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进化危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图腾符号

进化危行 糯笛 2404 2019.10.25 23:57

  一望无垠的黑色幕景上,星罗棋布的点缀着各色星光。一道银白色的光带横贯中间,仿佛有人将黑暗撕开了一角,阳光从中倾洒而出。

  看着这不寻常的景象,林白白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尼玛怎么又晕了。

  林白白不停的安慰着自己,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既来之则安之,不晕也见不到这么宏大的场面。

  问题不大。

  想罢,她就顺着银河一点点的向前漂浮着,越过星辰的薄纱,一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蓝白色的星球映入眼帘。

  这是,地球吗?

  朝朝暮暮日日月月,时间从她的身边匆然划过,就像在看一部快进的影片。她在上帝的角度,见证了这颗星球从原始大陆起,碰撞分裂,逐渐形成了无数板块,直至演化为她印象中的地球,时间才恢复正常。

  亿万年的演变令人心生震撼,同这宇宙的生灵万物相比,人类宛如蝼蚁。

  就在她感叹人类渺小时,地球的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一个血红色的星球,逐渐从中显露出来,露出了全貌。

  是了,这就是引起地球轩然大波的红月。她努力往红月的方向蹭了蹭,想要看得更清楚一点。不成想眼前一黑,一阵引力传来,紧接着人便来到了红月上。

  赤红色的土地上,拱起一座座山丘,一个个漆黑的通道伸向了地底。放眼望去,地面上除了一些诡异的植物,再没见到其它东西。

  她来到其中一个洞口,面片无尽的黑暗让她有些发怵,可这诡异的环境也不容她多想,便伸手扶着墙壁,一点点摸索着往下走。

  寂静的通道除了她踩在土上“吱嘎吱嘎”的声音,再没有其他动静。钻过一个又一个壁洞后,她来到了一个十分开阔的空间。

  陡然出现的光亮让她不适地眯起了双眼,待她看清楚面前的景色时,神情逐渐凝固。

  这里的构造,很明显是一个原始部落。一排排三米高的土屋,墙外杵着许多石器。部落的中心立着一个巨大的图腾,上面刻满了她看不懂的符号。图腾下方则是一个发散着蓝光的区域。

  而那推翻了她熟知的一切的怪物,此时正成群结队地在栏内休憩,栏杆旁边还放着食盆。

  仅仅一只就会让人类死伤惨重的怪物,在这里,却是最低下的牲畜。

  只见从土屋中走出来几个约两人高的生命体,似人类搬直立行走,双腿略微有些弯曲,脚部生长着锋利的爪子。

  强健的肌肉上布满了一层银灰色的皮毛,鼓起的青筋若隐若现。腰间围了一层类似动物皮一样的东西,遮挡住了臀部。头部却是如同猛兽一样,耳朵竖直,鼻端突出,两只眼睛发出幽幽的凶光。

  它们说着林白白听不懂的语言,将栏里的怪物赶进图腾下方的区域里。一阵耀眼的蓝光迸发出来,照亮了整个空间。

  她抬起胳膊护住眼睛,片刻后,就见到与光芒一同消失的,还有刚刚被赶进去的大批怪物。

  她心中一跳,隐约觉得自己来到的地方就是怪物的大本营,而那怪物便是被传送到了地球。

  可是这传送阵是怎么出现的?为何地球没有人发现?它们的目的又是什么?林白白觉得自从她做了那个古怪的梦后,脑子就不太受使。

  在她想离开的时候,突然有一股令她颤栗的感觉从头顶传到脚底。

  抬头就发现那几个兽人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她身上,幽幽的目光中漏出了一丝杀意。

  林白白想到了刚才的亮光,肯定是那光芒太亮将她的位置暴露了。

  心里一阵懊恼。

  在那充满杀意的目光中,林白白宛如褪了毛的小绵羊。

  她转身就向后跑,可就她那点本事,几个呼吸间就被追上了。狭小的通道没有能让她躲避的空间。她尝试着凝聚能量,却一无所获。

  感受着那凌厉的攻势,林白白不由得紧闭双眼。

  想象中的痛楚并没有发生,只听“嗷呜”的一声,林白白连忙睁开眼睛。

  只见眼前闪过了一个亮亮的东西,透过她的身体落在了地上,还调皮地向后滚了两圈。

  兽人没想到自己的一击会扑空,爪子从林白白身上透过,根本来不及收势。顷刻便戳到了地上,爪子直接就崩断了一根。

  林白白看着抱着爪子哀嚎的兽人,不由得给它竖了个大拇指。

  敬你是条汉子。

  要不是时机不对,她此刻都能笑出声来。

  几个兽人死死地盯着她,嘴里喘着粗气,却又拿她无可奈何。

  要早知道自己的存在只是意识体,林白白也不至于跑得这么狼狈。她提脚就往大本营走去,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搞清楚。

  在兽人们虎视眈眈的眼神中,林白白从容不迫地走到了图腾处,开始打量上面的符号。

  这些兽人智慧不高,也没有形成系统的文字,图腾上刻的都是抽象的图案,这倒方便了她观察。

  图腾的最开始,是一些长相各不相同的物种围在篝火旁,其乐融融。紧接着大片陨石坠落,地面开裂,板块迁移,洪水淹没了整片星球。

  最后,篝火旁只剩下了唯一一个物种,她看着上面熟悉的兽头,将视线移到了兽人身上。

  看来这里的兽人,就是图腾上唯一存活的物种了。她有些疑惑,那些被饲养的怪物和兽人是同一物种吗?

  随即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差距太大了。兽人身上那蓬勃的生机与那明显有社会联系的行为,是怪物远远赶不上的。

  林白白猜测,很大几率篝火旁的都是诞生了高等智慧的物种。

  她又接着往下看,一个长方形的图案,像是一个封闭的盒子,里面刻着一些小人。

  后面紧跟着就是一个圆圈,上面的图案和脚底下的传送阵十分相似。

  传送阵的后面连接了两个圆圈,第一个圈中刻了个叉,第二个圈看起来像是刚刻不久,崭新的痕迹还没有落上污垢。

  这应该就是地球了吧。她缓慢地伸出手,认真地描绘着第二个圆圈的形状。

  这是家啊。

  看着周围的兽人,林白白难免有些无力,以她现在的能力,活着就已经很困难了,也不知道传送阵能不能毁掉…

  想到此处,林白白的双眸重新有了神采。

  对啊,只要人类把传送阵破坏了不就好了吗!

  林白白满心都陷入到了破坏传送阵这个想法里,殊不知她遗漏了一个问题。

  与此同时,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正透过幻境,盯着那个抚摸图腾的人类,若有所思。

  他伸手摸了摸旁边的宠物,起身向外走去。那宠物“嗷呜”一口,便将幻境吞下,转身慢悠悠地追赶着主人的脚步。

  男人看着前方那颗蔚蓝色的星球,眼中晦暗不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