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碧“与”池”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抓狂中 2474 2018.12.12 16:51

  每次看见小白手上的那串耀眼彩金丝线还吊着有着金丝的雀羽我就很想给他抢过来还可以美名其曰道我这是为你保管。

  另外我觉得狐狸精就是狐狸精,额间的血滴子,还有一袭红衣,样子就不说了没得挑,一头银丝,手上还带着这么这么的手链,是想怎样,早知道就不帮他化形了,这么美居然是男孩纸。

  老待在山上总感觉很无聊。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种情景。“下山可以,不过我们还没法器,遇到事情怎么办,万一又像。”不等小青说完道:“我们是妖,神仙,我们怕什么。”

  “不知仙上是想要什么样的法器。我这儿倒是有一柄剑。

  说完倾吟手上出现了一把龙头凤尾的剑柄,剑身闪亮。一看就知道是一把好剑。

  只是不知为何我一看到这剑就觉得心被刺穿了般。

  忍着痛接过来,剑柄处刻着一个悦字。

  记得小青曾说过龙头凤尾的剑不是叫“嗜”么,不论人鬼神魔皆都形神俱灭,魂飞魄散。

  只是在两帝挣战中下落不明。

  莫非倾吟这剑是假的,想来也是倾吟一个小妖怎会得到。。

  把剑还给倾吟道:“可我不会剑。”

  倾吟眼角闪过一丝哀伤,很快便像往常一样道:“仙上会什么?”

  “二胡。”

  只听见小青大声道:“什么,二胡,那是什么?”

  难道他们这没有二胡,那我要是做出来了岂不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东西。

  “我想仙上说的应该是‘奚琴’”

  小青冷笑一声随即一脸鄙视道:“我还不知你何时还会的这个。”

  “咳咳,你不知道的多了。那我们去哪寻找,或者自己做。”

  “仙上不必担忧,我这儿就有一把无主奚琴。”

  倾吟变出的这把二胡格外漂亮只是为什么我看那琴皮怎么这么像我的皮。

  “这皮跟我的蛇皮还真像,嘿。”一边调侃一边抚摸着我的爱琴并未注意小青与倾吟很奇怪的同时露出了尴尬的一笑。

  “那你们呢。”我这才想到只有我一人有了法器,他们俩还是光杆司令呢。倾吟抬起手腕道:“仙上,这是鸿颜。”

  “鸿颜,什么,这就是那个青爵鸿颜,是青爵大人飞升成君主幻化成凤凰时已孔雀形态最后留下的羽尾,他还在上面滴下了凤凰神血,怪不得那里面细小的细管中有着金光莹莹。

  等等,青爵鸿颜,狐狸,头上有血滴子。”赶紧把小青拉在一旁:“你干嘛不说他是鬼王啊”小青翻了翻白眼:“你不也挺欢畅的。”

  “话是这样说,这样以后我都不敢装了。

  那倾吟是鬼王,刚刚那柄剑应该,肯定是真的,说不定是两柄剑,只是这剑不出名而已,哎。

  你的法器呢小青。”小青掏出两只玉笛来道“原本还给你做了一只。”

  “没关系没关系,我不贪心,这只白色惠子是我的哈,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如果可以我还想去吧那鸿颜和那剑。额,还是算了。对着倾吟“那个,鬼王啊。”

  “仙上,不必在意,一如既往就好。”说是这样说可我那里还敢造次。

  我的碧池用起来真的得心应手,琴弓乃碧琴身乃池,大家肯定要问我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当然是给那个路边摊算命的人取得,如果让我在看见他,肯定要骂他三个时辰上。还可以吹啦弹唱换着花样骂!

  小青的玉笛则名为雅沁。我发现我真的有点厚颜无耻:“倾吟我能在看看那个剑……我能看看鸿颜么?”

  倾吟微微一笑“有何不可。”

  只见倾吟随手拈来那手链便变成了一扇美妙绝伦的扇子,奇怪的是明明是孔雀羽,变成的扇子却是银白如云金色如光的凤羽。

  在看看倾吟银白的发丝,身着红袍。一双狐狸眼配着薄唇…奇怪,我怎么老看人去了。还有就是为什么他这么好看。

  来到最近的水湾镇,真是好不热闹,找个客栈歇歇脚,“三位,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

  “好嘞,三间客房?”

