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轻微交集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4142 2019.07.26 11:49

  玉燕不知道他哥在忙什么,只知道他哥和几个室友鼓动创业,后来才得知是校园很多同学用的讯通。同学们都羡慕创业者的成功,只有她看到了他哥和朋友付出了比常人多几倍的辛苦,每次去的时候都发现他们工作了通宵,有的时候累极了就在小沙发上窝着补觉,看着其实挺让人心疼的。她也帮不了啥忙,就帮忙收拾收拾乱成一团的办公室,整理打印文件这些琐碎事务。

  直到他们网站的新闻资讯板块上线,他们才算稍微清闲了一些,随着工作人员的扩充,工作内容也陆续有些条理了,大家的作息也陆续正常了一些。本来这让玉燕开心不少,没想到高兴不早,就发现有个狐狸精见天的来跟他哥投怀送报。

  听许修修说,这个是之前和郑廷扬搞过暧昧的系花许云如,后来和别人好了,最近又开始借着什么破校园报采访的名义三天两头的来这里。

  玉燕看着恶心的都想骂娘了,因为知道这货总过来,她开始没事的时候就往这里跑,杜绝他哥跟她有一丝的接触。她哥也着实有些.....算了毕竟是亲哥,还是别骂了,瑾瑜姐与这里相隔千里,没法方方面面的顾及,好吧,她来维护。现在的女孩虚荣的真是越来越多,一看他哥小有名气了,就又开始扑过来了。

  许云如其实是有点后悔了,她新的恋情没开始多久俩人就因为种种别扭吵架,对比之下,她开始怀念郑廷扬的清冷和孤傲,再加上郑廷扬创业的事情,让她觉得郑廷扬更加完美了一点。这次校园报报道校园风云人物,大家都起哄是她俩一个社团,她来更好。

  她也起了私心,想跟他多交流一下,自从大半年前的那次通话后,他们俩就再无交流,她也为自己的傲慢深深懊悔,一直想着一个契机缓解。

  不过她来了几次,郑廷扬不是在开会,就是外出有事,就是好不容易见了面,郑廷扬却总是一口回绝,意为做这种无用曝光浪费时间,许云如能感觉到郑廷扬对她变了,又变成了那个冷漠的他,但这反而激起了她的斗志,她自信她有着这样的魅力让他重新与她热络。

  许云如又来守了一上午,郑廷扬终于出现了。她急忙上前挡住他的路,声音清脆的问道:“不要总是躲着我。”

  看着她又是这副骄傲的样子,郑廷扬低头戏谑的看着她说到:“哦,是吗?”

  郑廷扬的嗓音带着磁性,听着让她的心突突的跳个不停,脸也瞬间红了,声音娇嗔:“是的,你就这么逃避我吗?”

  以前看着她骄傲,他觉得欣赏,现在他反而觉得无礼和无趣,不想再浪费时间:“我现在很忙,你要采访可以找修修或路野。”

  看着郑廷扬起步要走,许云如突然用手拉住了郑廷扬的手,有些无所顾忌的说出了口:“你怎么能这样冷淡我!”

  说完她也有些后悔了,看着郑廷扬皱眉的样子,她也有点无所适从,觉得自己有点太不矜持了,还未等把手松开,就被一股力气向后一扯。

  玉燕把许云如扯到一边,怒气冲冲的嚷道:“有你这么上赶着的吗?一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以为自己是凤凰吗?”

  许云如被突发状况弄得面红耳赤,听到自己被这样侮辱,也嚷道:“你谁呀,凭什么说我。”

  “他是我哥,我就看不得苍蝇见天地往他身上呼,他都有女朋友了,你还来耍什么!”

  “什么女朋友?”许云如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哥有女朋友,比你漂亮一万倍,你都上赶着倒追一个多星期了,能不能自重点,我哥明显对你不感兴趣,你看不出来吗?”

