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再次见面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2877 2019.09.19 10:21

  转眼入冬,天暗的早了些。赵瑾瑜回到灯火通明的家,看到郭老师带着老花镜坐在桌前认真地阅读什么东西,还不间断的有些轻叹。

  赵瑾瑜脱了鞋,换下衣服从后面亲昵的抱着她问道:“看什么这么认真,叫了你几次都没听见。”说完眼睛聚焦她手上的卡片一样的东西。

  “瑾瑜啊,你回来了,吃饭了吗?我去给你热一下,今天这么晚。”郭彩云侧头看着她,又开始张罗操心。

  “不用啦,我在公司吃过了。”说完起身坐在她旁边拿起她刚放下的东西念叨:“请柬?”又仔细端详着里面的内容,惊奇的对着郭老师说:“咦,王清林要结婚了?还是这周?”没想到,真没想到。

  郭彩云现在每听到结婚这个词,心里就有些咯噔一下。偷偷看着瑾瑜好像没有什么伤心的反应,这才回答:“是的,没想到这孩子结婚这事弄得这么迅速。他也给你了一封请柬,让我们都去。你回来的时候他刚走,还打听了一下你工作怎么样。”说完,郭彩云又有点难受,廷扬和瑾瑜本来可以早点结婚的,廷扬什么时候能想明白。她还是期盼他俩能够复合的。

  赵瑾瑜倒是没想到王清林会邀请自己,意外之后想到的就是自己可能会在婚礼上碰到郑廷扬吧,要不自己别去了?可都是老同学,请帖都已到手,不好推脱吧。努力将心头那股无名的情绪压下来,赵瑾瑜状似无事的问:“这新娘你见过吗?”

  “没,上个月我去廷扬他们公司,他还说他单身来着。莫不是闪婚?”郭彩云说完才意识到自己提了廷扬,便小心翼翼的看着瑾瑜的脸色。

  “闪婚呀,现在年轻人都流行闪婚呢。”赵瑾瑜努力接话,其实郭老师大可不必如此小心她的情绪,他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见面提及都是正常的母子情谊。郭老师越是这样,赵瑾瑜越是愧疚,感觉自己影响了他们母子情感,她和他应该是回不去了,她怎好意思让郭老师这么为难呢?

  “我不懂年轻人这个,就觉得闪婚不太靠谱,还是要知根知底的好。”

  赵瑾瑜听到郭彩云这么说,心中暗自摇摇头:知根知底也并非能长久。转念又开始猜想新娘的样子和思考自己该不该出席。

  想到之前王清林对自己的种种帮助,赵瑾瑜还是如期来到了婚礼现场。王清林的婚礼办的盛大隆重,包下了一个商务会馆,布置的璀璨辉煌,只是什么喜庆的氛围。郭彩云和赵瑾瑜随完份子就坐在角落的宴席桌等待婚礼开始,郭彩云扫扫王清林父母的方向,转身就和瑾瑜说:“这婚礼怎么感觉气氛不好,刚才见清林他妈就是一副要骂人的怒气样。”

  “估计是婚礼琐碎的事太多累的人有点燥了。”赵瑾瑜猜想着。

  俩人正嘀咕间,就听见婚礼主持宣布婚礼正式开始。待新娘进来,赵瑾瑜看的真切了,才发现新娘正是那日见到与王清林办理退房的女孩,脱下那一身略微夸张的暴露衣着,如今看起来很是娴静优雅。婚礼十分顺利,如果说真有什么小瑕疵,就是二位新人不甚开心。

  赵瑾瑜对比着钟晴的婚礼和现在的婚礼,觉得这两个人就像绑架捆在一起一样,说着的话看着像有点言不由衷。赵瑾瑜不知道他们结婚的真正缘由是什么,但如果不是因为相爱,何必说着违心的誓言。

  思索间目光突然触及到了熟悉的身影,赵瑾瑜的眼睛不自觉就防备的眯了起来,赵瑾瑜现在已经对郑廷扬有了应激反应,听到他看到他,都会让她浑身戒备。

  “瑾瑜,你看清林他爸脸是不是太严肃了,这大结婚的气氛这么不好。”郭彩云小声和赵瑾瑜八卦,见瑾瑜眼睛正紧锁着左前方,顺着看了过去,正是自家廷扬,而他的座位旁还坐着那个妖艳的小妖精。

  其实郭彩云早就预料到在这里必然和廷扬有见面,她也是想找机会让瑾瑜和他能够有相处和冰释前嫌的机会,可她没想到他和那个女艺术生还没分手,竟还带着她来这种场合。郭彩云憋着气,趁着大家就餐结束混乱的局面,搪塞瑾瑜自己要和清林的父母说会儿话,就直奔而去。

  宴席结束,郑廷扬知道清林现在比较焦头烂额,就不打扰准备带着桑榆离开了。刚出了门,就被他妈给拦住了。看来今天不止清林不好过,他也不好过了。。。。郑廷扬有些无奈:“妈。”

  “你还知道管我叫妈,哼。”郭彩云语气不善:“知道我是妈,你就不该三番五次的气我,就该早就和这个女人分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场合吗?你竟然还带着这个上不了台面的过来!”

