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努力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6922 2019.09.21 21:19

  到了十二月份,赵瑾瑜的公司越发忙碌起来。听同事小美女佳佳说是因为年底的各个公司的企业事件多,他们这种乙方的活动公司自然就会事务繁杂。公司最近承接了一个上市公司的产品发布会,活动大,钞票多,基本发动了全公司的人力来支持。

  赵瑾瑜做着前台的工作,原本不需要她做什么事,突然有天下午老板沈琳急着找她。沈琳见赵瑾瑜进了办公室,急忙开门见山:“小瑜,我记得你现在在学新闻,会写新闻稿和人物稿吗?”

  赵瑾瑜有点明了:“平时作业有写过,正式的没有。”

  “哦,也可以。是这样的,写文案的刘璐她的家人出了点事,她手上有几篇稿子还没弄完,今天客户就要了,现在大家人手不够,需要你这边支援一下。完成后稿费我另算工资结给你。”

  其实,赵瑾瑜的内心有点胆怵:“我写的客户觉得不合适怎么办?”

  “没关系,我会把关,你先写着,就当练笔了。”沈琳觉得赵瑾瑜办事有分寸还靠谱,即使是没学过的事上手也快,所以出了这个急事马上就想到她了。

  赵瑾瑜应下工作,紧忙跟同事要来各种客户资料,快速整理学习,抓紧时间赶工。忙活了几个小时,赵瑾瑜终于发邮件交工。她其实内心有点忐忑,不知道自己写的是否合格,就抱着紧张的心情在电脑前等着。

  大约过了2个小时左右,沈总终于回复了邮件:瑾瑜干的不错,文章很流畅也很全面,我稍微调整一些产品信息就可以发给客户了,谢谢美女临时支持。

  看到些微称赞,赵瑾瑜开心的有点合不拢嘴,坐在电脑前不自觉开始哼哼起来。

  “瑾瑜姐,你今天也加班?”

  赵瑾瑜看见佳佳问她,跟着回答:“今天有点事要忙,这就要走了,一起走啊?”

  “嗯嗯,我等你。”

  出了门,外面已经是灯火通明。赵瑾瑜裹紧毛呢大衣对着穿着单薄的佳佳说:“穿这么少,冷不冷。”

  佳佳为了显瘦,腊月的天就只是穿了单裤,冻得有点跳脚:“哎呀,还挺真挺冷的。”

  赵瑾瑜解了围巾给她围上:“把脖子护住,别进了凉风。最近降温多穿点,别为了青春美弄成老寒腿。”

  “太谢谢了,瑾瑜姐,谁娶你可是捡到宝了。”佳佳被围住嘴巴呜呜的说着,然后用手把围巾挡住的嘴拨开八卦的说:“瑾瑜姐,你觉得咱们办公室的宇哥怎么样,宇哥打听好多次你是不是单身。”

  “不行,我比大好几岁呢。”赵瑾瑜现在对感情没有什么期待,也不想发展下一段。

  “你就比他大三岁,不算多。宇哥长的挺好的,听说家里条件挺好的。”

  “别别别,我现在不太想谈恋爱,我都不确定自己在这个城市还会呆多久呢。”赵瑾瑜笑笑感叹。

  佳佳听了也开始沉思了一下:“也是,我都不确定,我爸爸一直想让我回去考公务员,但年轻总想在大城市奋斗一下,但B地太大了,自己太渺小了。”

  是,都很渺小。

  “先过眼前,挑开心的过,等到真要离开的时候再谈离开。”

  “也是。”

  赵瑾瑜就是抱着这种心态一天一天的过着,寻找着迷茫不清的自我。自从因为上个稿件过了,沈总开始陆续找她做一些文稿工作,赵瑾瑜也在领导的嘉奖中好像找到了迷雾中的一盏灯。也不得不说,沈琳作为领导也确实仗义,直接又给她的工资上提了些,还和她说,以后想把她往文案方向的工作转转,多见一些世面。

  工作向好,赵瑾瑜当然开心应好。

  紧锣密鼓的项目结束,已是新年伊始。沈总在公司大声宣布,周五下午公司年会团建,吃喝玩乐一条龙,按摩夜店全流程,大家一时兴奋异常,尤其说是要去全市最大的夜场Mclub,人人都精心打扮穿着自己最得意的战袍来了。

  赵瑾瑜和玉燕视频聊天说起团建的事,玉燕直接让她去找她房间的一条黑长裙去见世面。玉燕之前一直期待要在这种场合穿着这个衣服大展拳脚的,可惜当时路野说女孩子去这种场合太不合适,现在想起来——简直就是去他奶奶个腿。

