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丢魂儿

悍卒 又见青山 2817 2005.11.15 17:17

    该怎麽办?要对症下药,要让他知道就是少了一条胳臂一条腿也不是废物,照样能办很多事,可要怎麽劝啊?就他那性格,还真不太好办,可就在我正满脑袋都在转主意时,只听得后脑勺一声脆响,接着就是一阵大痛,有人居然扇了我一巴掌,我一边揉着挨揍的地方一边咬着牙回头去看,等看清眼前这人我差点没瘫在地上.

  只见此人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左手托着个大条盘,右手卡腰,一张雪白略带小碎麻子的脸板着,正在冲着我运气呢,是三胖,我的妈呀,我怎麽把她给忘了,这可是她的地头呀,见我站在那里发愣这三胖又来劲了,素手一挥,一记漏风巴掌闪到般的直拍向我的面门,我下意识的躲开后她说道:"小屁孩长本事了,居然知道躲了".

  说起这三胖可了不得,我刚进大营时就被她硬扒过裤子,所以直到今天见到她我都抬不起头来,没办法,做了病了,不光我一个,营里的其他弟兄也不比我差多少,因为她分管的是伤号篷,没有朱雀营前那块.擅入者杀.的大牌子,又加上她长的还很有几番姿色,所以大伙有病没病的都爱往这跑,可跑归跑,再回来时一般就都不会跑了,不是鼻青脸肿就是混身是伤,有几个装病的回来还连拉了半个多月的稀,当兵的哪有个从不受伤的,那些以前没跑过伤号篷的还成,受伤后照顾的很不错,那些以前没事就往三胖跟前跑的,受伤后遭的活罪就别提了,听说这些人最后只要见到三胖进来就哆嗦,就哭,伤更是好的其快无比,要养半个月的没到10天就全走了,宁入阎王殿,莫入三胖房,这话也传开了,最后大家的结论是,这婆娘,太泼.

  没想到今天狭路相逢,我还是赶快想办法走为上吧.

  王天赐早就被惊醒了,被眼前的情形气的说不出话来,哆嗦着手指着三胖,嘴里只会:‘你......你....".

  我急忙陪着笑脸道:"是三姐呀,我来看看王大哥,顺便带点吃的来".

  三胖看了那大碗一眼面色稍缓,然后道:"看完了吧?还不快走".

  我忙道:"这就走,这就走".回过头来又向王天赐道:"王大哥,那我就先回去了".说完夹着尾巴就跑出帐.

  到底还是不放心,我没敢走远,蹲在帐口向里面偷听着,只听那三胖道:"他这汤不错,比我这碗粥好,你快趁热喝了吧".

  过了一会,只听一个大碗被重重顿在桌子上的声音传来,我浑身一哆嗦,心里说道:"坏了".

  果不出所料,接着就听到三胖那如银铃般的狮吼声:"怎麽?想绝食呀,瞧你那点子本事,手脚没了下头那个也没了,昨天我给你换裤子时它可还在呀,就这麽长时间它就没了?我看看,你那东西要是真没了我也不逼你吃了,找条绳子,在找个地方拴个套,帮你挂脖子上就完了".

  接着就听见王天赐那底气不足的怒吼声传来:"你这婆娘,怎敢如此无理,我王天赐也是堂堂八尺男儿,怎能...........啊,,你快放手".

  我擦了把头上的汗,又听那三胖说道:"哎吆,这不是还在嘛,我照顾过的伤兵病号不知道有多少,比你重的也有很多,但这一边说自己是个八尺男儿,一边又寻死的可真没见过,八尺男儿就都像你这样啊?你说你..........哎,你左手那枝箭呢?箭呢?藏到哪里了?快给我交出来,不然.....".

  我一听这话忙又钻进帐说道:"三姐,那箭在我这,不在王大哥手里".

  三胖听完后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恩,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我硬着头皮匝着胆子道:"三...三姐,你要对王大哥好一点啊,他可是....".

  我话没说完,只听三胖一声怒吼:"滚蛋".接着就见一个夜壶带着狂风,夹着厉啸,洒着汤汁,打着转直砸向我的面门.

  我妈呀一声掉头就跑,跑到门外又蹲在那里接着听,只听帐内王天赐怒道:"你怎能这样对我那兄弟?他可是个了不起的男子汉,侠胆仁心,敢作敢为的大丈夫".

  我蹲在帐外听的心里美滋滋的,又听那三胖道:"就他?小屁孩一个,既然你这麽看重他,那他给你端来的汤你干嘛不吃呀?我可告诉你,你不吃我也有招,那些个伤的都张不开嘴的兵怎麽都没死?本小姐办法多的是,你要想尝尝咱们就一个一个的来".

  我心中一阵暗笑,这下好,碰着硬的了吧,刚打着12分精神要接着往下听时,只觉后脑勺又是一声脆响,接着又是一阵剧痛,我不由得闭上眼暗自骂道:"这都他妈是谁呀,专找一个地方打,在外面蚊子飞过面前都能看出是公母的我怎麽回到大营连背后过来个大活人都不知道了?真他妈怪了".

  等转过身去一看,又差点没瘫地上,居然是柳先生,今天这是怎麽了?竟遇见要命的人物了.

  只见老头阴沉着脸道:"小小年纪居然不学好,竟敢躲在这里听壁角了,我教你的书都读到哪去了?跟我来".

  跟在这老头的身后我的心里像开了锅一样翻腾着,这下完了,这次回去还不罚我个狠的呀?十遍<<论语>>?要不就是20遍<<道德经>>?也许是20遍<<史记>>?20遍<<史记>>想到这我差点没昏过去,那不得抄到明年去呀,这不完了吗.

  我像个傻子一样跟着他走回他的大帐后在帐内一站,就等着他的最后宣判了,没想到他居然先叹了口气,然后问道:"你跟轻轻说什麽了?".

  一声闷雷,直砸的我头昏眼花两腿软,心里打着鼓想:"怎麽他都知道了?这可怎麽办好?怎麽办好?".

  我结结巴巴的道:"没...没什麽,我送给您孙女两颗珠子,还跟她说,,,要,,要...".

  柳先生一摆手打断了我的话道:"是要向她求亲是吗?你就别想了,我这孙女早就有人家了,珠子我替她还给你,你下去吧".

  他这句话对我来说已经不能用晴空霹雳来形容了,只觉得眼前忽然漆黑一片,两耳也听不到一点声音,完全无意识的取过那小盒转身出帐,连礼都忘了施了,出来后只觉得两耳嗡嗡的乱响,眼前的景物居然变的只有针眼大小,毫无意识的乱走了一通后,虽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了,坐下后先苦笑了一下,觉得自己就像个傻子,还是个瞎了眼的傻子.

  打开小盒,凝视着盒中的珠子,还是那麽美,在午后的阳光下反射着七彩的光,那光好柔和,美的让我心碎,我凝视着,但越看却越觉得反常,这珠子不对,哪不对?我又细看里一番,这下看明白了,这珠子...咋就剩下一颗了呢?少了一颗,还是最大的那个,看到这里我当时就从地上蹦起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