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怪物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江思君 2171 2021.06.26 22:06

  “其实说白了,我们都是吸血鬼的食物。”白小玲摊开手,一副无奈的表情。

  我:“……这么……”恐怖的吗?我话还没说完,身后传来一阵嘶吼声,伴随着剧烈的脚步声,甚至不止是一个。

  “他们追过来了。”我眉头一皱,拉着小玲往房间跑。

  就着楼层间的微弱灯光,看见身后的不就是那被男人吸干的尸体?

  一群骨架子七扭八歪但速度极快的奔跑过来。

  “滑下去,会吗?”我着急的看着白小玲,指了指楼梯的扶手。

  白小玲抬起头,笑着藐视道:“小看谁呢,白伶可能不会,但我白小玲怎么可能不会。”

  说着,白小玲背靠扶手往后一跳,坐在上面快速的滑了下去。

  我看了眼身后黑压压的一片,直接跳起跨过扶手,落在下一层楼的阶梯上。

  “真帅!”白小玲站在原地拍拍手,笑嘻嘻的称赞道。

  我:“……”姐姐,你这可是生死关头啊喂。

  这时不知道从哪冲出个男人,一脸恐惧的跑过来,口中惊慌失措的大喊着:“有鬼!有鬼!!”

  他直冲过来抱住白小玲,鼻涕眼泪流了一脸,整个人凌乱不堪,脏兮兮的。

  “求求你,救救我,有鬼,有鬼!”此时男人毫无形象可言,跪在地上紧紧抱着白小玲不撒手,苦苦哀求。

  白小玲简直无语:“你能别把鼻涕眼泪蹭我身上吗?”

  “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男人仿佛没听见似的,甚至越抱越紧。

  眼看那一群骨架子立马就要扑过来,男人出现的方向也缓缓露出一张狰狞的面孔。

  “你居然把缝合怪给引来了?”白小玲一脸嫌弃:“大半夜不去睡觉,瞎跑什么,不遵守规则,不就活该嘛。”

  “别说了。”我一手直接抓起男人的衣领,催促道:“快走。”

  白小玲心不甘情不愿的撅起嘴,跟在我后面飞快的滑下楼梯。

  我将男人抗在肩上,直接一层楼一层楼的跳,小玲也是很快速的滑下来,渐渐的,身后的怪物就没了身影。

  我拖着人冲进房间,等小玲进来后就立马反锁。

  房间里的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顺了口气,地上的男人因为被拖回来,全身酸痛得躺在地上起不来。

  白小玲环视一周房间里的人,下一秒就眼含泪水趴在我手臂上委屈了起来:“你居然趁人家不在的时候找别人,一个不够,还找这么多个,嘤嘤嘤。”

  我:“……”

  其他人一副“我懂”的表情看着我。

  你们懂个锤子!我内心狂哮。

  “砰砰砰!!”忽然门被疯狂的砸着。

  “谁啊……”徐珍缩在唐欣身后小声的问。

  白小玲白了地上的男人一眼,语气不满:“还不是这个男的惹了怪物。”

  “这怪物追这么远的吗?”我们当时起码都甩了它几层楼了,这都能追过来,也太执着了吧。

  “好像这个男的身上有味道……”靠的最近唐蕊捂着口鼻忽然说。

  我仔细闻了闻,空中似乎充斥着一股腥味。

  “这就对了,这腥味是缝合怪的唾液的味道。”白小玲蹲下来,友好的笑着看向男人:“被吐口水了,是不是呀?”

  男人眼神躲闪,不敢直面小玲。

  白小玲见男人不回应,撅起嘴站起来哼唧道:“没劲。”随即又看向我:“诶,小小,你手流血了。”

  我疑惑着抬起手,小拇指的位置不知什么时候划出了一条细长的伤痕,我摇头:“可能是被七层的那个人给划伤的?”我想起那个男人的指甲可以直接划开女生的脸。

  这时门外的撞击声越发剧烈,徐珍吓得快要哭了:“怎么办,他会不会闯进来?”

  “用东西挡一下。”我皱着眉头,在门的中间已经出现了些细小的裂痕,看来上次只是发现我们而已,这次把它的猎物救了回来,怕是生气了。

  大哥一听,赶忙跑过去抬起沙发,唐欣也跑来帮忙将沙发挪到门前。

  “感觉不够啊。”大哥看着剧烈晃动的沙发蹙眉道。

  “床……要不我们把床也挪过去。”徐珍在一旁小声的说。

  大哥一拍脑袋扑哧扑哧的往床边跑,唐欣和徐珍也跑去帮忙。

  床挪过去之后,门总算稳了许多。

  忽然砰的一声,上边的门破掉一个洞,一只沾满粘液的手伸了进来,绿色的粘液啪嗒啪嗒的滴了一地。

  一股腥臭味直接上头,像是小巷子里常年累计的垃圾堆加死了几百年的鱼混合的恶臭味。

  “呕……”大家直奔厕所,几个人将厕所围得满满当当。

  已经将脑袋伸了进来的缝合怪:“……”

  但因为门和沙发都将门堵死,所以缝合怪只是砸开了门上面的一小块,伸了个头进来对着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男人疯狂咆哮。

  场面既尴尬又好笑。

  不过虽然怪物进不来,可那恶心的味道是真的可以杀人。

  “……”我站在门口强忍着胃里的翻涌,还是决定把这个脑袋给弄出去。

  于是在小玲提供马桶刷之后,我们总算是将这个令人不适的脑袋给推了出去。

  虽然用马桶刷可能不大尊重它,可它身上的味道也不比厕所好闻……

  为了防止被推出去的缝合怪卷土重来,我们又用被子将洞堵住。

  虽然缝合怪依旧锲而不舍的在外面疯狂轰炸,但是至少空气清新了许多,大家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而大哥整个人都要吐虚脱了,无精打采的坐在地上,其他人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

  倒是一旁的白小玲看起来精神状况还不错,翘着二郎腿坐在窗子上,口中嚷嚷道:“你们不会到窗子边透气的吗~”

  众人:“……”好像是哦。

  这时唐蕊小声问大哥:“琛哥,她是谁啊。”

  还不等大哥回答,白小玲哼笑一声,从窗户上下来,走到唐蕊身边:“我还没问你是谁呢。”

  我将小玲扯过来:“别吓到人了。”

  白小玲挽过我的手臂,哼哼唧唧的晃:“你不爱我了,你爱别的女人了。”

  我:“……你戏真多。”

  “哎呀,不好玩,你都不配合我。”白小玲见我不配合她,撅着嘴蹦到大哥身边找大哥玩去了。

  我捂着脸,感觉自己像是个幼儿园的老师在给一群孩子操心,看看这一蹦一跳的白小玲,再看看着仿佛被人欺负得快要哭了的徐珍和正在与白小玲一起玩拍手游戏的大哥,还有一脸委屈的唐蕊……

  我欣慰的看向了这里面唯一正常的唐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