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本性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抓狂中 2129 2019.06.12 14:18

  那日之后我与倾吟将小青安葬在了灵山。在小青的墓地上建造了与那花海世界差不多的,嗯!特小迷你版!

  去青爵族时,轩郎君告诉我,他的族人们根本不记得那天之后发生的事,记忆中却是我将你打败后赢得的主君之位。

  之后就一起去了宴会。

  虽然他们很好奇为何白帝的儿子会突然变成鬼王而且还这么大了。

  但是在喜悦的冲击下一个劲一个劲对着凌吟说着对不起。

  兴奋之余竟都没看凌吟是蛇身。第二天酒醒后都惊讶怎么会成这样。

  难道因为输了比试对不起龙族甘愿换成蛇身,另外龙族也隐退。大家也都不了了之。只是觉得不好意思。人家都输的那么可怜了,为何还要撒盐呢?

  之后我便跟随倾吟回到了他的鬼市。

  鬼市可谓热闹非凡。

  “那是不是主上?”

  “好像是啊!”

  “主上已经好久没来过鬼市了。”

  “就是主上,你看额头的!”

  “真是主上啊,主上越来越好看了”

  “是啊,主上旁边的公子也俊的很呐!”

  旁边阁楼里的曼妙女鬼拿起丝帕掩着嘴笑着说:“主上许久没来,原来是找这个可人儿去了。”

  周围的曼妙娘子们也都笑了起来。

  惹都周围的男鬼一阵心痒。

  倾吟转过头对着我笑。我也轻轻一笑。既然都做了决定那也没什么好避讳!

  倾吟在一处房门停下。

  “这是?”

  倾吟笑着敲了敲门道“你也认识!”

  嘎吱---

  房门慢慢打开。原来是成哥?

  成哥看见我与倾吟像是明白了什么。笑着:“快进来吧!”

  走近房门才发现,他这一屋子竟是个花圃。屋顶也是没有空荡荡,只是外形像房子罢了。

  花圃里种的都是兰花。在最中央里那一株兰长得格外的好。

  成哥看见我的目光望着那多兰道:“那就是若娘,或许你们应该叫她小兰了。”

  成哥走过去轻轻抚摸着那细长的叶。在他的抚摸下,那株兰轻轻摇曳。

  随后倾吟带着我们来到一处凉亭。拿出糕点与我最熟悉的百花酿三人畅饮一番。

  而成哥每每喝酒时旁边的兰都会伸出一条叶枝。成哥笑着倒了一点在花蕊处。都能看见那花瓣都有些微微泛红了!

  成哥望着兰轻轻说:“现在想来也不知当初是如何在忘川河里待上了千年。

  就因这一执念我也是略微佩服自己,还好当时还有你来作陪!”

  我望着倾吟难道他也下过忘川?

  倾吟笑着:“我是想下忘川,可被他阻止了。”

  我来了兴趣:“怎么说?”

  成哥又喝了一杯酒:“我来说吧。”

  当时我已经在忘川里待上了些许时日。某一天听着在奈何桥上过往的鬼怪们谈起。新来的鬼王甚是厉害。

  屠了城,杀光了天下道士还练就属于自己的鬼身。

  而且长得也好看,迷住了鬼市里的所有女性。就连一些小动物看了都甚是欢喜……”

  倾吟微微轻咳。

  成哥大笑:“扯远了。”

  我也端起小蝶抿了点酒,静静听着。

  “有一天,我看见在奈何桥上有一个穿着红衣的白发少年,一直盯着忘川,我游近后才发现这少年长得好看,头像还有那红绘像胎记般。

  唇红齿白,我看着这明明就像是活人。在细看却发现这人与那些鬼怪们说的鬼王一模一样。”

  我好奇的问道:“你在看什么?”

  那少年听见我的声音才发现有个游魂正在桥下呼唤他。

  其他的游魂则是诱惑他下去!

  那些游魂有些埋怨,都朝我扑了过来,只见少年轻轻一挥游魂们便不见了踪影。

  我对着他说:“谢谢!”

  少年不睬我。过后的几天他都在桥上眺望。我好奇他究竟在看什么。

  跟着他的目光望去,我却只能看见无边无际的忘川河。

  “你说,这世间最令人害怕的是什么。”这是他第一次说话。

  我回了去:“我想大概是等待吧。”

  他低头看着我笑着。

  我发现他笑起来很好看,却总是一副忧愁的神色。

  “你为什么选择待在忘川河里?”

  我已经好久没有和人聊天了,现在有人人我说话,我格外的兴奋可想到了伤心事也难受到:“

  我怕我转世投胎会伤了她?”

  少年疑惑:“怎么说?”

  我把我与兰的事情告诉了他。

  少年不以为然:“全杀了那不就好了!”

  我心中咋舌果然是鬼王。杀人成性。但嘴上道:“我不想她成为一个害人的妖精。”

  少年笑道:“你认为你在这里待了千年保留记忆投胎后还能遇见她吗?或许她早就忘了你,也或许她早就逝去了?”

  “如果她心中有了爱人,我会尊重她的决定。妖精不应该会活的很久很久吗?”

  “如果妖精没能突破自己本身的界限,那么她的寿命也会很短……”

  兰的叶枝轻轻点缀成哥的手背。成哥另一只手也是轻轻放下。

  “之后啊,他就有时来到忘川河边喝酒,看着我怎么跟那些游魂争斗。坏的很呐?”

  三人都笑着。可是那些心酸与痛楚又怎么会是三言两语就轻易的说了过去。

  告别了成哥,我与倾吟闲散的走在这鬼市的大道上。灯火通明,与人间的一般无差。唯一有些违和的事偶尔会看见一个提着自己脑袋的鬼,或者这些奇形怪状的……

  “吟,悦,楼。”我慢慢读出这三个字望着倾吟。

  他也只是笑笑带着我进了去。屋内所有的东西都是用的紫檀木雕刻而成。那是我最喜欢的。

  走到一副画前居然画的是我。是我在练剑时的样子。还有许多以前我都没曾注意过的小细节。

  “仙上,上次的凝雪愁还未喝完,咱们,继续?”

  这倾吟是多想把我灌醉。

  但我却不想失了雅兴:“好啊!”

  这是一个很别致的桌子。看起来就跟普通木头没啥区别。但当有人在边上时就会出现多多鲜花散发香味。

  倾吟拿出凝雪愁时这桌子竟称现出梅花的景象,还有小雪轻轻飞舞。真是叹为观止。

  倾吟笑着“仙上,请。”

  我接过一饮而尽。忘记喝了多少。在看倾吟时竟觉得多些媚态。心有出:“真是狐狸精?”

  倾吟笑着:“仙上可知狐狸天生魅惑!”当他说这句话时我竟觉得他的衣物稍有不整。

  我且走过去轻轻抬起他的下颚。说道:“那你可知蛇性本淫呢?”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