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兵进泉州

悍卒 又见青山 2837 2005.11.22 16:07

    蹦起来后想了想,我又坐下了,心里狂喊道:"急不得,万万急不得,这事不能声张,更不能去找柳先生理论,这个倒霉大营里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人太多了,一但动静大了不一定又弄出什麽事来,天知道是不是因为大伙都知道了柳姑娘害羞才不答应的".

  可转过念头一想又不能,不答应就不答应呗,那柳教头干嘛要说他孙女有人家?只要臭骂我几句在加上罚写几遍书就成了,何苦编这个瞎话出来,那能许给谁?能不能就在咱营里?二营的白鸭子?那小子平常油头粉面的小嘴贼甜,有可能,玄武营的宋铁山?这小子长的俊俏,又天生的一副好身板,平时那帮女兵没少往他身边凑近呼,会不会许给官大的了?难道是郑雄?不对呀,他家有老婆了,莫不是.....上官大人?

  想到这里我不敢在往下想了,想不出来,只能越想越乱,反正珠子柳姑娘收了一颗,那就说明我跟她还有戏,咱们一点点来吧,我到要看看她许的那人家是谁,真惹翻了老子,我就..........想到这里我冲着大营左右前后连眦了一气牙,这才站起来跑了.

  跑到厨帐进去就找吃的,这几天我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整天的面饼牛肉,吃的我嘴歪眼斜的,现在回来还不大吃一顿岂不是对不起自己吗,朱大爷见我疯狗一样撕着一只肥鸡啃先笑了笑,然后说道:"慢点吃,这还有你最爱吃的红烧肉呢".

  我含含糊糊的边吃边道:"您放心,剩不下,都剩不下".

  正在我吃的满头是汗顺着嘴角流油时,突然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道:"你个小屁孩,还吃呢,别噎死".

  这一声传来我真差点噎着,怎麽三胖追这里来了?难不成是刚才偷听的事她知道了?猛然从坐着的地方直窜出两丈远后我死劲的翻着白眼咽下一块鸡肉后道:"是三姐呀,您怎麽来了?找我.....有事?".

  那三胖阴沉着脸道:"没事我找你干嘛,你那王大哥叫我告诉你,他养的那只猫跑回来了,现在就在他被窝里,让你弄点吃的,再找个结实点的笼子把猫装里".

  我一听这话当时吓的俩腿一软,来回在帐内转了两圈后对三胖道:"我这就去找笼子,你告诉别人千万别进伤号篷,更不能去碰王天赐的被子,连你都不行".说完拎着半只肥鸡撒腿就向玄武营跑.

  刚跑了几步就听朱大爷说道:"啥猫这麽利害?".

  又听见三胖道:"不听这小屁孩的,我这就回去找个绳把那猫儿捆上".

  我听完后差点一个筋斗栽地上,忙又跑回来打躬作揖的道:"那不是猫,不,不是不是猫,那是,,,,,反正你千万别动,等我回来在说".说完撒腿又跑,边跑边回头喊道:"千万别动啊,会出人命的".

  跑到玄武营后我就嚷开了:"谁有笼子给我一个,要铁的,别太小喽".

  没人理我,没人理我我就翻,直冲最近的一座帐就开找,一边找着一边嘴里喊道:"人命关天啊,有的就快给我吧".

  帐外有人喊道:"看看着个成吗?".

  我钻出帐一看,居然是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笼子,这下差点把我气的背过气去,指着那笼子道:"这是个啥东西,养蝈蝈用的吧?没听见我说要大的吗?还拿这个来气我是不是?".

  那兄弟见我生气也骂道:"就你有理呀?要多大你到是说清楚啊,不说清楚可怎麽给你找,你要养什麽?先说说看".

  我答道:"养...猫,对,是猫".

  那兄弟先翻着眼皮看了看我,然后才怪里怪气的说道:"猫?你家猫是养在笼子里的啊?这不是扯蛋吗?".

  我不耐烦的道:"你就说你有没有吧,咱们回头在掰扯咋养猫的事行不?".

  只见他又从帐内拿出个笼子道:"这个你拿去吧,这笼子是我以前抓狐狸用的,现在先借了你去吧".

  这笼子好,我接过笼子冲这兄弟一笑,也不在理会他那都快翻的看不见黑色的白眼,又撒腿向伤号篷跑了.

  到了伤号篷先把鸡塞笼子里了,然后向拎着棍子站在门口的三胖笑了下,蹑手蹑脚的进到帐中,帐内还是漆黑一片,我站了一会,才缓缓向王天赐那床走去,到了床边还没等我去掀被子,就见往王天赐躺在那里向我轻打着手势,我按着他的意思把笼子放到他边上就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站在帐外忍着三胖那不时的拳打脚踢仔细的听着动静,良久,里面才有点声音,又过了一会,才听见王天赐说道:"没事了".

  我想进去,但看见三胖那表情还是算了,冲着三胖嘻嘻一笑,又接着回去吃我的红烧肉了.

  在大营里连转了两天,天天去朱雀营门口晃,但柳姑娘的影子却一次都没见到,心里急呀,有时壮着胆子去问,却是被那群女兵们打趣了一番,最后我也不问了,只是坐在那块擅入者杀的大牌子下头死等,最后才有一个女兵拍着我的脑门告诉我:"傻小子,轻轻奉令去扬州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你还是别等了".

  心里憋气,蹲在厨帐内又开始跟一只烤的焦黄的肥鸡玩命,正吃的荣崇皆忘时郑雄进来了,抓着我的脖领一边跑一边道:"别吃了,跟我走".说着一把抢过肥鸡他啃上了.

  我在衣襟上擦了擦油手道:"上哪去呀?你急什麽?".

  只听郑雄边吃边道:"我刚接的令,带本部人马立即开拔,这次的任务有点扎手,所以我把你要来了".

  我一听这兴趣就来了,忙问道:"还有郑英雄害怕的事?说来我听听".

  郑雄拉着我跑到马厩后指着一匹看上去一身灰耗子皮色的肥马道:"这是你的,我去传令出兵,咱们兵进泉州".

  我一把没拉住他,赶忙在后面问道:"泉州在哪呀?".见他没理我,只好走到那灰马前给马上鞍子去了.

  当兵好几年了,现在可算有匹自己的马了,虽说这马不比猪瘦多少,我也着实的喜欢,拉出来后我没立即上鞍,先是摸着马毛嘿嘿一通笑,然后拉着它就向厨帐走,到里面偷了棵白菜,又摸出好几个生鸡蛋来,早就听人说蛋清喂马壮力,我伙头兵的爱骑吃上还会受屈?一边拉着它往回走我一边乐,刚跑回去就见郑雄在刚才的地方驴拉磨样的打着转,见我回来吼道:"瞎跑什麽?就等你了".说着扔过来一件铁甲.

  我赶忙拎过铁甲问道:"这也是我的?".

  只见他没好气的道:"快换上,我帮你上鞍".

  不得了呀,这可把我美的找不着边了,校尉才能穿的铁叶掩心甲呀,刚进大营就看这东西眼热,穿在身上一动甲叶子哗哗的响,整个人看上去又精神又威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