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女尸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江思君 2150 2021.06.22 00:53

  游戏才第二天,玩家们几乎崩溃。

  由于死了人,大家也不敢再胡来,这导致今天晚上也安逸了许多。

  本就一晚上没睡的三个人,直接沾床就睡,再醒来,已经过了餐点了。

  我揉揉眼睛,模糊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清晰,扭头一看,唐蕊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起身将屋里找了个遍,没有人应答。

  大哥也坐起来,迷迷糊糊的看着我问:“唐蕊不见了吗?”

  这时,吱呀一声,唐蕊推开门走进来,笑脸盈盈的端着一个大盘子,里面放着一堆食物。

  “快吃。”她笑着说。

  大哥感动得热泪盈眶,走过来端过食物,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说:“妹妹,你真是太好了。”

  “琛哥,你脖子上怎么有手印?!”我转头一看,一条鲜红可怖的手掌印,像一条围巾包围着大哥的颈脖。

  大哥面色一青,赶紧冲进厕所,看着镜子里的的那道红手印,冷汗直冒。

  “有谁进来过?”我皱起眉头,如果说连屋子他们都可以随便进来,那我们岂不是晚上睡觉都得注意了?

  一旁的唐蕊突然抿着嘴唇,脸色惨白:“可能是我出去拿早餐那段时间......”说着,她差点要哭了出来:“我以为不会有人进来的......”

  大哥深深叹了口气:“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别那么自责。”他轻轻拍拍唐蕊的肩膀,表示没事。

  这时楼下不知道有什么动静,一群人围成一堆叽叽喳喳的不知道攘攘些什么。

  我将窗户打开,探出身子去看,三层楼的高度,我将下面的东西看得一清二楚。

  “又死人了。”我脸色沉重。

  大哥和唐蕊听到死人了,心中猛地咯噔一下,也趴在窗户上看。

  楼下的人将玫瑰田围了一圈又一圈,但没有一个人敢靠近那里的中心。

  在玫瑰田的中心,一名干瘪的女尸安详的躺在上面,她穿着一身艳红的长裙,与身下的玫瑰融为一体,她双手环抱胸膛,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像是有着信徒为神明献身的那份荣耀。

  但她的尸体上布满被刺刮出的血痕,血顺着玫瑰的藤枝蜿蜒盘旋流入土壤,在她白嫩的脖颈上有着两个小小的洞。

  这是昨天与男人共进早餐的女孩。

  而这玫瑰田仿佛就是属于她的葬礼。

  围观者的一名穿着格子短裙的女孩子趴在闺蜜的肩膀上不停抽泣,哽咽道:“我们会不会死在这啊......”

  棕色长发的女孩抱着她轻轻给她顺背,咬着牙说:“不会,我们能出去的。”

  其他人面色铁青的看着这两女生,嘲讽的笑了起来,再各自散去。

  游戏开始的第三天,人们已经内心装满了恐惧。

  [叮咚,美好的一天开始啦,第三天存活人数:24人]

  又淘汰了5个人......我心情沉重的关上窗户。

  昨天死了一共三个人,加上今天早上死的女孩,只有四个,那还有一个,藏在人群。

  大哥和唐蕊情绪低落的坐在沙发上,垂着头不说话。

  “走吧,去玫瑰田看看。”我从枕头下拿出昨天带回来的三把刀递给他俩,很认真的告诉他们:“我们不能死在这里。”

  大哥抬起头,深深的看着我,问:“我们真的能回去吗?”

  我笑着回道:“不试试怎么会知道能不能呢?”

  就像当时碰见尸斑女,如果知道她比我厉害就直接放弃了,那结局就不会有活这个选择了。

  玫瑰田里的玫瑰开得艳,红似血,这样想来,也有可能是以血为养料而生。

  昨天我们来的时候,这里的玫瑰香味芬芳扑鼻,隔一天之久,扑面而来的就变成了恶心的血腥味。

  我扒开玫瑰走在最前面,大哥和唐蕊在我身后跟着。

  我看着越来越近的女尸,不知为何,心中起了一种异样感。我下意识的转头朝七层看去,不知何时,七层的窗帘拉开了,男人一身黑衣站在窗前,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

  我心中暗道不好,忽然远处有人大喊:“快回来!”

  我回头一看,面前的女尸诡异的站了起来,萎缩的肌肉让她看起来骨瘦如柴,动起来的时候,身体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我转身拉起唐蕊和大哥就疯狂往回跑,但繁多的玫瑰挡在面前,跑起来十分吃力。

  眼看那女尸就要追上我们,不知从何处冲出一条水柱,直接将瘦弱的女尸冲出几十米远。

  我顺着水柱方向看去,一个女生拿着一个小水管对准着这边,而水柱就是从小水管里出来的。

  我忽然想到我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道具,什么柯南的放大镜,什么迷人的蓝色曼陀罗,还不如人家的一节小水管好用!

  “趁现在!快走!”大哥见我发呆,用力扯了扯我的手,拉起我就疯狂往外面跑。

  水管里似乎也放不出那么多水,才过了一会,管口的水柱就细成了线,再变成了几滴水滴落在地上。

  女尸没了阻拦,在玫瑰从上跑得飞快,我们下一秒就要踏上小路的时候,女尸一把抓住了唐蕊的头发,她用力一扯,便将唐蕊拖出去几米远。

  “唐蕊!”大哥转身就要回去救人。

  “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想了想:“让我一起去,我比一般人体力要好。”

  看见我一脸认真的样子,大哥迟疑了一下,然后点头道:“你自己注意别受伤了。”

  我:“知道了。”

  女尸扯着唐蕊的头发往深处走,唐蕊躺过尖锐的玫瑰刺,地上划出长长的一条血痕,将她疼得咬牙流泪。

  小路上的女生没有想到我们还要回去,整个人愣在原地,过了一会儿她大喊一声:“这个给你们,快接住!”

  我一抬头,一个打火机飞过我的头顶,我伸手从空中一捞,将打火机抓在手里,往女尸赶去。

  女尸身子干瘪瘦弱,直接在玫瑰丛上走起来毫不费劲,她的嘴角依旧带着死时的微笑,可现在看起来像是扑获猎物的得意。

  我将打火机放进口袋,掏出随身携带的刀具,快速冲到女尸面前将她拖住唐蕊的手臂给砍了下来。

  唐蕊砰的一声摔在地上,脸色惨白的瘫在地上,无力起身。

  大哥立马将人抱起往外面跑。

  我咬牙将女尸缠住,忽然女生尖叫一声,我回过头,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尸体正狠狠的咬在大哥的手臂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