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孤军 1

悍卒 又见青山 3408 2007.01.24 15:04

    趁着众兵们打扫战场的时候罗士信又和我们几个商议了下后面的事,辅公佑的第二批粮草以被我们毁了,军无粮自乱,只要他得知后定会派重兵回来查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马上夺取褒城,褒城的守军现在还有1500人,强攻是行不通的,事前罗士信曾下令将这夺城的任务交到我头上,为此我以考滤好久了。

  那吴将军的兵符令箭落到咱们手里让夺城容易了不少,我逼着那吴将军让他写了封信,盖上他的印章后又拿了支令箭,领着300人换上辅公佑军中的号衣分乘 30辆大车就直奔褒城,在路上我让这300人中除了车夫外都伪装成伤兵模样,在路上走了五天,那耸立在褒斜道口的褒城以出现在面前。

  这个褒城真是个弹丸之地,城墙低矮只有五丈多高,也只有方圆两里多地大小,虽然看上去不起眼儿,但此处却是重要到极点的地方,此城正好堵在褒斜道入口处,占了此城若有敌军从褒斜道而出首先就会被城上的乱箭攻到,若城上以火木堵住绕行城外的那条小路,那时纵有千军万马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了。

  不光这些,褒城处在汉中这个平原的角上,城后就是那条通往蜀中的金牛道,走金牛道再过栈道后就是直通CD的天险剑门关,金牛道又称剑谷道,相传战国时期秦惠王欲伐蜀,因山道险竣故做了五条谎称能拉出黄金的石牛献给蜀王,蜀王大喜之下忙命人凿山开道以迎神牛,哪知道路通后迎面杀来的却是名震天下的秦之锐士。

  汉中有两条通道可通蜀地,另一条名叫米仓道,但此道却只通到巴中南郑,所以从地利上远不如金牛道重要,这褒城前阻褒斜背扼金牛,乃是连接汉中和西蜀的咽喉重地,只要占了褒城,那辅公佑想兵战不利后退入蜀中据守的算盘就撤底落空了。

  如今这东城城门紧闭吊桥高悬, 离褒城还有将近两里地远就听城上有人喊道:“哪里来的车队?再向前走就放箭了。”

  我赶忙喊道:“莫放箭莫放箭,我们是吴将军派回来的。”

  城上人听我如此回答好像稍稍放心,语气缓和下来道:“是吴将军派回来的?有凭引吗?”

  我答道:“这是将军的亲笔信,这是令箭。”说着将这两样东西高举过头。

  城上的笑道:“兄弟别怪我们多事,上头的令严,你这信和令箭我要查验一下,你们暂时先别往前来了。”

  城门启开个缝后出来十几个敌兵,其中一个领头的取了令箭和信就和这十几个敌军又返回了城中,过了一会城上喊道:“查验明白了,你们进来吧。”接着城门大开吊桥也放了下来。

  那个来迎接我们的军官笑着打量了车上的人几眼后道:“好家伙,伤了不少啊,几天前从这城头上看褒斜道里浓烟大做,不是咱们的人吃亏了吧?”

  我笑道:“别看伤了这麽多咱们也没吃亏,敌军想偷袭我们反被吴将军杀了个四散奔逃,咱们死了100多伤了这麽些,粮草也丢了50……60车,这不是吴将军命我将伤兵送回,然后在补50车粮草送过去。”

  那人听了笑道:“打了这麽个大胜仗丢几十车粮草也划的来,昨天又运到了5000斛粮,尽够你运的了。”

  快到城门时我边跟那人闲扯边向后打了个眼色,在路上时我就以分派好了,进城后300人中40人付责放火烧车堵住前来增援城的敌军道路,160人守城门,其余100人跟着我攻上城头抢占门楼,不光可以居高临下的压制,起落吊桥的绞盘也设在那里,罗士信的人马现在就埋伏在谷内,只要我能控制此门两柱香的时间他就杀进城来了。

  进城时我不住的四下打量着,褒城里面的情况和我想的差不多,城内的道路只是一条普通的小十字街,城上城下的守军看来以对我们完全放心了,刚才那警觉的表情也以完全放松了下来,我进城后跳下车就顺着马道向城上走,与我说话的那军官喊了我一声问道:“你上那里去干嘛?”

