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出来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抓狂中 2247 2019.06.07 01:10

  在我们离去后。

  白帝在一处幽静的地方。端起茶杯。神色黯然着:“二哥,悦儿。就连我与幽音也是那么敬佩你。”苦笑一声:“你究竟是有什么魅力啊。”将茶一饮而尽。

  明明是茶。白帝却喝出了醉酒的感觉。

  “仙上,你怎么了?”倾吟关心的问道。

  拿出一小瓶精致的五瓶:“这是青丘杯中花里的晨露。仙上喝点吧。兴许会舒服点”

  (杯中花是一种长得像小杯子的花朵。清晨的露水就留存在花杯中。香甜可口)实乃居家旅行,清热解暑。必备饮料!

  我接过来却又不想喝。望着倾吟傻傻的问:“我是谁?”

  倾吟愣住:“仙上怎会问这。你当然是你。”

  我有点不甘心:“倾吟,你就跟我说实话吧。若我真的是我。那么我也只会与小青四处游历。而你与轩郎君都像是专程找我!”

  倾吟脸色有些不自然:“是谁跟你说了些什么吗?”

  我撇过头:“没有。”

  过了一会倾吟才说道:“仙上,我有点事,待会我在跟你细说!”

  我点点头。倾吟的话向来都是言出必行。只是不知道他这么急急忙忙的离去是何事?

  白倾吟露着黑脸回到青丘。

  看见一只八尾狐在草丛里追着蝴蝶。狐狸一看到白倾吟。化成人形:“你又回来作甚?”

  倾吟戏谑:“抓蝴蝶可好玩?”

  “关,关你,什么事!”有点不好意思的小结巴。很快还是恢复了过来。

  倾吟一步一步慢慢走的朝前:“知道鬼市里什么东西最多吗?”

  男子边后退边摇头。

  “长舌妇,听过吗?”

  男子还是摇头然后又点头。

  倾吟对着他笑了笑。

  整个青丘都能听见男子的咒骂声与哀叫声。

  某狐狸:“七哥,又被揍了!”

  某狐狸:“心疼七哥一秒钟。”

  某女狐狸:“胡七那个臭嘴吧准时惹了殿下!”

  某女狐狸:“活该。就该打。最好天天都有人打!”

  圣殿里的长老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默契般的叹了口气。

  白帝听着却是笑道:“终究孩子气!”

  男子的脸看上去还是那么的俊俏。可身体却感觉微微胖了一圈!

  嘴里还不忘:“哎哟呵,是因为怕我发飙。不敢打脸吗,小爷我可不怕你!”

  “我也不想与你多说什么。管好你的嘴!”便离去。

  “白悦,你别走啊!咱俩继续啊!”望着空荡的地方有些哀伤的神情。本想走却发现稍动一下全身都疼的厉害!暗骂道:“这小子,一点都不留手!”

  不知道倾吟去干了什么,总觉得他回来后心情愉悦了许多,并且有些小兴奋?

  “倾吟…”

  “仙上不必着急。”倾吟又拿出一些我没见过的点心。和一瓶金色瓶子瓶身绘着梅花。

  “这是?”

  倾吟打开来。淡淡的梅香。清雅脱俗。“这是我花费了五百年才终于能把这傲骨梅花酿成如此美酒。又放了五百年,依旧只有淡淡的清香。但却能飘香天地间。”

  倾吟露出一点可惜:“可是却只有这一瓶。而我也在弄不出这酒了!”

  “为何?”

  “这梅花难得酿制。我也是无意间才酿成了这一瓶。想来若是在想酿成。又要花费好多时日。”倾吟将酒倒出玉碟中。递给了我。

  我接过玉碟仔细端详。白中透着青翠的绿色。而在杯中的底部不知是用什么东西绘制成的梅花。

  在这酒的陪伴下,就像一朵真实的花朵飘在杯中。

  倾吟看着我:“仙上,快些喝吧。这就是为你准备的。这个故事会很长,咱们边喝边聊!”

  细细的平尝。感觉一股清香。刚入口时有些许的涩味,慢慢的竟清甜。感觉唇齿间都漂洋着香味!

  倾吟见我喝下后,端起玉碟。过了好一会才喝下。

  “仙上,这酒还没取名?”

  名字吗?不由得想起一句:“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心有琐事,愁与眉间。雪凝脂,凝香愁。”

  本是畅说心间惆怅。

  倾吟却笑着:“就叫凝雪愁!”

  “……”

  倾吟这才慢慢道:“仙上,你一定要现在知晓吗?哪怕对你有影响?”

  我肯定的点头。可竟有些醉了。我苦笑着明知自己不能喝酒。却还是接下了。可能我的内心也是害怕真向的吧!

  白倾吟见凌吟睡着后。又将两杯玉碟倒满。

  “还不出来?”举起玉碟又喝了一口。

  “悦儿,可真厉害!”黑魔吟缓缓现身!

  白倾吟冷哼一声“除了藏在别人身体里,你还会什么!”

  黑魔吟也不恼怒。拿起酒喝下后:“我这可是自己的身体。”

  倾吟也不与他争辩。

  将凝雪愁收好。换回了百花酿。黑魔吟拉住他的手:“为何换,那酒我甚是喜欢!”

  倾吟有些不满他拉住自己的手:“那酒给你一杯已是好意!”

  黑魔吟松了手,指着凌吟:“你为他做这么多?他领情吗?

  悦儿,你别太天真!”

  倾吟有些不耐烦:“与你和关?若不是你哪有这么多事!”

  黑魔吟笑道:“悦儿是在怪我?你也不想想为何他因为你而产生的我?这终究不是应该怪你?”

  倾吟闭着眼不说话。他知道,就是因为他误以为娘亲是用凌吟的剑而逝去。

  他的确说的过分了。可他没想到那时的他竟在凌吟心里如此重要。害他入了魔!

  黑魔吟望着倾吟竟落了两道泪行。

  于心不忍,犹豫了片刻最终像是面临一场战斗说道:

  “其实,你只是小小的一部分!”

  倾吟睁开眼疑惑的望着他!

  “我并不是只因为你而诞生的,当时我赢了轩九后。竟又接到了一条天谕。让我屠杀青爵族。那条天谕就像空气一样。走到哪里都能看见。

  其实我想我大概能看出来天的想法。龙族坐着天地主君之位数十万年,出这么难得题无非是想让我退出罢了!”

  黑魔吟一下子变了脸色凶狠道:“可是,凭什么。这主君本该属于我。我恨,我不甘心,我更不服。”

  黑魔吟冷笑指着凌吟蔑视的说:“这个胆小鬼,居然不敢,要不是我他怎么能完成大业。可他竟然放弃这个我为他准备的机会,选择与我同归于尽!”

  黑魔吟大笑起来:“还得多谢轩九想救他,不然我怎么还能在这与悦儿你把酒言欢呢?”

  “至于他吗,不知道是谁还能把这个都快神魂俱灭的人给救回来。”

  黑魔吟又控制不住的咬牙:“要是他就那么死了,悦儿你怎么会受伤。怎么会变成鬼王。那些痛,我都能感受。”

  说完竟伸手去抚去倾吟脸上的泪痕。

  倾吟打掉他伸在半空的手!

  黑魔吟似乎预料到这般。苦笑着拿走那一瓶百花酿。全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