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飞行棋3

您的生存天数已到账 江思君 1003 2021.08.20 23:52

  前一秒还嚣张至极的于秦,此刻垂头丧气的像是丧家犬。

  队伍里的人都震惊的看着我。

  “可以啊,小小,什么时候去练了这么一手?”沈宇赶忙凑上来围着我转了几圈。

  其余好几个女生都小心翼翼的朝我围了过来。

  “没想到小小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是啊,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在班上只负责貌美如花呢。”

  “别,小小成绩也很好的好吧。”

  “真是羡慕死了,长得又漂亮,成绩还好,还这么厉害,看看我,害……”

  我:“……”

  我可以说我只是不想让自己被人摆布吗?

  ……

  两分钟后,前面的小云变成了四种颜色,一道轻快的乐声响起,胡月月轻声笑道:“游戏开始,请从黄队开始。”

  随即那枚骰子分别分裂出四个小小的白色骰子飞往四队。

  每个队伍的前面都悬浮着一颗小小的骰子,黄队的聂清清走出人群,抬手在空中一点,那颗骰子自己骨碌碌的自己滚了起来,同时那一枚大骰子也同步转了起来。

  最终又停留在六点。

  “聂清清的运气是真的好啊。”沈宇在一边捏着下巴感叹。

  而另一边聂清清抛到了六也没让自己先去,是叫了一个瘦瘦矮矮的小女孩。

  小女孩身段不行,吃力的跳了很久才连跳带怕的到了第六个格子,期间好几次差点掉下去。

  看得让人胆战惊心。

  “这聂清清是要干嘛?”一旁的沈宇有些不解:“这六点应该是最安全的啊,为什么她不自己去呢?而且这么远为什么还叫杨婷上,那小胳膊小腿真的不怕她掉下去啊。”

  “……”我猛敲他脑袋一下:“你自己动脑子想想,一共十个人,但才六个点数,所以必定有会骰到相同点数的,但一朵云也就那么点大,所以让瘦小的先走,那如果点数重了,还可以让瘦小的顶上,说不定还能挤挤,但是壮的先上了,万一重了,那两个人都得下去。”

  沈宇恍然大悟的一拍脑门,朝我伸出个大拇指。

  我:“……”

  另一边。

  胡月月:“好了,接下来该到绿队了。”

  绿队第一个出来的是一个十分高大的男生,剃着极短的寸头,身上宽松的校服都贴着皮肤,隐隐约约显露出他的肱二头肌。

  男生走上前刚朝着骰子抬起手,骰子就自个骨碌碌的转了起来,男生嘴角一提:“嘿,这玩意还挺智能。”

  十秒钟后,骰子停在了三。

  男生心情极好的朝着云朵走去,到了面前又开始怀疑:“这东西不会被我跳跨吧?”

  这次连胡月月都无语了:“……这个你放心,别说一个你,就是几十上百个你都没问题,前提是你能站得下。”

  听了胡月月的话,男生憨头憨脑的双脚朝云朵一跳,稳稳的站在了云朵上面。

  而接下来剩余没有扔骰子的就只剩下红队和我们队伍。

  我们队伍在红队之前,经过大家“千挑万选”最终还是将我推了出来。

  顶着身后一群人炙热的目光,我硬着头皮上前抛了骰子,得到了五点。

  ……

  这运气,真好……

  “哎呀,小小运气也不错呢,一上来就直接飞行一次,可以转转盘了呢。”胡月月笑眯眯的说着,可这话到我耳朵里总感觉带着一股阴阳怪气。

  我内心有些复杂。

  虽说有个大转盘可以转取奖励,可是也不要忘了里面也是有惩罚的,所以这样相比之下,反而稳稳当当不触发转盘才是最稳妥的。

  但现在反而要赌一次。

  “小小,开始转转盘吧?”胡月月开始催促道,同时一只小转盘的影像出现在我面前。

  我闭上眼睛,在小转盘上一点,再小心翼翼的睁开一条缝。

  “哎呀,恭喜哦,小小你获得倒退一次的机会。”

  我嘴角抽了抽,玩这种游戏巴不得一飞直接飞到终点,谁还想倒退啊?

