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大祸临头

悍卒 又见青山 3662 2007.06.14 11:48

    放了他们,不然我这辈子心里也别想安生了,想到这里我赶忙收刀进车将那两个孩子都抱了出来,此时那车夫正在抱着脑袋缩在地上浑身发抖,我将那两个孩子交给他急道:“这车坐不得了,你快带着他们钻那边的林子走。”

  那车夫看来还不太相信我说的话,见我又急催了几句后才抱着小的牵着大的奔进了林中,见他们逃后我的心也安静下来了,抓起地下的尸体往车里一扔,然后照着那拉车的马就狠狠的拍了一掌,拉车的马吃痛之下又跑了起来,我让它先跑出一段,然后才大呼小叫的催马紧追了上去。

  我这一切都是做给后面人看的,当后面我那队人马也快跟上来时,我才似模似样的抡刀跃马将车弄停,好在他们赶上来时也没细看那尸体,不然还是很有可能看出破绽的。

  我这50人损伤不小,居然被对方杀死砍伤了10多个,领着他们返回山庄后一看,这里也完全被肃清了,查点了一下人马,居然死伤了近200人,忙着善后时我也不由得暗自匝舌,还好没分出那500兵去,不然这一战还真危险。

  我军的尸体已被妥善的收敛,对方那些残破的尸体也被堆到墙角等待查验,遍地都是血,我此时有些茫然,杀死的人中不光是那些死士,还有许多女人的尸体也在里边,看穿着应该是这庄上的丫环仆妇,这些人本是不该死的呀。

  柳先生曾教过我,当正而不足,亦不可损而受益,可我现在是怎麽做的?枉杀,还有个人曾对我说过,要想升官发财,那就要先把良心喂狗,是谁说的我已经忘了,他说的真他妈对,我现在已感觉真有条狗在一口一口的噬咬我的心了。

  回长安后我就赶向天策府中交令,哪知还没到府门,就见门前车水马龙般停满了车轿马匹,好容易挤到大堂上一看,只见堂上竟排开了几大排的盛宴,我冷笑着辨认了一番,全是朝内的大小官员,不光是我们自己人,还有好多都是从前太子和齐王身旁自比为心腹和股肱之辈,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歌功颂德的谄谀之声,整个大堂沸沸扬扬,唯有二殿下自己,如木雕泥塑般坐在首坐上一动也不动。

  我的到来让堂上众人又一阵的兴奋,都纷纷跑过来向我示好,如今我的手脸虽然洗了,但甲胄之上却仍然满是血污,他们也不嫌脏,竟然围着我用衣袖袍襟不住手的擦拭,见他们这副贱样我不由得一阵恶心,强压着吐意笑推开众人后走到一个角落中自斟自饮了起来。

  不久天策府中其他将领也有陆续回来的,个个一身的血迹,他们有的兴高彩烈,有的默然无语,这里尉迟恭是回来最早的,数他最高兴,酒喝的也最多,此人精赤着上身炫耀着刚受的伤,挨桌敬酒的同时也口沫横飞的讲着事情的经过。

  从他的口中我得知,他们是如何在玄武门设的伏,交战时那李元吉又如何三次箭射二殿下都没射准,张公谨如何一人力守北门而阻来援的几千太子人马,后来齐王用弓弦勒二殿下的脖子,他又如何英勇的从齐王手中救下二殿下的性命,又是怎样提着太子和齐王的人头惊散了敌军,最后他又陪着二殿下怎样入了圣驾所在的临湖殿,圣上又是怎样和二殿下抱头痛哭,最后,圣上决定在一个月后正式禅位给二殿下。

  他的话颇有些前言不搭后语,有几处细节更是让我吃惊,圣驾所在的临湖殿离玄武门不过百步的距离,如此距离圣上都没做出反应,看来真正的行动,早在临湖殿就开始了,还有那力阻几千人的张公谨,他是个什麽东西?我虽没和他打过交道却也与他相熟,一个人如何能挡的住几千人啊?门关了敌军就不会爬墙?几千人一齐四面进攻,他张公谨就是生了三头六臂也应付不了,看来当时他身边也有许多人马。

  望着尉迟恭那得意洋洋的黑脸,又看了看木坐在首位的二殿下,我忽觉这个尉迟恭真是傻的可爱,平时还已为那程咬金最没心眼呢,但看程咬金闷头吃喝的低调才知道,原来他比这尉迟恭要有心计的多。

  自顾自的又吃了一会后猛听堂外一阵大乱,接着就见房玄龄快步走到二殿下身旁低语了几声,二殿下听完后脸上顿时变色,先扫视了一圈我们天策诸将,然后无言的向房玄龄轻轻点了点头,接下来的事情让我如遭雷击,只见堂外低头躬身的走进个手托条盘的人来,条盘上盖着红步,这人我认识,正是今天我放走的那名车夫。

  那车夫先是谄笑着向堂上的二殿下磕了三个头,然后伸手一揭那红布,果不出所料,布下就是那两个孩子小小的人头,我眼前一黑,连坐都有些坐不稳了,此时心中悔恨的要死,这个无恩无义的匹夫,竟然卖主邀功,留下那个自刎的,一刀劈死他好了。

  此时房玄龄手指我们这边与那车夫交谈了几句,那车夫就开始逐个的辨认上了,只片刻之功他就发现了我,我此时被气的浑身发颤,也不等他指,站起身来手按长刀就向他身边走。

  那房玄龄见状忙抢步上前对我怒道:“燕九郎,你要干什麽?难道此时还想杀人灭口不成?”