  额,望向他们,我们睡觉都是变回原型睡在倾吟那毛茸茸的身上,虽然倾吟老把小青给赶下去,可现在想想当时真是脑子抽了。

  “对,三间。”

  “好嘞,十两银子。”好像我没钱,给小青一个眼神,小青也还之一礼,尴尬的望向倾吟,倾吟微微一笑掏出一锭银子,我心中暗自伤感不用这么多,真败家。

  “嘿,不知道你们听说没听说最近宁府闹鬼。”“听说了,而且这鬼还挺邪乎,只在宁大公子屋里嘞”

  “要我说呀,说不定是这宁大公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可能吧,谁人宁大公子出了名的温文儒雅。”“嘿,知人知面不知心,谁又知道那些公子哥的事。”

  很好很好,该是我上场的时候了,要是真的是鬼,倾吟会不会,看我偷偷的望着他,

  他淡淡道:“无妨。

  ”怎么回事,他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么,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太可怕了,这个人,这个鬼。

  “小青,你去问。”

  小青不乐意道:“你自己多管闲事,还让我去问。”

  果然小青都是别人家的。在看了一眼倾吟。无奈道“我去问就我去问。”

  “你们刚刚再说宁府闹鬼,怎么回事。”

  “你们怕是外乡人吧,这宁府可是我水湾镇有名的大财主,这宁大老爷呀乐善好施,这么一个大好人,年近六甲才得一子,自是喜爱的不得了,这宁大公子也争气不仅没成那纨绔子弟,还从小彬彬有礼,长大了更是谦和儒雅。

  只是这最近呀这宁大公子的房中老是传出哭哭啼啼的声音,也没见着什么,就只有哭哭啼啼。这宁大公子在哪间房声音就在那间房,”

  “好像是在跟李府家的小姐准备定下婚约之后就开始的吧”“是呀,所以说这些富家子弟那有什么好东西,都是装出来的罢了。”

  “这个大哥,那这宁府怎么走啊。”“出门右转走到底就能看见了”“有劳”

  “三位有所不知,这实在太荒谬了。”这位宁大公子果真相貌堂堂,只是我注意到倾吟第一次见到这个宁大公子时微微一惊。

  “宁公子可否告知一二。”

  “唉,这说起来倒是五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还在江城游学看见一副墨兰图,此画可谓巧夺天工,把那兰花画的栩栩如生。本想买下来,却告知那副墨兰图不卖,

  阁下实在喜欢于是让她去请掌柜的,谁知那掌柜却说与我一见如故便把那张墨兰图送与我,此后我发现那掌柜不仅温柔大方还学渊广博,我们变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

  ,两年后我回到家中,没想再次碰见她她说是回来奠基一位故人,我们也没什么儿女之情,就只是普普通通的知己,可谁知就在我告知她我有了婚约什么都没说就走了,随后变出现了现在的这种事。”

  “那宁公子你可知她说的哪位故人。”摇摇头。“她的事我一律都不知晓。”“那今晚我让小青在你身边查看。”低声对小青道:“今晚就麻烦你了,我要盯着倾吟,万一他护短怎么办。”虽然小青一脸不爽,也未成拒绝。

  回到客栈让小二随便弄了点吃的,我便与倾吟一起进了屋。“这个,我怕你太无聊,所以来陪陪你。”谁会信这种鬼话。

  “有劳仙上了。”呵呵尴尬一笑。还好这是小二送上来了饭菜。“掌柜的说了,你们是上宾,特意准备了这上好的百花酿,二位慢吃。”

  打开酒瓶,一阵芳香扑鼻而来。想来未穿越之前自己并未成年连啤酒都没喝过。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我们那儿的酒哪有这么香醇。

  也顾不得倾吟,自己便尝了起来,嗯,感觉甜甜的,没什么酒味。不知不觉便喝了半瓶有余。

  望了望倾吟见他一杯小酌慢慢平尝,再想想自己,居然这么粗鲁?。

  “仙上,不喝了?”

  干嘛,他想把我灌醉不成。莫非他真的和那宁府有关系。

  缓缓道“做人啊,要有度,就比如这喝酒。倾吟你要学的还挺多啊”

  倾吟微笑着点着头道:仙上说的是。

  看着倾吟的模样,一双凤眼,狭长勾人,薄唇微红,高挺得鼻梁。狐狸精都这么好看么?

  天气好像有些热,倾吟的衣裳稍稍的敞开了些,是有点热,我感觉我自己都快冒烟了。

  要不我现在装睡跟着倾吟看他究竟跟那东西是什么关系。

  “倾吟啊,本仙有点微醺,先小憩一会。”直直走到床上这一躺便躺到了天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