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悍卒 又见青山 3630 2006.02.18 17:30

    这小玉居然回来了,这可太奇怪了,如果她是扶桑人的奸细,按理说是不该回来的呀,如果她不是奸细,那一定是有什麽事再瞒着我,还是回头在处理她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那些扶桑人找出来,可怎麽找呢,这城里有他们的落脚地是肯定的了,那赵善东家?不会,抓了那赵善东和那扶桑人来问问?这个可行,但我怎麽抓?那赵善东和那扶桑人摆明了不怕我抓呀,这可怎麽办?就任那些扶桑人这麽猖狂下去?

  天快亮了,等天亮后聚齐衙役先去那赵善东铺子抓人,管他怕不怕,先逮住再说,这也算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吧,想到这我叹了口气又对自己道:“这些办法能行吗?平时觉得自己主意不少啊,怎麽现在一点有用的办法都想不出来了呢?”。

  再屋里转了一阵后我又想,这群扶桑人现在算是已露了像了,这样岂不是与赵善东铺子里的那个明面上的扶桑人的做法相互矛盾了吗?按理说他们给我们明目标时在暗地里是不该活动的呀?至少不该派那女人去县衙这样爱出事的地方活动,难道。。。。。这赵善东等与今晚打了一仗的扶桑人不是一路的?想到这我眼前不禁一亮,这太有可能了,他们有可能是两条道上的,但目标却只有一个,就是那扶桑皇族母子,如果今晚与我们交过手的人是苏我氏派来的,那赵善东店里的扶桑人又是谁派来的呢?

  想到这我坐不住了,出了家门就向赵善东那间盐号跑,如果城内的扶桑人真是两路,那这两路人就一定互相是敌人,若真是如此,那对我可太有用了。

  到了盐号一看,关着门上了隔板,我回头向四外看了看,没人,确定没人后轻轻敲着门道:“赵掌柜在吗?赵掌柜在吗?”。

  敲了一会后里面有个人举着蜡烛来到门前不耐烦的道:“我们掌柜的回家了,你有事明天来吧”。

  有人出来就好办,想到这我压低了声音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我是新来的典尉,找你们掌柜的有要事,快把门打开”。

  里面那人看来还真被我这身份吓住了,先举着蜡烛隔着门缝看了一会,然后开门道:“你看我这狗眼,真是大人您呀,快请进快请进”。

  我迈步进屋道:“我几个时辰前来过一次,当时与我谈话的那个外地人还在吗?他求我办的事我这边有眉目了”。

  我的话音刚落,就见里面的门帘一挑,那扶桑人和赵善东出来了,见我呵呵一笑道:“大人这麽急着来,难道有什麽重要的消息吗?”。

  我见他俩都出来后也是嘿嘿一笑,找了个椅子坐好后道:“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两位究竟是什麽人?”。

  他俩听完对视了一眼后笑问道:“大人就是为问这事来的?”。

  我没理他问的话,在桌上倒了碗凉茶抿了一口道:“今晚还有人也托我打听小楼上的事,也是扶桑人,开的价比你们高些,我向来问问,看看你们两方面谁出的高”。

  那个叫苏虾子的扶桑人听完这话脸上当时就变了色,急急的问道:“那些人你是在哪见到的?”。

  我一笑道:“这个你就别管了,他们出的比你给我的多500两银子,你想不想在加点?”。

  边上的赵善东笑道:“钱不是问题,但典尉大人忘了吧?我们给你的金银并不是买你的消息用的,给你时我们就说过了,那是朋友的馈赠,如果大人觉得赠的少了,事成之后我们加三倍给你,这个数大人总该满意了吧,再说大人是个场面上的人,既然答应我这个朋友了,就不该再去理别人的请求,您说我这话对吗?”。

  我将凉茶碗往桌上重重一顿道:“钱没有命重要,知道吗?不说算了,就当我这次没来过”。说完抬腿就走。

  那赵善东一拦道:“你想知道什麽?就算不知道细节也一样能办好这件事呀”。

  我停下脚步后叹了口气道:“你们别以为我什麽都不知道,那母子俩究竟是哪路神仙你们比我清楚,我可以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但过后会怎麽样?就按那母子俩的身份来说,一但他们出事了追查下来,我得了多少钱也不够买我这条命的,你们说是不是这麽回事?”。

  那扶桑人沉默了一阵后道:“大人担心的很有道理,但我们并没有恶意呀”。

  我呵呵一笑道:“这话有些说早了吧?另外一群扶桑人也是这麽说的,可回过头就摸进县衙门里行刺去了,跟那里的守卫动上手后被守卫作翻了四个,你们不信吗?尸体现在就在衙外躺着呢,上面下令命我严查,查不出来就要我好看”。