  赵瑾瑜处于一切的新鲜好奇阶段,听着佳佳和玉燕说在这种地方穿着不能太土,听话的穿着大长裙套着棉服赴了地点。一进去赵瑾瑜就后悔了,太吵了,震的人耳朵嗡嗡响,灯光飘闪晃的眼睛不适,不是说很嗨很好玩吗?赵瑾瑜太失望了。

  好在沈总为了大家消遣的开心,定了一个KTV包房,大家能有个坐着的地方。赵瑾瑜穿着大棉服被热的出了汗,感觉都要闷过去了,也不好意思将外套脱下。佳佳见她满脸汗珠,轻声说:“瑾瑜姐,要不你把外套脱了吧,这里挺暖和的。”

  赵瑾瑜有点尴尬的把外套脱了,好在她在角落,还穿着黑裙子,看不真切。主要还是裙子稍稍有点露背,让保守的她有点不好意思。佳佳离她近,通过灯光看着清:“这裙子真好看,配着你今天的小妆真漂亮,我发现瑾瑜姐你身材还真挺好呀。”

  其实,赵瑾瑜的身材原本是有点微胖的。可能因为感情的事导致食欲不振,她这些日子确实有些清减,让自己的腰条显得婀娜不少。

  和佳佳说话间,一个微胖的男人推门而近,佳佳看到他立马黑了脸身子往赵瑾瑜的身边缩了缩。沈琳见来人立马开心迎过来:“李总,你来了,我们正要开场,今天咱俩可要合唱一曲啊。”

  李云见到沈琳,身子向沈琳凑近了一些,一手握着她的胳膊,低头贴近在沈琳的耳侧,他肥腻粗糙的脸颊状似无意的蹭到了沈琳光滑的脸上:“听说你们在,我马上就来了。美女作陪,我当然愿意啊。”

  沈琳笑着躲了躲,依旧维持着笑意说:“今天我们就唱个尽兴哈。”

  佳佳看到李云笑的样子,跟赵瑾瑜吐槽:“油腻。”说完看到李云向她的方向迎过来,佳佳马上低头念叨:“死胖子别过来,别过来。”

  赵瑾瑜看着佳佳有点不自在,悄声问着:“怎么了?”

  “变态过来了。”佳佳侧头跟赵瑾瑜对个口型,刚说完就感觉身侧的沙发一沉,听见李云把手搭在她的肩上笑着说:“小美女,看见李哥高不高兴。”

  佳佳并不理会,露着个假笑点头示意一下,然后扭着身子往赵瑾瑜身边蹭蹭,赵瑾瑜马上动了动,给佳佳腾出一点空间。可是李云还是跟着过来了一部分身子。

  沈琳看到李云的表现,忙过来拉起他:“李总,来和我唱一首《广岛之恋》。”

  看到李云起身走了,佳佳才算松口气,对着赵瑾瑜说道:“一个老不正经,孩子都挺大了,天天骚扰女生。”

  赵瑾瑜听了想象他刚才的行为,便能猜想到他平时的样子,一阵恶寒:“这么讨厌的人沈总竟然还能跟他交流的下去。”

  “没办法,谁让他是甲方爸爸。”

  也是,为了挣钱,有时候就得受着你讨厌的人。

  佳佳觉得听着他们鬼哭狼嚎实在没意思,就要拉着赵瑾瑜去外面的舞池蹦跶蹦跶,赵瑾瑜想想就觉得羞涩不好意思,微缩在一起连忙拒绝,最后佳佳只好和另外一个女同事王芸相携离开。

  这个李云唱着歌瞄到小美女出了门,也紧忙唱完跟了出去。赵瑾瑜看到着急了一下,心想有王芸在,他估计也会收敛一下。于是就安下心和同事一起玩着掷色子的游戏,刚刚接触不太会玩,一时大意输了喝了几杯,马上有想上厕所的反应。

  赵瑾瑜出了包间,左转右转找不到厕所,围着走廊七绕八绕,不仅找不到了厕所,还忘了原路怎么走。正走着就看见佳佳被李云拽着往一个包间推,佳佳一边喊着一边挣脱。赵瑾瑜立马要追过去,然后灵光一闪停下来拿出手机录了一下视频。然后跑过去迅速拉住佳佳,对着李云的臀间上去一脚,把他踹的向前一个趔趄,让他一个不防就松开了佳佳。

  李云稳住身子立马转身对着赵瑾瑜和佳佳的方向红了眼:“你他妈找死?”

