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鬼王降世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抓狂中 2129 2019.06.03 20:32

  小白咧嘴笑着。到处都是血迹。

  撕心裂肺的疼痛。忍着身体快要爆炸也要把灵魂困住体内。他要成为唯一一个拥有自己肉身的鬼王。

  “快,全部人阻止他。”

  大道士,小道士们,都涌向小白。

  人们望着这天都变得灰蒙蒙纷纷往家里跑。

  只有一个小孩不知道是与家人走散还是怎样。一个人蜷缩在一旁很远的地方。

  猛君子望着这一切早已傻傻的不知怎么办。还是一旁的侍女拉住她才回过神来。

  她仿佛见到了一个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满身是血。还笑的猖狂。

  道士们拔出剑纷纷刺向小白。那么纤弱的少年。身体插满了剑。他不服,他恨。他太恨了。

  自己的娘亲就是承受不了别人的看法走了。

  如今凌吟也同样。

  他实在太不甘心了。想保护好的人统统都没保护好。

  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也觉得死掉不就好了吗?

  “师傅,这么多剑插在他身上,他应该不行了吧。”

  大道士得意的点点头摸摸胡子:“为师已经震碎他的妖丹。如今他的九条命都没了。想来活不久了。”

  小白也不知道为何突然一阵暖流。直觉让他朝着一边看去心道:“是他?”他竟有如此力量。破碎的妖丹也已修复。最痛苦的时候都已过去。

  天边的雷翻滚不止。

  道士们看着这天:“怎么回事。还是有如此强大的异象。”

  一道一道雷劈在小白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手和脚都也已经废掉。

  而小白还在疯狂的笑着。望着他们。

  道士们见着情形也不免有些后怕。竟有些准备悄悄逃走。

  最后一道天雷落下。

  小白犹如得到了重生。

  细雨也绵绵的下着。小白的脸被雨水冲洗的干净。

  血红色的衣服都能渗出血滴来。头上的红绘更是令人瞩目。

  他是世间唯一一个拥有自己肉身的鬼王。

  戾气。好重的戾气。大家快跑。他刚成鬼,现在极度弑杀与血腥。

  另一名大道长:“正是危机时刻,我们怎么能逃跑,万一阻止不了他,他杀了无辜的人民怎么办。”

  “是,师傅,说的对。我们为天下百姓而战!”

  小白哈哈大笑:“说的可真好听。若不是你们,怎么会走到这一步。谁都别想逃!”

  小白将凌吟的身体抱起,一步一步走到哪小孩身旁。

  小孩抖的更厉害了。

  小白放下凌吟。看了眼旁边的小孩。声音凉凉的:“替我看着他。”

  小孩傻傻的点点头,害怕这个看起来明明那么温柔的人?

  那场战斗是多么的激烈啊。

  老伯不知不觉已经喝完一盅。打开了第二盅。

  接着道。

  整个梅林的土地也染成了红色。那些道士早早的发了许多信号。

  那一天是天下所有道士的祭日。也是鬼王降世的日子。

  来的道士无一幸免。

  也正因为这一战。世人们才发现青爵鸿颜原来也可以幻化成武器。

  小白拿着鸿颜。缓缓移步,轻轻摇曳着鸿颜。向着猛君子去。

  公主本能的一步步后退:“你,你别过来。我可是,江,江国,的公主!”

  “是吗!可真是了不起。江国,早晚都会没有的!”

  “你,你胡说什么”

  “待会你就知道了。”

  “什--”

  公主话音未落。人就像残破的木偶一样倒了下去。

  头与身体完美的分开。

  小白提着猛君子的头,走向凌吟身旁。

  小孩被这种场面吓得疯疯癫癫。

  少年对着他道:“多谢。”

  当他走后人们发现那梅林里好多夜明珠,都觉得这是神狐送给他们的。

  你们说可笑不,当初也是他们这群人说要除掉这妖精的。

  因为是神狐,所以他死了后大家又称为鬼王。

  人们用收拾而来的夜明珠,打造了祖先们曾尝尝夸奖的梅林。剩下的就建了这座鬼王庙。

  事情就是这样!”

  倾吟感慨原来他走后人们居然发现的是当初自己父亲买梅花的夜明珠。结果好事落在了他头上。

  故事的最后小白

  抱起凌吟前往江国。

  在一处高峰上。小白将凌吟端坐在一堆石头上。旁边放上猛君子的头颅。

  “你且看着,我这就为布置最美丽的风景。”

  江国一时间火光四射。哀叫连连。他吧所有的皇宫贵族全杀了。

  连江国的百姓都是纷纷道谢。当他再次回到那种山峰时,凌吟已经不见。只剩下猛君子的头颅。

  他四处寻找也找不到,生气之余一脚把猛君子的头当球给踢远了。

  当然他并不打算告诉凌吟这后面的事情。

  不知为何。当老伯讲完时,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凝重。大概我们都没想过倾吟竟是这样成为鬼王的。

  我很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让倾吟如此疯狂。

  只是为何当听到倾吟自己刺杀自己时。内心有一种格外心痛的感觉。

  还有一股连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情愫!

  老伯起身拍拍衣裤。提着还剩下的半盅酒摇摇晃晃的唱着小曲走了。

  我望着倾吟。发现他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这是他的事。微笑的望着我。

  撇过头。只是很心疼的不想看见他这灿烂的微笑。

  庙祝见气氛不对。也很识趣的自己干自己事情去了。

  也不知道我们四人最后是怎样走出庙宇,回到客栈的。

  四人坐在桌前。谁都没有先开口。

  最后还是轩郎君:“悦儿,江国的那件事其实很严重!”

  倾吟望着他。

  “江国?他做什么了?”好奇怪,虽然我也想问可是这么着急,急切的感觉不像我自己。

  轩郎君只是简单讲了下。我们都惊讶的看着他。原来倾吟这么狠。

  轩郎君继续道:“虽然那时候你已成鬼王。但你终究还是青丘得殿下。你父亲为了你,替你抗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想来,他定是没告诉你!”

  这时倾吟也微微变了表情望着轩郎君。但很快又恢复了一脸冷淡:“谁让他自作多情,我还抗不了吗?”

  轩郎君也只是笑笑:“你与你父亲都是嘴硬。你们现在的这种关系,你觉得真的很好吗?还有两千年前在跛子……”

  倾吟似乎有点怒气起身道:“我早就跟他没任何关系,更不想做什么青丘的殿下。”

  转过头对着我温柔道:“仙上,我先失陪了!”

  轩郎君苦笑着:“他也就对你这样!”

  我微微一怔。若轩郎君不说,我还并未多注意,可现在。仔细想来倾吟对我真的跟他们很不一样。

  “你们吃着,我去看看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