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平息与离去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4921 2020.01.30 20:48

  日子总要过下去。

  玉燕重回法国。

  玉玦继续学业。

  郑廷扬开始忙碌工作。

  哀伤空旷的家只余下赵瑾瑜守着。

  赵瑾瑜在空荡荡的家差不多了睡了三天,一遍一遍的做梦,一次又一次的醒来,她喧闹的生活安静下来了。从来没有像死尸这样睡过,醒来的时候她觉得精神提起来了,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生活裂开了缝隙,就像此刻从严挡的窗帘间隙涌进的光。赵瑾瑜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慢吞吞起身拉开窗帘,“哗啦”一声将阻隔在外的大片阳光放进来,照亮了暗沉的空间,也照进了阴晦不明的胸腔,总要迎接新的生活。

  她画了精致的妆容,整理好最好状态的自己,如约来到公司办了离职手续,和同事们做了简短的告别,人生聚散有时。临走沈琳拥抱着她说;“定下来跟我说,千万不要被人欺负哦。”

  赵瑾瑜笑着回应:“不会的,别忘了我是家乡特产的悍妇,厉害着呢。”

  “那就好,我真是打心眼里喜欢你,你身上总有种坚韧的劲儿,特好,真的特好。可惜我是直女,要不然潜规则你。”

  赵瑾瑜痛心疾首状:“您要不再考虑考虑,我还有没有上位的可能?”

  “上位?下位也行。”沈琳又开始开车了,让赵瑾瑜直接讨饶,这个可说不过她。

  又和沈琳开了几句玩笑,赵瑾瑜终于起身和等了好久的佳佳去吃她特选的送行晚餐,按她的意思非要来一个浪漫的烛光晚餐。俩人都是第一次吃牛排,坐下来关于刀叉的使用钻研了好久,互相都觉得有一个“土鳖”陪自己在这里丢脸挺好,有尬同甘,才是姐妹。

  “瑾瑜姐,你想好离开B地,之后去哪了吗?”佳佳吃着终于切下来的第一口牛肉,边咀嚼边问道。

  “我想先去秦州,那里靠海,之前在一个帖子上看到那里有一个栈桥,景色特别美,等去完那边再看吧。”

  佳佳听了直接咂舌羡慕:“真洒脱,羡慕死了。我也想来说走就走的旅行,就是钞票不允许啊。”

  “你这么年轻有能力,钞票还是会被你吸引过来的。我以前也穷,辍学之后要天天摆摊卖菜做烧烤,整天为钱发愁。也算熬过去那段时间了。”

  佳佳听了震惊:“从没听你说过,后来是怎么过来的?”

  “嗯,算是我前男友带我出来的吧,要不然我还在家乡那个小城市靠着干着苦力活生活吧,他给了我比较富足的生活。”赵瑾瑜想想感叹:“如果没有他,我现在应该在老家那边结婚生子了。”

  佳佳忍不住八卦:“那你们怎么分了?”

  “我发现他劈腿了,”赵瑾瑜想了想又补充道:“他应该从来没有爱过我吧,感觉他选择跟我在一起就像在卖身一样。”

  “你俩谈了多少年?”

  “10年。”

  “哇,这么久!”佳佳很是震惊:“瑾瑜姐,你是因为这段感情太受伤,才一直不肯开始下一段吗?”

  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沉思的问题,赵瑾瑜思考了一下:“好像有些,他毕竟占据了我整个青春期,也陪我度过了亲人离开那段难熬的时间,即使现在我放下了,但是让我敞开去接受下一个,还是害怕的,同时还觉得繁琐。”

  “你这不行,人的感情都是会再生的,不能因为这颗歪脖树死了而放弃整片大森林,要知道优质的树木总是显眼的,千万不能懈怠啊,去晚了就被别人下手了。一定要快,这个不行,马上找下一个。”

  佳佳说的好像这个事情急迫的不得了,赵瑾瑜不禁想笑:“怎么听着像偷树贼,你也母胎单身这么久了,怎么不下手一棵树?”

  “唉,我这片区资源不行。”佳佳咂了一口红酒,叹息的摇摇头:“我得看一下下一片林带了,对了瑾瑜姐,我们上次不是出事去了派出所吗?那个郑总的看着对你挺关心,还陪着你一起回去,我后来看到过他的采访报道,原来他就是我们上学时候风靡的什么论坛创始人啊,对讯通,前几年特别火,他现在身价挺高的,年轻有为啊,你也不发展发展,成了一下就是阔太太了,那生活得很爽啊?你俩怎么认识的?”

