,他要是敢欺负你,我以后就是死了也要从坟起钻出来找他算账。”

  “你看你,又说死,好好活着你别老提这个。”

  “嗯嗯,不说了不说了。我打打我这臭嘴,哈哈。”

  ——

  自与奶奶说了,赵瑾瑜心里稍微轻松一些,关于去B地她需要好好计划一下了,还有就是要不要和廷扬商量一下,她又羞于启齿。

  计划着,计划着,转眼就到了腊月,天气太冷了,大家不愿意出门,客人渐少,赵瑾瑜和郭彩云九点来钟就早早的收摊回来了。

  现在郭彩云都是一个人住,嫌住的孤单,会时不时的来赵家住一晚两晚。正好今天是腊八,她寻思大家没时间吃饺子,她们三口今晚要不再弄个涮锅子热和热和,晚上也就在这里住下了。

  和赵瑾瑜一商量,俩人收摊开开心心的去买了火锅料高高兴兴提回家。赵瑾瑜推开门打开灯叫了几声“奶奶”都没有人答应,寻思是不是她睡着了,也没在意就把菜放到了一边,准备脱了外套。

  突然间郭彩云按住了赵瑾瑜的胳膊:“瑾瑜,你先别动,细听一下,好像有什么声音。”

  赵瑾瑜侧耳仔细听了听,就听见里屋有细微的声音传来,像是吸气声,时而轻微,时而用力。她突然心里一紧,叫了一声“不好!”,快步的往里面冲去,按了墙边的开关,发现没有奶奶的身影,又往隔壁的玉玦的屋子过去,发现奶奶正侧躺在地上半蜷缩着,面部有些抽搐。

  她紧忙跪下叫着:“奶,你醒醒,这是怎么了。”

  郭彩云急忙说:“我们先帮她把身子扶做起来,我看她好像有口气憋着没喘过来。”

  按照郭彩云的吩咐,赵瑾瑜紧忙把奶奶扶坐起来倚在自己身上顺着她的背,但张清还是吸气困难。郭彩云着急上手用力拍了几下,像是突然间打通了什么,张清重重的喘出一口气来,气息才算平稳,但是仍不见醒。

  “郭老师,你帮我把我奶背到我背上,我带她去最近医院。”

  “好,好。”郭彩云紧忙把张清扶到赵瑾瑜的背上,又着急忙慌把挂在墙上的棉袄拿下来披在张清身上,把她罩住,怕她大冷寒天冻到。

  三人急匆匆的出来,等了半天不见出租车的影子,赵瑾瑜有点着急,背着张清就往附近3公里左右的医院跑,郭彩云就在背后向上托着张清的身子小跑跟着。

  跑着跑着赵瑾瑜突然听见耳边奶奶的声音微弱的传来:“瑾瑜啊,你背着我跑什么....”

  赵瑾瑜紧忙挺住脚步细听,又听见奶奶说:“你背着我干什么?”,她大喜,气喘吁吁的侧头对身后的奶奶说:“奶,你醒了,你吓死我了,你在家里昏倒了。”

  郭彩云听见赶忙过来:”张婶子,你醒了,谢天谢地。”

  “我没昏倒,我就是睡着了,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张清微弱的问着。

  “去医院检查检查。”

  “我不去,我没啥事,我就是睡着了。”张清听见孙女的回答,挣扎的要下来:“快回去,去那里看啥,我又没啥病,不去浪费那个钱。”

  “奶,你听话。”赵瑾瑜向上托了托背上乱动的奶奶,“你醒了就好,你醒了我们看看怎么回事就回去,就快到了。”

  “回家,回家,不去医院,真不用看,我没啥事,你看我现在不是活蹦乱跳呢吗?”

  郭彩云想着老年人估计怕花钱,就跟张清说:“张婶子,就快到了,你跟瑾瑜去检查检查,这孩子才安心,别让瑾瑜着急哈,不需要多少钱的。”

  张清伸手摸了摸瑾瑜,发现这孩子满头大汗,也不挣扎了,说:“孩子,放我下来,我能走。”

  “我背着你吧,我不累,还有几步就到了。”

  “没事,我能走。”张清又开始挣扎下来,“好孩子,让奶自己走,别累到你,听话哦。”

  赵瑾瑜慢慢放下奶奶,转过身子扶着她,看着奶奶扶着她人有点不稳,紧忙又搂住她。

  张清又稳了稳身子往前迈了迈,“没事,你看我这不是能走。”

  赵瑾瑜松了口气和郭彩云掺着她慢慢到了医院。张清什么检查都死活拦着不让做,就说这是花费冤枉钱,无奈就做了几个小检查,医生看了看也告知没啥大碍,估计就是老年人支气管炎犯了,回去养养就行了。