  这个消息让许云如气结又羞辱,最后只演变成狠狠的盯着郑廷扬,郑廷扬面上还是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还算保持得体的说到:“我妹不懂事,说话不知深浅,你别在意,采访我真的不感兴趣,你还是找别人吧。”

  许云如觉得自己被重重的羞辱了,眼中带泪羞愤的扯着包离门而去。

  郑廷扬转头对着玉燕冷声冷语到:“以后说话注意。”

  “哼,你先注意自己的德行吧,我就是瑾瑜姐的眼睛,你也给我注意点。”

  郑廷扬不理会玉燕炸毛的气势,转身进了里间办公室。

  郑廷扬前脚刚走,许修修就凑过来了:“美女小妹妹,扬哥有女朋友啊,没听说过啊,谁啊,长啥样?”这可是重大八卦啊。

  “跟我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貌美如花,温柔贤良。”

  “啧啧啧,都没听扬哥说过,美女,再透漏透漏点呗。”许修修喜欢听八卦,也喜欢和玉燕小美女聊天。

  “想了解更多的消息就要收取资讯费和故事费了,得加钱才行,50块,我保准讲的绘声绘色,声情并茂。”玉燕忍不住逗他。

  “女孩子不要总是这么庸俗谈钱。好吧,成交!”

  “哈哈哈,你们本地人都是这么人傻钱多吗?多介绍我认识几个呗,我弄个故事汇。”玉燕开始说完,一扭头就看到路野微笑的看着他们交谈,一时间有点不好意思,紧忙把马上要出来的笑声吞了下去。

  ——

  赵瑾瑜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和郑廷扬通话的时候,她总是絮絮叨叨罗列日常琐事,也喜欢听他偶尔兴奋的分享着工作进展,语气激昂的讲着她不是很理解的术语。即使听不懂,她也热情的回应着。

  重拾信心的郑廷扬让她觉得踏实且欣慰,愿他永远都能拥有着这份热忱和骄傲。

  放下电话,赵瑾瑜开心的合不拢嘴,自己的生活好像也更有干劲了,积压在身上的压力和压抑也烟消云散了。他们各自努力吧,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郭彩云在旁看着瑾瑜开心的样子,也不觉嘴角上扬:“听玉燕说廷扬现在工作的很好,正慢慢有起色,等他以后挣了大钱,我们就跟他一起去B市,去大城市里生活。”

  赵瑾瑜听完,不自觉就脸红了一片,害羞道:“我也该努力了。”她还没想那么久的时候,只要他俩能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就行。

  郭彩云坐到赵瑾瑜身边,亲热的摸着她油亮的乌发,将自己的畅想说出来:“等廷扬毕业后工作稳定点,你俩就把婚事订一订,这个事我和你奶奶商量过了,呵呵,等你俩结婚了,你就该改口叫我妈了。”

  赵瑾瑜越听越害羞,低着头不好意思看着郭老师,有点忸怩娇嗔:“这个还是听他怎么说吧。”

  “他敢不乐意!”郭彩云看着她已是一副大姑娘的样子,感慨而发:“时间真快呀,一转眼,廷扬大学都快结束了,连最小的小玦明年都要高考了,你们都长大了,我也老了。”现在她的白发越来越多了。

  “您可不老,好看着呢,赵叔和那个小刘叔天天为你争锋吃醋呢。”

  “我可看不上那两个老光棍,都没你郑叔当年一半好看。”

  赵瑾瑜看着郭彩云有点小傲娇的样子,开朗的哈哈大笑:“他俩听到你这么说他们,可能气的又开始脱发了。”

  俩人又开始拿着赵、刘打趣八卦了一阵,准备收拾一下出摊了。

  生活有了期盼,赵瑾瑜干起活来动力十足,人也变得风风火火起来。

  半夜快到收摊时分,刘明阳来了,不同于以往的前呼后拥,这次就他一个人。也不点菜,直接叫了几瓶啤酒干喝。

  郭彩云对刘明阳印象很深,今天看着他状态不对,遂悄悄和赵瑾瑜八卦:“他今天有点不对啊,是不是出了啥事?”

  赵瑾瑜附和:“看着像有啥事,不过像他这种人有啥事,我们小老百姓还是不知道比较好。估计过一会他就走了。”

  街上人基本都撤了,刘明阳还在一杯一杯的喝着啤酒,不见要走的意思。两个兼职也都走了,郭彩云顶不住倚着椅子酣睡过去了。

  赵瑾瑜看他这个样子估计还得一阵,遂端了几个小菜给送了过去:“这个给你,免费送的。”

  刘明阳抬头看着她,不置一语。赵瑾瑜也不做打扰,转身准备走了就听见刘明阳叫住了她:“你坐下,陪我喝一杯。”

  赵瑾瑜看着他微醺发红的面孔,有点害怕,但还是坐下了:“您喝吧,我不会喝酒。”

  刘明阳笑了一下,并未强求:“随便。”

  赵瑾瑜有点忐忑的坐下,才注意到他左手缠了一圈白T恤,上面的血迹都渗出来了,惊道:“你受伤了?”

