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努力适应(三)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2120 2019.07.06 15:13

  新生活顺利吗?

  赵瑾瑜觉得不错,因为班里有钟晴,她就觉得一点也不孤单。幸运的是郑廷扬的班级就在对门,当赵瑾瑜串到靠近门口的座位,向后一仰身子就会看到郑廷扬在座位上看书。

  郑廷扬真的变化很大,以前的郑廷扬上课是睡着度过的,下课是和男生抽烟闲逛消耗的。而现在赵瑾瑜看到最多的就是郑廷扬在学习,好像郑廷扬变成郑廷扬以外的郑廷扬。

  郑廷扬翻天覆地的变化,让知道郑廷扬的同学都觉得吃惊。当然,这里面不会少得了王清林的诧异。不过王清林倒是完全理解,郑廷扬现在的家由不得郑廷扬继续胡来,任性是需要资本的。这么说来,郑廷扬倒不是完全不长心的人,在家境突变的艰难下,他正慢慢把自己属于儿子的那部分责任担当起来。

  但是,这部分责任,郑廷扬担当起来并不轻松。初中时期他肆意的过完了,文化知识相当于连个皮毛都没有学到,高中课程不仅繁杂,而且难度也在加深。郑廷扬已然在这个教育链条上断了链,这些天虽然努力接合,又不得要领,上课听讲都是云里雾里一样。

  这样学的郑廷扬也觉得压力重重,和王清林放学又在巷子里抽了根烟,才稍微缓和一下。听着王清林闲聊了几句玩笑,半笑着才往家里走。又看到赵瑾瑜和钟晴嬉笑着分开。每次都是这样。郑廷扬双手插在兜里没有逗留继续走着,就听赵瑾瑜扑腾扑腾的脚步声近了,还喘着些粗气说:“早啊。”

  早什么早,现在太阳都红了半边西天!

  郑廷扬不太想作答,只用鼻音“嗯”了一声。

  赵瑾瑜更加不知道接些什么话,只是尽量跟着郑廷扬的步子走。带动的空气隐隐闻道了郑廷扬身上的烟味。这点,赵瑾瑜觉得很不好,他们这个年纪就应该是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离这些不好的习惯远远地,毕竟他们还是学生。说到底骨子里,赵瑾瑜就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古板的、好学生。

  郑廷扬走在前面不说话,赵瑾瑜跟在后面也不知道说什么,但是这种毫无交流的同行,让她心底无限尴尬。

  赵瑾瑜极力打破这种情境,试探着问了句:“今天你班有好玩的事儿吗?”

  “没什么特别的。”

  “哦……,你知道吗,咱们两班的语文老师是同一个,数学老师也是同一个!”

  “哦。”

  郑廷扬这种简洁明了的回答很快就消掉了赵瑾瑜的积极性,就默默跟在郑廷扬的后面。赵瑾瑜越加觉得无所适从,真有点希望这段路程快些结束,可又是自己主动追上来的,有些左右为难。

  幸好郑廷扬的家先到了,赵瑾瑜无形中松了一口气。

  回家稍稍平复了一下心绪,王丽芬又叫她去给郭老师家送些中秋包饺子的芹菜。赵瑾瑜有点扭捏,她觉察到郑廷扬不喜欢自己,自尊心驱使她不想出现在郑廷扬的面前,有些推辞:“让小玉去,我今天的作业还没写完呢。”

  “我让弟弟去给你王婶家送菜去了,没在家。再说人家郭老师对你有多大恩情,现在让你送点东西还推三阻四的,学习什么时候不能学!”

  赵瑾瑜被王丽芬训得冤枉,脸红脖子粗的拎着篮子就出了门。

  郭彩云一见赵瑾瑜又拿了东西过来,既感激又不好意思,搬过来住的这段时日,赵家人总是时不时给他们一家送些东西来接济。如今生活骤变,郭彩云生活上处处节省,饮食水平也大不如前,就为了精打细算供孩子上学。以前顿顿不少肉,现在变成一个多月见不到什么肉。

  郭彩云每次见到赵瑾瑜都很是亲切,晚饭正在准备着,就让赵瑾瑜留下来吃个饭再回去,赵瑾瑜自然不肯,说家里面还有事要回去。郭彩云觉得可惜,一边在厨房把篮子的菜拿出来一边和外屋的赵瑾瑜说:“明天放假,你过来玩,玉燕和廷扬也都在家。”

  一听到郑廷扬的名字,赵瑾瑜下意识就看了坐在写字台看书的郑廷扬。赵瑾瑜更加觉得丢脸,郑廷扬也就是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目光所及,赵瑾瑜又觉得桌子上的书有点眼熟,正是自己中考前给他的自己的数学课本。

  又扫了一眼桌子上的一道解了一半的习题,学习的本能又被吸住了视线。入了迷,大脑飞速运转,脱口而出:“这么做不对啊。”

  说完一抬头对上郑廷扬的视线,一阵懊悔,急忙转头当没这么回事东张西望。

  “哪里不对?”

  听到郑廷扬追问,赵瑾瑜也不吱声。又听到郑廷扬说:“我问你呢,哪里不对?”

  “A的绝对值是3 ,但是A不一定就是3,还有可能是负3。”赵瑾瑜说完看到郑廷扬一脸专注的瞅着自己,耳朵蹭的就红了,急忙收尾:“所以A*B的集合有好几个。”

  话音刚落,郑廷扬突然问道:“你数学是不是不错?”

  这是嘲讽吧?“我……,一般吧。”

  郭彩云从厨房刚巧出来,赵瑾瑜接过篮子有点匆匆就要走。刚离开没多远,郑廷扬就追出来了,在后面叫住她:“你站一下!”

  郑廷扬有些习惯对赵瑾瑜气势汹汹,语气依旧的说:“你周六日给我补一下初中数学吧,还有物理化学。”郑廷扬倒是没说英语,因为郑廷扬的英语还真是不错的,也多亏了在录像厅看美国电影培养了英语兴趣,成为自己初中时期为数不多认真听讲的课。

  还没等赵瑾瑜回答,郑廷扬又自作主张地说:“明天早上八点吧,去你家,还是我家。”

  赵瑾瑜想了半天才说:“我家吧,我家有间屋子平时不怎么用。”

  这次由郑廷扬主导的补课马上就要启动了,赵瑾瑜回家和赵普方说了下,赵普方很是自豪,觉得自己闺女很厉害,一个晚上就乒乒乓乓钉做了个长一米宽一臂的小黑板,还用墨水刷了一遍,就真跟学校的黑板无异,就是墨水的臭味有点浓重。

  说实话,赵瑾瑜对郑廷扬让自己辅导这件事,还是比较骄傲的。除了骄傲之外,还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把自己以前做的各种笔记翻出来复习一遍,甚至晚间睡觉还在幻想明天讲课的情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