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后草坪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江思君 2031 2021.08.29 23:44

  被一群人打量着,总感觉怪怪的。

  我下意识的缩缩脖子。

  “你们有事吗?”

  我话音刚落,沈宇扒开人群冲进来,一双修长的手用力的拍在桌子上,把我吓了一大跳。

  他面色一苦,和电视剧里大妈喊冤似的对我喊道:“小小啊,你总算回来了,我和良可可担心你了……”

  站在他旁边的良可眼神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有些莫名其妙。

  我往后朝椅背上一靠,躲开面前伸来的那双大手,白了沈宇一眼:“干嘛搞得和哭丧一样,我这不是端端正正摆这吗?”

  沈宇抓住良可的胳膊,往前一拉,冲我道:“我们这不是担心你吗。”

  良可暗暗翻了个白眼,沈宇在后面没看见。

  我甚至能从良可的表情上猜出他的无语,心里应该是在想,你担心关我什么事?

  一旁看见的同学也忍不住的的想笑。

  我无语的朝沈宇摆摆手:“别担心了,你也看见了,我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你们……”

  本来想让其他同学也散了,可话还没说完,教室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哟,什么事呀,这么热闹?”

  围观的同学纷纷转头朝声源看去,胡月月依旧穿着那件紫色的蓬蓬裙,带着微微婴儿肥的脸蛋向上提拉,露出小小的梨窝。

  看着倒是蛮可爱,可想想当时被大卸八块后,尸块又蠕动着组合在一起,变成一个能说话能行动的“正常人”,这真的有些让人细思极恐。

  大家赶紧自觉散去,坐回自己位置。

  我也松了口气,转头看向周围空缺的一些座位,包括了在我身后的熊梓琪的位置。

  心里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罩住了,内心的情绪无法发泄。

  我垂下眼睑,将餐卡拿出。

  刚起身,胡月月已经走到我座位旁边,眼睛弯弯笑得像个小孩子。

  “你要去哪?”

  我拽紧手里的餐卡:“商店。”

  胡月月垂眼看了眼我手里的餐卡,笑了笑:“你是要去商店的后草坪吧?”

  “……”

  我的确是要去商店的后草坪。

  昨日黑板说线索在后草坪那,我并没有很急,可是当今天许多人因游戏丧命,而我无能为力的时候,我才想要尽快结束这个游戏。

  可能结束了,C1416的游戏就不会再继续了吧。

  胡月月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伸手朝我肩上一拍,笑了起来:“等下还有黑板的结束语呢,等黑板结束了我陪你去啊。”

  我想了想,说:“不用,等下我自己去。”毕竟能找到线索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胡月月冲我眨眨眼:“别呀,那么危险的地方,没有我保驾护航怎么能行呢?”

  危险的地方?

  我微微眯眼,心里感到一丝不妙。

  这时黑板开始说话了。

  ——恭喜大家都安全归来,不过其他的同学似乎运气不是那么好啊。

  这一下直接给一个女孩点炸了。

  女孩从小学到高中的好姐妹就在游戏因为抽到了空中钢索因没有在钢索上站稳,直接掉下高空。

  女孩本就因为这个事伤心透顶,黑板还来这么一句运气不好,女孩简直恨不得把这黑板拆下来从阳台上扔下去摔成两截。

  黑板继续作死——唉,真是可惜了,都快要高考了……

  “是啊,都快要高考了。”女孩猛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椅子受到力,啪的一声重重摔到地上。她咬牙切齿的看着黑板:“可是要不是你搞这什么,她们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说不定等高考后还能考上好的大学过上好的生活!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陪你玩这些赔命的游戏?!!”

  这次黑板没有说话,胡月月倒转头看向女生,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有些东西可不能用正常思维去想哦,不然你试试和杀人变态讲道理?”

  我看着胡月月正常的和普通人一样的表情,内心暗暗吐槽,那么喜欢这种游戏,你和杀人变态真没什么区别。

  女孩也是见到过胡月月大卸八块后复活的场面,自知自己无法抗衡,冷着脸不再说话。

  胡月月朝她甜甜一笑:“对嘛,女孩子就得乖乖的才有人喜欢。”说完,她又转头看向我:“走吗?”

  “走哪去?”

  “后草坪啊,你不是要去吗?”胡月月歪歪头,一脸疑惑。

  “可是你不是说要等黑板的结束语吗?”我皱眉问道。

  “哎呀,它已经说完了。”说着,她偏过头看向黑板:“是不是呀,黑板?”

  黑板——……是的。

  我:“……”

  ……

  津华中学的商店很大,一共两层的小白房,右上角还挂着一个大喇叭,专门用来提醒买东西的同学上课了。

  在它的后面,说是后草坪,已经是原来的叫法了,现在一眼望去全是黄土,荒凉得连一根草都没有。

  现在晴空万里,白云蓝天。

  但我皱着脸,在这一大片空地上走了一圈,胡月月小心看着地上,生怕自己踩到什么脏东西似的。

  我死死盯着地上,也生怕错过了什么线索。

  “诶,小小。”胡月月忽然手肘推了我一下,指到挨着商店的一个角落里:“那是什么?”

  我顺着胡月月的手指看去,是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

  我狐疑的看了胡月月一眼,然后走上去将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拿了起来,硬邦邦的,拿着很重,上面有一把锁挂在上面,很明显是个小盒子。

  我试着用手指在上面一抹,整个手指都染上了黑色,然后才发现不止是手指,但凡碰到盒子的都被染了黑色。

  “这是被火烧的吗?”我问。

  胡月月笑着摇摇头:“我哪知道。”

  我转头,胡月月微微笑着,弯成弧度的嘴唇之下能隐隐看见小小的虎牙。

  旋即一道强风袭来,拍打在脸上,刮得生疼。

  我捂着脸,过了差不多四五分钟风才消失,我放下手,眼前的色彩发生了变化。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变得灰暗,像是古老的照片里那种复古的黄色。

  而我身边的胡月月也不见了踪影。

  抬眼一扫,在这后草坪上,四面八方都站着人——C1416的同学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