  “那个,他就是我前男友。”

  “额,当我没说。”

  八卦完赵瑾瑜的感情史,佳佳又开始八卦了一下沈琳的婚姻纠葛,最后以明星秘闻结尾。结了帐,两个微醺的女人又跑到了楼顶出名的望景台要俯瞰全城。

  高空的风微凉,吹散了燥热,也吹散了酒意。佳佳指着下方东南的方向,对着赵瑾瑜说:“看财智大厦,咱们公司。”

  “嗯,楼里好多灯还在亮着,估计很多人还在加班。”赵瑾瑜回应着。

  “生活不易啊,加班狗苦啊。”佳佳深有体会:“要不是沈总比较大方,同事们还不错,我估计自己早就辞职了,强度真的太大了。”

  赵瑾瑜拍拍佳佳的肩膀:“大城市生活,都是不容易的,但生活总会越来越好的吧。”她不确定,但是总要给自己安慰的指引。

  佳佳不由感叹:“瑾瑜姐,这是我第一次看整个B地的夜景,这里太大了。”看着各色灯光在夜幕下呈现的光亮,佳佳觉得真实又虚晃:“这里太大了,越大越觉得自己渺小,觉得自己好微不足道啊,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孤身奋斗值不值,这里能腾出一个地方作为自己的容身之所吗?”

  “会的,这个城市属于这里的每一个人,它的繁华来源于我们每个渺小的力量。你这么优秀又努力的女孩子值得这个城市眷顾。”

  “谢谢你,你也是,怎么办,我挺舍不得你的,再次相见不知道什么时候。”

  “保持联系,总会再见的,我落脚了会告诉你。”

  “一言为定。”

  赵瑾瑜抱着佳佳瘦弱的肩头,突然觉得自己在这个城市并非什么都没有留下。

  ——

  与友人告别的下一步就是大扫除,从头到尾,彻彻底底的清理,清掉这里她存在的痕迹。整整忙活下来赵瑾瑜实在是有点筋疲力尽,又休整睡了一天,才上网买了启程票。

  醒了赵瑾瑜清点了一下自己账户上的钱,算上之前的积蓄和老家房子与玉玦分后的拆迁款,六十多万的盈余也够自己逍遥一阵了,再说这里自己B市那套房子的租金也算是稳定的收入,还好,自己不是一穷二白的状态了。

  晚上赵瑾瑜去了郭老师的房间对着空气唠叨了很久,对她的想念,她和郑廷扬的感情,假婚礼的抱歉,还有她对以后的想法。

  第二天收拾好行李,看看时间还有一阵,赵瑾瑜坐在沙发上翻翻要扔的杂物,才翻了两页日记就觉得酸的要命,怀春的少女总是矫情,尴尬又丢人,身上恶寒一边,她是对情情爱爱有点免疫了吗?

  刚把日记丢了,玉燕的视频电话就过来了:“瑾瑜姐,你几点的车?”

  “下午5点的。”

  “你到站跟我说,随时发给我位置,别让我担心。”

  “放心吧,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再说你都有勇气去异国生活,我不过是换个城市看看。”

  “不一样,我这边都是熟悉的同事,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嗯嗯,好,我到了就跟你说。”

  “我哥知道你要走了吗?”

  “我要去给他还钥匙,他就知道了。”

  “你真要彻彻底底不要他了吗?”

  “他也不属于我啊。”

  ····

  赵瑾瑜到了郑廷扬公司一楼大厅,发现找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美女前台保持微笑地拒绝着她:“见郑总需要有预约的,如果没有预约通知我们这边也不能随便放人进去的。”每天要找郑总的人多了,也不能谁说认识就让进去啊。

  “哦,”赵瑾瑜想了想,要不东西留前台,让她代转吧,虽说是要做告个别,也不是非见不可:“那麻烦你帮。。。”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拍了一下肩膀,赵瑾瑜回头就见到路野站在身后。

  路野看看她腿边的箱子,又看看她,想了半天如何称呼比较好,最后只得说:“你找老大?”

  “嗯,有东西给他,不过好像需要预约,要不你帮我给一下吧。”

  “他在办公室,我带你去吧。”

  郑廷扬见到路野将赵瑾瑜领进来还是有点些微的困惑和惊异:“你先坐,我有事要处理。”

  赵瑾瑜沙发上坐下,扫视了一周精致辉煌的装修和观景良好的落地窗,不由感概“豪”,他和她已经是区隔明显的两类人了。

  听着他在那里劈里啪啦的敲着字,不时的打着电话声音严肃的吩咐事情,这些细碎的声音就像催眠曲一样,不由得让赵瑾瑜犯了困意,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看看时间,赶车还是来得急的,那就再等等吧。

  又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郑廷扬的声音终于传来:“过来吧。”

  赵瑾瑜听了便有些蹙眉,她又不是找他批改文件的下属,好似他总是爱这样命令她。赵瑾瑜过去在他对面坐下也是直奔主题,拿出兜里的钥匙和银行卡递给郑廷扬:“房子钥匙和郭老师给的卡都还给你。”

  见郑廷扬一脸不善的看着她又并不接手,赵瑾瑜便把东西放在郑廷扬前面的桌子上:“这些都是你们的东西,早该还给你们。”

  “我记得房子已经过到你名下了。”

  “最后的手续并没有走完,就一直搁置着。”

  赵瑾瑜说完,郑廷扬的手机信息响声传来,他习惯性拿起看到手机上弹出来林盈盈的信息:“吃不下饭,想你,嘤嘤。”

  他拿起手机点开信息,便听见赵瑾瑜又说了一句:“我要走了,离开B地了。”

