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惊天之秘

悍卒 又见青山 3073 2005.08.10 19:42

    等了一个时辰光景,秦琼回来了,身后的兵丁抬着5具尸体也跟了进来。

  进屋后秦琼向我禀道:"宅院内共有六个扶桑人,这些人很是凶悍,见我们冲进去全拿着刀反抗,结果被我们当场格杀了五人,还有一人重伤,现在找了郎中正在救治,从他们那里搜出了了几个令牌,还有一封信,情殿下过目"。

  我接过牌子看了看,跟我手里那块一样,再看那信我当时就是一惊,居然是刘黑挞的儿子写给他后妈的信,信中说让她后妈一定要守好什麽东西,并且说他这头事情进展的很顺利,用不了多久就能跟他这后妈到扶桑双宿双fei了。

  手里拿着这封乱七八糟的信,我有点发蒙,在屋内转了几圈又抬头看了看也在我身后跟着转圈的秦琼,问道:"这信你看过了吧?有何打算?"。

  秦琼苦笑着说道:"越乱越添乱,能有何打算,等这里事完了再说这信的事吧".

  我点着头说道:"现在我们是顾不过来了,先办眼前的吧".

  说着点手叫过许月蝉,对她说道:"这封信你马上去抄上两份,一份送到高邮去,另一封信交给金陵那的上官靖将军,原件你贴身藏好,信叫米店里的伙计送去,快去吧".许月蝉接过信就到后堂去了.

  我又对秦琼道:"扬州的守备兵有多少,你能全都调度得动了吗?".

  秦琼笑着答道:"这你放心,我也是老行武了,该抓紧的事一件也拉不下,有几名校尉看来是那太守的心腹人,我一会就处置了他们,好在你把太守给摆平了,这移交的号令也是当着那胖子的面传的,我想问题不大".

  我点了点头道:"你看见堂上坐的那俩扶桑娘们了吗?这俩人我看不简单,你有啥法子从她俩身上挖点东西出来没".

  秦琼俩眼直勾勾的望了我一会,突然整出一幅奸笑的脸孔来,低声对我说道:"怪不得许姑娘说你看那两个扶桑娘们的眼神不对,还说你口水都流到桌子上了,我说小九啊,这俩****你真看上了?我看许姑娘对你可不错呀,人也好看,更是文武双全,你就别打这俩娘们的主意了,哥哥给你做主,这事一完就到许姑娘那里提亲如何".

  他嘴上不说正经话,可行动上却不含糊,把手一挥,只见20几个虎狼一样的兵丁当时就扑了过去,按住后就上绳,上绳后就搜身,不多时,只听几个兵怪叫道:"将军大人,这俩扶桑娘们是....是男人装的".

  听完这话后我当时差点吐出来,心里别提有多恶心了,第一次亲女人却亲到男人身上了.越想越窝火,越想越要吐,我咬着牙狠狠对秦琼说道:"你马上派人去把南云兄弟俩捉来,我要亲手..亲手把他们剁了".最后这句我都带出哭腔了.

  秦琼看我这样摇了摇头说道:"你可真够背的".还想在往下说时见我眼珠子都红了,忙带上人押着那俩人妖跑了.

  回到大堂时我还气的混身乱哆索,坐着站着全不舒服,在屋中驴拉磨一样转了有20多圈后,我狠狠的骂道:"该死的四喜丸子,老子这就叫你好看".说完转身就向关押着他的那间房子跑过去了.

  到了房中我压了压心头的火气,慢慢的走到已被绑的象个皮球一样的四喜丸子面前,蹲先来用手在他那肥脸上拍了几下,那四喜丸子见我忙苦着说道:"殿下饶命啊,老奴知罪了".

  负责看押他的棋师伯说道:"这老小子进门就没消停过,又哭又喊的就是要见你,吵的我心烦.刚才给了几脚后才老实了".

  我笑迷迷的拉过张椅子往他面前一坐,问道:"你要见我有事吗?该知道的我全知道了,你们那个窝我已派人缴完了,杀了几个抓了几个.南云那哥俩也被我扣下了,那俩扶桑人妖我也给押起来了,你没用了知道吗.我现在来见你是问问你还有后事要交代没,你的家小我暂时不动,等把这事禀过父皇后他老人家是不是要灭你全家我就不管了.有事你就快说吧,能办的我就帮你办,不能的事你免开尊口,省得我跟你这要死的人生气".

  四喜丸子听完我这番话后差点吓尿出来,跪在地上干嚎着说道:"殿下容禀,老奴有心腹之言相告".

  我不耐烦的挥手道:"别跟我套近呼了,你就是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嘛,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现在都落到这地步了,还想保命吗".

  那四喜丸子都快把头拱进地里了,把肥脸在我腿上一顿乱蹭,哑着嗓子哭道:"殿下就听老奴一言吧,老奴确有要事相告啊".我回头向师伯挤了挤眼,又打了个手势,接着猛的一站,举起脚来就踹在四喜丸子身上,转身就往外走,边走边狠狠的骂道:"不知好歹的东西,还在这里没完没了.我这就叫人来活扒了你的皮".

  师伯赶忙拉住我笑着说道:"殿下息怒,我看您还是听一听他说的话为好,看他说出的东西有用没有.这人是大殿下的家奴,要是真说出点有用的东西我看您还是饶他一命吧,这样也算帮大殿下挽回点脸面来不是".

  说着把我扶到椅子上坐好.我又叹了口气说道:"我知你是想保住这条命,我也不想杀你呀,小时候在大哥那里玩时就听他说过你不少好话,今天事情居然闹到这样的地步,我就是想回护你也得有个凭依吧.这人哪,真不知打哪说起好了".

  四喜丸子像抓住救命草一样赶忙说道:"殿下您来之前大殿下就传来一信,说您密秘前来扬州与新罗人商谈合兵之事,命我严加监视殿下的行踪.他还买通了扶桑忍者行刺殿下您".

  我对他苦笑了下无奈的道:"看来大哥对我的成见是越来越深了,他总已为我有夺他大位之心,其实我李世民哪里有这样的打算了,现在天下未靖各地诸侯都还没有归俯我大唐,我为了我们李家的大业如此操劳换回的却是他这无端的杀意,哎.....一待天下平定后我就披发入山,今生再不问世事了.免得落个手足相残让后世之人耻笑".

  四喜丸子又磕了个头说道:"殿下真乃大度之人啊,老奴...".

  我一摆手问道:"就这些吗?我都知道了".

  那四喜丸子忙道:"谢子辉叛军中的5000骑兵已在殿下回京的路上埋伏下来要对殿下不利".

  他这话一出口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没等我细想他又说道:"刘黑挞的老婆就藏在扶桑国中甲贺忍者的总舵中,那女人身上带着那颗祖龙传下的传国玉玺".

  又是一记大锤砸的我满头金星乱蹦,刚要张嘴问就见四喜丸子又说道:"刘黑挞的儿子现以潜入京城跟扶桑忍者首领要行刺皇上"。

  这三记闷雷差点就把我吓背过气去,看着坐在对面满头都是汗的棋师伯我完全乱了.这里没一件是我自己能掌的住舵的,要赶快去通知上官大人和殿下,想到这里我站起来道:"我没空跟你在这里瞎扯,你说的我也早有耳闻了,你把知道的都写出来我看,我累了,要去睡觉,明早暂时不杀你,我看看你写的在说".

  又向棋师伯交代道:"看好他,不听话就不留他了".

  说着向师伯打了个手势让他看好四喜丸子.一转身就奔大堂上来了. 到了大堂上我吓的浑身是汗手脚直软,闷着头想了一下对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