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千帆过尽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自尊 · 妥协

千帆过尽时 辛弃疗 3027 2019.07.18 10:08

  高考一天天逼近,看着同学们为着毕业伤怀,他觉得甚是可笑,有些女同学借机想让他签些毕业册,他突然意识到班上好多同学他竟然都不知道,只是草草写了“毕业快乐”了事。不像王清林热衷于对每一个漂亮的女生都是仔仔细细密密麻麻的写上一堆屁事。

  高考没有什么特别,郑廷扬觉得自己发挥还算正常。

  最后一科考完,王清林一出考场就老远喊着郑廷扬:“兄弟,怎么样?这回上B大没问题吧?”

  “还好吧,一般,我去哪都行,只要离这里远点就行。”

  “你小子心挺野呀!”王清林说完一下扫到赵瑾瑜隔着马路站在家长人群的边缘,一脸渴望的望着考场的方向。“唉,你看,那不是那谁吗?接你的?”王清林碰碰郑廷扬,吸引他看过去。

  郑廷扬也不确定,刚还在猜测,就看到她一脸落寞的往相反的方向走了。

  高考后是什么?是狂欢、是释放、还是互诉衷肠。然后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比如王清林还未过本科线,家里给他安排到一个技校学习计算机;钟晴超长发挥挺进一本院校,求近去了临省的师范院校;而郑廷扬不负众望,高分进了B地F大计算机系。录取通知书下来,郭彩云欣喜的准备了丰富的晚餐准备犒劳自己的儿子,还特意把赵家老小叫来团团圆圆吃顿热乎乎的饭菜。

  赵瑾瑜在市场上寻觅了很久,给郑廷扬买了一条格子围脖,想他到了B地冬天可能用得上,虽然钱耗了她两三天的工资,但是她觉得还是值得的。

  赵瑾瑜到的时候,大家已经在桌前做好等着他了。赵瑾瑜紧忙就坐,旁边就是郑廷扬。赵瑾瑜有些忐忑的把礼物递过去:“送给你,恭喜你。”

  “谢谢。”郑廷扬接过来放到身后的桌子上,转过身继续吃着饭。赵瑾瑜有些微的失望,也开始默不作声的开始拿起筷子干吃着米饭。

  郭彩云看着两人的互动,紧忙给赵瑾瑜夹起一大块肌肉放到碗里:“瑾瑜,你得多吃点了,这些日子你瘦了好多,快补补。”

  “谢谢老师。”

  郭彩云见大家在饭桌上大家都吃的比较沉默,自动充当了活跃分子,问这问那。其他人倒还好,只是自己的儿子,又是那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当把瑾瑜一家送走,郭彩云忍不住对郑廷扬说:“儿子,你别老对瑾瑜那么冷,人家毕竟是小姑娘。”

  郑廷扬又开始锁眉,莫不做声。他冷吗?可能吧。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应赵瑾瑜,他清清楚楚知道自己可怜赵瑾瑜,也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没那么喜欢赵瑾瑜。出于道义,他愿意自己给赵瑾瑜更多的帮助,但最好不要谈情说爱。

  郭彩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她其实私心里希望廷扬和瑾瑜在感情有着进展,他们都大了,又彼此知根知底,但是儿子不喜欢,她也左右不了。更何况廷扬去了B地,两个孩子的交集也会越来越少。想到这些,郭彩云不由得伤感,要是赵大哥和赵大嫂还在,他们是不是和她一样高兴的合不拢嘴,筹备着瑾瑜上大学。

  ——

  为了上大学的生活费,郑廷扬又开始找了一些兼职,给些小学生补补课。偶尔出去和王清林晃一下,剩下就是在家看点闲书,静静等待大学生活的到来,生活还算充足。倒是见到赵瑾瑜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其实不刻意接触,他们的交集本就没有什么。

  可是谁知道,郭彩云的一次车祸,打破了他平静的假期。

  郭彩云晚上照常做完洗碗工作,回来的时候,突然被一辆急速的摩托车甩飞了老远,顿时不省人事,幸亏路边的杂货店的店主看到,及时叫了救护车。等到郑廷扬带着玉燕赶到的时候,郭彩云还在手术里面情况不明,更可气的是肇事车主当时就逃的无影无踪,而且还有一大笔医药费等着他去付款。他和妈妈半年来辛辛苦苦挣得他上大学的钱,一下子空了,而且郭彩云后续还有零零续续的药费要交。

  赵瑾瑜赶到医院的时候,玉燕正趴着郭老师的病床前哭哭啼啼,郑廷扬依旧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倚在窗口。

  “大夫怎么说?郭老师什么时候醒?”赵瑾瑜悄声问着玉燕。

  “大腿缝了10针,有些脑震荡,明天早上大概能醒,麻醉劲还没消下去。”玉燕抽噎着回答着。

  赵瑾瑜帮着忙活一阵,把郭老师脱下来的脏衣服拿到水房清洗了,又去医院门口的还未关门的小卖店买了一点干粮和水果。都收拾好看看时间已经快到了半夜1点,玉燕已经困的趴在床边睡着了。