  张清听了就附和医生说:“就是嘛,没啥事儿,岁数大了就这样,不是啥病。”

  赵瑾瑜这才稍微安心下来。

  不过说是安心,但是总有种莫名的后怕,这是当时她们回来了,要是不回来后果不堪设想。她跟郭老师聊了聊,说这几天不想出摊了,想在家看着奶奶,再以防万一。郭彩云也有些担心,从医院回来就一直住在这里。

  张清明显感知到他们忧心忡忡,努力表现自己身体硬朗,天天早早就起来摸索着收拾屋子,这是她自从瞎后慢慢掌握的生活技能,虽然也不知道收拾的干不干净,但要努力干活。以前这些活对她来说轻松的很,现在她却有点力不从心。

  简单动了动,她就觉得心慌气闷的厉害,她的腿也开始不好使了。为了不让她们发现,就假装摸索到椅子上坐着努力调整气息和思考。

  坐了好一会,气息好似好了点,张清对着厨房忙活的赵瑾瑜方向喊道:“瑾瑜啊,我想吃鱼了。”

  赵瑾瑜听见声音,擦擦手进了屋:“奶,你想吃鱼吗?”这是她奶奶这么多年来头一次跟别人说她想要什么。

  “想吃鲤鱼了。”

  “好啊,吃过早饭我就去市场买条回来,晚上清蒸,你看怎么样,大夫说太咸的对你气管不好。”

  “我大孙女做啥,我吃啥。”

  “好嘞。”

  听着孙女开心的语调,张清也开始咧开了嘴笑起来。

  晚上的鱼蒸的香味溢满了屋子,赵瑾瑜看着奶奶比往常吃的多,自己很是开心,这几天的阴霾也去了不少。

  吃过晚饭,三人早早收拾歇息了,躺在北方的暖炕上闲聊。

  张清侧躺着,用手轻轻摸着赵瑾瑜的脸颊,微微感叹说:“一晃,我家瑾瑜都长这么大了,小时候摸着你,你小小的脑袋只有拳头那么大。”

  “是呀,时间真快,瑾瑜今年都是24了吧?”郭彩云顺着张清的话接到。

  赵瑾瑜舒服的翻了个身回答:“过了年就25了,还有一个月。”

  “你比廷扬小半岁。”郭彩云有点感叹:“你们都到了成家的年纪,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跟你郑叔结的婚。你和廷扬也快了,等他过年回来商量商量你俩的婚事吧。瑾瑜你不用压力那么大,玉燕说廷扬现在挣的还行。”

  听到郭老师这么说,赵瑾瑜又开始害羞了,不知如何作答。羞涩间就听见奶奶的回答:“希望廷扬能对我家瑾瑜好好的,一辈子好好的,就是我走了我也就放心了。”

  “他敢对瑾瑜不好!张婶子你这放心,他敢不好,我第一个揍他。”

  听到郭彩云的回答,张清才算安心下来:“张婶子,我要是走了,我家瑾瑜和玉玦就麻烦你帮忙照看,你是个好人,我比较放心。这俩孩子都是苦孩子,爸妈没的早。”

  郭彩云和赵瑾瑜相视了一下,急忙起身看着张清。

  “奶,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听见瑾瑜又着急了,张清摆摆手:“我没事,我就是感慨,我岁数大了,就想把以后的事啥都说说,万一哪天走了也安心。”

  赵瑾瑜握着她的手,有点哭腔:“不是说好不说不吉利的吗,你一这样说,我害怕。”

  “就是,张婶子,你得长命百岁看着瑾瑜和我儿子结婚呢。”郭彩云听到张婶子这么说心里也开始慌了。

  “你们别害怕,我就是说说,人的年纪大了,总是要走的,我今年都七十八了,就是哪天没了也算是喜丧呢。我不怕死的,我瞎了一辈子,我常想我要是死了闭了这双眼,就睁开了那双眼,那时候我就能看看我家瑾瑜、玉玦长什么样子了,我这辈子没啥愿望,就想看看你们姐弟。以后就是到了那边,我也可以开心的跟你爸妈说,我看到我家瑾瑜了,我看到我家玉玦了,描述我看到的你们如何好看,长什么样子。”

  听着奶奶泣不成声,近乎呢喃的声音,赵瑾瑜已怕在张清的身上哭着:“奶奶,我害怕,我不要你没,我要你一直在。”

  张清摸着瑾瑜的后脑子,轻声安慰:“瑾瑜别哭,奶奶一直在的,奶奶记得你们的样子,奶奶会护着你们的。”

  郭彩云听的动容,不自觉眼泪已经流了满脸,她用袖子擦擦眼泪对张婶子说:“张婶子,你放心,就是有那么一天,以后瑾瑜我也会护着的,我拿她当亲闺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