  赵瑾瑜把佳佳往自己的身后护了护,也不言语就只是怒瞪李云,其实她是害怕不知道说什么。

  李云之前喝了点酒,现在正是微微上头的时候,被人踹了一脚,立马恼羞成怒要上来还手。赵瑾瑜看他握紧拳头扑过来,害怕中又是上前乱蹬了一下,一下中了李云圆鼓鼓的、肥腻的肚子,将他后向弹坐在地上。这可彻底惹怒了李云,他起身拎起墙角的防火栓快速冲他们砸了过来。

  那一瞬间,赵瑾瑜和佳佳都有一种凶多吉少的瘫软感,幸亏还有些反应躲避,赵瑾瑜和佳佳毫发无伤。胆战心惊还未平复,李云伸手就拽着了赵瑾瑜披散的头发,另一手举掌作势扇向她。佳佳急忙双手握住他的胳膊不让他继续,三人挣扎间,就听见李云“啊”着惨叫了一下松开了赵瑾瑜的头发,然后听见哐当的一声巨响,仿佛地面都震了震。

  抬眼就看到沈琳一腿压在地上李云的身上,对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他奶奶的,敢欺负我的人,也不打听打听老娘干什么的。”

  沈琳过于威猛,以至于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而沈琳之所以能赶到,还是王芸火急火燎回去跟他们说看到李云和赵瑾瑜他们打起来了,她就带着大家伙跟着王芸过来了。

  佳佳缓过神来,立马指控:“报警,这个变态刚才趁我在卫生间门口等王芸,就拉着图谋不轨,要把我往没人的包间拽。”

  赵瑾瑜立马附和:“我看见了,我这有证据,他刚才拉着佳佳都被我录下了。”

  沈琳点了点头,对着赶过来的张力宇说:“小宇,报警。你们过来几个人给我按住他。”沈琳的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响起:“老婆,这是怎么了。”

  赵瑾瑜不知道他是谁,顺着他方向竟看到了她不想见到的郑廷扬。

  沈琳起身看到宋元并不理睬,只是简单的整了整衣服。宋元马上心急地过来打量她全身:“你没事吧,刚才怎么了。”宋元和郑廷扬、王清林在隔壁包厢突然看到一群人从门口冲过,打头的还是沈琳,于是他马上就跟了出来。

  “我没事,以后别老婆老婆的叫。”沈琳有些不耐烦,对着有些吃瓜姿态的大家介绍:“我前夫,宋元。”

  一时间,大家都有点尴尬。尤其是赵瑾瑜,她不自在的捋捋自己的头发,安静的站在墙角,目不斜视。直到左边目光中看到有两个影子过来,才不得不将脸转向王清林和郑廷扬。

  王清林率先开口:“你没事吧?”看到她处于人群的中心,预感这事跟她有点关系。

  赵瑾瑜平静的摇摇头,接下就不知道说什么,十分庆幸郑廷扬没有说话。

  本来一场开心的团建,最后因为警察过来而收尾。赵瑾瑜作为证人之一也要随着跟去,郑廷扬这才说出了话:“我跟你一起去。”

  录完口供已经凌晨一点多了,赵瑾瑜出来就看到郑廷扬和宋元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等着。她脱下披在肩上警服还给跟着出来的年长警察:“还给您,谢谢了,那我先回去了。之后如果还需要我做什么,我一定配合。”

  “嗯,你这孩子穿的这么少,外面挺冷的,你先穿回去吧,明天再还我。”

  赵瑾瑜觉得麻烦,也没有感觉多冷:“没事,没有那么冷,我一会叫车回去,冻不到的,其他同事什么时候结束?”赵瑾瑜之前走的急,忘了回去包间取遗落的外套。

  “他们还得等一会,你们老板太猛了,直接给人家胳膊拧掉了。她跟我说你们这些同事完事直接回去就行,不用管她。”

  听到警察叔叔这么说,赵瑾瑜连忙感谢。然后微微抱着肩膀往门口而去,还未出门,郑廷扬的声音就出现在了身后:“我送你回去。”