  赵瑾瑜对着站在窗边好似一直未动的郑廷扬轻声说:“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明天有什么事需要我,你记得来找我。”

  半晌,郑廷扬回头看着赵瑾瑜,“嗯”了一声,“我送你和玉燕回去。”郑廷扬走过去叫醒玉燕,“起来,和赵瑾瑜回家去睡,我送你们。”

  “我不回去了,我要和妈在一起。”

  郑廷扬想了想,拍拍玉燕的肩膀说:“好,我送赵瑾瑜回去,顺便回家给妈取几件备用的衣服和厨具,你在临着的空床躺一会。”

  “嗯。你俩小心点。”

  郑廷扬一如既往的“嗯”了一声,转身看着赵瑾瑜说:“走吧。”

  赵瑾瑜看着郑廷扬布满红血丝的双眼应声道:“好,玉燕,我们先走了。”

  凌晨一两点钟的街道空空荡荡,只有几盏微弱的路灯还未休息,迷迷糊糊的晃着光晕。

  只是立秋后夜晚的凉意让人瞬间有些清醒,赵瑾瑜不自觉需要微抱这双臂取一点点的温暖。赵瑾瑜侧首看看依旧沉默寡言的郑廷扬,思绪良多。她觉得他们两个人就像对方的镜子,清清楚楚看着对方的一点一滴,相继经历着亲人的离世。赵瑾瑜越想越伤感,不自觉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

  “啊?没,没什么。就是觉得今年事情太多,过的有些恍恍惚惚。”

  郑廷扬一时也被这种氛围连带的有些烦恼。

  “对了,你大学开学是这个月几号来着?”

  “我不去了。”

  赵瑾瑜突然被震惊了,“什么?什么不去了?”问完之后赵瑾瑜又突然醒悟了:“那怎么行,你那么努力,怎么能白费了!”

  郑廷扬有点逃避的耸耸肩:“无所谓,我突然觉得上大学也没什么意思。”

  赵瑾瑜有些急切,一把握住郑廷扬的手臂:“不可以,你不能放弃,总是有办法解决的,钱借借就……”

  “不需要解决,你都可以,我凭什么不可以。”他决定妥协了,他不想要被施舍。

  “不要!”

  ……

  郑廷扬决定忽略赵瑾瑜昨晚的劝阻。只是他没想到赵瑾瑜一早带着早饭又来了病房,同行的玉珏和张奶奶也来了。

  此时郭彩云也已经醒了,只是半个身子还有点麻药未退,不太能动,神志好在清醒。

  张清看不见情况,也很着急:“彩云呐,好点没?身上哪里伤到了,我听瑾瑜说还挺严重的。”

  “张婶子,我现在还好,就是身子不太能动。”

  “唉,怎么碰到那个死不长眼的小子,这种人太不是人了,幸亏现在没啥大事。”

  郭彩云听了也是愁云惨淡:“是呀,那人跑了,这医药费都得我们自己掏,我们哪有那么多钱,我就怕把廷扬上大学的钱给搭进去。”

  赵瑾瑜在旁边帮着给几个人张罗放上早餐,听到这句话她抬头看看郑廷扬,好似没事人一样坐在旁边一言不吭。赵瑾瑜走过去轻轻拍拍郑廷扬的肩膀说:“能跟我下趟楼吗?有东西需要取一下。”

  医院楼下有一个小亭子,赵瑾瑜把郑廷扬引到亭子里,也不说话就开始兜里掏出一沓钱,有一部分还是几元几毛的零钱,“给你,你去上大学吧。”

  郑廷扬有些愣住,一时反应不过来,“你哪来的?”

  “同学捐款和我这几个月挣的一点。”

  “不要,我不需要。”

  赵瑾瑜惟一一次语气有些冲的对郑廷扬说话:“你别扭什么,这钱就当我借你的,你大学毕业以后再还我就是了。”

  郑廷扬头一次被赵瑾瑜噎得哑口无言。

  “你就安心上大学,郭老师我们能帮着照顾。钱也痛痛快快拿着,什么事总能过去的,再说这钱我也是和我奶还有玉珏说过的。”说完赵瑾瑜把钱对折,就向郑廷扬的兜里塞进去。

  “你为什么要对我好。”

  赵瑾瑜突然听到头顶的郑廷扬说这话,一时迷惑:“啊?什么?”

  “你喜欢我。”

  还是句肯定句,赵瑾瑜晒得有些黝黑的脸瞬间蒸腾起来,又变回那个羞涩的赵瑾瑜。

  “你想和我在一起?”

  赵瑾瑜壮士扼腕地答道:“是!”

  郑廷扬看着这个五官没有那么清秀,又有些黑的女孩,胸口瞬间升起热意。他竟然被感动了……,他叹息一声:“好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