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地下室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江思君 2160 2021.06.27 17:30

  天方吐白,一丝白光透过玻璃照射入房间,我迷糊的从地上爬起来揉揉眼睛,坐在门口的女生犯困的要死,不停的在那小鸡啄米,然后又甩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

  “徐珍,不是叫你守三个小时叫我的吗?”我蹙眉问道。明明昨天晚上约定好大家轮流守夜,我让徐珍守三个小时就换我来守的。

  徐珍疲倦的摇摇头,细声细语说:“我多守一会也没事的,昨晚你那么累,得好好休息。”

  看着面前这个乖巧的女孩,我瞬间没了脾气,虽然徐珍平时性子弱胆子小,但是也会偶尔给人一点小小的惊喜。我朝她摆摆手,柔声道:“你先去睡吧。”

  徐珍眯着眼睛小声回了个好,下一秒就直接趴在地上睡着了。

  昨天晚上缝合怪一直守在门外,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我们还是决定轮流守夜,但目前来看外面已经没了动静。

  我将洞上的被子扯开,一道刺眼的光从洞口穿进来,我松了口气,看样子外面的怪物已经不在了,干脆就将门口的东西全部拖开,让昨晚救下的男人离开。

  这时其他人也陆续转醒。

  “诶,小小你是要去哪吗?”白小玲叼着牙刷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口齿不清的问。

  “我想去地下室看看。”我从桌子上拿回我的刀,推开门:“你们就先待在这吧,等我回来。”

  “诶,这不行,我也要去。”大哥不乐意了:“你昨天就一个人,太危险了,这次说什么我也要跟着去。”

  白小玲口里含着牙膏,鼓着俩腮帮子情绪激动的朝着我嗯嗯嗯了半天。

  我:“......你先把牙膏吐了再说?”

  白小玲飞快跑去厕所,又立马跑出来,嘴上的牙膏都还沾在上面,和白花花的胡子似的。她皱着小脸指着我不满道:“昨天晚上要不是我,你早就成骨架子了,今天还敢一个人行动,真就吃了雄心豹子胆。”

  我耸耸肩,无奈道:“昨天晚上是特殊情况嘛,太多人盖着隐身白布也不好行动。”想了想,又道:“要不这样吧,你和我去,大哥一个男孩子就留下来照顾女孩子。”

  “我就不去了。”唐欣看了眼还在熟睡的徐珍,面露难色:“她父母是因为我父母去世的,我没办法丢下她不管,抱歉了。”

  我摇摇头表示这也没什么,而且我还是蛮喜欢这种有责任感的人的。

  唐欣从口袋里掏出一些东西递给我:“这个你收着吧,至少多一样道具也多一点生存的概率。”

  我接过那几样东西看了看,是她们上次使用的雪球和上次没用上的打火机。雪球拿在手里冰冰凉凉的,很舒服,但是又不像现实中的冰块冰得手痛。

  虽然东西不多,但是在这种环境下还愿意去把自己保命的东西给一个才认识没几天的人,我真不知道是自己该感动得痛哭流涕还是骂她们没有警惕性。

  我内心五味陈杂的将道具收回自己的袋子并道了谢,走出门的那一刻,我想着,我一定要回来。

  ......

  城堡的地下室入口不在城堡里面,而是在玫瑰田里面。

  再次来到玫瑰田,上次女尸带来的恐惧又缓缓涌了上来,我小心翼翼的跟在白小玲身后,仔细感受周围的风吹草动,生怕下一秒女尸就从玫瑰田地窜出来。

  “就是这里。”白小玲扒拉开一堆玫瑰,底下露出一道银白色的小铁门。

  “我们先下去看看。”我微眯眼睛低头看向手中正在嗞嗞冒火的打火机,一个想法在脑海里蹦出。

  白小玲拉住把手将门拉开,自己就要往下面钻,还回过头对我说:“等下你跟紧了,这里我来过还是知道路的,但你别乱跑啊。”

  “知道了。”我一把将白小玲推了下去。

  地下室里伸手不见五指,又黑又安静,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昨晚令人作呕的腥臭味。

  “好黑啊,这么大一个城堡穷得连灯都装不起。”我想起了七层那几根破旧得已经快燃尽了的蜡烛。

  白小玲开着打火机轻手轻脚的走在前面:“你要知道这里城堡住的是吸血鬼,吸血鬼不会喜欢光的。”

  走了好一会,越往深处走恶心的味道越浓,白小玲捂住口鼻面露难色的说:“这就是我为什么那么讨厌缝合怪的原因,真是好臭......”

  我憋住气,疯狂点头表示同意。

  忽然身后射来一道白光,我以迅雷之速将隐身白布盖住我和白小玲,愣愣的看向身后。

  一个穿着仆人的男人拿着手电筒提着一个沉重的铁皮桶正朝着这边走来,一晃一晃的步态不稳,仿佛下一秒就要摔了似的。

  我们待在原地不动,等着男人走到前面了之后,才慢慢跟在他身后。男人没有察觉,关了手电筒提着桶往最深处走去,渐渐的融入黑暗之中。

  忽然一声尖叫声划破寂静,血腥味从远处飘了过来。

  “快走!”白小玲着急的扯住我。

  “怎么了?”我还有些不明所以,不就是刚刚那个人被吃了吗。

  “边走边说。”白小玲慌张的拉着我往外走:“千万不要开灯。”

  “刚刚那个人运气不好,估计是第一次来,居然在喂食的时候直接给铁门打开了,而且昨天晚上缝合怪没有捕到猎物,现在还饿得厉害,我们现在得赶紧走,还有,你不要在里面乱摸,万一沾上缝合怪的气味,会一直被追的。”

  我被白小玲拉着往外跑,她说的那些话越想越令人害怕。

  忽然身边窜过一阵风,风中还夹杂着浓郁的腥臭味,我感觉周围的温度迅速下降,使我忍不住打了个颤。

  我的面前是有个缝合怪吗?我心里忍不住想。

  这时候白小玲也愣在了原地,两个人不敢动也不敢出声,就这样僵持着,过了许久,周围的味道依旧不散,我心疑的打开打火机,火光闪起的那一刻,我看见面前离我十厘米的位置有一张狰狞的面孔。

  那张脸咧着嘴,露出满嘴尖牙,口中流出绿色的粘液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臭味,它猩红细长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心中一惊,看向旁边的白小玲。

  白小玲皱着眉晃着头意会我赶紧跑,我立马扯着她细长的手臂朝着来时的路狂奔。

  忽然听见头上有着细微的声音,我心中暗道不好,往旁边一跳,抬头一看,果然一只缝合怪像蜘蛛一样爬在天花板上,口中绿色的唾液流成长长的线,要不是我反应快就直接掉我身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