  我没接他的话,而是头也不回的招了招手,那人急道:“不要上城,将军有令闲杂人等不许上城,违令是要斩首的。”

  此时车队以大部分都进了城,不能在等了,不然最先进去的大车就要被带到粮库去,面前闪出两名手持长矛的士兵,其中一人横矛喝道:“什麽人私闯城头?快快下去。”

  我向他俩眦牙一笑,翻手从号衣下拔出两柄飞刀就甩了过去,那俩人措不急防下当既惨叫倒地,我忙抽刀跨过他二人就向城头另一个满面惊疑的守军急扑。

  这时与我一起抢城门楼的100人也分成两批沿着马道急冲而来,当务之急是先要抢下那两具起落吊桥的绞盘和门楼,此时敌军也以明白过来了,都各举刀枪围了上来,城下的人砍断挽具将大车塞到路口马上就点燃了车中的油布,火势一起那些前来增援的敌军就被阻住了,浓烟从城中滚滚向天,这是我与罗士信定下的信号,烟起就是他冲出来的时候到了。

  门楼处的敌军不足40,被我们一顿砍杀转眼间就四散奔逃,那几个要摇绞盘的敌军也被砍倒,目前看我这300人是占了上峰,但我现在丝毫也不敢大意,敌军必竟有1500人之多,没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只是因为暂时被我们打了个冷不防,一但清醒了绝对够我这300人喝一壶的。

  果然转眼的功夫敌军就组织起人马攻了上来,城下的敌军手持长杆欲挑开那些着了火的大车,进攻城头的敌军各举盾牌从两侧的城墙杀来,还有两个大约300人的小队直出了南北门,看样子是想绕出城直攻被我抢下的这道城门。

  面对敌军如此有条理的进攻我只有心中暗叹敌军统兵的实在不是个庸手,但现在叹气是没用的,要马上想办法,想到这我忙命10几个人将早以准备好的几十个小油罐取上城来,30人上门楼三层用箭压制,50人躲在门楼一层射杀两侧冲来的敌军,另20人点燃火油罐分边甩到城头两侧的路上。

  火一燃起两侧的通路立时被切断,有几个胆大的还想用盾牌垫脚冲过来,但一放下盾牌就被箭射中,这几人倒地后立被大火烧到,他们的翻滚惨嚎声一起,我的两侧就算暂时安全了。

  城下那些手持长杆要挑车的也被乱箭射的抱头鼠窜,从城外要绕过来的敌军这时已经攻至,我安排守门的160名兵卒马上分成两股迎了上去,我不太担心这两股敌军,别看他们人多,但他们是从城墙与护城河间的窄道过来的,兵力铺展不开,再加上我们在城上劈头盖脸的一阵乱射乱砸,别说抢城,现在连自保都困难了。

  远处罗士信带领的人马以隐隐可见,这个时候我的心才算稍稍放下,可就在这时猛听一阵辚辚的车轮巨响,然后就见从十字街右边拐出一辆冲城车来。

  看到这里我倒抽了口冷气,咬牙一打量身边的兄弟们,一个个的脸上也惨白一片,我知道他们怕什麽,这种冲车是专门用来冲撞城墙和城门的,还是密闭型的冲车,人字顶上铺着防火的生牛皮,四面全是防箭的厚木板,中间一根青铜包头的撞城锥,下面有轮,靠里面的人推着走,此物体积庞大又不惧火烧刀砍,顶开我那些阻路的大车简直易如反掌,这还不算,若是将这冲车堵住城门,那罗士信的人马就进不来了。

  拼命的时候到了,想到这我眦牙又看了几眼那些蝗虫般跟在冲车后面的敌军,伸手就将身上的号衣脱了下来,从地上拣起一支长矛后边向城下赶边将号衣缠到了矛头,此时冲车以被推到城下,我那些着了火的大车也被它顶的不住倒退着,马上就要到城门前的空地,再向前冲车后面的人就可以冲过来了,我就着车上的火点燃号衣后急命人挑开大车就扑了过去,赶到冲车前顺着撞锥的口子就将那着了火的长矛捅了进去。

  捅进去后我用长矛一顿乱搅,车内的敌军被火一烧纷纷高叫着从车后的开口逃了出去,此时冲车被后面的敌军推得又向前行,没办法了,只有对着推,想到这我大喝一声就用肩头紧紧顶住了冲车。

  此时只有较力不让冲车再往前走,分派着用大车堵口的40名兄弟也都扑过来一齐帮忙,好在十字街窄敌军也没有多少人能推到冲车,一些敌军上房准备翻过来,但只是刚露头就被城上的箭雨射了下去,城墙两侧上的敌军见此机会纷纷放箭射来,虽然当时就被城楼上的兄弟们发箭压住,但我这城下40人既无遮蔽又少盾牌,也被射倒了不少,此时只能咬牙苦撑,不多久忽听身后人喊马嘶,罗士信的援兵终于到了,

  援兵冲进城后立时四散出击,我见援兵到了忽觉两腿一软,此时才发现,为顶那冲车我几乎以累的脱力了。

  背靠着冲车我缓缓的坐在地上刚喘了口气,就见罗士信纵马来到我面前急问道:“受伤了?”

  我此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摇头苦笑,罗士信看了一眼我背后的冲车道:“怎麽如此小城会有这麽大的东西?你和先来的士卒们先歇着吧,剩下的我们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