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归来(一)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1463 2019.10.22 10:12

  自从王清林那个话说完,郑廷扬就觉得像扎了一根刺,时不时出来扰乱他的思想,好似自己真的对赵瑾瑜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他自觉除了仅是不爱她,并没有什么太过分的事情。

  同样的,赵瑾瑜其实也认为郑廷扬除了劈腿以外,别的确实没有亏待她,特别是金钱和房子上,大方的说给就给。现在她对他的情绪已经平复稳定下来,果然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这种自愈让她有了新的活力,好似她把碾压在地的自尊一点又一点的拾起来了。

  但赵瑾瑜也有点苦恼,最近王清林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连着几天都好似恰巧在她公司楼下,说顺路送她回去。一次两次可以理解,多了她就很排斥,并非她排斥男性,只是她对他们这一类比较排斥和抗拒,特别是王清林和他还是兄弟,她本能上就想敬而远之。

  还有就是赵瑾瑜开始想着另外一个事,就是以后归宿的问题。她马上就要修完课程了,之后她要不要继续留在这个城市,或者回到老家?这一年多,她在这里也算认识了一些朋友,工作也还不错,但还是没有什么归属感,回老家她又不知道做什么,重操旧业做个小买卖?

  她晚上和玉珏视频的时候说了一下自己的困惑,玉珏想的是自己以后准备留在美国学校的研究室,他姐现在和扬哥分了可以跟他到美国来,不过就是绿卡的申请比较难。赵瑾瑜倒不想去生活环境完全陌生的异国,直接在视频这头否了:“我还是想在国内,毕竟语言环境、生活习惯一致。”

  玉珏想了想也不在这一时,还是等自己毕业后稳定了再提议吧。纠结又纠结还是说了那个事:“姐,我和你提过我的一个师兄陈科吗?”

  “不认识。”

  “我办签证的时候,他帮忙指导来着。”

  “哦。”

  “玉燕说,扬哥之前找的那个女孩儿现在和他在一起。”玉珏说完就抿嘴担忧的看着赵瑾瑜。

  “玉燕怎么认识他,陈什么来着?”

  “陈科。玉燕学校的项目跟他有过交集,就有了他的Facebook,玉燕看到他的状态里有一张那个女人的照片,所以玉燕就和我说了。”

  “哦。你这个小直男怎么这么八卦了?”赵瑾瑜觉得弟弟被玉燕带的有点跑偏。

  “啊,没有,就是想起来了。”玉珏也不知道自己为啥偏要说这一嘴,直觉觉得他姐也想知道吧。

  其实赵瑾瑜并不想知道,她怎么样,她一点都不想知道,听到她、想到她,赵瑾瑜就觉得像身上爬了个蟑螂难受。但是玉珏说了,让她在洗澡的时候都无法消化这种恶心感。她站在花洒下仰着脸任水浇了很久,直到热气弥漫,让人的呼吸有点困难,她才停下来。

  镜子里映着雾气蒙蒙的她,一颗颗水珠顺着皮肤纹理滑下来,她突然自恋的觉得自己也是一个性感的女人,何必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而感到自卑呢?她不是他喜欢的样子,但是是自己满意的样子。

  赵瑾瑜一点点将郁闷挤出胸口,吹干头发就出来了。推门进了卧室就看到郑廷扬大大咧咧的和衣躺在他的床上,脸上通红,酒气熏人。

  他怎么又来了。赵瑾瑜走过去拍拍他的脸颊:“郑廷扬,你醒来,这是我的房间。”

  拍了几下都不见他的清醒,赵瑾瑜想着既然他不起来,那她就去沙发或玉燕的房间去。没成想门锁怎么都拧不开,便开始拍门叫着:“郭老师,郭老师。”

  喊了半天见仍没有人回应,赵瑾瑜这才明白过来,始作俑者就是她,她怎么会过来。郭老师,怎么这么糊涂啦。

  赵瑾瑜不觉叹气,坐在郑廷扬的另一边沉思,这样真的很不好,她觉得自己已经平静了,他又要和自己产生交集,她的心里就像被一粒石头激起了涟漪。听见背后郑廷扬翻了个身,引动床垫晃动,赵瑾瑜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他以一个及其难受的姿势窝在那里,似乎呼吸不畅,而且脚上还穿着鞋蹭着干净的床单。

  放任不管也不是。赵瑾瑜绕过去把他鞋脱去,费劲挪动他的身子,又解了紧勒着他喉结处衬衫扣子。这才又回到刚才坐着的位置胡思乱想,不知不觉中侧躺在床边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