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努力适应(一)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2062 2019.07.03 18:24

  郑廷扬把最后一个箱子搬进屋子,细密的汗水使得衣服紧紧贴在后背,人也变得焦躁了。扭过身就看到玉燕宁愿在门口被烈日强晒,也不进来。郭彩云拽了几次终于把她拽了进来,谁知玉燕马上就哭了:“我不要住在这里,我想回家。”

  “你今年也不小了,就不能懂些事吗!”郭彩云被这段日子折磨的已经没有什么耐性了。她觉得自己孤立无援,真的希望两个孩子能用心懂事一些。

  郑廷扬听着充斥在自己耳边的声音,依旧什么话都不说,进了里屋打了盆水,把脑袋一下子就扎了进去。他理解玉燕,他又何尝不是讨厌这里的狭窄阴暗,肮脏不堪呢。可是谁让他没了以前的家,有没有钱去住更好的房子呢。

  说出来,没人会信郑向山会没有给子女留些积蓄,但是这次公款挪的窟窿太大了,他不补不行,前后上下打点关系花了不少,为了让自己度过难关,家底都偷偷用上了。他倾尽全力来自保,惶恐中盼望着能够安然度过,没想到审查猝不及防的来了。可是竟然连陈年老账都被翻出来了,不仅连自己搭进去了,甚至连留给自己家人都打了水漂。

  当然,郑廷扬现在还小,心智也没有成熟到想到这些。但是他爸爸被抓走的那天不止郑向山有不安的直觉,包括郑廷扬也心里惶惶。郑向山因为工作的原因,一直疏于和家人交流,但是那天一睁眼就像有要说不完的话要说出来。

  如今想起来,那天的情绪都是有些反常的。

  郑廷扬一声不吭的就开始陪着郭彩云收拾屋子,玉燕也慢慢不哭了,开始加入行列。郑向山和郭彩云的父母没得早,但是公公当年留下这么一间平房,一直弃置,如今现在的房子被充公,这里倒是派上了用场。

  房子太久无人居住,到处都是发霉的味道。当年他们夫妻无限憧憬的离开这个狭窄的房子,到如今只剩下无处求援的孤儿寡母。郭彩云见到这里的情景也很不舒服,她也想找一个好的环境,可是自己多年的积蓄办葬礼加上前前后后的打点已经花了一些,剩下的还要为两个孩子的学业着想,再说家里就剩下自己一个劳动力,想想以后的日子会更加艰难了。

  收拾屋子是个耗时的工程,忙到傍晚都没有完事,郑廷扬灰头土脸出来透透气。就听见似乎是赵瑾瑜的声音在喊:“赵玉珏,赵玉珏!”

  “赵玉珏,回家吃饭!”

  赵瑾瑜终于一把拽着玩的忘了时间的赵玉珏,语气中还有点怒意,牵着回家的时候,意外看到郑廷扬有些脏兮兮的站在一个屋前。郑廷扬也很惊愕,还有点躲闪。

  “郑廷扬?”赵瑾瑜一想到他听见自己刚刚恶声恶语的叫嚷,整个人都有点发烧和懊悔。

  “嗯。”

  “你怎么在这里?”赵瑾瑜可能是因为这些日子的相处,觉得自己和他熟络了,说话时都夹杂着熟悉。

  “……,我家……现在在这。”

  赵瑾瑜很意外,不知道说什么,郭彩云就出来了,“真是瑾瑜啊,我刚收拾屋子的时候,就觉得听到你说话来着。屋里还没收拾好,没有下脚的地方,”说着从屋里拎出了个凳子“你坐这吧。”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找我弟回家吃饭,马上就回去了。啊,这是我小弟,赵玉珏。”

  赵玉珏听到说到自己,也还礼貌回道:“阿姨好。”

  “你家姐弟名字起得都很讲究呀。你怎么在这里找你弟弟呢?”

  “我家就住在这,从你家这向前走,再拐个弯直走,就到我家了。”说着还比划得指了指路。

  “那咱们还挺近的,以后你常来我家玩。”

  赵瑾瑜脸突然就红了,点点头。问道:“还没收拾好屋子吗?我来帮你吧。”

  “不用了,你快回家吃饭吧,我们一会就完事了。”

  虽然如此,赵瑾瑜回家狼吞虎咽的吃完了饭,和奶奶简单交代了一下,还特意把新烙的油饼端了一些给郭彩云家带来。

  ……

  一下子就忙活过了8点多,外面已经漆黑一片,原本无处下脚的房间也变得干净整洁,赵瑾瑜看了一下时间,就要起身回去,郭彩云不放心小姑娘走夜路,又想起这段时间赵瑾瑜及家人的帮助,就起了去她家拜访的心思。于是郭彩云带着一儿一女就随着赵瑾瑜来了蔬菜店。

  赵瑾瑜走在前面,有点不自在,总觉得后面的人都在看着她,更加不知道双臂如何摆动了。如今的蔬菜店已经比刚起步时焕然一新了许多。经过赵普方和王丽芬兢兢业业的打理,原来贫穷苦涩的赵家,如今已可以小有盈余的过着安顺的日子。

  郭彩云看着这个朴素的家里被打理的井井有条,干净整洁,顿时觉得王妈妈是个生活好手,不但家里面弄得井井有条,连一双儿女也教育的听话懂事。

  郭彩云和炕上看不见东西的张奶奶闲谈一些近况,享受这片刻的安闲,感受着习习晚风的清凉温柔。

  “怎么这么晚没看到瑾瑜爸妈。”郭彩云坐了一会儿方才意识到。

  “他俩去进货了,明天才能回来。”

  听着张清在旁边解释了,郭彩云明白的点点头,又说了一声:“他俩这一天天也挺辛苦的。”

  随后又聊到张清眼睛什么时候看不见的,张清也比较感叹:“好像都有小20年了,他爷爷当年死在牛棚时,就哭瞎了,没钱治,到最后还得操劳这两口子照顾我。唉,瑾瑜妈常劝我,这人都得向前看,眼前再难,挺过去了也就容易了。”

  这句话,到是引起了郑廷扬心里的一震,又有一些不断燃烧的勇气。

  赵瑾瑜在旁边也注意到了郑廷扬突然的气息变化,悄悄扭过头,看到郑廷扬背部挺得笔直把脸扭着看着外间,整个人像咬紧牙关一样紧绷。

  这一晚像是一个无须注意的过场一样,又像是悄然而至的开头一样,于无形中已在慢慢变化。

  这世界上永远有比你更加不幸的人,也有比你更容易满足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