  那扶桑人笑了笑道:“那大人此行的目的是。。。?”。

  我答道:“给我说清你们是什麽人,为什麽来这里?,目的又是什麽?不然就抓回去押到大牢里”。

  那扶桑人又笑着道:“大人的意思我懂了,但你就不怕我用谎话骗你吗?”。

  我也笑道:“怕,我当然怕,但你们的目的自己该清楚,把我耍迷糊了对你们可没好处,现在可不只是你们想找那母子俩呀”。

  那扶桑人苦笑了一下道:“大人说的有理,我们的身份是扶桑皇族的卫士,这次来中土是为了寻找藏在这里的皇太女和皇太孙,她们二人来时匆忙,贴身的侍卫只有两人,天皇怕有人会对她们不利,所以让我领人来寻找她们”。

  我哦了一声后又指着那赵善东道:“赵老板怎麽掺进这事来的?难道你不是我们中土人?”。

  那赵善东笑道:“大人说笑了,我不是扶桑人,因为我在扶桑也有些买卖,所以与他们很熟悉,人家有难我们就该帮一把嘛,再说,我是个商人,帮他们办完这事后还怕没了我的好处?”。

  我苦笑了下后道:“赵掌柜的心肠真好,那这次你们从扶桑来了多少人?都在哪?还有,你真叫苏虾子?小楼上有这母子二人的事你们是怎麽知道的?”

  那扶桑人道:“这次我们一共来了20人,不,算我是21个,这间店里有3个人,其余的都在赵掌柜城外的一间庄子里藏着,我的真名叫东乡平三郎,小楼上的事乃是赵掌柜从程县令与一个老头二人谈话中无意听来的,我觉得这麽重要的事不该是这麽简单就得来情况的,所以才想到求大人再去核实一下,大人还有什麽要问的吗?”。

  我点点头后又双眼直视着那赵掌柜道:“你送给我的那个小玉究竟是什麽人?”。

  赵善东一愣,虽后便笑道:“那是一个我买来的孤女,我是真心想巴结一下大人的,大人难道觉得她有问题?”。

  我白了他一眼后道:“多谢你这份好心,我但愿她没问题吧”。

  这话一说完那赵掌柜就慌了,又问道:“大人难道真觉得那小玉有问题?”。

  我没回答他那车轱轳废话,而是对那东乡平三郎道:“我还要向你打听个人,那大伴细人你可知道?”。

  这名字一出口那东乡平三郎脸色就变了,只见他猛然站起后又缓缓坐在椅子上道:“大人怎麽知道这个人的?难道大人见过他了?”。

  我冷笑道:“岂止见过,今夜我们还动过手呢”。

  东乡平三郎皱着眉道:“这老东西不是在高丽吗?怎会到了这里?我算他最快也要五天后才会来的呀”。

  只见他又站起来低着头转了几圈后说道:“大人想叫我们做什麽?就实话实说吧”。

  我呵呵一笑道:“简单,帮我找出这个叫大伴细人的弄死他”。

  东乡平三郎为难的道:“这事不是太好办,你不知道这大伴细人是何许人也,这麽说吧,我这次带来的侍卫中有多一半是他调教出来的,此人极不好对付,我怕。。。。。。。。。。。”。

  我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道:“既然怕他怕到这份上那就算了,你们还是回扶桑去吧,免得留在这里碍我的手脚,什麽玩意儿,还说自己是侍卫呢”。说完起身就向外走。

  这下那个东乡平三郎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忙道:“大人等等,我说的不是怕,而是小心,大人这脾气也太急了吧”。

  我停下脚步对他道:“我不管你们怕他到什麽地步,你们付责把他的藏身地找出来通知我,剩下的就不用你们管了,这样你看成吗?”。

  那东乡平三郎咬着牙皱着眉想了一阵后道:“我尽力而为吧”。

  我呵呵笑道:“尽不尽力的我就管不着了,但没摆平那大伴细人前你们别想接近那母子俩,我们这边不等到一切都安全时是不会让你们接近她们的,有事就让赵掌柜去找我,你们自己也要加小心,我猜那个叫大伴的一但知道你们也在是不会放过你们的,还有,天亮后让你城外的那些人都进城来,暂时先住到我家去,饭火钱你们自己出”。说完向他二人拱了拱手,转身就出了这家盐号。

  天边以泛出鱼肚白来了,这一夜过的真有意思,那个叫东乡的扶桑人说的到底是真是假?管他说的真假呢,那母子俩不是在我们手中吗,想接近那母子俩,这两路人就先死一路在说吧”。

  想到这我心中暗笑,但鼻子却因寒冷的刺激而重重的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看了看左右,街面上以经出来些人了,我选了个卖豆腐花的小摊一坐,要了两张油饼一碗豆腐花,大口大口的吃上了。

  大饼吃的就剩了半块,那豆腐花也被我喝剩了小半碗,就在我狂扫剩下这点东西时,只听不远处有个声音惊恐的喊道:“死人了,杀人了,。。。。。。。”。

  那几具扶桑人的尸体被发现了,我暗骂这人真他妈勤快,到是晚出来会呀,等我吃完了你在喊多好,又拼命抢了几口后掏出点碎银子把饭钱给了,这才一肚子不愿意的向那几具尸体的方向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