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可怜的她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2919 2019.07.17 10:11

  赵瑾瑜的生活像卡带一样停滞了,每个午夜梦回她都不知道明天怎么继续。她今后的人生没了指导,没人负责,没有依靠。她开始不断不断的想起爸妈,她埋怨他们抛弃她们,可更多的时候是深入心底的想念。这样持续几天后,她的思维开始变得空洞,她甚至不知道要想些什么。

  郭老师下班再晚都会过来看看,帮忙张罗一下;钟晴只要休假就会赶来,每每都是未曾说话就先泣不成声,赵瑾瑜也不知道怎么宽慰她,她连陪她哭的眼泪都没有了。

  家中变化太大,张清一下子又老了很多,玉珏也是没精打采。赵瑾瑜摸索着像爸妈一样打理菜店,但是并不如意。菜场进货的伯伯可怜她,一直帮衬她,邻里也照顾她时不时来买点东西,但是收入甚微,艰难维持,已经开始需要不断用父母这几年为他们攒下一点积蓄。赵瑾瑜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不是办法,她有些无能为力,首先最难的就是在市场她根本不敢叫卖,这让内心骄傲的青春少女感到自卑、羞怯。隔壁卖猪肉的张大爷实在看不下还会帮她吆喝几声,张大爷后来实在着急了:“小姑娘,老这么不好意思,怎么挣钱啊?”

  这更加深了赵瑾瑜对无望生活的恐慌,她该怎么办?

  每一天都是硬着头皮挨过,她感觉人生灰暗的不成样子了……

  又一天傍晚,玉珏有些低头丧气的回来了,围着赵瑾瑜踟躇良久,终于嗫嚅开口:“姐,老师说明天学校会组织同学给咱家募捐一点钱……”

  赵瑾瑜默默看了玉珏良久,没有说话。她深知这对玉珏来说,这份善意隐藏着对幼小自尊心的残忍,可是自尊心能够解决他们生活的困境吗?

  赵瑾瑜特别希望自己有骨气告诉玉珏:“咱们家不穷,不用募捐。”她不能,玉珏上学、菜店进货、奶奶生病吃药都需要一笔又一笔的钱来打发,如今的每一分钱对她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最终她只能摸摸玉珏的脑瓜,什么都说不了,无法拒绝。

  第二天早上,王老师又来赵瑾瑜家来了,这已经是她来的第10次,每一次她都无奈又希翼的劝慰赵瑾瑜重新回校学习,参加高考,每每又是毫无进展。可是今天,她又有着其他的事情,她坐在椅子上,看着赵瑾瑜忙里往外,终于开口:“瑾瑜,学校高中部老师想组织一场募捐给你家,你下午和我一起去学校吧,可以吗?”

  赵瑾瑜神经一顿,默默点点头:“谢谢老师你们了。”

  “不用谢老师,老师也怕伤了你……”

  “没关系的,谢谢您还想着我,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您好。”

  “我想你考大学,后来想想,有出息的孩子不考大学也会有出息,孩子,你为难了。”

  ——

  赵瑾瑜端着已经准备好的红红大大的募捐箱站在学校的礼堂中间,听着年级主任有些声情并茂的鼓励同学对赵瑾瑜多些关爱。她感觉自己从脖子到头发丝都在发热,一直低着头,直到话筒递到她的面前,她努力又努力地挤出一句话:“谢谢大家……”,她想鞠一躬,箱子太大,有些卡在胸前不上不下。

  王老师不想让她太为难:“赵瑾瑜同学如今家中有难,希望同学们能帮助一下赵瑾瑜同学。老师在此谢谢大家了。”

  同学们一个个走到前面,向募捐箱递着微薄的善意。不知道是哪个同学起头,说了声“赵瑾瑜,加油!”后来每一个捐款的同学,都说一声:“赵瑾瑜,加油!”

  赵瑾瑜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抬起头认真注视每一个同学,她觉得自己太容易退缩了,她有什么理由把别人的善意当成是凌迟,她应该感恩才是,她只有好好的生活,才算对得起这每一分的关爱。

  她在努力记着每一张面孔,她在想她什么时候才能报答得了这些恩情呢?

  钟晴、许辉、张扬、赵水平、王敏之……还有那些她不知道姓名的同学们……

  一晃眼间,郑廷扬就到了面前。赵瑾瑜动动干涩的嘴巴,想说点什么,最后仍是沉默的看着他,距离郑廷扬那晚说完那句话已经有一个月没见到他了。

  郑廷扬眼睛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下,就从兜中掏出好几张百元人民币扔进去,匆匆而去。

  ……

  等到赵瑾瑜端着募捐箱回家的时候,玉珏正趴在炕上数着他募捐来的钱。看到赵瑾瑜的情景也有些惊讶:“姐,你也去了吗?”