  原本赵瑾瑜想要倔强的不理他,等到出了门寒气上来,她就妥协了,忒冷了。人犯不上和自己较劲。

  看见赵瑾瑜穿着单薄的露背裙在后面直打哆嗦,郑廷扬把自己的西服外套解了递给她。赵瑾瑜也不客气,直接披在身上,上边还有他身体的温度,让冰冷的身子有点回温。

  赵瑾瑜坐在后车座,安静的眯着眼睛休息,平复今天遇到的复杂心境。

  夜晚的车很少,不到半小时,赵瑾瑜就到了家。郑廷扬没有进去的意思,赵瑾瑜也没有邀请的想法,于是她只是默默脱了衣服放在后座下了车,简短,无声。

  事情的处理结果赵瑾瑜不太知道,只是听佳佳说:“这孙子以后可不敢惹我们,他手上好多事在沈总手里捏着呢,放出去他就丢人丢工作。”

  好,一切无事就好。自从那事之后,赵瑾瑜就越发喜欢沈总了,感觉一个女人能活成她那样自信潇洒的姿态,才看着爽快,也没有一点离婚女人的落寞清欢。

  赵瑾瑜一边等着郭老师的生日蛋糕,一边想起沈琳对她的调侃:“你说你录了犯罪经过,打开发现就是照了一张照片,还是糊的。幸亏你老大我脑袋转的快,想到了监控可能录到。”

  当时事发突然,她就心思想着留着证据,只是她对玉燕给她的新型所谓智能机不太懂操作。赵瑾瑜打开手机,准备好好领悟一下科技发展的魅力,马上玉燕的信息就跳转过来:“瑾瑜姐,我给妈过生日的鲜花马上送到家了,今年过生日我这边走不开,就麻烦你在我妈那里帮说几句好话哟,爱你。”

  赵瑾瑜拎着蛋糕回去,发现玉燕鲜花正被郑廷扬签收了。郑廷扬看到赵瑾瑜手上也拎着蛋糕,有点觉得自己准备的蛋糕有点多余。郑廷扬顿了顿说:“蛋糕买重了。”

  “嗯。”赵瑾瑜走到门口拿出钥匙开了门,礼貌的请他进去。

  郑廷扬一副男主的样子,挺着腰板就进了门,把蛋糕放在桌子上解了大衣坐在椅子上扫视一圈:“我妈没在家?”

  赵瑾瑜顿了好久才回复:“老师今天有插花课,还没到下班的点。”说完赵瑾瑜把蛋糕放在冰箱里,取了今天上午买的蔬菜拿到厨房开始准备今晚的生日餐。想着因为郑廷扬的突然到来,要不要饭量比平时多准备一点。

  郑廷扬听见厨房里传来锅碗瓢盆和清水相互碰撞的声音,感觉方才还冷清的空荡荡的屋子马上有了烟火气,他人也松弛下来,起身平躺到沙发上闭眼休憩。温暖的室内,混着时不时的饭香与零碎的厨房声音,十分催眠。郑廷扬不知道自己睡到什么时候,稻米的幽香飘到鼻子里,睡梦中觉得自己有点饿了,迷迷瞪瞪睁开眼正是妈妈弯腰在他的身前清叫着他:“儿子,别睡了,吃完饭再睡。”这种温暖的声音让郑廷扬有点恍惚,好像回到了以前大学回家的时候,他坐起来看着环境好一圈,才觉得清醒一点。起身扯了扯睡皱的衣服说:“妈,你回来了。”

  “早回来了,我看你睡觉就没叫你,瑾瑜已经把饭做好了,就等你了。”郭彩云的声音有点雀跃:“快来吃饭吧,今天瑾瑜炖的鱼特别的香,这桌子菜瑾瑜花了不少心思呢。”

  “嗯。”郑廷扬坐下拿起碗来刚要吃饭,就听赵瑾瑜说:“等等。”郑廷扬不明所以的看着赵瑾瑜,只见她去隔壁房间捧着他的蛋糕出来,上面插着点燃的蜡烛。

  赵瑾瑜小心翼翼地走过来,将蛋糕放置在桌子上:“老师,生日快乐。”

  郭彩云满面红光地露着羞涩地笑,眼角的皱纹都堆叠着一层层烛光:“我太开心了。”

  郑廷扬看见自己老妈幸福洋溢的样子,也跟着笑起来:“妈,吹蜡烛。”

  “嗯嗯,好嘞,希望我的愿望马上就实现啊。”说完,郭彩云的目光在他们二人身上来回扫视,露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分了蛋糕,三人才正式开始吃饭。先前的热闹温馨马上变成饭桌碗筷碰撞冰冷的清脆声。

  为了让吃饭的氛围不那么冷清,郭彩云开始忙叨着给两人夹菜:“多吃点,多吃点,瑾瑜做的菜太好吃了。”

  郑廷扬感觉到赵瑾瑜像个吃饭的机器一样,在旁闷声不吭悄无声息的吃饭,好像因为他的到来弄的气氛不快一样。郑廷扬找存在感一样问道:“妈,听说你现在在外学习插花?”

