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灰鸽子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耻暴徒

灰鸽子灰 艾平艾 1569 2021.01.14 03:16

  醒来的安俊迷迷糊糊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铺着灰色床单与被子的床上,房间里干净朴素,清新脱俗,还有阵阵幽兰散发的气息,很明显这不是安俊的房间。他起身准备下床,就在这时一个女孩端着杯茶走了进来“诶,你醒啦?刚想叫你起来呢。”安俊顿时又尴尬又惊讶,自己怎么会在小兰的家里睡了一晚?“卫生间里有新的牙刷和毛巾,我做了早饭,等会一起吃点吧。”“奥……,好。”安俊用冷水激着自己的脸,并不断回忆昨晚发生的事,却只能想起在文静店里喝酒的片段。同时,他的心里犹如有一枚核弹投掷爆炸,这可是他如此近的接触小兰,而且现在是在这个女孩的家里。

  兰花旁的小餐桌上摆好了小兰自己煲的稀饭和早点,安俊扒拉了几口后结结巴巴的问到“那个,额,昨晚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啊?”小兰害羞的笑道“啊?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昨晚我刚准备关店回来,你走进来说要理发,结果剪到一半发现你在椅子上睡着了,然后我和文静把你扛回你家楼下发现家里没人,没办法就只能把你放在这凑合一晚。”安俊的脸红到了耳朵根,实在没想到自己竟在自己暗恋的女孩面前做出这样丢人的事“我……真是,唉。”小兰忍不住放下筷子,捂嘴笑了出来,“对不起,怪我怪我,你的头发好搞笑啊。”安俊望向旁边的试衣镜发现自己的头发分成了阴阳两边,一半剃了,一半没剃,安俊也忍不住笑了,俩人的笑声传出玻璃窗户,萦绕在房屋上空。

  安俊和小兰出门走在街上,他看着清晨的阳光洒落在小兰的淡灰色连衣裙上,灿烂的光斑和若隐若现的神秘感让她对这个印象中忧郁的梦中情人有了更深的迷恋与渴望。安俊走进店里,小兰试了下水温后让他躺下,他望着小兰温柔的脸庞,淡淡的眉毛像云朵般惹人怜爱,明亮的双眸闪耀着湖面一样的光芒和水中月影一般的神韵,唇似樱红,肤如凝霜,任由她那双柳丝般的芊芊细手在发间飘荡游走,让温暖的清水携着她的神秘和美丽流痒痒的淌进过自己的耳朵和身体。离开时,小兰执意不要安俊的钱,“没事,就当交个朋友吧。”安俊只好点头答应,“那以后一起去文静家吃饭。”小兰笑着说:“嗯,好啊。”

  安俊仍然成迷在小艾的笑靥里,他走去修车铺,取了前些天放在这儿修理的摩托车,赶忙骑去木材铺上工。一上午全是安俊一个人在院里忙活,很明显阿信还没醒酒。中午饭桌上,张师傅满是对阿信的埋怨,“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像话,上工不来!还有家里那个小活宝,女孩家的那么晚才回来,还满身酒气,唉!”四姐皱着眉头道:“哎呦,少讲两句哦!年轻时不都这样嘛,哪个年轻时不爱玩嘛?恰饭。”张师傅又转头对再一旁默不作声的安俊问到:“大兵应该没事吧,那么大岁数了,脾气还那么暴。”安俊被问了一个激灵:“我爸怎么了?”四姐惊讶的问到:“你怎不晓得啊?昨晚你爸又不知道发什么疯,在棋牌室把孙老三打进了医院。现在应该被你妈从派出所接回来了。”安俊感到不可思议,又顿时明白了昨晚家里为什么没有人。一下午,他的心里都为想父亲的这件事心神不定。

  月光皎洁,万家灯火,走进家门安俊看见昏黄的光线下,父亲软塌塌地靠在饭桌的墙上躲避自己的视线,母亲加盐进锅时面无表情的说到:“回来啦。”“嗯。”安俊答应到。风扇来回摆动扇动着,发出零件松动的杂声,随着母亲的逼问,父亲逐渐变的暴躁,他没有解释打为什么打孙老三,但母亲点破是孙老三在汽配城当众教育父亲经营好家庭,不要再沉迷赌博而让他感到颜面尽失,因而怒不可遏将孙老三打倒在地。父亲大兵好像被母亲的话激怒,激烈争吵中一拳塞向了母亲,瞬间嘴角撕裂,鲜血沾染上了牙齿,母亲发出了从未有过的无助的哭声。看见母亲哭泣的痛苦,再加上对父亲平日里不争气和对母亲施暴的愤懑,他将父亲掀倒在地,一拳一拳狠狠的砸在他的身上。母亲见此情形流着带血的黏液带着哭腔抱着安俊将其从父亲身上拉开,此刻,他也变成了一个将愤怒变成拳头的暴徒,在哭声与破碎声中解放自己的肉体……晚上,万家灯火,村子里很安静,只有零星几个星星在闪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