  “嗯。”

  赵瑾瑜想了一想,上次郭老师不小心切到手,买的清理伤口的药和纱布还放在车里,“稍等一下,我这边有药,给你处理一下。”

  赵瑾瑜快去快回,“这里是药,”本想着让他自己处理吧,看他左手处理起来好像并不方便,到嘴边的“你自已处理一下”变成了:“我帮你弄一下吧。”

  刘明阳笑了一下,直接把右手伸到她面前。赵瑾瑜坐下,打开缠着的T恤,便看到一个醒目的伤口,伤口横了整个手掌,好在没那么深,有点吓人。

  赵瑾瑜深吸了一口气,颤颤巍巍帮忙处理:“可能会比较疼,稍微忍一下,我先简单弄一下,估计得缝针,你去医院弄一下吧。”

  “不用去医院。”

  “哦。”他说不用就不用吧,赵瑾瑜一点点仔细的清理伤口和他手上的血迹。一会想着他们还挺暴力的,一会想着当护士真不容易,天天看这些也怪吓人的。

  “好了。”赵瑾瑜简单的系了蝴蝶结,“我看还是得去医院弄一下,你还是尽早处理吧。”说完抬头就看到刘明阳直直的盯着她,看着怪瘆人的,不由瑟缩了一下。

  刘明阳收回右手看了看,问道:“你怕我?”

  “有一点吧。”

  “我记得之前在那个菜市场看到你的时候,你还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赵瑾瑜有点不好意思:“那时候压力大,觉得生活没啥指望了,有点无畏无惧,人也楞。”

  说完看到刘明阳似笑不笑的用左手倒了一杯酒一口饮下了,喝完人半趴在桌子上看着她:“无畏无惧,你一个丫头片子懂什么无畏无惧?”

  赵瑾瑜听完思索了一下,轻轻的笑了笑。

  “你看着不大,怎么这么早就出来干活?”刘明阳边问边又喝了一杯。

  “爸妈没了,奶奶看不见,弟弟还要上学。”

  听她说的平淡,刘明阳又仔细看了看她,追问道:“呵呵,累赘挺多,不觉得他们都是负担吗?”

  “有觉得过,不过有他们在,我才知道努力的方向在哪里,有他们在,我的心里才会安心一点。”

  刘明阳刚要开口,就听见她有些怅惘的自言自语:“我爸妈要是还在就好了,一家人团团圆圆。”

  说完,赵瑾瑜也觉得自己多口,夜深了,人的情绪也变得多了。

  刘明阳递过一杯酒给她,有点一酒解千愁的意思。

  “不了,我喜欢保持清醒。”赵瑾瑜推却,她不会喝酒,也不想喝酒误神。

  刘明阳也不强求,唠嗑般问道:“丫头谈过恋爱吗?”

  “嗯,有男朋友。”赵瑾瑜想到远在千里的郑廷扬,又想到郭彩云说到结婚的事,不自觉有些羞赧。

  刘明阳扬眉看了看她,不发一语。

  “你今天不开心?”赵瑾瑜试探性的问了问

  刘明阳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样子,挑眉看着她“嗯。”了一声。

  “生活总有很多不如意,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呵,怎么咬?”

  “嗯。。。。。就上牙碰下牙那么咬。”说完,赵瑾瑜还试探性上牙磕下牙的模拟了下,洁白整齐的牙齿碰撞发出轻微的声音,模拟完赵瑾瑜觉得自己整个举动像个傻冒儿,不好意思偷偷吐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赵瑾瑜呆呆地的样子,成功逗笑了刘明阳。

  赵瑾瑜看着他放荡不羁的样子,脑中突然想起郑廷扬,他们二人有些相似的轻狂与不羁,不过刘明阳身上更多像社会沉浮后无所顾忌,而廷扬身上表现的则是对人不屑和疏离。赵瑾瑜看着刘明阳,想着若干年后远方的他会不会与眼前的刘明阳重合,又仔细想了想,赵瑾瑜否定了自己脑海中的设想,他还是希望郑廷扬变成一个温暖温和的人,少些忧愁,多些阳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