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归来(三)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1761 2019.10.22 10:15

  没有太多思虑的日子过得很快,又要马上临近年底。过了这个年,赵瑾瑜虚岁已经30了,30只是一个数字,但是又像一个坎,就像订了一个闹钟,到了30岁开始定点催熟。

  年夜饭吃过团员饺子,玉燕和郭老师就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盛大的春晚联欢,不时被里面的节目逗得前仰后合。

  今年的赵瑾瑜并没有加入她们的行列,一个人裹了大衣去院子里看远方的烟花。今天和钟晴电话,钟晴问她:你对自己三十岁之后的人生有什么规划吗?也该和过去的感情告别了,重新找一个靠谱的男人共度余生了。

  现在赵瑾瑜对待感情是龟缩的,她不想付出感情,不想迈出去接触,也不想对谁有寄托,她甚至想过,就这么孤独一生也未尝不值得一试。

  赵瑾瑜坐在院子上的摇椅上,闭着眼慢悠悠的晃着,听着劈里啪啦的声响,想着想着就不知道神归何处了。

  “你不冷吗?”

  头顶响起声响,赵瑾瑜仰着头睁开眼睛,看到郑廷扬立于她脑袋的方向,正俯视着看她。

  赵瑾瑜依旧保持这个姿势回答:“你回来了?”

  这话听到郑廷扬心里,是亲人间久违的熟稔,带着放心的安定。郑廷扬的面色变了,不自然的“嗯”了一下。最近公司的事情太棘手了,年报不理想,董事会对他很有意见,AGAME上市推迟,李舒退出,好在还有清林、路野他们几个在挺他,又是这样压力重重、举步维艰。越是有压力,他就越想家,他们讨论结束的时候,他萌生了想法就往回赶了。

  “吃饭了吗?”

  “还没。”

  “还有饺子,我去给你煮一下。”赵瑾瑜终于起来了,站起来掸掸衣服上灰,又紧紧的裹了裹,慢悠悠在前面领路。

  进了屋,玉燕看到郑廷扬,边磕着瓜子边说:“咦,哥你不是说你今天不回来了吗?”

  “会开完,就回来了。”郑廷扬边脱大衣边回复。

  郭彩云看到她俩一前一后的进来,以为是瑾瑜刚去外面接了他回来,喜笑颜开的说:“儿子,吃饭了吗?冰箱里还有饺子,让瑾瑜煮给你。”

  玉燕瞅出了她妈的心思,头一次主动揽活:“哥,还是我来给你煮吧。”起身就要去解救瑾瑜姐。

  郭彩云一把拉住玉燕:“闺女,你看电视上是不是你喜欢的那个帅哥要出来了,你不是一直等呢吗?”

  玉燕最近追星追的有点痴迷,有点骑虎难下。郭彩云小声训着她:“他俩感情刚升温,你别去打扰。”

  玉燕撇撇嘴,但看着周董出来就迈不开步子了。

  赵瑾瑜把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子,对着郑廷扬说:“你先吃吃饭,我去把楼上的房间收拾一下,你晚上住。”今天他是清醒的,再没有和她被迫一起的可能了。

  郑廷扬抬眼看看她:“好,家里有酒吗?我想喝点酒。”

  啥玩意?赵瑾瑜的脸马上就变了,半天抿嘴不说话。

  “玉燕,家里有酒吗?”郑廷扬远远的喊着玉燕。

  玉燕入迷了,根本不搭理,郭彩云听见忙说:“有,有,玉燕买了红酒呢,我们晚上还小小的喝了一点,我给你拿。”说完边捂着肚子边过去拿。

  “老师,你肚子不舒服?”赵瑾瑜见状忙问。

  “吃多了,有点积食。”郭彩云贪嘴,晚上凉的热的混在一起,还没少吃。

  “我去给你拿点消化的药吧。”赵瑾瑜想起家里还有健胃消食片。

  郭彩云连忙拒绝:“积食站起来走动走动就好,大过年不吃药。廷扬,你尝尝这个酒,玉燕说这个酒是好酒。”喝点酒行,小饮助兴。

  郑廷扬对着高脚杯倒了酒,开始吃起来,是熟悉的酸菜猪肉馅的家乡饺子,饥肠辘辘的他吃起来很香。

  红酒配饺子,赵瑾瑜怎么看都觉得郑廷扬在装格调。对着郭彩云交代:“要是还难受,还是吃点消食片。我去楼上收拾一次屋子。”

  楼上的套房主卧因为很久都没住过人,里面灰尘很厚。赵瑾瑜收拾东西有点强迫症,只要收拾就不愿意放掉一点死角,还是废了一点时间。换了床单被罩,就算大功告成。赵瑾瑜把被子掸平,刚要起身,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了,侧头就能闻到轻微的酒气。

  这又是怎么了。赵瑾瑜用手去解他环在她腰上的双臂:“我要下去了。”他的力气太大了。

  郑廷扬窝在她的后颈蹭着,又用力向前迈了一下,和赵瑾瑜双双倾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在这个床上,他俩有过不少亲密时光。

  赵瑾瑜抗拒,挣扎要起来:“郑廷扬,放开我。”

  郑廷扬就是觉得抱着个东西让他安定,用双臂锁死她,还用半个身子压住她:“你不要再闹了,小心惩罚你。”声音不大,还有点低沉沙哑。

  赵瑾瑜才不管他,使劲挣脱:“放开我,郑廷扬。”

  郑廷扬双腿也覆上夹住了她:“不要闹了,乖一点,我今天很累,很不开心。”

  这话一下就让赵瑾瑜安静了,他的声音一下让她想到了那个意志消沉的少年郑廷扬,他很少示弱。

  阔别已久的相拥而眠,二人都算睡的踏实。

  只是第二天醒来,郑廷扬已经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