  我没理他,急冲几步后刚想抽刀砍那车夫,就被身旁的众人按倒在地,他们按的我好紧,紧的让我窒息,拿住我的是天策诸将,耳边也传来了秦琼悲伤的哀叹:“九郎,你……都干了些什麽呀。”

  我放弃了挣扎,任由他们将我捆住,二殿下正在看着我,那目光也如寒潭般的幽深,猛然间忽听有人道:“启禀殿下,燕九郎徇私枉法私纵反贼之余孽,今日又在大堂上公然杀人灭口,当明正典刑以靖国法。”

  又有人高声道:“启禀殿下,燕九郎曾与反贼李元吉之妻妹有婚约,素日就有通敌之嫌,今日反情以明当诛其三族。”

  一时间堂内声音鼎沸如赶集一般的乱,有说将我凌迟的,有说将我腰斩的,有说要将我大卸八块拿去喂狗的,更有人奔到我面前一口吐沫就啐到我脸上,我笑了,郎声大笑,二殿下也笑了,笑的声震屋瓦,良久,才见二殿下收了笑容冷声道:“将燕九郎押入地牢暂行看押。”

  天策府内居然有个地牢,这个我还真没听说过,到底是天策府的牢房,收拾的还真干净,里面既没有死尸,也没有老鼠,地面上还铺着厚厚的稻草,躺在上面感觉挺软呼的。

  别看这里不错,但我却觉得比上次进牢房都遭罪,我现在穿的是一身明光铁甲,这东西穿在身上到是威风凛凛,但一被绑住就不行了,我的两手被弯到身后,铁甲肩膀关节处那道微微突起的棱就紧紧的顶在肉上,这种疼不比刀砍箭伤般的剧烈,但却让人难受的要死,难受的恨不得一口将那块肉咬下来。

  我试着挣动了几下,哪知刚一挣动那守卫就奔过来踢了我一脚骂道:“妈的你瞎动个什麽?再乱动小心老子把屎尿盆子扣你脑袋上。”

  我恶狠狠的盯着他,那守卫见我不服抡鞭就抽在我脸上,然后踏上一只脚道:“看什麽看?还已为自己是威风八面的大将军呢?你现在是个等着挨刀的死鬼,死鬼懂吗?不是上头有令老子现在就发送你回来家。”

  就在此时只听牢房门口有人喝道:“大胆,他就是马上被拉出去砍头也轮不到你来作贱,放下你的臭脚,给我滚。”

  是程知节,那守卫一见是他忙不迭的跑了,程知节跨进牢房坐在我身边道:“二殿下让我亲自来看守你,秦二哥他们几个已向二殿下求情去了,只是你这事太大,恐怕……恐怕不太好办。”

  我笑了笑对他道:“众兄弟的心意,我领了,你们也不要求什麽情,事是我做的,祸也是我自找的,到了这一步,我也不指望能活命了。”

  程知节苦笑了一下道:“事情我们都问清楚了,你私放那两个孩子并不是早有预谋,只是当时心软了而已。”

  我吸着凉气活动了一下肩膀道:“那两个孩子到底是什麽人?”

  程知节叹了口气道:“最大的麻烦就在这上,别人到还好说,那两个孩子乃是太子李建成的一双儿女……那几个大一点的已被杀了,独跑了这对小的,没想到是你偷放他们,这个……这个事实在太大了。”

  我无语,只能闭目哀叹,此时忽觉身下一动,睁眼看后才知道,那程知节居然在解我的绑绳,我见此情景赶忙道:“解不得呀,这一解开二殿下非怪罪你不可。”

  程知节却不理会,解下绑绳扔到角落后道:“穿着这种甲被绑那是遭活罪,别的事我帮不上你,这个我自己还做的了主,二殿下若怪罪下来,我老程就担了,大不了回家种地去。”

  对我说完后只听他又回头叫道:“王八犊子,给我死回来。”

  那看守忙又钻了出来,程知节向他厉声道:“你去厨房让厨子们给我弄一桌酒菜送这里来,要上好的席面,就说是我老程要的,要快,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

  那看守忙不迭的就去了,我担心的道:“这……这样好吗?被二殿下知道了他非大怒不可。”

  程知节笑道:“绑绳我都敢给你松还不敢要点酒菜?放心,我就说怕你逃又担心打不过你,所以才想把你灌醉了的。”

  酒菜上的好快,因为牢房内没有桌子,所已全都摆在地上,那看守又不知道躲到哪去了,我和程知节相对而坐也不说话,只是一碗一碗的灌着酒,天黑下来了,黑的都看不清面前的菜,我俩也都有些醉熏熏了。

  此时忽听有人阴阳怪气的道:“殿下有令,着立刻押解燕九郎进见。”

  程知节闻听后浑身一震,我端起酒碗笑道:“来,再喝一碗,兄弟这就要上路了。”

  程知节也不说话,仰头喝干后将那酒碗一摔,一头栽到稻草上就不动了。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