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男孩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江思君 2090 2021.07.11 23:50

  男孩面黄肌瘦,身上皮包骨没有几两肉,眼中失去了光泽,整个人看起来呆呆的。女人抱着他,手里提着一袋焉了吧唧的蔬菜。

  女人笑着朝我们微微俯身,声音里充满了感激:“昨天真是谢谢您了。”

  其他人都是满脸疑惑,唯独我憨笑着挠头:“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大家全部看着我,我连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下。

  半个小时后,母子两人坐在餐厅中,面前的餐桌上放了四五样菜。

  也亏得徐珍家处于郊外,所以每次都会在家里的冰箱里屯一大堆食物,我也总算不用天天吃速食了。

  餐桌上的男孩大快朵颐,像是许久没进食了一般,母亲倒是一点也没动。徐珍坐在男孩的旁边,表情有些心疼。

  男孩因为吃得太快,呛得猛咳,徐珍忙去端来一杯水,帮着男孩顺背,柔声着:“慢点吃,没人和你抢的。”

  男孩一把抢过水杯,咕噜咕噜一口而净,又继续埋头苦干。

  “这是有多久没吃东西了才会这么饿啊?”白小玲抄着小碎步挪到我身边,遮着嘴小声的问。

  我摇摇头,又从厨房里端出一碗鸡蛋羹放在男孩面前,又喊男孩的母亲也吃些。

  女人将面前的菜推到男孩面前道:“昨天就麻烦你们了,现在还让我孩子吃饱,已经很感激了,又怎么敢吃那么多......”说着,母亲垂下头:“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食物少之又少......”

  徐珍忙摇头,把菜又推回女人面前:“你自己不吃饱怎么去保护小孩?”

  女人愣了一下。

  徐珍垂下头:“我父母以前就经常想着赚钱给我最好的生活,但总是没时间陪我,其实有时候父母想的不是孩子想要的,我相信您孩子也不会希望自己的母亲饿着的。”

  女人听到这句话,微怔一下,看着身边的孩子,湿了眼眶,回头端过桌子上的饭,一大口一大口往嘴里塞。

  徐珍满意的笑起来,又进厨房做了几道菜。

  女人身上脏兮兮的,吃完又让她去洗了个澡。

  虽是第一次见,但可能因为她是一个母亲的原因,大家都对她有些好感,嘘寒问暖的简直当成了自家人。

  大家都坐在沙发上,女人说起自己是叫赵丽,儿子叫小明,已经十五岁了。

  大家都有些惊讶,男孩看起来不高,一米四多一点的样子,而且瘦的和竹竿似的,怎么看也不像已经十五岁。

  赵丽深深的叹了口气:“我们家穷,孩子他爸还得了癌症,住在医院就是一大笔钱,家里哪里吃得上什么有营养的东西。”说完,她歉意的看向坐在沙发上眼神呆滞的儿子,又道:“说白了,我们实在愧对这孩子,三年前,他父亲突然在工地晕倒,我赶着去医院,让他自己回家,结果路上被车撞到脑袋,智力低下,如果,当时我先去接他,就不会......”

  说着,赵丽痛苦的低头捂住脸,泪水不断的从手指缝隙中流出,伴随着细细的呜咽声。

  “这次孩子乱跑出来,要不是你们,我们早死了。”

  听了赵丽的悲惨遭遇,除了林江依旧面无表情外,女生们都红了眼眶。

  下午赵丽带着孩子回去,硬是被白小玲拦了下来,说是要再给孩子多补补身子。

  赵丽推辞不过,看着身边瘦弱的儿子,便答应住一晚。

  “你真的放心吗?”进房间前,林江站在我的房间门口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放心?放心什么?

  完全不明白林江在说什么,可是经他一说,我怎么都感觉不对劲。

  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个钟头左右,睡不着的我掀开被子,直奔白小玲的房间。

  “小玲?”我站在漆黑的过道上轻轻敲了下白小玲的房门。

  “怎么了?”房门小幅度拉开,穿着一身白色睡裙的白小玲,噢不,是白伶,优雅的站在门口,目光清晰。

  “你也没睡?”

  白伶微微垂眸,小声说:“先进来。”

  我跟着进了房间,找了个椅子坐下,问:“你是不是也感觉不对?”

  “就是感觉不对我才出来的。”白伶微微蹙眉:“母亲我感觉没问题,一举一动的确是个好母亲的表现,但是那个孩子......有时候我感觉他并不像智力低下。”

  “怎么说?”我的直觉也告诉我,这个小孩有问题。

  白伶微微顿了一下,道:“今天他吃饭的时候抢过水杯,智力低下的小孩会在呛住的时候下意识喝水吗?而且在和我们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经常不敢直视我们,回答问题的时候也会下意识的摸鼻子,我感觉他在瞒着我们什么,又或许说,他不是智力低下?”

  不是智力低下?

  我感觉事情越来越奇怪了。

  这时候,外面的走廊上响起细微的脚步声,这么轻的脚步声无疑是琴琴或者是小明,可是这么晚了为什么还要出来?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我忽然想到了什么。

  这个孩子的眼神有时候不像一个孩子,甚至在面对大家的时候,眼神躲躲藏藏。为什么我们就没想到赵丽一个女人,真的能在这种处境养活一个孩子吗?更何况在昨天的时候,孩子还跑了出去,以现在异种的实力,一个智力低下的孩子,又真的能存活下来吗?

  我连忙打开房门,快步朝记忆中脚步声消失的方向赶去。

  “你来干什么?”细细软软的奶声,是琴琴的声音。

  我加快速度,刚要开口让琴琴离他远一点,便听见一道清脆的少年音,带着诡异的语调。

  “你人真好,我送你个东西。”

  我看见男孩的脸色挂着极度不和协的笑容,像极了我当时看见的赵安那般怪异的笑容。

  而琴琴疑惑的看着我,又看看门口的男生,似乎在疑惑为什么都在这大半夜的跑出来。在她的手心里,摆放着一枚金色的骷髅徽章......

  “叮咚,平民接受挑战。”冰冷的机械女声在黑夜中响起。

  男孩的笑容越来越大,越发诡异起来。

  琴琴怵得直往后退,直至一道声音又在黑暗中响起。

  “叮咚,游戏加载成功,祝您游戏愉快。”

  一道白光在琴琴和男孩的身上闪过,再眨眼,还开着灯的房间门口,人已经不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