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祸起箫墙

悍卒 又见青山 3445 2005.07.28 04:08

    这俩人可不是一般人,东海四雄乃是当代最有名的四个高人,武功之强天下罕有对手。更让人尊敬的是这四人都怀有一颗悲天悯人之心,眼见天下苍生处于倒悬之中,一怒之下直奔江州行刺昏君杨广。

  没料到事泄未成,这四人杀出江州后从此浪迹江湖专杀贪官墨吏,致使天下墨吏惧之如虎,后来四人感身单力孤难成大事,又察秦王为一代难得的英主,就投奔到帐下。

  现在这里的两位就是大爷和二爷,三爷号称神偷将军名叫候君集,老四叫九头龙将李云鹏,就是玄甲营中我从没见过却服的五体投地的武教头。

  跪下后我就磕头,嘴里忙说道:"二位师伯好,不知二位的身份,刚才冒犯千万莫怪"。

  那胖老头大笑着奔过来围我转了好几个圈说道:"好小子,刚才一见你我就觉得你是个可造之材,可惜你已是成人了,我们缘份薄呀,你这辈子难在武学上达到颠峰了。不然我就把你带在身边,把身上这全挂着本事都传给你"。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本子塞进我手说:"这就算师伯的见面礼了"。

  我一看,只见本子上写了三个字<<易筋经>>,还没等我反过神来,就见那瘦老头一扬手扔过来一个卷轴说道:"这个是我那份,以前从一个盗墓贼手里得来的。我不喜用兵刃,就送与你吧,那<<易筋经>>你现在练也只能强身而以,这个你要勤习呀"。

  我接过后看了下,是本刀谱,名叫<<裂天斩>>,不禁大喜道:"多谢二位师伯"。

  李世民走上前道:"我也凑个趣,这个不是什麽赏赐,就当是朋友之赠"。

  说着从腰间解下一柄短刀递过来道:"此刀是天铁所制,名叫噬月,锋利无比,用时要多加小心"。

  我刚要说话就见那30多岁的男人走过在自己身上一顿乱摸,然后红着脸说道:"在下秦琼,现在身上..实在没有拿的出的东西,容后在补吧"。

  我一震之下赶忙说道:"秦将军太见外了,您是大将军,我只是个小卒而以,怎敢妄取将军之物"。

  秦琼看着我笑着说:"老弟你太过谦了,此时只以朋友论起,秦某何敢以名爵压之"。

  这时李世民又指着那姑娘说道:"这位姑娘叫许月蝉"。

  我赶忙抱拳行里道:"许姑娘好"。

  许月蝉上下打量了我几眼说道:"我的礼物晚上给你,你现在先去歇一阵吧"。

  李世民忙道:"对,快去歇一歇吧,晚上咱们在谈"。

  其实我早就盼着这句话了,连日冲杀赶路,早就累的快站不住了。听完后忙道:"多谢秦王殿下"。

  那许月蝉向我一招手,就领我向偏房而去,还没等我走多远,就听后边那胖老头喊道:"傻小子,别倒那就睡,你看看我给你的书,比你睡觉有用"。

  我连忙说:"多谢您老人家关照"。

  进了偏房就见里面居然放着个大澡盆,里面满满的装着水,边上的桌上摆着几个菜和一大碗饭,我不禁深深的对许月蝉一躬道:"多谢姑娘"。

  许月蝉一笑说道:"你先吃点东西,我去把你替换的衣服拿来",说完就出去了。

  我一步就奔到桌前大嚼了起来,正在我专心致致的向一个大蹄膀玩命时许月蝉进来了,把手中的衣服往床边一放笑着说道:"吃过后就洗个澡歇吧,有事就叫我"。

  我嘴里塞着一大口肉含含糊糊的说道:"多..多谢姑娘"。许月蝉见我这样捂嘴笑着出去了。

  把东西吃了个精光后脱下衣服往澡盆里一钻,那个美劲就别提了,痛快的洗完后穿上chuang边放的棉布内衣,在床上一躺,松软的床垫让我舒服的之哼哼,心中暗想,这就是神仙过的日子了吧,我看神仙也不如我。迷迷糊糊刚想睡,猛然想起师伯的话了,取出经书盘腿在床上一坐,我就研究上了,书中的东西并不难懂,是一门吐纳的练气功夫,还有一个个的小人画在上面.看了一阵后我就照着练上了,练了一阵后眼前的景物慢慢的变淡,在过一阵就沉浸在经书里什麽也不知道了。

