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鬼王庙

三世不够穿越来凑 抓狂中 2161 2019.06.02 21:47

  倾吟这才收起法术。

  凌吟惊讶问:“抢亲都能成习俗?”

  老婆婆笑道:“是啊。这有人抢才说明这女子,或男子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人啊。这么多人抢一个,若是守住了的面子。也证明自己眼光独特。没收住,也认自己还未到情深处,若是抢亲成功。

  抢亲的人还要多请大家喝喜酒呢。

  其实啊,这也是给苦命的情侣给定做的。多少的情侣被父母棒打了鸳鸯啊。抢亲成功,父母是不能在左右孩子的婚事了。

  可有些父母仍然不考虑孩子们的想法和感情。或者也有些人胆子小,不敢去呢”老婆婆苦笑着。

  “哦,那这习俗是谁起的啊!”竟起如此怪的东西。不过应该挺好玩!

  “是咱们烟城的先祖先辈了。据说还是烽烟国的时候。太子殿下不愿意娶邻国的公主。一只漂亮的狐妖大人抢了迎亲的太子殿下,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怎么这么像童话故事微笑对着老婆婆道:“谢谢你,婆婆。”

  “不谢”婆婆步履瞒珊的走了。虽然婆婆老了但看得出来年轻时定是个美丽的人。只是那些情况,她会是那种呢。她的故事一定很凄美吧!

  又传来一阵喧哗。原来是抢亲成功。

  准新郎官邀请前新郎官吃酒呢!

  “倾吟,这抢亲还挺有意思的。”不知为何,我突然想到若是以后倾吟娶妻,我去抢亲。倾吟的脸色肯定会很难看。

  “仙上若是喜欢,整个鬼市都可以配合仙上!”

  “咳咳。”

  “咳啊咳”

  不由得觉得尴尬这小青和轩郎君也太刻意了。不过心中还是很欢喜。

  好像来到这个世界后还从未这么放松过。就这样逛逛小街。与他们在一起。已是最大的幸福。

  “好香。是梅花。只是都还没看见花。就这么香了。”四处寻找自然未见梅花的踪影。

  摊边的姑娘笑道:“少年郎,往前头,花可好看嘞。”

  我不好意思道:“多谢,小姐姐。”

  也不知走了多久,才远远见到一株株开的正美的梅花。

  “这花香竟传如此远。”不由得感慨都说十里酒香,我从不相信,可如今连花香都如此。只是遗憾今生都很难遇见能飘香甚远的好酒了!

  奇怪,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这莫名的忧伤,自从上次喝醉之后我就没想过在饮酒。这种想法怎么回事。

  一行人走近梅林。

  三个大字“鬼王庙。”

  我望着倾吟:“这是你的庙?”

  倾吟也微微一愣。自从上一次与凌吟生离死别后,他就一直待在鬼市终日饮酒。也不知道这是何时给他建的。

  看里面的鬼王分明就是他的化身。

  “你自己都不知道啊!”凌吟望着倾吟也是一副惊愕的表情摇摇头:“我们去问问吧!”

  走的近些能听见人们悄悄讨论。

  “那个少年好像鬼王啊!”

  “是啊,这是我见过装扮最像鬼王的。”

  ……走近庙里。

  庙祝缓缓而来。望见倾吟是一阵惊讶随即道:“这位施主是我见过装扮最像鬼王大人的!”

  因为他就是你们朝拜的鬼王啊!倾吟对着他微微点头示意。

  我问道:“难道有很多人都模仿鬼王?那又是为什么啊!”

  “各位施主从外乡来,不知道咱们烟城信的就是鬼王。祖辈传下来的是鬼王大人,帮我们击退了前来掠夺的侵国者,还给了咱们整整一匣子夜明珠呢!这不先祖就栽种了这梅林,剩下的珠子就打造的这鬼王庙。”

  望着倾吟还是一副不知道懵懂的样子。难道岁数大了许多事记不清了?

  门外进来一名老者道:“屁嘞!都是胡编乱造,美化过得。”

  庙祝连忙过去搀扶:“王伯啊,你又来捣什么乱啊,这故事本就是先祖一辈一辈传下来的,我哪里说错了!”

  那名王伯气哼哼的道:“那里错了,那里都错了,我的先辈当时亲眼所见整个事件的发生。咱们王家跟你们的就不同。”

  “哎哟,是是是,你的才是对的。”

  凌吟好奇问道:“老伯,你能跟我们说说吗?”

  “你们要听啊。那就拿一壶好酒。和下酒菜来。”老伯一副傲娇的样子,让凌吟想起了自己的邻居张老头。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小青不爽:“你个老头。我们还不听呢!”

  庙祝也急:“王伯,你这是闹哪样!”

  倾吟不知从哪拿出:“上好的百花酿,两盅可行?”

  老伯盯着倾吟手中的酒,两眼放光的拿了过去。打开来芳香扑鼻。

  满意的“好酒,好酒啊!”

  “老先生,你且讲来吧!”

  怎么连轩郎君也如此好奇。他是主君不应该什么都知晓吗?

  王伯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了下来。喝了口酒:“好酒,好酒,咱们就从烽烟国太子远嫁说起吧。

  ……

  小白冷眼望着那些道士与江国的猛君子。

  “你们可吵够了?”

  他们这才把心都放在了这妖精身上。

  虽然他现在很虚弱但是这都比不了他心在滴血:“你们,想怎么死?”

  “大胆狐妖,莫要以为你修成了七尾便很厉害。在强的妖我们也收过!”

  猛君子疼惜道:“这么好看的人儿”心中万分不舍,好不容易遇到的两个极品美男。竟一个都得不到。

  小白疼着笑着。明明那么难听却让人觉得害怕?

  “既然妖精打不过,那么这样呢?”

  小白捡起那血迹还残留在上面的匕首。朝着心间刺了去。

  “他这是在干嘛!”

  “他也自杀?”

  “不知道。”

  道士们也是疑惑的望着他。

  小白瞬间冒出许多的冷汗。那七条雪白的尾巴也少了一条。

  只是道士们还未发现。

  小白“啊--”拔出匕首,血一滴一滴滴在他与凌吟雪白的衣裳上。

  又用力往心口一次。

  这次他都快支撑不住了。好在勉强还能坐着。

  “师傅,他这是在干嘛。”

  大道士也是疑惑的摇着头。

  心口的白衣染成了火红的颜色。

  小白再次拔出匕首。鲜血又红了衣裳一大片。

  就这样,一次两次。

  还剩三尾。

  衣裳已经全部染成了红色。

  “师傅,他的尾巴怎么变少了。”

  他们看狐狸的一举一动看的入迷。竟没注意到这尾巴。还剩三条了。

  大道士突然惊醒到:“不好,他就是九尾狐,我们都错了。感觉阻止他!”

  小白望着他们哈哈大笑。已经割掉的四尾都已经幻化成匕首。使出最后的力气。用起法术。

  所有的匕首都插入了心口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