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枪战2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江思君 2055 2021.10.09 00:24

  胡月月瞥了一眼态度九十度大转变的沈宇,帅气的将手枪检查一遍,又上了膛,冲着我们轻轻笑道:“我劝你们赶紧准备好哦,游戏,马上开始。”

  说着,她马尾一甩,在教室门口停了下来。

  教室里的喇叭兹拉兹拉的发出刺耳的声音:“同学们,欢迎来到游戏,你们需要在两个小时内在你们之间筛选出一半的人可存活,而淘汰方式为积分制或者死亡,那么接下来的两个小时,祝大家游戏愉快。”

  一时间,还是白天的校园像是被拉了进度条,外面被黑暗包裹着,只有天边挂着的那一轮月亮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啊呜......”一声吼叫不知从哪传来。

  沈宇吓得马上跟到胡月月身后,哆哆嗦嗦着问:“刚才......那个叫声,是狼吗?”

  胡月月不以为然的回过头笑道:“是啊,怎么,你害怕了?”

  听到是狼,沈宇差点两眼一黑昏过去。

  看着沈宇害怕的样子,我想想也是,毕竟沈宇看起来被养得白白胖胖的,还是学美术的,家境应该也不会差,可能就是蜜糖罐子里泡大的,也从没见过狼这样凶猛的野兽,害怕也就理所当然了。

  我轻轻叹了口气,其实自己还是蛮羡慕他的。

  外面夜色笼罩,凭着微弱的月光大家也看得不大清。

  好在前期活动的技能身强体壮让我借助这一丝月光也能将周围看得清楚。

  此时已经距广播过去五分钟了,其余教室里的同学也陆陆续续的出来。

  这次的游戏已经规定了要么拿积分,要么死,这一规定相当于强制同学们必须要参与此次游戏,不像飞行棋可以靠运气。

  黑暗中,那些同学手中举着枪,微微下蹲朝着楼下走去。与此同时,那些近视又没戴眼镜的同学,只能摸瞎子似的摸着墙往下靠。

  而教学楼不远处的树木背后,已经藏着几只正欲要偷袭的野兽,猩红的瞳色在漆黑的夜里像两颗红宝石一样闪烁。

  “你想去?”胡月月看了我一眼,她已经知道我想去阻止那些正往那边靠近的同学。

  我点点头,毕竟现在的环境条件的确对视线的影响很大,在我知道他们可以避免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他们去送死的确有些心里不舒服。

  胡月月看着我笑了起来:“他们去送死关你什么事,你就不怕他们后面积分比你多?”

  “不怕啊。”我摇摇头:“能让他们避免的就让他们避免嘛,后续积分就看他们自己造化了,再说那批野兽也是积分啊。”更何况我上上次游戏boss是狼人,也不至于现在还怕狼吧?

  “那你去吧。”胡月月抬起下巴侧身让路,沈宇倒是在后面紧张的很,怕我出去出什么事。

  我朝两人笑笑,直接从二楼的走廊跳下去,突如其来的响声把那群正在摸黑的同学吓了一跳。

  黑暗深处的野兽近距离闻到肉香,滋开的齿缝中发出沉闷的低吼声。

  “你们先别过来。”我朝还在一楼楼梯的同学说。

  “为什么啊?”一个女孩子问道。

  他们由于楼梯与教学楼边的树有着大概几百米的距离,野兽的轻声低吼他们并不知晓。

  我将手中的手枪上了膛后又想起自己根本就还不会用手枪,于是将枪先塞进的口袋,朝着后面喊道:“前面有东西,你们不怕死的可以过来。”

  女孩努力眯着眼睛看了好久,才有些害怕的和队友说:“好,好像真的有东西......”

  这时的野兽已经被食欲占据了大脑,走出树后,在漆黑的夜里睁着两只猩红的眼睛,朝着教学楼越靠越近。

  身后的小队被吓得退回楼梯间内。

  我掏出另一只口袋里的匕首。

  风将周围的树吹得沙沙作响,掩盖住了野兽的脚步声。

  一共有四只野兽,这是我没想到的。

  在楼上的可能因为视线受限,斜看下来只看见两颗树后的野兽,而这两者野兽的旁边居然还跟着两只。

  这四只野兽以我为中心包成一个圆,咧开嘴露出尖锐的牙齿。

  就这微弱的月光,我将这几只从阴影中走出的野兽看得一清二楚。

  一只阿拉斯加般大的身子上长满了拖地的长毛,唯独露出凶恶的眼睛和锐利的牙齿,而在它的背上长着几根长长的利刺。

  这是什么动物?

  我一脸懵逼的在大脑里快速搜索这一种生物,十秒钟后,我承认了自己的无知。

  “小小,这太危险了,你快回来!”楼上有人在喊,我偏过头朝上看,沈宇趴在走廊上一脸着急,胡月月抱着胳膊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我朝她俩摊开手,耸耸肩,这个情况还真不好跑。

  一只野兽已经窜到了我的跟前,后腿施力,弹跳起来,正好对准我的脖子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上身朝后倒,躲过利牙,右手持刀往它头部插去。

  咦?这家伙毛太厚了吧?刀插进去后隔着厚厚的一层毛,软绵绵的,好似插入了一团棉絮里。

  野兽毫发无损,我连忙跳开,其他三只的野兽见同伴未能得逞,从其他三个角度窜进来。

  前后左右都被包着,我差点没哭出来。

  “需要帮忙吗?”楼上的胡月月忽然笑着问。

  我想了想,摇摇头,几下快刀,将那群野兽的毛削了一半,但地上散落了一堆毛,可野兽的身上依旧毛多得看不清五官。

  我看着已经看起来很瘦了的野兽,心里忍不住吐槽,剃了毛之后还有这么厚的毛,里面怕不是瘦得像根棍子?

  还没等我多吐槽几句,四只野兽一声巨吼,同时暴起。

  如果是一只一只来或两只两只的上,我可能还能与之对抗,但同时暴起......

  我低头看向锁骨处的纹身,刚想开启。

  “啪啪啪啪。”四声巨响响彻夜空,再抬头,几只野兽已倒地不起,血流满地。

  我朝楼上看去,胡月月正吹着枪口朝我一笑:“不用谢谢我救了你哦。”

  我:“......”虽然很想把这个人揍一顿,但人家也的确是帮了我一个大忙,虽然开启玫瑰纹身后陷入昏迷,胡月月也不可能坐视不管,但没有使用肯定是更加安全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