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纹身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江思君 2113 2021.06.29 00:37

  我瞪大眼睛看着镜子中自己身上的那朵玫瑰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几个任由操控的行尸。

  我心中咯噔一下,害怕了起来。

  穿好衣服,神色复杂的走出浴室。我立马喊住白小玲,拉开衣领将那朵玫瑰显露出来:“你看看你这个。”

  白小玲上手摸了一下,笑道:“你这什么时候纹的啊,我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挺好看的。”

  其他人看见有什么情况,也围了过来。

  “……看来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叹气道,并和大家详细讲了下昨天晚上我看见那些有纹身的人任人摆布的事。

  “那你有可能会自己跑去送命?”白小玲听完惊呼道。

  “不是自己跑去送,是被操控!”我不满的纠正她,说我去送这显得我好傻,更何况这本来就是被操控过去的,当时看见那些人完全就没有自己的意识。

  “那现在怎么办啊。”唐蕊有些着急

  我皱眉看向已经破破烂烂的大门:“今晚我们都在305房间睡吧,你们记得看好我,别让我跑了。”我很认真的环视他们一周又说一遍:“别让我跑了。”

  [叮咚,美好的一天开始啦,第四天存活人数:14人]

  我话刚说完,系统便来了消息,比昨天少了十人,估计是昨天晚上的那十人。

  我看着锁骨上的那朵玫瑰,叹了口气:“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

  几个人将东西都搬到隔壁305 后,稍微收拾了一下就一起出了门。

  去餐厅的路上,有几个房间小心翼翼的将房门拉开一个缝,探出个脑袋左右看看,确定了没什么事才全部打开走了出来。

  这几个人看起来面黄肌瘦,脸色疲倦,明显就是前面不敢出来吃饭,现在饿坏了才不得已出来的。

  到了餐厅,我第一眼看见的是我们经常做的那个位置上已经坐了一个黑衣男子。

  男子垂着眼睑,翘长的睫毛轻轻的扇了扇,忽然,男子抬起头,正好我们的视线碰撞在一起,他温柔的朝我露出笑容。

  我抱着胳膊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感觉背后一阵凉风袭过。

  “这男的什么意思啊,是不是看上你了?”白小玲两眼放光的用手肘推推我。

  我白了她一眼,这男的确是对我有意思,可是是想要把我吸干的意思。

  我拉着其他人找了个离男人最远的位置,大哥和唐蕊都知道怎么回事,有些复杂的看着我。

  白小玲不明所以的看着大哥和我“眉来眼去”,忍不住问:“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了?”

  唐蕊小声开口:“你可能不知道,那个男的就是城堡的主人,上次他过来勾搭上一个女孩,那个女孩还以为自己走桃花运了,结果第二天死在玫瑰田。”

  白小玲一听,哼哼唧唧的皱起眉头:“我还以为小小艳遇大帅哥了呢,原来是个要命的。”说着,她朝着我气势十足的拍拍胸脯:“放心,别怕,我才不会让你被他抓去呢。”

  我无奈的笑了笑。

  这时,我旁边的一个男人小声的惊呼起来,我偏头看去,是被刀叉刺了手,粉红的手指上冒出一颗细小的血滴。

  他四处瞧也没有看到哪里有纸,然后一回头,一块洁白的手巾被一只细长白皙的手递在了面前。

  男人愣了一下,抬头,这不就是上次把餐厅里的小姑娘迷的晕头转向的帅哥?

  但男人也没想太多,手上的血还在流,他接过手巾,将伤口摁住,又向那帅哥道了次谢。

  我坐在位置上死死盯着他们俩。

  城堡主人对男人很温和笑道:“我可以看下你的伤口吗?”

  “哦。”男人感觉有些奇怪,但是别人借东西给你,也不至于还要害你。男人抱着帅哥是好人只是想看看伤口的想法,将自己受伤的手递了出去。

  城堡主人笑着接过男人受伤的手,神情异样的摸过那细小的伤口,然后放开,轻声道:“伤口很小,很快就会好的。”

  男人呆愣的点点头,心里自然也知道这点小伤很快就能好,可是这男的就为了看这个吗?

  我看着男人的那道小伤,忽然想到了什么。在我的小拇指上也有着一道细小的伤口。

  我抬起手看向那道伤口,昨天晚上划的,今天已经结痂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手指像是比以前胖了一点。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不过这个纹身是不是因为伤口接触到了吸血鬼才会被纹上这个玫瑰的呢?我低头沉思着,决定等下得问问那个男人。

  今天早上的时间格外难熬,我如坐针毡的在座位上等了很久,总算等到旁边的那个男人吃完。

  他起身走出餐厅,我和队友交代好后也跟着过去。男人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被人跟踪了,他快步走回房间,就在他即将要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我拍了拍他的肩。

  “谁!”男人被吓得直接叫破音,腿软得瘫在地上。

  我捂住耳朵,退后几步解释道:“你先别叫,我又不是来要你命的,我只是想来问个事。”

  男人依旧不相信我,反手抓着门把手,警惕的看着我:“那你要问什么?”

  我指指他的锁骨:“我想看看你这有没有一朵玫瑰花的纹身。”

  男人直接脱口而出:“没有。”

  “......我知道你没有,我是想看看你现在有没有。”

  “以前就没纹,怎么可能现在会有。”男人有些不耐烦了。

  “不是......”我将自己的衣领拉开一点点,露一小块出玫瑰的花瓣:“我以前也是没纹,后来在这有的,我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也有。”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怎么这么死缠烂打!”男人凶狠地朝我吼道,然后拉开门就准备进去。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这男人和他好好说话,他居然还凶我,我皱着眉,伸手一抓,直接拖着他的衣领将人扯了过来。扒开衣服,果然锁骨位置有着一朵玫瑰。

  男人看着自己锁骨上莫名出现的纹身,瞬间忘记了我抓他衣领将他扯过来的事。

  “这,这是怎么回事?”男人有些不知所措。

  我白了男的一眼,没好气的说:“不就是要死了,你怕什么?”

  男人直接被这一句话吓得快哭了:“你,你胡说八道!”

  我耸耸肩:“那你就当我在胡说八道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