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建造盛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双陆棋

建造盛唐 无言不信 2027 2020.08.01 23:59

  李元昌似乎胜券在握,问道:“去哪?是牌坊,还是曲江郑家画舫?”

  “自然是郑家画舫。”

  元凌毫不犹豫的说着,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来。

  李元昌跟是迫不及待的道:“那十六弟回去取《咏庭前若榴》,为兄在曲江河畔等候。”

  看着元凌远去的背影,李元昌道:“去,立刻将张兄、李兄、胡兄叫上,对了,也把张凯叫上。我们再来一个群英斗傻瓜……还有为防万一,将我从高昌人手里买的神威大将军给带上。听说陛下为了让他戒赌,大费苦心,我这个做哥哥的就帮帮他。”

  曲江郑家画舫并不是赌坊,而是一个供达官贵胄,上流人士以及文人墨客游玩的风雅场所。

  郑家画舫的主人在长安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就是那个凭借丝绸织品起家的长安第一富商郑凤炽,甚至还有人说他是大唐王朝的第一富商。

  相传李渊入主长安之后,郑凤炽送上了万贯家财充当军费,甚至受到了李渊的接待。他家产不可计数,邸店园宅,遍满海内,与权贵往来,势倾朝市。大唐新立有很多耗费的地方,每每财政吃紧的时候,郑凤炽都会慷慨解囊,出资相助。

  也因如此,在最早的时候,李渊甚至以皇帝之尊,跟郑凤炽平辈相交。

  他甚至在李渊面前炫富,说终南山上每株树挂绢一匹,山上所有的树挂满,他家里还有余绢。

  据说他女儿出嫁,宾客多达数千人,新娘子出场的时候,身旁侍婢足足三百人,个个绮罗珠翠,垂钗曳履,光彩照人,让人都分不清哪个是新娘子。

  郑凤炽不只是会赚钱,还会做人。

  他创办郑家画舫也并非为了赚钱,而是供给长安的达官贵胄、文人墨客曲江游玩,以结交各类英豪。

  至于那些达官贵胄在他家的画舫上干什么事情,他是不过问的。

  来到曲江之畔,李元昌已经等候多时了。除了他还有一些记忆深刻的熟面孔,都是当初曲江对赌时的人物。

  其实李元昌一行人并没有赌术超凡的好手,他们靠的是人多量胜。

  在没有技术含量的赌局中,一个人对赌合伙的六七人,六七人输的几率几乎为零。

  “汉王、商王!”

  正当一行人准备上画舫的时候,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大步走了过来,作揖问好。

  “郑七公子!”李元昌、元凌身后的几人皆向来人问好。

  来人正是郑凤炽最小的儿子郑皓,也是郑家画舫的负责人,为人八面玲珑,终日与达官贵胄,文人墨客为伍,人缘极好。

  “听闻汉王、商王来我画舫游玩,真是蓬荜生辉。草民做主,为两位殿下准备了上封存五十年的杜康美酒与淮河黄鱼鱼脍,供诸位品尝。”

  郑皓热情邀约。

  即便李元昌有些不情愿,也不想得罪这个财可通天的郑家七少。

  元凌会意一笑,这郑皓是友非敌,自不会拒绝。

  郑皓与李元瑷并无往来,此刻他存心参合其中,必然是因为上次自己落水。

  有过一次经历,郑家人如果依旧无动于衷,这个画舫早开不下去了。

  郑皓特地给填满备上了最豪华的画舫。

  一上画舫,莺莺燕燕,酒香四溢,十数位俏丽佳人为他们送上了各种酒食,照顾的体贴无微不至。

  李元昌带来的那些人吃吃喝喝,一瞬间都忘记了正事。

  李元昌也不着急,待画舫行驶至曲江江心,方才道:“就是好酒,肉是好肉,借此酒肉雅兴,我们博彩对局,时乃人生快事。”

  郑皓心底暗叹:“该来的,还是躲不了!”

  他拍了拍手,立刻有侍婢端上各类案几。

  案几上精美的雕刻着各类赌局模型。

  “先玩双陆吧,今天我运气不错!出门的时候喜鹊在屋檐叫唤,有兴旺之气!由我做东,连开五台,一人对你们五个。”

  他说着一挥手,让人送上了蔡邕的《咏庭前若榴》,递给郑皓道:“郑七公子见多识广,此物指多少钱出个数字?”

  郑皓一看是蔡邕真迹,肃然道:“无价之宝,真要定数,不下三十万钱。”

  “那就三十万!”元凌也不讨价还价。

  双陆棋其实有点像后世的大富翁,也有点像飞行棋,是一种棋盘游戏。棋子的移动以掷骰子的点数决定,首位把所有棋子移离棋盘的玩者可获得胜利,比较考验运气。但游戏的策略仍然十分重要。每次掷骰子,都要从多种选择中选出最佳的走法,由细节取胜。

  “谁先来?”

  元凌叫了一声。

  “我先!”李元昌才不客气,先行之人,比后行多那么一点点的优势。

  他取出三枚骰子在手,慎重又慎重的丢在棋盘上。

  清脆的响声停止!

  一一一!

  三个黑色的一。

  李元昌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哪有这么开门不红的?

  “豹子!”元凌拍手道:“如果是玩掷骰子,这把汉王兄就赢了。”他说着,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张涛也不客气,闭气凝神,还往手心吹了口气。

  一看点数一一二。

  “你们这是比小?”

  元凌忍不住说了一句。

  然后接下来是一二二,一二三,一三三。

  李元昌一行人都傻了,玩了一辈子的双陆棋,还没见过这么邪门的情况。

  元凌一首扶额,嘴里说着风凉话道:“看来汉王兄这是存心让着小弟。”拿起骰子就,随意一丢。

  四五六!

  “还行!”

  元凌说着移动着棋盘上的棋子,一棋绝尘。

  然后逐一丢了四次骰子,均为大数。

  接下来连着几回合,李元昌一行人不管怎么丢骰子,他们的点数都没上过双数。

  而元凌怎么丢都是双数以上,这眼瞧着元凌的棋子都要达到终点了,他们几人两半数路程都没过。

  “你动了什么手脚?”

  李元昌一脸骇然,一脸惊恐。

  元凌无辜道:“我怎么知道汉王兄这般点背,您出门踩狗屎了?”

  他说着看向张涛说道:“这样吧,我不掷了,让他来,他帮我掷。”

  李元昌点了点头。

  张涛一脸严肃,慎重的甩动手臂,投掷出去。

  六六六!

  元凌移动着棋盘上的棋子,直接过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