  桑榆见她又开始是这副嘴脸,脸上也瞬间杀气腾腾,想要上前理论。被郑廷扬扯着胳膊护在身后,只听见郑廷扬十分无奈的和他妈对话:“妈,选择谁,是我的自由,你能不能不要再闹了。”

  “我闹,明明是你好歹不分。瑾瑜那么好,我看你是越活越瞎。”郭彩云拔高了语气,面上伤心,她觉得自从有了这个坏女人,她的廷扬变了,她的家也变了。

  赵瑾瑜躲在屋里的墙边听着他们的争吵,内心酸涩而憋屈,后悔刚才自己上厕所看见郑廷扬的身影站在门边就不知不觉的跟了过来。赵瑾瑜站着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压下来不再沉浸在这种难受的气氛中,快步转身从楼梯进到宴席的楼上,见到里面是宽敞明亮的大厅,就在一个单人沙发上落了脚休憩平复一下自己。

  谁知刚坐下没有多久,就听见大厅的旁侧有一个嘉宾室门锁扭动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就响起争吵声音:“王清林,你他妈就想这么走?”

  “我不想再在这里和你吵,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碰到你,我劝你也安生点,你毕竟怀了孩子,别再碰什么烟酒,当初要生孩子也是你自己同意的。”里面传来王清林愤怒的声音。

  赵瑾瑜立马意识到自己好想刚从一段争吵的偷听者变成另外一场吵架的旁听生。赵瑾瑜慌忙起身,想着自己还是离开为好,移动间就又听见新婚新娘的怒骂:“我他妈这个孩子要生还不是被你和我爸逼的,你现在给我一百万,我立马把这个孩子打掉。”明明只是一夜情,为什么要她承担为人母的责任,她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她今年才21岁啊。

  她后悔,王清林也后悔。他和她明明就是见色临时起意,却被通知喜当爹,现在还闹得双方父母操心威胁,必须让他们把这个意外的生命生下来。他已经克制自己,让自己接受这场婚姻,她却一点没有做母亲的担当,婚礼前夕还跑去和朋友去夜店狂嗨到大醉酩酊。王清林气的揉着眉毛说:“姑奶奶,我求你别闹了,你安心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吧,以后我们各奔东西。”说完王清林大力的开门出来。

  短短的时间,赵瑾瑜看着和门口还有一段距离才能出去,紧忙躲到窗帘后面,感受王清林愤怒且急迫的脚步渐渐远去,才悄悄探出来头,不小心听到墙角,真是令人胆战心惊。

  赵瑾瑜看见嘉宾室又变成关闭的状态,马上快速撤离这个地方,顺着刚才的楼梯下到一楼。可又碰见王清林倚在楼梯的拐角处抽着烟,赵瑾瑜略有慌张的掩饰:“我去到上面上个卫生间。”

  “嗯。”王清林看着她从上面一点点走下来近到自己身前,语气轻轻对着赵瑾瑜说:“你变得漂亮了。”

  赵瑾瑜突然被莫名的夸了一下,愣了一下说起别话:“新婚快乐,工作的事谢谢你啦。”

  “不用谢,应该的。”

  赵瑾瑜听到这里傻傻的笑笑,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更何况自己刚才偷听到他的一点点秘密。恰好这时赵瑾瑜的电话响起来,正是郭彩云问她在哪里。赵瑾瑜放下电话对着王清林回复道:“我和郭老师要回去了。”

  “嗯,好。”王清林正正身子回答。

  “嗯,那再见了。”说完赵瑾瑜笑着招手示意再见,转身继续向楼下走去,洁白的裙摆扫过王清林的裤脚,留下风儿一样轻轻的触感。

  回去的路上,赵瑾瑜有点昏昏欲睡,倚在郭老师的肩上,呼吸着她温暖的气息。迷迷蒙蒙间听见郭老师微微叹息着:“今天要是你和廷扬的婚礼该多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