  郭彩云马上应答:“是啊,瑾瑜帮我报的插花班,还有服装设计呢,和一帮老太太一起学,我们的老师做针线可好了,我最近做的几个垫子给她看,她说我是我们班做的最好的,我去拿给你看。”说完,郭彩云马上像一个爱表现的孩子,噔噔就往她的卧室跑去。

  郑廷扬本想叫她先吃饭,可是见她孩童式的表现,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溢出笑意等她。目光移动中瞟到赵瑾瑜也放下碗筷,手杵着脸颊“慈祥”的看着他妈妈离去的方向,她目光收回来碰触到他马上把手从脸上拿下,迅速整理成面无表情的样子。

  看出她的不自在,郑廷扬也同样觉得氛围很诡异,于是放下碗筷,调整姿势,把一只手搭在椅背上,另一只手把玩着筷子,看似随意又严肃的问道:“上次的事都处理好了吗?”

  赵瑾瑜看了看他,马上将目光移开专注到眼前的碗上:“嗯。”短促的回应了一下。

  郑廷扬抬眼盯着她的头顶看了几秒,又将目光撤回来,开始专注的弄着手上的筷子,一个力道急了筷子飞速的向地面坠落,郑廷扬一愣,和赵瑾瑜共同看向了地上,又默契的互相看着对方。

  赵瑾瑜一点点将目光敛回来,弯腰拾起筷子:“我去洗洗。”当她走进厨房,打开水龙头,才算将心中的低气压冲走。将筷子洗了又洗,默念着郭老师赶快出来。

  郭彩云磨蹭了好久终于戴着老花镜出来了:“儿子,你看我这个做的怎么样?不比外面的差吧。”

  郑廷扬不太懂这些,敷衍的点头称:“挺好的。”

  “我也觉得挺好的,这个锁边还是跟之前瑾瑜妈学的呢,我们那个老师一看就说我手艺不一般。”

  “嗯。”

  “瑾瑜,瑾瑜,你过来再看看我这个。”

  听见自己被叫,赵瑾瑜顿了顿突然想到对郭老师说道:“我有礼物送给你,我拿给你。”说完小跑到屋里,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这个给您。”

  “这是什么啊,包装就好看,”郭彩云打开,见是一个丝绸的围巾,绣着凤凰的图样:“真好看,料子也好,真好。”郭彩云立马爱不释手起来,料子滑滑的掠过手心觉得十分柔润。

  “下面还有一个好东西呢。”赵瑾瑜一脸神秘。

  “啥呀?”郭彩云又翻了翻:“咦,这是什么?飞机票?”

  “是呀,去日本的,我和玉燕春节前带你去那里旅游旅游,泡温泉,游富士山,吃生鱼片,你觉得怎么样?”

  郭彩云有点发懵,半张着嘴:“日本吗?我还没出过国呢?”郭彩云立马憧憬起来,以前日子好的时候也没有迈出国门一步,马上转头对着郑廷扬说:“儿子,她俩要领我去日本玩嘞。”

  “嗯,挺好的。”

  “你也跟我们一起吧,咱们一家都去,妈好多年没带你一起出去玩了。”郭彩云马上要说服郑廷扬。

  “不了,我年底比较忙。”郑廷扬马上回绝。

  一头冷水一下浇在郭彩云的头上,觉得很是失望。她这个儿子对她说实话没有瑾瑜这个外人孝顺。

  郑廷扬看着她脸上瞬间的失望,马上找补:“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说完起身拿起去钱包里拿出来一张卡:“这是给你新弄的卡,以后钱我都会打到这里。”郑廷扬递过去,郭彩云不情不愿的接过来:“养儿子有什么用。”

  郑廷扬被怼了一下,面上有些灿灿,不自觉看向了赵瑾瑜。与她目光短促的相接中,这回是他先撤离:“妈,我还有事,回公司了。”说完开始过去穿起大衣围上围巾。

  “怎么就走了,你不在家睡吗。”

  “不了,妈生日快乐。”郑廷扬抱了一下郭彩云就转身提包而去,留下郭彩云站在门前望着他黯然神伤。

  看着他离开,赵瑾瑜松了口气,压下那点失落——离开也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