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投票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江思君 2044 2021.07.17 23:31

  我皱起眉头,这是什么反社会变态题目啊。

  不过要既然第二题会问砍哪个部位,第三题会问有没有快感,那就变相说明第一道题的答案只能是——杀过。

  我拿起笔在第一题上果断写下杀过两个字,这时的胡月月已经写完并到讲台交了卷了。

  教室里的同学们互相讨论着变态的试卷题目。

  半个小时后。

  “同学们,下课时间到了。”

  熟悉的女声响彻教室,大家停止了交谈,黑板上隐隐浮现出白色字体——大家都写完了吧,该交卷了。

  胡月月走上讲台,敲敲黑板。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都顺声看向黑板,这时每人桌子上的试卷忽闪忽闪,发出暗红色的光芒,渐渐的宛如被烧掉了一样,消失在桌上。

  大概过了一分钟,就在大家以为没事了的时候,胡月月忽然笑了起来,头上的双马尾一晃一晃的。

  她身后的黑板变得通红,一道如乱画般的潦草血红字体呈现在上面——三十四人答错,你们将接受惩罚!

  大家都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黑板上的字,表情逐渐从吃惊转变成恐惧。

  这源于忽然之间,周围的门窗都啪的一声死死关住,只留下了一道窗户,同时黑板告诉了大家

  ——想要出去,就推出来一个人代替全班受惩罚。

  冷冰冰的字体,直接将大家的恐惧拉满,每个人都贼眉鼠眼的用余光瞟向别人,可能是想选某人,或许又可能是在想她会不会选自己。

  大家都不敢说话,这时李佳璐站出来,她的身姿修长,站得笔直,但冷冷的看着我。

  “我觉得我们可以投票,要是同意的就举手。”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人不用说,就是想选我,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得罪她了。

  但对于投票这这个方案,大多数人都表示赞同,谁都不想去显露出自己的恶面,但随波逐流投票导致人的死亡就可以归根于被投票者的本身不好。

  那些选了投票的人,头垂得很低,垂下的眼睑将带着恶意的眼神遮盖得一干二净。

  胡月月瞟了那些人一眼,她嘴角上挑,顶着一张纯洁无害的娃娃脸说:“既然大部分人选择投票,那就开始投票吧?”

  李佳璐抱着胳膊率先举手:“我投安小小一票。”

  我心想,果然。

  有了李佳璐的带头,另外又站出几个女生,斜眼看我:“我们也投安小小。”

  我顿时头脑混乱:“......”我就这么不受欢迎?真的就是越想越气。

  “那我投李佳璐。”我走到李佳璐面前,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想要投票,只不过事为了把别人投出去而保全自己而已,这种人,最喜欢把别人推出去当背锅侠了。”

  虽说这话是看着李佳璐说的,却是说给大家听的。

  教室里的同学开始用疑惑的眼神打量李佳璐,有几个人直接出来投票,气得李佳璐眼睛都要鼓出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黑板忍耐不住了。

  白色的字体呈现出来——还没选好吗,五分钟后如没选好,将随机挑选两人接受惩罚。

  投票只死一人,但如没有推替死鬼出来,就是随机两人,这两人谁都怕自己运气不好就成了这二分之一。

  大家被猛地一吓,心下一狠,开始乱指。

  有的指向自己最近的人,也有的指向自己讨厌的人,整个教室乱成一团。

  最终以一男生十七票结束。

  男生戴着很厚很厚的眼镜,厚重的刘海就差点要遮住眼睛,此刻他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些指着他的人,慌张失措的嘶喊着。

  “你们......我是班长,我不能死,我是班长,你们怎么能让我死?!”

  一个男生站出来,扭曲着脸:“你是班长就不能死?没这个道理,再说你打了我们多少次小报告?每次都在老师面前抹黑我们抬高自己,就你这样还当班长?你怎么不说班长应该为了班级同学主动愿意献身?”

  “就是。”旁边的女生埋着头小声嘟囔着:“我都不知道被他告了多少次状了,上次自习写试卷,我只是说有事过会写,他就直接告老师说我不写,弄的张老师把我骂一顿,还站了一周的走廊。”

  “你们自己不遵守老师说的话,不遵守学校的校纪校规,我根本没做错,你们才该死!”班长怒吼道。

  “得了吧,你就狡辩吧,反正你死定了。”男生不以为然的冷笑着盯着面部狰狞的班长。

  这时胡月月坐在讲台上,仿佛看戏似的带着微笑,她敲敲黑板:“先别吵了哦,要公布结果了,你们猜,死的是谁呢?”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死死盯着向黑板。

  ——经过你们的投票,替死鬼是:张岩,恭喜其他人平安无事。

  大家都松了口气,唯独班长红着眼,疯狂撕扯头发,将头皮一点点撕裂下来,鲜红的血,白色的肉,红白分明,怪瘆人的。

  撕完头皮,班长的手,转移到脸上,原本并不锋利的指甲,仿佛使出了吃奶的劲,朝脸上一抓,血呲呲的冒出,他居然将脸上的皮给扣了下来。

  带着血的皮掉在地上,班长毫无意识的继续将剩余的皮扣干净,扣完脸又扣身子,整个人细碎的血皮掉了一地,身上一看全是红肉,整个人血淋淋的,极其恐怖。

  大家都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大气不敢出,生怕他等下冲过来把自己皮给扒了,特别是刚刚那十多个给他投票的人,躲到教室的另一头。

  但班长似乎只专注自身,他扒完皮又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筋肉,血肉模糊的脸上似乎带有一丝笑容。

  被撕扯掉筋肉的班长,很快就倒在地上,身上红一块白一块,有的地方森白的骨头直接裸露在外面。

  我心里一颤一颤的,这种奇怪而又震撼的场面,我是第一次看见,内心里压抑不住对此产生的恐惧。

  我稍稍走近,地上的人早已没了气息,张着眼睛,看着周围的所有人。

  “这是死了吗?”那个原来投票的女生,此刻躲在男生身后,全身发抖,不敢出来。

  大家都没回答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