  赵瑾瑜说完,看到郑廷扬顿了几秒然后一边在手机打着字,一边面无表情的说:“好。”

  真的,只有这一刻,赵瑾瑜才觉得自己对他所有感情是真正消灭了,让她的心凉凉冰冰的,好了,你该彻彻底底,不留想念的死心了。一个“好”平平淡淡,像她爱情消亡到最后的一点火星噼啪声,然后就是良久的安静,一如他们现在的平静。

  赵瑾瑜自嘲且无声的咧了下嘴角:“那不打扰了,我也该走了。”赵瑾瑜起身又看了一眼这个男人,不说再见了,以后也不会再见了。

  “好。”还是一样的回复。

  在她转身的那刻,郑廷扬突然叫住了她:“卡你拿走,我妈既然给你了,这钱就属于你。”

  他总是希望显示自己的高高在上,赵瑾瑜露出久违的、短暂的假笑也不推据了:“好”,谁不爱钱呢?便直接从他手中抽过来银行卡放进了自己的牛仔裤的口袋里,然后就挺起胸膛从容的迈离了这个空间,不曾回头,与他渐行渐远。

  ——

  王清林回到公司恰好看到赵瑾瑜出来,急忙迎面而去:“你来了?”

  赵瑾瑜看到他有点惊讶和欣喜:“啊,还些东西给他,听到路野说你出差了,没想到还能碰到你。”

  “忙完就紧忙回来了。你这是要去旅游?”

  赵瑾瑜歪歪头思索了一下笑着回应:“算是也不是,我要去赶高铁了。时间不早了。”

  “我送你。”、

  “不用了,我打车就行,你回去忙吧。”

  “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也就十分钟,我开车送你去。”王清林交代完急忙往车库跑去,走了几步不忘回头叮嘱:“千万别走,等我哦。”

  赵瑾瑜坐上车看着阳光明媚的午后,觉得心情畅通不少。

  王清林时不时看着副驾赵瑾瑜,看着她展露笑容也是心情大好:“你这是要去哪里旅游,准备玩多久回来?”

  “先去秦州,我不打算回来了。”

  王清林看她平淡又真挚的表情,终于还是决定了吗?

  突然车子方向陡然在路边停住了,赵瑾瑜不由得疑惑的看向王清林。

  “一定要走吗?”

  “嗯,想去别的地方看看。”

  “如果我不问你,你都不打算和我说嘛?”

  “......”

  “赵瑾瑜,我下个月马上就要去管理深圳分公司了,你可以跟着我一起去。”他想了好久,他怕太唐突她会害怕,可他酝酿的计划泡汤了。

  看着他热切的眼神,赵瑾瑜终于明白了:“我想自己一个人去看看,没有顾虑的一个人看看。”

  王清林抓起赵瑾瑜的手紧握着,音量变得高了:“我喜欢你,你应该能感觉到吧,你和扬哥没有关系了,我们可以试试吗?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我虽然不够好,但是我会对你好。”

  他太突然了,但他此刻是热烈的,真挚的,但是他们确实是不可能的。赵瑾瑜第一次认认真真看着这个男人,他真诚有担当,有能力讲义气又有点吊儿郎当,就是和他有着六分相似。

  “对不起,但是真的谢谢你,谢谢你的帮助,谢谢你的喜欢。”说着说着赵瑾瑜有点动容,眼里马上积聚了一点泪水,这是她头一次收到表白,些微欣喜更多苦涩,她吸吸鼻子,平复自己:“对不起,我没法接受跟他相关的一切,你和他太像了,我不想跟他生活再有一丝接触了。”

  “扬哥是扬哥,我是我,我虽然有短暂的婚姻,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是思考了很久的。我带你去深圳,你也不会再接触到他的。”王清林急切的表达,在他看来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赵瑾瑜看着他的眼睛,也是意志坚决的答复:“清林,不行,我想安静的一个人生活了,这让我觉得心情愉悦,我对你是朋友的感情,我不想吊着你,也不想勉强自己。对一个不适合的人身上耗费感情,这是一件很伤自尊的事。”

  “一点余地都没有吗?。”

  王清林说完看着赵瑾瑜坦荡又毫不犹豫的摇头,心理失望极了,可他又摆出了一副嬉笑的神情:“好吧,不勉强你了,我才发现你这个女人挺决绝的。”说完马上开动车子启程,所谓的真挚转瞬即逝。

  赵瑾瑜也终于松了口气,两人俱是一言不发到了车站,王清林下了车把她的行李拿出来放下,看着她局促的接过来行李,有些惭愧地对他开口说:“谢谢你,那我走了,你保重。”

  她这个样子乖乖的,想要欺负她又不该欺负她,王清林露出和煦的笑容对着她:“瑾瑜,可以拥抱一下吗?”

  “好。”

  王清林将虚虚抱着的赵瑾瑜往胸前按了按,让她更加贴近自己,想着自己要是早一点,再早一点,是不是很多事会有变化呢:“真的不考虑和我走吗?”

  “不了,自己一个人挺好的。”

  “我是真的挺喜欢你的。”

举报

作者感言

辛弃疗

辛弃疗

终于补上了

2020-01-30 20: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