  “嗯。”

  ……

  两姐弟坐在张清旁边,认认真真数着,整整凑到了三千四百二十三块零九毛,在那个年代也算是不小的数目。

  也许是这样的经历,赵瑾瑜闭塞的心一下子就想开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到市场也开始努力开口吆喝几声,也开始尝试和买菜的叔叔阿姨攀谈几句,一天下来收入还算比较让人满意。

  这天,赵瑾瑜忙完,天色比往常也晚了些。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郑廷扬还在以往他俩回家的路口倚着路灯抽着烟,迷离又怅然的样子。

  “回来了?”

  赵瑾瑜突然被郑廷扬低沉的声音惊醒:“嗯,今天…今天我……”

  “回去吧”郑廷扬捻了烟向她走来。

  “……”

  郑廷扬看着赵瑾瑜推着笨重的自行车有些略微落后的跟在自己的身侧,心情复杂。这样的赵瑾瑜看着可怜巴巴的,他很不理解老天爷为什么要把那么朴实的好人带走,剩下这几个孱弱的人孤零零的生活,他一个男人都觉得艰难,她怎么带着一老一小生存呢?几年相处不知不觉之间,他对赵家多了一些保护的情绪,可是他同样窘迫,徒有一颗不甘落后的骨子里的骄傲。

  可能是想的多了,不觉得的脚步就快了一些,落了赵瑾瑜一大截。赵瑾瑜在后面渐渐也跟不上他的脚步,看着他逐渐远离自己,突然之间也不想像以前一样追上去,他俩之间又恢复了以往的云泥之别。

  郑廷扬意识到回了头看着赵瑾瑜,就又停住等着赵瑾瑜赶上来。赵瑾瑜那么一瞬间好想哭,她觉得自己的漫长的暗恋失败了,这个少年霸占了她整个悸动的年纪,她却为这段感情无能为力,他要上大学,去别的地方,或许永远不会回到这个城市了,而她已经陷在这个城市的泥土里了。

  “……”郑廷扬看着赵瑾瑜像个呆子推个车子站在那里,皱了皱眉毛几个踏步向她走过去,伸手就要代替她推车子。

  “不用,不用了,我自己就行。”

  郑廷扬一个巧劲就从赵瑾瑜手里得来了自行车,居高临下地看着赵瑾瑜红了的眼眶说:“你别扭什么?”

  “我,没……没”

  “你觉得你很可怜吗?”

  “……”赵瑾瑜突然之间有点无地自容,泣不成声。

  郑廷扬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言重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哄哭了的姑娘,只会皱眉。后来实在没撤,一手伸过去把赵瑾瑜一揽到怀里。

  赵瑾瑜神经一下就散了,死死抱着郑廷扬嚎啕大哭,释放自己。

  郑廷扬身子很僵硬,他为自己刚才的动作懊悔。他知道到赵瑾瑜迷恋自己,可是他也明明确确知道自己作为男人对她没什么遐想,他真的就是可怜她,他不习惯这种和她的亲密互动。

  ……

  赵瑾瑜终于哭完放开了郑廷扬,她又开始为自己的情不自禁羞赧,明明她要控制对他的感情。

  两个人又开始相对无言的继续走回去,又是这样空空荡荡的巷子,又是这样倾洒的月光,和上学时无异。

  “你,你上次怎么捐给我那么多?“赵瑾瑜突然想起来了。

  “我挣的。”

  ”我一会给你拿回去吧,郭老师也不容易,我这些天回来的太晚,你们都睡了,就耽搁了。”

  “不用。”

  “还是给你吧,我家现在用不上这么些钱。”

  “我说不用,就是真的不用。”

  “……”

  终于到了赵瑾瑜的家了,赵瑾瑜有些眷恋的向郑廷扬告别:“谢谢你了,你早点回去吧。”

  “嗯。”

  赵瑾瑜忍不住又多说了一句:“你快高考了吧,加油哈。”

  郑廷扬沉默了一下,又皱着眉问道:“你真的不想了吗?”

  赵瑾瑜头慢慢低下去:“嗯……”

  又是这样可怜兮兮的样子,那天晚上是这样,捐款的时候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这些日子一直这样,就像自己当年一样。“我不喜欢看到你可怜兮兮的样子。”该死,郑廷扬在这样的赵瑾瑜面前总有些克制不住一些情绪。

  赵瑾瑜惶恐地看着郑廷扬有些生气的转身而走,心顿时又凉了彻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