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寂静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3106 2020.01.30 20:58

  郑廷扬站在巨大的落地窗俯视观望,直到看着她粉红色的皮箱被关进清林的车后备箱消失颜色,而他不知道自己是觉得轻松还是烦闷,这样的心境让他很难安静下来专心工作。工作总是没完没了的接踵而来,他看着外间办公室机械忙碌的职员和他不断弹出的信息提示,他一下觉得奋斗原来是件这么无聊的事,尤其对于孤家寡人的他来说,他不知道他的终点和意义在哪里,他不缺钱,不缺名,但他却觉得似乎不曾拥有什么。

  这是一个禅学问题。

  他仰躺在椅子上思索良久,觉得对于市侩的他来说,他可能永远都想不通。闭目养神期间,助理敲了门进来轻声轻语地问道:“郑总,路总问一会儿5点的AGAME下季度海外市场推广计划你要不要参加一下?”

  见郑廷扬半天不回应,助理以为他闭目睡着了,又再次轻声叫了一下:“郑总?”

  “不去了,他们自己订就好。”

  “好的,我跟路总说一下。”

  听见门关上的声音,郑廷扬才把眼睛慢慢睁开,仰着头看着天花板神游,马上冲动地拿了桌子上的钥匙起身而去,今天他想早退了。

  回到家,开了门,一尘不染,又冷冷清清。郑廷扬脱了鞋子走到沙发处将钥匙往茶几上一扔,人向后四仰八叉的倒在沙发上,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

  整天的西装革履让他身体被束缚的很不舒服,不得不起身上楼准备换个家居便服。打开柜子,发现一大半的空间空余着,显得他的衣服孤零零的。随便扯了最上面的便服就地更换,继而轻松舒适的往楼下走去,走了一半他就顿住了,不知道自己下去要干嘛,目光扫到赵瑾瑜的房门,才有点觉得目标所在了。

  推门进来,里面也是整整齐齐,床被整理的一丝不苟,桌子上也没了她之前瓶瓶罐罐的化妆品,他摸摸干净的桌子不由得撇撇嘴,打开衣柜,里面又是空空荡荡。

  哼,她收拾的倒是挺干净。

  郑廷扬又把房子里的各个屋子转了一下,都是一样的整洁明亮,没有杂余,他家跟没有人气的宾馆差不多。

  赵瑾瑜也不是一点东西没留下,他在他妈妈的遗像前看到了属于她的那个黄灿灿的戒指,他拿起在手上左看右看都是一样的毫无特色,但是脑海中却无法遏制的想起那日婚宴场景。

  实在没意思,郑廷扬就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着10来年不曾碰过的电视节目,可能他天生笑点和泪点高,他没法和电视里面的情绪产生共鸣和相通,所以看看看着又觉得没有意思。伴随着肚子咕噜咕噜的响,他看看远处的厨房又突发奇想想给自己做个晚餐。冰箱也是空荡荡,不过还好有一袋挂面、一个西红柿和半盒鸡蛋,上网查了查西红柿鸡蛋面的做法,不难的样子,他突然有了点兴趣。

  他热情四溢的按着网络菜谱流程一步步实施准备,但是并不如意,鸡蛋糊了,烧水烫了手指,挂面出锅半生不熟。郑廷扬第一口下去马上就吐了,刚才的热情马上就变成焦躁,一下将筷子扔在桌子上,妈的,太不顺了。

  呕了一阵气,也不能让自己饿着肚子,便又点了外卖,算是填饱了肚子,接下来又是收拾餐桌和狼藉一片的厨房。郑廷扬提着一袋子垃圾走到屋门外的垃圾桶,一脚踩着踏板掀开盖子,刚要扔进去,门灯照进里面就看到垃圾桶里扔着几封信件和笔记本,最上面的本子还是打开的状态。

  他一直视力极佳,微微好奇的探头就看到上面印着赵瑾瑜的笔记,左侧本面的一行写的是:廷扬,寒潮来了,最近家这里下了好大的雪,气温降了又降,不由得担心远方的你有没有听话的加些衣服。

  他的内心开始变得怪异,这是什么时候?把手中的垃圾放在脚下,他伸手拿起那个本子想看个究竟,又发现下面的信封上都写着“廷扬收”和“爸妈收”。他弯着腰半趴在垃圾桶上,手伸到里面粗略的翻着里面的内容,满满四五本都是她的字迹,像个流水账,又像是日记,只是随便翻了几页,随处可见他的名字。

  很怪异,就像以前收到情书的心情,只是这里面好像感情更饱满,又像偷窥到了别人日记的兴奋感。他把里面东西全部拿出,只是可惜最下面的几个本子已经粘了一些垃圾残渣,污秽不堪,他找到刚才用过的纸巾一点点擦去上面的污秽,便抱着这些本本到茶几上仔细研究。

  里面写的很凌乱,有的像日记,有的像随笔,有的像跟他对话。

  正当他打开一封写给他的信,准备一看究竟的时候,林盈盈的电话就响来了。

  “喂?”

