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试卷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江思君 2089 2021.07.18 23:57

  谁都知道,替死鬼会死,可谁也不知道,会死得如此惨烈。

  对死状的恐惧,和死的不是自己的庆幸深深埋在每个人的心里。

  “游戏是结束了吧?”我看向胡月月。

  胡月月笑起来,眼睛弯弯的:“那是当然。”

  “就这一次?”我继续询问,我总觉得这游戏才不会那么好心呢。

  “那不是哦。”胡月月提起裙摆走下讲台,像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一样:“以后不定时发布小游戏,供大家玩乐。”

  我心里悄悄翻个白眼,小游戏?玩乐?你这要命的东西你跟我说是小游戏,是玩乐?

  不过话说回来,不定时发布,怎么会没有游戏时间限制?难不成我得在这待很久?

  我忽然又想到系统说的,找到不存在之人,难道这个不存在之人和游戏无关?那这个不存在之人又是什么人?

  “那这游戏什么时候结束?”

  “嗯......似乎是得完成什么任务吧?”胡月月眼睛睁得大大的,笑眯眯的看着我。

  “什么任务?”我问。

  胡月月眨巴一下眼睛,婴儿肥的小脸蛋鼓鼓的:“这个我不告诉你。”

  游戏结束后的教室依旧有些沉闷,大部分人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言不发,双眼无神的沉默着。

  我揉了揉自己干瘪的小肚子,刚刚它毫不客气的咕噜一声,坐我旁边的女生回过头来,看着我。

  我尴尬的笑了笑,准备起身出去找点吃的。在我的校服口袋里有着一张餐卡。

  刚起身,有人就从我身后拽住了我的手。

  “小小,你去哪?”声音小小的。

  “嗯?”我回过头,入眼的,是一名披着长发的女生,皮肤白皙,水灵灵的眼睛像是惊慌失措的小鹿一样盯着我。

  但我不认识她。

  “我去买吃的。”我回答说。

  女生转头立马从自己桌子上拿出餐卡,朝我晃了晃:“我和你一起去。”

  我:“......”

  偌大的校园,我找了好久才找到商店,买了两根烤肠,又买了一瓶牛奶一份面包。

  女生像是专门陪我来似的,只买了一瓶牛奶。

  两个人叼着吸管,默契的都没有说话。我假装若无其事的看着前方,掩饰自己不认识她的事实。

  “诶,你们知不知道C1416?”不知道从哪传出来的声音,说话的人虽然压低声音,但依旧被我听到了,而且还是在说悄悄话。

  这一定在周围!

  我环顾四周,顺着石子路走了一圈,总算在在一个草木灌丛中的缝隙瞄到了坐在木椅上说悄悄话的两个人。

  “知道啊,你不就是那个班的吗?另一个声音说道。

  原来询问的人神神秘秘的说:“对,但是今天......”话还未说完,忽然这人目光呆滞,身子一僵,一道火红的火焰从脚凭空窜出,吓得另一个男生一屁股从椅子跌到地上。

  火焰越烧越旺,还不到十秒,那人就成了个火人,身上冒着红红的火光,再一会,就成了地上的一堆灰尘。

  女生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场景,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

  “他,他......是我们,班的路任?”

  我装模作样的点点头,虽然我是在班上见过这个人,但是是不是什么路任就不得而知了。

  女生问:“可是,游戏不是结束了吗?”

  “可能是刚刚他要暴露游戏的事?”我猜测道。

  ......

  教室里语文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左手里拿着书,右手拿戒尺,戴着起码有八百度厚的镜片,在白天的光线下,眼镜像是可以射出一道光来似的。

  “你们还知道回来上课?”语文老师皱起眉,一脸不悦。

  女孩连忙道歉,语文老师心情好了些,语气稍为好点:“熊子琪,你得自己控制自己行为,听老师的,这个年纪多读书没错的。”

  我:“......”说得好像是我带坏了她似的。

  说完熊子琪,语文老师转头对着我,瞬间脸垮下,阴阳怪气的:“老师叫你读书都是为了你好,不然就算家里再有钱,肚子里没货那和暴发户有什么区别?”她走上讲台,放下书,斜眼看我:“女孩子,得多读书,才不会让人当成花瓶。”

  我深呼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强行提起嘴角:“好的,老师,不过老师,这节不是张老师的课吗?”

  语文老师疑惑的看着我,大家也奇怪的看着我。

  “这节不是数学课啊?”讲台下很多人异口同声的质疑着。

  语文老师也是困惑的看着我说:“什么张老师?这节本来就是我的课啊,这张老师是谁?你们数学老师不是孙老师吗?”

  得到了答案,我心满意足的冲语文老师笑笑,回到自己的座位。但听到数学老师是孙老师的时候,大家都震惊了。

  张老师,我们班的数学老师,同时也是我们班的班主任。而在几个小时前,她已经摔下楼层,早已死了。可现在直接有人顶替了她的位置,甚至还在别人的记忆力里掉包了。

  “班长,来帮我把上次的考试卷发下去。”语文老师抛开问题,开始认真上课,她从抽屉里出一沓试卷,朝大家晃晃:“这些都是你们上次周末考的试卷,你们自己看看错了哪。班长上来发试卷。”

  胡月月应声而上,在满头雾水的同学面前,回眸轻笑:“我就是班长哦。”

  大家难以置信,齐刷刷的看向胡月月,但没人敢问。

  胡月月非常淡定且快速的发完试卷。

  我看着面前的试卷,陷入沉默。面前的试卷,一张很空白的纸,上面只写了三个题目,而上面也清清楚楚的有着我的字体——杀过,头,有,在试卷的右上角,有着一个红红的一百分。

  教室里的同学拿到试卷也都倒吸一口凉气,前几个小时的张岩惨烈的死状还历历在目,深刻在脑海里。我随便瞟了几眼,大多数人的答案似乎写的是没有杀人。

  也难怪没有合格了。

  语文老师自顾自的看着试卷,开始讲题,丝毫未发现讲台下非比寻常的安静。

  “第四题阅读理解这次居然都没人拿满分。”语文老师说道。

  “??”居然讲的是真的语文试卷?难不成她看不到我们这个试卷的内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