  等明白过来后顿感疲劳尽去,真比睡了一大觉还好,一抬头就见许月蝉笑吟吟的正在门口看着我,我报谦的笑了一下,看了看外面,天以经黑下来了.练了有两个时辰了,许月蝉见我醒了后走过来递过套衣服说道:"试一下吧,这是我送你的"。

  我接过一看,居然是一件丝袍,不由得大惊道:"这衣服要好多钱吧,我这当兵的可穿不起呀"。

  许月蝉轻笑道:"料子早就有了,这是我刚才专照着你的身材做出来的,你试一下看看,老穿着那件旧军服怎成,不方便在这里进出啊"。

  我一想有理,就道声谢穿起来了.穿完找了面铜镜照了照,心中说道:"这次看谁还捂着鼻子饶着我跑,现在我他妈也混的人模狗样的了"。

  跟着许月蝉来到正房,只见房中几人全都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心知这是遇到难题了,在屋里施了个罗圈揖后,我找了个角落坐下了。

  李世民这时慢慢的对我说道:"九郎,你来时上官将军可与你说明那些扶桑忍者为何人所派了吗?"。

  我想了想说道:"没有,大人只是让我速来送信"。

  这时秦琼说道:"二殿下,这次我们密秘来扬州知道的人极少,但刚到不久这事就泄了,是不是那边出了问题?"。

  李世民微微一笑,说道:"九郎不是外人,但说无妨"。

  秦琼对我说道:"此次二殿下来扬州是为了密秘接见新罗使臣,共商联合攻讨高丽的事,能否是新罗那面出了问题?"。

  李世民用那双黑不见底的瞳子看了秦琼一眼说道:"不应该是,我们给新罗的回信中并未提及是我亲自来,应该是另有其人"。

  秦琼道:"知道您亲自来的人不过只有几个而以,难道是他们?"。说完惊恐的看这李世民。

  李世民苦笑了一下,把头靠在椅背上就不动了。秦琼这时狠狠的说道:"一定是这两个混蛋所为,领兵打仗攻城捋地时都他妈是孙子,可窝里斗时这砸黑砖借刀杀人的事却干的汤水不漏,真是畜生.连亲兄弟都不放过"。

  李世民冷冷的道:"不许胡说"。

  听完这些我明白了,"愿生生世世莫要生在帝王家"在心里反复想了想这句话后我说道:"殿下,为今看来此处以不可久留了,殿下可暂避一时,等我玄甲营诸人齐至在与那新罗使者商谈也可以呀"。

  李世民摇了摇头说:"已与新罗定好后日午时会面,地点是城北的醉月楼,我若这时离去恐失理数这是其一,其二,此次乃父皇亲自下旨安排,如不去就是抗旨之罪,其三,此事干系及大,如有毗漏就是千万颗人头落地.还有,我料那些扶桑人杀我不成必然会行刺新罗使者,如新罗使者在这里被杀,恐两国兵祸误起呀"。

  听他说完后我也不禁暗暗吃惊,这时大师伯棋痴说道:"可否这样,您派我去找那新罗使者说明此事,我们改个时间地点应该可已吧"。

  秦琼叹道:"晚了,那新罗使者应该快到这里了,因是密谈,所以在没到后日午时前我们找不到他的"。

  这时李世民说道:"既然不能逃,就尽人事而听天命吧"。

  许月蝉说道:"现在敌暗我明,我们太吃亏了呀"。说完转头向我喊道:"喂,那个勇悍狡智的,有主意吗出一个"。

  我低头想了想,说道:"要说办法,也有.有三条路可走,第一,就是在后天午时前杀光扶桑忍者,第二就是殿下您暂避一时,由我等在醉月楼接出新罗使者带到您处".在有就是通知本地官府中人,调兵戒严,来个只许进不许出,那时不管他是新罗还是扶桑,进扬州的一律先扣起来在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