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想成咸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抄家致富

庶女想成咸鱼 香油一碗 2034 2021.05.08 17:08

  “四姐,我也想和你一起出去玩,”

  宁为钰小手划拉着木匠师傅特制的华容道,渴求的眼神看着自家姐姐。

  “你还小,出去了不安全。”

  “可是姐姐就比我大一岁,”

  宁梓溪戳了戳那要挂尿壶的小臭脸,

  “那也是大,明天出去给你带更好玩的,钰哥最听话了。”

  看着姐姐压根没有带自己的想法,识时务者为俊杰,宁为钰笑的眯眯眼,缠着姐姐多带些吃的和玩的。

  一旁的宋姨娘看着姐弟俩满是欣慰,安嬷嬷坐在一旁,帮着宋姨娘捋着线,为冬季备些护膝和手套。

  府中人不算太多,一人一副也是要些时间,看着宋姨娘规划着的手套又像往年多了一副,安嬷嬷满是担忧,

  “小姐,不然今年将桐少爷接进府中一起过个年,老爷太太也是每年都要去请的,只是您不同意,....”

  “安嬷嬷,不要多说了,还和往年一样吧。”

  虽是这样说,宋姨娘神色很是悲寂。

  好不容易扯掉为非作歹在自己头发上乱动的手,听到姨娘的话,宁梓溪这回真的是懵中又懵了。

  桐少爷是谁,满脑子记忆就没一个带桐的人,看着姨娘的神情,想来是姨娘在意的人,弟弟还是侄子,这也不太对,姨娘家世代从军,家里就只有外祖父和舅舅两人,也不曾有女眷,更不提刚出生的娃娃。这真的好难猜,算了,应该和宁家未来无关,不费那脑子去想,船到桥头自然直。

  宁梓溪这样咸鱼思想几月后便消失殆尽,有些后悔曾经自己的无所事事。

  刘舒易看着眼前的药膳,很是嫌弃,百年不变的口味,还有让人上头的味道,都让这满是墨香的御书房变得有些压抑,看着奏折中满是国库空虚,万事不可进行。刘舒易直接乐了,这段日子项安澜抄了好些院子,一个六品文官家中私房都比国库多,好生讽刺。

  本想解决一官宦便杀鸡儆猴,以此警告其他文官。看着这六品官员的家眷所用之物都是些皇商所赠,刘舒易耐着性子一家一家搜集,一家一家记着账本,不露一丝讯息给他人。

  越积越多,国库越来越充实,让刘舒易多了条赚钱之路,要是国库未来还是过分空虚,抄几个一品大臣想来立马充裕起来。

  轻盈的脚步声从室外穿来,刘舒易立马放下奏折,一咬牙将药膳灌了下去,看着来人似笑非笑的神情,刘舒易拿着手帕擦嘴,不理此人。

  “怎么,以为是谁,你那谰羽哥哥忙着呢,”

  只见那男子好不客气,朝那椅子一摊,一个胳膊肘架在椅撑上,两腿挂在椅子上,另一个手挑着桌子上的水果,挑了好半天才选了一个苹果,用衣袖擦了擦,啃了起来。

  刘舒易就当没看到,继续批着奏折。男子很是无趣,拿着新鲜的枣子各处乱抛,另只手啃着清脆甘甜的青枣。解决手中的青枣顺手一抛,枣核偏了位置,男子顺着枣核落地,和刘舒易眼神对上了,只见枣核进了砚台中。

  刘舒易斜了一眼,

  “你若无事,便在宫中多住几晚。”

  “啧啧,你还真的是......”

  察觉刘舒易的眼神变得危险,男子立马打着哈哈止住了嘴。

  这男子拥有和刘舒易一样的容貌,只是那抹随意让他人很难察觉俩人相像。

  刘舒宜与刘舒易,皇室万年一遇的双胞胎,活着的双胞胎。凤朝别的或许不曾名声响彻,近年来信仰神明屡屡轰动。

  说那双胞胎乃不详之兆,危及凤国安危,必要溺死一个以慰神灵,那时大祭司未死,百姓逼迫,不得已将刘舒宜让一老道抱去归隐山林,这才磕磕绊绊长大。

  也是多亏先帝察觉这大祭司对于国家来说并非好事,罢免了此位,民间不许再有此等组织,这才有了如今的凤国,不过仍有些百姓听之信之,白白丢了性命,祸害了整个家族。

  所谓治标不治本,虽制止这种天命祭祀,神明至上的风气。如今各地管理均由纰漏,神明之力的组织在京城之外仍肆意妄为,一些百姓顽固不灵,所要处理之事过于艰难。

  看着刘舒宜轻松的样子,刘舒易眼神微咪,第一次如此想扔掉奏折,什么都不干,就和他打一架。

  看着他那明显比自己结实的身体,刘舒易又默默捡起脑中扔掉的奏折,低头继续批改。不一会儿,房内传来阵阵打呼声,只见座位上的人青枣啃一半,还在手中捏着,头斜着靠在椅背上就睡着了。

  想着自己这几日还不容易有些成效,每天也不过俩时辰睡眠,这厮如此悠闲,脑中捡起的奏折又想扔掉。

  看着苏公公轻步入内,摆了摆手,便有几位公公入室将刘舒宜抬走,移到后院休息。

  ......

  宁梓溪又被宋姨娘包成了球,只不过这次是绣球,满身红色,头上双髻还特意缠了红丝带。天还没亮便把自己拉起来,洗漱完毕还铺了层粉,点了红唇,远处看来好似一个福娃。

  折腾半天喝了几口甜粥,便匆匆被抱到侧厅前去见人。

  好家伙,几位姐姐也是妆容动人,服饰感人。大姐儿好似头上开了宝库,琳琅满目,衣服更是贵气逼人,屎黄屎黄的衣服孩子家家撑不起来。二姐儿倒是素雅,白衣袭人,玉簪点缀,清爽舒适,偏偏那白粉红唇有些格格不入。

  不一会儿三姐也来到侧厅,绿衣清爽,妆面舒适,颇有刘姨娘的小白花气质,看起来楚楚动人。

  再次看到宁梓岚。宁梓溪满是矛盾,数几次都想趁着深夜将其弄死,在连着她姨娘一起弄死,宁家就不会有难了。

  理智劝告自己,半年来俩母女未曾有过什么举动,如今杀他们和杀那些异能者没有区别,更何况他们或许只是个饵,背后之人还未出现,杀了敌人更在暗处,按捺住性子好好查查这对母女,兴许有不一样的发现。

  不过看着四人的重视程度,想来是要见人,再次看了眼四人衣服,真的是各有千秋,各具特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