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断了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抓狂中 2034 2019.05.27 22:20

  “只是为何在这白袍上作画。”

  众仙友也是非常疑惑。

  白曦恒望着幽音宠溺道:“我觉得白衣素来无味,便让她给我添几处。没想到这还真把这衣裳给画活了。”

  “妙哉,妙哉。”

  ……

  明明是夸奖幽音。可她觉得总是不对劲。她越想越多。她觉得她快疯了。她甚至质疑自己。不管她怎么做她都不配和白曦恒站在一起。她想回梅林。只属于她和白曦恒的地方。

  白曦恒果然带着幽音悦儿回到了梅林。周围的小妖望着幽音的装扮。都窃窃私语。

  “真好看啊!”

  “是啊,青丘就是不一样。你看那华服。”

  “……”

  幽音心中难过。难道以前的她真是山野小妖吗。

  她对自己产生疑惑。她觉得她生病了。是看不好的那种。虽然白曦恒问这问那关心她。可她都不想理睬他。明明是想和他亲近的。她觉得她快熬不住了。

  她想回到从前可那样就不配和白曦恒在一起。现在这样自己又不开心。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或许她早就知道了该怎么做。

  “悦儿,大伯跟你关系很好,你能跟他借一下嗜吗?”

  白悦疑惑的望着她:“娘亲,为何要借?”

  幽音笑笑道:“娘亲从来没见过嗜。就像观摩几天。你跟大伯说能否借两天。但不要说是娘亲说的。”

  白悦只当想让娘亲开心。

  没过几天,大伯他们来到梅林。白悦悄悄拉住凌吟走到一处。

  “大伯,你能把你的剑给我玩几天吗?”

  凌吟对着白悦道:“这剑很危险的,小孩子不能玩哦。”

  白悦气呼呼的说:“悦儿不是小孩子了。大伯,你就借给悦儿吧。就两天。”

  凌吟拗不过他。他并不担心悦儿会出意外。这剑只有他才能出鞘。除非他允许没有人能拔出。

  “曦恒,我想吃桂花酥。”

  白曦恒诧然自从幽音换上这束装扮已好久没提过想吃这些凡间小吃了。

  “好,我现在就去。”白曦恒认为幽音想来这已经玩腻了,要变回以前的样子。想着快些去买回来。等待他的是那个天真浪漫的小狐狸。

  “爹爹,我也去。”

  白曦恒抱起悦儿道好。

  “等等,看这天怕是要下雨。把伞带着一起吧。”拿出那把曦恒给她的红梅伞。

  白曦恒感动的望着幽音。不管他给了她什么。她都如视珍宝般小心翼翼的收藏。

  目光温柔道:“等我们回来。”

  幽音点点头。

  白曦恒与白悦来到店铺。这是几只银蝶翩翩起舞围绕在他们身边。

  “爹爹,你瞧!”

  “客人好福气啊。这银蝶可是守护幸福。”商铺老板笑吟吟的说。

  一只银蝶飞在白曦恒买的桂花酥上。白曦恒心却想着如幽音一般馋嘴的很。

  不一会天还真下起了雨。

  白曦恒拿起那把红梅伞,刚打开就断了。

  “这,怎么回事。”白曦恒望着折断的伞。不知为何。

  “爹爹?”白悦小声询问。

  “悦儿,我们赶紧回家。爹爹总有种不好的感觉。”抱起白悦踏上云彩朝着梅泉而去。

  梅泉还是和往常一样。到处仙气弥漫。

  原本不该出现在梅泉里的银蝶。都围绕在幽音身边。她就在哪里静静躺着。

  “幽音?幽音?”白曦恒慌乱跑过去。“幽音?……”

  “娘亲,娘亲你醒醒……”白悦的眼泪已经止不住的往下流。

  白曦恒看到幽音手中的一封信。信中写到。

  “曦恒,我想了许久。或许我只能做你的小狐狸。而不是青丘未来的帝后。不管怎样做都是让我不开心的。

  我本只有两尾,因你的原因我修炼出了第三尾。这第三尾化作了银蝶守护你们,这样我就能时时刻刻陪在你和悦儿的身边。

  曦恒,你有没有注意到,这次我写的字居然这么好看。原来那时候是害怕你会不喜欢紧张才写的不好吧。

  好好照顾自己与悦儿。

  幽音爱你们。”

  白曦恒抱着幽音:“你怎么那么傻。我还有好多衣服没让你画。还有好多吃的没带你去。你喜欢以前的你,我又何尝不是……”

  白悦眼睛一撇望着地上的那把剑。悄悄藏了起来。

  幽音的葬礼并未邀请其他人。白悦伤心的样子凌吟觉得这孩子承受的太多。

  “我讨厌大伯,要是大伯不给我,娘亲就不会死。”小孩子的白悦还什么都不懂。他只认为是自己不该借凌吟的剑。若凌吟不借。娘亲怎么会……

  (幽音原本是想用嗜让自己归于天地间。但当看到这把剑名为“悦”时,心道想来这嗜危险至极,大哥怎么会借给悦儿。不过是骗他开心而已。奈何又打不开。便自己震碎了妖丹。)

  倾吟讲完过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也不知道为何他会与他的父亲闹成这般。还有故事里屡次提到的大哥又是何人。

  我只到这世间有多少人,或者妖,神仙都抵不过所谓的流言蜚语。我们又何必为了他人改变自己。想来深陷恋情的人都是一味的想让对方好。若是这样为何不两人静静地坐下来,彼此好好交流……

  这时倾吟突然:“仙上。小心…”

  我便晕了过去。

  “悦儿,好久不见。”

  来的人正是黑魔吟。

  盯着昏迷的凌吟像是发现了什么天大的趣闻:“哈哈哈哈,蛇,居然是蛇。”随后抬起凌吟的下巴凶狠的说道:“你不是最讨厌,最恶心蛇吗,龙族的天才成了自己最厌恶的东西。真是太搞笑了。哈哈!”

  黑魔吟慢慢起身。笑着道:“悦儿,还记得大伯吗?”

  还未等倾吟说话。黑魔吟突然向前拉着倾吟的手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是谁?”

  倾吟甩开他的手:“我不是白悦,还有不要弄的我们很熟的样子。你最好离他远点。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

  “呵呵。悦儿长大了。我倒想知道悦儿都经历了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与他又是什么关系。”

  “你…”黑魔吟的修为着实厉害。倾吟也抵不住他的法力。

  黑魔吟看到了他与他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