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谁人中计

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296 2010.02.28 10:03

    任婶原是方氏陪嫁,打小贴身服侍的人,方氏很是护她,闻言不满道:“本就是铤而走险的事体,银姐临时改了主意,也属平常,你怎地就知道是任婶走漏了消息,说不准是你一时口快,叫银姐听出了蛛丝马迹。”

  方氏如此信任任婶,不仅不信林依,反怀疑起她来,这叫她哪里还敢再讲,急着发誓赌咒表忠心,又道:“我年小无知,口无遮拦,二夫人莫往心里去,任婶面前,还望遮掩则个。”

  方氏靠在榻上漫不经心“恩”了一声,闭上了眼,入秋已有凉意,林依取了条薄被替她盖了,带上门退了出来。

  第二日吃罢早饭,张老太爷照例要张梁陪他去山上放牛,张梁却称要在家苦读,不去了。他曾三次参加科举,无一不是名落孙山,张老太爷很高兴他愈挫愈勇,遂鼓励了他几句,取了牛鞭子和干粮,送过两个孙子一程,独自上山去了。

  张老太爷一走,张梁便吩咐方氏道:“今儿是银姐生辰,中午你叫杨婶多炒几个菜,打一壶酒,咱们热闹热闹。”

  方氏闻言沉了脸,道:“一个妾,过的哪门子生辰,莫要抬举了她。”

  张梁奇道:“不是你说要与她庆生的,还备了一份大礼?”

  方氏比他更觉奇怪,反问道:“我何时讲过这样的话?”

  二人正辩解时,自山间小路走来个婆子,高冠髻、小袖对襟旋袄、系长裙,站在地坝高声问道:“敢问这里是方夫人家?”

  任婶看了银姐一眼,快步走出去,答道:“正是这里,快些进来。”

  方氏正在疑惑所来何人,任婶已将那婆子领到了她面前,禀道:“二夫人,这是照你的吩咐,寻来的牙侩。她做人口生意已有十年,在眉山城颇有名气。”

  方氏惊讶道:“我只叫你去打听,你怎地就把人带来了?”

  任婶妆出一副莫名之色,道:“二夫人不是叫我寻人来的么,难不成我听岔了?”

  银姐一直没作声,此刻突然抱了张梁的胳膊,满面受惊吓的神情,慌道:“老爷,夫人怎地突然唤牙侩来,莫非是想卖我?”

  眼见得张梁变了脸色,方氏忙道:“你想多了,我不过是要买个丫头,才寻了牙侩来。”

  张梁缓了神情,问那牙侩道:“她讲得可属实?”

  牙侩看了看方氏,支支吾吾,张梁又逼问了几句,她才吞吞吐吐道:“方夫人说家里有个妾要出手……”

  张梁大怒,当着下人外人的面吼方氏道:“果然好大的礼,你全然不把我这个夫君放在眼里。”

  方氏百口莫辩,只得仗着正室身份,回嘴道:“我不过卖一个妾,放到哪里都是我有理。”

  两口子吵作一团,不可开交,任婶趁乱,与牙侩递了个眼色,那牙侩便悄悄地溜了。林依将这一幕瞧在了眼里,暗叹一声,果真是任婶捣鬼,只可惜方氏专断独行,不肯听信与她。她正想着,银姐突然走到她面前,声量极低地讲了一句:“林三娘不会以为请牙侩真是我的主意罢,我不过将计就计,自保而已。”

  林依兀地一惊,将方才情景前后细细回忆了一遍,后背流出冷汗来——她与银姐“交易”在明,方氏在暗;若方氏成行,暗地将银姐卖了,别说张梁首先怀疑的会是她,恐怕连银姐,都会以为自己是被她给卖了。

  好毒的计策,只怕银姐已是把她恨上了,她正想着,忽听得方氏一声唤:“任婶,林三娘,到我屋里来。”

  原来方氏与张梁已吵完了架,也不知谁赢了,林依小心翼翼地穿过一地狼藉,同任婶一起,跟着方氏进了卧房。

  方氏余怒未消,气呼呼地坐到桌旁,扫落了一只茶盏,林依忙把碎瓷捡到一旁,劝道:“二夫人息怒。”

  方氏直直地盯着她,咬牙切齿道:“息怒?叫我怎么喜怒。你个吃里爬外的死妮子,竟帮着外人来陷害我。”

  林依大惊,且莫名其妙:“我一心向着二夫人,何时帮过外人?”

  任婶在一旁阴阳怪气地开口道:“帮没帮的,自个儿心里清楚,前几日,我可是瞧见银姨娘去你房里吃过茶。”

  林依气道:“你去银姨娘房里的次数,可比她去我房里的多。”

  任婶慌道:“我是二夫人陪嫁,要帮二夫人盯着她,自然去的稍多些。”

  方氏阴沉着脸,看了看林依,又看了看任婶,心道,任婶的卖身契还在自己手里捏着呢,量她也不敢做出出格的事来,必是林依这只小白眼狼使的坏。她将一只青白釉茶盏捏在手里转了转,啪地一声放下,斜眼看着林依,道:“银姐既是去过你屋里,必是有勾当……”

  任婶见方氏信了她,心头一喜,赶忙接上:“说不定银姨娘的钱,就把给她收着。”她是想让林依的罪名听起来更可信,方编了这陷害之词,岂料方氏就是想听这话,闻言立时起了身,要去搜林依的屋子。

  这纯属莫须有之事,林依自然不怕她搜,但她床下藏着卖络子的钱,若被发现,却是不好交代,于是连忙辩解道:“银姨娘到我屋里,是来求我将她买下,这事儿二夫人不是晓得么?”

  方氏已然认定她是背后捣鬼之人,哪里肯听,执意带了任婶,冲进她房里。林依这屋子,自张八娘嫁后,家什被搬走了好几件,如今只剩得一张床,一张桌子并一个柜子,这般空荡荡,寻起物事来轻而易举,任婶才翻了三两下,就从床下拖出黄铜小罐和一只木盒来。她掀开盒盖儿瞧了瞧,见是一盒子络子,便丢到了一旁,只将黄铜小罐捧到方氏面前献宝,道:“二夫人,沉甸甸哩,想必有不少钱。”

  林依气极,道:“三百零二文,的确是不少。”

  任婶将罐子倒了个个儿,细细一数,果真是三百零二文,一文不少,一文不多。方氏见只有这几个钱,明白自己是冤枉了林依,但却不肯承认,想了想,问道:“这钱哪里来的?”-----------------------3月更新预告------------------

  祝大家元宵快乐!

  明日起开始PK,打劫亲们的粉红票PK票啦~~~~~~~~~

  3月份,正常情况每日1更,PK分值每增加500分加更1章。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