  “廷扬你怎么不来找我。”

  他不由得揉揉眉心:“我忘了。”

  “我想你了。”

  “今天太累,我明晚找你。”

  “......啊,我的肚子好疼,啊....”电话那头响来她娇喊的声音,郑廷扬又觉得这种女生的伎俩有些幼稚,也不回应她。又过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她的声音慢慢转变成平静的温柔:“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小家伙长身体,总是一阵一阵的疼,廷扬我有点害怕,还没毕业我就要当妈妈了。”

  这话让男人听着还是有点让人心疼:“前天医生产检怎么说?”

  “医生说一切,呕,等等。我,呕.....”

  ——

  郑廷扬还是来了,他应该对她负责的,毕竟他答应了他,可是这种感觉他又觉得难受且别扭,就像当年他对她的“妥协”。

  林盈盈看到他来很是开心,贴在他的胸前甜甜的撒娇,就是一个明媚的小女生的样子。

  郑廷扬把挂在身上的她慢慢撤离,问着:“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你能来我太开心了,我以为你不会来呢。”林盈盈扑闪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蕴藏着一片委屈。

  她确实懂得让男人怎样没有抵抗能力,郑廷扬并不例外:“要是还觉得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啦,你陪着我就好啦,有你在我身边我有再大的不舒服也能扛过去。你今晚不会再走了吧?”

  “嗯。”

  “太好了,我去给你准备换洗的衣服。”

  郑廷扬任着她开开心心的准备,自己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这里是他之前投资的一处公寓,自从得知她怀孕,就叫人把这里收拾了一下给她修养身体。郑廷扬这些年趁着房市前景大好,没少四处置业,不过他近几年最长住的还是酒店,连家都甚少回。

  闭上眼就是纷扰的烦恼事,郑廷扬决定洗个澡,让自己清醒一点。在花洒下冲的睁不开眼睛,却觉得舒畅一些。围了浴巾出来,由于脚下水渍导致不由控制打了滑,他急忙用手撑住墙,却还是把垃圾桶踢倒打翻,这一天就没有一点顺利。

  可令他更不爽的是滚出来的两片用过的卫生巾,他初时看到不太相信,仔细辨别了一阵。明白过来就有点气血上涌,让他觉得自己被欺骗的彻彻底底。

  林盈盈推开门给他送换洗的衣物,就看到他盯着地上的东西面目不善,心也跟着提了大半,急忙弱势又无力的解释:“廷扬,你听说我解释。”

  “解释什么?你没有怀孕,一直骗我都是有苦衷的?说你爱我吗?”

  听见郑廷扬的冷哼,林盈盈有点瑟缩:“我,我,我一直以为怀孕了,之前的反应确实像是怀孕一样,我妈说女生怀孕就是这个症状的。”

  郑廷扬觉得脑仁发疼,他不想听她解释,什么理由都不行,他不发一言扯了刚脱下的衣服开始穿起来,见她没有出去的意思,便说:“请关上门。”

  等他收拾妥帖出来就见到林盈盈站在门口已经梨花带雨哭了一脸,可怜巴巴,但他又同情不起来,他也不厌恶她的举动,说来可笑,他反而觉得轻松极了。

  林盈盈急忙上前抱住他的腰身,死死的圈住:“廷扬,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撒谎,我就是怕失去你,看到你和别的女人在医院抱在一起,我是嫉妒和害怕蒙了心,我那么爱你,我怕你不再理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他把她的手一点点拽下来,声音有点无力:“我想静静,好吗?”

  林盈盈扔不撒手:“我真的以为是怀孕了,症状和怀孕一样的,只是后来医生说是假性怀孕,我没想骗你的,只是我已经告诉你了,这话收不回来了,你别不理我好不好,我真的后悔了,我不该听我妈妈的话,我错了,我就是太爱你了。”

  林盈盈虽然有些势利、拜金,但是她确实是真心实意的喜欢郑廷扬。她长了桑榆似的外貌,可惜没有拥有她的能力,可以不费功夫的得来他真心的喜欢。

  郑廷扬并没有过多的理会林盈盈的哭泣,他出来坐在车里挂了她一个又一个电话,忽视她一条又一条的消息。夜幕包裹着他,他的思维很空洞,他的内心很寂寞,他可能天生是一个冷血冷漠的人,所以他不适合温暖吗?

  他甚至想不明白是他推开了别人,还是别人推开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