  神特喵的恭喜。

  不过既然抽到了,说不定后面还能靠着倒退至同色格子来飞一次,这样想想也没有那么难受了,好歹可以多走四格。

  接下来这一轮我把机会让给了队里最壮硕的良可,前五步加上后四步一共九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个比较安全的位置。

  最后的红队由一名不认识的女生掷的骰子,得到了三点。

  女生抛完骰子头也没回,直接一格一格跳到了第二朵云上。

  “这个女孩完全和队伍没沟通啊,是不是关系不好啊?”我撇过头,一个短发女孩正低着头和一个长发女孩低声窃语。

  长发女生刚要回答,瞥见我正看着她们,连忙不好意思的朝我笑笑,但短发女生没有发现,依旧扯着长发女生的衣袖继续说着:“雨涵,你说我们运气是不是挺好的呀,起码没和李佳璐那一类的人一队,而且还有安小小这么厉害的女生可以镇压于秦这个小流氓。”

  长发女孩抽着脸对着我苦笑,赶紧回扯一下短发女生。

  短发女生猛得一惊,朝我尴尬的打了个招呼:“额,大佬你好,我叫张章。”

  我:“……”

  下一秒,无数尖叫从旁边响起。

  我回过头,绿队在刚刚也抛出了个五点,但那个女生的运气明显没有那么好,抽中的是水下逃生。

  此刻的女孩被关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箱里,水源源不断的从箱底冒出,而在箱顶上挂着一把足有一个手掌大的锁。

  女孩急促恐慌的拍打着玻璃箱,水已经没过小腿了。

  “下面,下面!”一个女生指着箱底朝大喊:“钥匙在下面!”

  玻璃箱的女生顺着手指方向低头一看,的确有一大把钥匙正在箱底。

  此时水已经没过女生的腰部,女生慌张的从下面掏出钥匙,但一大串钥匙上面要找出正确的钥匙谈何容易。

  女生已极快的速度一把一把尝试,很快水线已经到了脖子,女生仰着头,困难的将嘴鼻留在仅剩的空气里。

  终于,在水即将要完全灌满整个水箱的时候,女生手中的钥匙一扭,锁开了。

  女生喜出望外的将锁扯下,试图将箱顶推开,下一秒,女生瞬间黑了脸色。

  扯开的锁只是一个外层,里面依旧有着一个细小的锁挂着,旁边的按键明明白白告诉大家这是一个密码锁。

  这下完全来不及了。

  整个天空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都聚集在那个灌满水的水箱上,大气不敢出。

  女孩拼死挣扎慌乱的扒拉密码锁,这个时候甚至又没有提示,哪能冷静得下来去猜测这个密码?

  两分钟后,女生放弃密码锁,表情痛苦的疯狂拍打玻璃,但大家谁也不敢动。

  红队有一个小姑娘总算忍不住,颤颤巍巍的举起手:“她这个密码完全无解,可不可以放她出来啊?”

  胡月月瞟她一眼,面色不变:“这个密码不算无解,所以能不能破解是她的问题。”

  这句话,相当于下了死亡通知书,大家心里瞬间凉了一截。

  玻璃箱里的女生再也坚持不住了,张开嘴,面色痛苦的挣扎着,不一会儿就没了动静,尸体悬浮在水中,面色苍白,两只眼睛圆滚滚的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她,她是,死了吗?”张章怕的不行,整个人都在发抖。

  我深叹一口气:“死了。”死的还挺冤。

  那把大锁之下,谁也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一个小密码锁,并且在寻找了钥匙之后,本就时间不多,还要猜测密码谈何容易。

  在场的同学开始抱怨。

  “这不是忽悠人吗?”一个男生气愤的指着胡月月大吼。

  同队的另一个男生也立即附和道:“对啊,一把锁就算了,还藏一把?而且那个密码锁根本解不开啊!”

  胡月月咯咯的笑起来:“我们只是有说这个惩罚是水下逃生,但可没告诉你是这个难度,甚至也没必要,毕竟……闭卷考试是不能翻书的。”

  “可是那个密码锁根本解不开啊!”

  胡月月冷冷睨了那个男生一眼:“解不开是你自己蠢。”

  “胡月月怎么能怎么说啊。”沈宇有些打抱不平:“这里的确没有提示啊,根本解不开。”

  我看了沈宇一眼:“这个提示其实很明显了。在这天空并没有什么很多数字提示,但这就突出了唯一的数字,骰子,所以第一轮抛骰子的点数就是密码。”

  沈宇:“6144?”

  “第一次没有队伍顺序,应该不是密码,可能是我们正式第一轮的6353。”

  沈宇低着头有些纠结。

  开始怀疑到底是不是自己真的笨。

  “你们确定要继续和我争论?”胡月月提起嘴角,微眯着眼将所有人都扫了一遍:“你们有这时间去争论,不如赶快获胜游戏回到教室。”

  这一下又戳中了大家的痛点,刚刚还为女生愤愤不平的众人,瞬间变得垂头丧气。

  他们连自己能不能活下来都不知道,哪有那么多心思去管别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