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我是谁?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抓狂中 2035 2019.06.06 00:26

  离开圣殿后。白帝对着倾吟:“这次来青丘又想做什么?”

  倾吟笑着:“什么都不做,与你和解便是?”

  白帝认真的从头至尾的看着倾吟。

  脸色微微一变:“你这是又闹哪出?上次还没闹够?”

  倾吟淡淡道:“我的话反正交代了!”

  看这情形倾吟有些不耐烦。我突然有种感觉倾吟有点像新世纪不良少年的感觉。

  “白帝,倾吟他是真心想跟你和解的!”

  白帝似乎有点不大待见我:“什么和解,我与他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我有点头疼。这不典型的倔父亲与犟儿子。

  倾吟听白帝这话就不乐意了:“算了,仙上,咱们走吧。别跟他一般见识!”

  “等等,白悦,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话。”

  倾吟皱着眉:“有什么不能当面说!”

  “没事的,倾吟你就去吧。我四处转转。”看着他还有担心:“真的没事,好歹我也是个妖!”

  “那,仙上小心些。”

  我点点头。看着倾吟与白帝的背影。我觉得倾吟有些担心我过头了!

  向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而去。一路走走停停。

  这青丘果真好的不得了。灵气四处缥缈。各种各样的仙草。散发着迷人的香气。

  这株好像是倾吟故事里说的幽蓝火烈果。摘下一颗放进嘴里。嗯?还挺好吃的。

  “喂,你在干什么!”

  我心道不好。可也来不及了。这火烈果真如倾吟所说能喷出火来。感觉真的还挺好玩!心想的多摘几颗吃着玩。

  “额,抱歉,实在对不住啊。你,你没事吧!”

  好想笑。太逗了,跟电视剧一模一样的。脸黑黑。头发也蓬成爆炸头。还有些许焦烟。不行,我真的好想笑啊!快要憋不住了。

  男子深呼吸,放松,在深呼吸,在放松。勉强微笑着:“我不与你计较。”

  “真的吗?”

  男子点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哈……”不用憋着笑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男子脸更黑了:“你,你要是还笑我也让你尝尝火烈果的酸爽!”

  “误会,都是误会。”

  ……

  一处凉亭中。

  白帝看向远边:“你跟他究竟是如何变成这样的!”这也是白曦恒一直未想通的地方。

  凌吟与白悦并未有很长时间接触。自己儿子怎么就……

  “你还记得跛子村里的那个少年吗?”倾吟走到白帝跟前。

  “我确定那少年就是他的转世。是他在我孤独的时候陪着我。”

  “我是有点疑惑那少年怎跟他长得一模一样,但他的确魂飞魄散了。难道就因为这个,你就豁出性命。并且对他有了不该有的心思!”

  倾吟走出凉亭。接过掉落的树叶神情悲伤道:

  “因为我的缘由,才导致他练功入魔。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遇见他的转世,我当然得保护他!”

  白帝气愤的走在倾吟跟前:

  “这些都与你有什么关系,是他自己心志不定。如今,你为了他已经将命都偿完。早就不欠他的了!

  悦儿,若他找回自己的前世今生。你觉得他同意你在他身边吗?他始终是我的大哥,你的大伯!”

  倾吟戏谑的朝着白帝:“你是在忧虑这辈分吗?”

  白帝被他气的说不出话只道:“我且懒得管你。若他想起了所有事情伤害了你。回青丘便是!”

  倾吟露出浅浅的笑容:“你这青丘可没我的鬼市待着轻松。”

  白曦恒想来也对。青丘的老家伙们还真不是省油的灯。

  隔三差五总能给你弄出事来!

  ……

  “原来是你啊!”

  男子将脸洗干净后,我才发现原来就是那嚣张小子。

  男子扯了一根青草塞进嘴里。一副吊儿郎当对着我说:“你以为是谁。像我这样脾气好的实在太少了!”

  我尴尬不失礼貌的对着他笑了笑。

  “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一步!”

  不想跟此人多做纠缠。他让我感觉很不舒服。不如倾吟般的温文儒雅?

  “哎,你等等。”男子追上来并肩同行。

  “你是不是叫凌吟?”

  我惊讶着:“你怎么知道!”

  少年拿掉青草道:“我当然知道。我小时候还见过你!”

  我疑惑的望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丝端倪。可看他神情并不像说谎。

  可这人无缘无故来跟我套近乎。还说什么他小时候见过我。可他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的心猛的颤抖。

  “你不是早就灰飞烟灭了?怎么现在还和白悦在一起。我就说那小子每次看见你来青丘都欢喜得很,当初你多厉害啊。特别是入魔那个狠啊!现在却是一个我都能看出修为的小妖!”

  我的脑瓜嗡嗡的叫。他是什么意思。我好像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但却又抓不住。或者是我内心在恐惧?

  我声音颤抖着“你再说一遍!”

  “嘿,你还来劲儿了。我告诉你啊,你早就不是当初的龙族天才了,现在嘛!”男子故意上下打量道:“现在只是一条小白蛇。我狐狸爪轻轻那么……”

  “你轻轻那么什么呢?”倾吟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男子立马退出三丈远。

  哆哆嗦嗦也不忘叫嚣:“白悦,我可不怕你!这一千年我也努力修行。咱俩再来打,打一次!”

  倾吟笑的很甜:“可以。”

  我拉住倾吟:“算了,倾吟,咱们能先出去吗?”

  倾吟担心着:“仙上,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有点不舒服。”

  倾吟拿出鸿颜。也不顾我反对不反对,抱起我轻轻放在鸿颜上。

  自己斜坐在一旁。手轻轻一挥,鸿颜便快速前进。

  而身后传来一遍又一遍的回音:“白悦,青丘不准用大型法器……”

  我的心乱糟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去想,还是不应该去想。

  想来发生的总总。想到当时白帝说的话与他的眼神。另外轩郎君与倾吟不让我同去看黑魔吟。这一切的一切好像没什么关系。

  可是细想一下。居然让我有些后怕。我不敢在往下去想。

  我明明就是穿越来的。怎么会遇见这些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谁?我究竟在哪儿。我还是我自己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