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重归大营

悍卒 又见青山 3535 2006.04.30 11:27

    雨水啪啪的打在营门上, 曾经熟悉的营门现在看起来却是那样的陌生,从未间断过的护兵没了,每晚必亮的四盏牛油大灯笼也暗然无光,从门缝向内看去,里面的景物依旧,只是连一丝光亮都没有,也没有声音,静的让我心悸,我缓缓的试着推那道门,门却轻轻的开了,一切都是那麽的反常,我失魂落魄的走在营中,脚下却像踩了棉花一样,从前那肃穆而又亲切的感觉撤底消失了,现在唯一能体会到的就是冷,仿拂骨髓都被冻僵了。

  站在雨中愣愣的好一阵,这才想起该去帅帐看看,当离帅帐还很远时,隐隐竟见到里面有灯光,还有人在呀,我压住心头的狂喜快步走过去轻轻的挑起帐帘一看,没想到里面的情景却让我完全惊呆了。

  帅帐中平时的摆设以完全改变,两旁的兵器架不见了,上官大人的帅案不见了,挂在帐内右侧的大地图不见了,正中间摆着一枝点燃的巨型牛油大蜡,围着蜡烛的却是五张桌子,还有好多人分站在桌前正忙着什麽。

  我一个一个的看去,有朱大爷两口子,他俩正在忙着做包子,有王天赐,断了的左手上安了个铁勾,右手拿了个小木锤,正在对着一个像是马鞍的东西敲着,还有那医官黄皮子,正在一包一包的分着药,文六先生则面向里的跪在帐角的一张板床上翻看着什麽,还有一张桌子上是柳先生,正在认真的教我拣回来的那个孩子乐文辉写字,我狂喜,迷茫,不解,看着眼前熟悉的众人想喊却喊不出,鼻头酸酸的。只觉得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摸糊了。

  小文辉最先看到的我,他先是愣愣的看了我一阵,然后才道:“你是九哥吗?”。

  他的话音一出,满帐的人就都听见了,最先奔过来的是朱大娘,只听她拉着我的手哭道:“怎麽瘦成这个样子?几个月前有人送信回来说你坠崖死了,我就不信,如今可算回来了”。

  朱大爷看着我只是呵呵的笑,文六先生在边上道:“这大半年你小子跑哪去了,干嘛留这麽长的胡子?”。

  他们都在围着我说话,我却感到眼前越来越暗,他们的声音越来越飘渺,他们的面容也如水面一样一起一伏的,我想张嘴却发不出声,费力的用手揉了揉眼睛后,浑身一软歪倒在一个人怀中。

  朦胧间我听见了大家的惊呼,也听见黄医官叫道:“别慌,他是急火攻心劳累过度在加上着了点凉,老朱婆子,你去快熬碗姜汤来,咱们把他送到铺上去,再找几件干衣给他换上”。

  一大碗热气腾腾的姜汤下肚后我感觉好多了,站在一边的黄医官笑道:“怎麽样,我说的没错吧,这小子身体好着呢”。

  我裹着被子向他们笑道:“我没事了,你们给我讲讲究竟出了什麽事吧”。

  本来面带笑容的大家听见这话后全都沉默了,隔了好一会,一直没说话的柳先生道:“你既然想知道,那我就给你讲讲吧,两个月前营中接到了四殿下李元吉的将令,让我们当晚三更时分配合他手下的唐兵去宋老生营中劫营,那一夜除了我们这些不中用的人外大家全去了,可当冲进去时才发现本该跟在后面攻入的友军却撤走了,宋老生当时有人马三万,我们却只有不到1100人,当时是个什麽情形我不说你也能想出来,要不是郑雄冒死突袭将那宋老生击伤逃跑,咱们也就全军覆没了,好在深夜间那宋老生也不明情况,又被郑雄用枪杆抽的抱鞍吐血,他一逃后军无战心,我们就这样把那大营夺下来了,但我们这一战自己也死了近600人,而且没死的几乎个个带伤,上官将军急怒之下去当即就去北平城找李元吉理论,哪知这李元吉却说上官将军领兵冒进有意助敌,那将令的事他跟本就不知道,将大人装入囚车押送到长安去了”。

  柳先生说到这里喉头有些哽噎,帐内其他人也都颓然无声,面现怒意,正中的牛油大蜡被风吹的忽明忽暗,我倒在板铺上双目无神的望着一处渗水的帐顶道:“还有呢?”。

  柳先生叹了口气道:“郑雄领着他手下仅剩的20多名骑兵去劫囚车了,但上官将军却不跟郑雄走,说到了京城二殿下会想办法的,现在逃走恐怕会累及大家,郑雄无奈下只有领着兵走了,劫囚车的罪名大的很,如今我们也不知他的去向”。

  我脑中一片混乱,内心更是惊恐不已,二殿下跟本就没在京城,如此说来上官大人岂不是。。。。。。想到这我不敢在想了,坐起来后又问道:“还有呢?不光这些吧”。

  柳先生缓缓道:“那李元吉以回京城,但临走前却命人断了我们的粮饷,连治伤的药都不给了,营中轻重伤号加到一处近600人,他这一手可真是太毒了,因为没有药物加上天热,伤号们又死了几十个,我们去讨过,但传过来的话却是过大于功,让我们营自散,没办法下我们几个一商量,只好靠手艺赚钱给大家买粮买药了”。

  此时文六先生苦笑道:“你朱大爷两口子如今在北平城里卖上包子了,名气还不小呢,柳老头子去给人坐馆教孩子读书,老黄是穿街走巷给人家看病,我和天赐老弟帮人家作些手工活,不过他的手艺比我好,你看他手中那个镶银马鞍,是城里张大户家要的,这一次又能赚个几十两了”。

  王天赐一直在忙着手中的活计,见我进来时也只是笑了笑,如今却突然抬头道:“兄弟,你认识一个叫单良的人吗?”。

  我被他问的一愣,忙答道:“什麽单良?我没听说过呀”。

  这下帐中人全呆住了,只见他们对视了几眼后朱大爷道:“难道他是李元吉派来的奸细?可是看着不像啊,多好的小伙子”。

  王天赐盯着面前的马鞍道:“不管他是不是奸细我们也不能留着他,一但被抓住什麽把柄李元吉就能派兵来缴营,但此人的武功极高,要想个法子才行”。

  柳先生也道:“再过一阵子他就该领着人从城里回来了,咱们在他的吃喝中下毒,但要小心别毒到其他人”。

  一直在我床前坐着的小文辉道:“良哥哥是好人啊,他还教我武功呢”。

  我被他们说的话吓的直冒汗,赶忙问道:“究竟是怎麽没回事呀?”。

  王天赐苦笑道:“这个单良是我们大营出事后自己来投军的,当时他说跟你很熟,是特意寻你来的,后来营中连饭都吃不上了,他就进到城中去干体力活帮着赚钱,宋老生攻北平时城内拆了好多房屋,这小子倒也精明,带着一些伤好了的兄弟开始贩砖运木帮百姓盖新房子,也着实的帮着咱们赚了些银钱”。

  柳先生接着道:“这人看上去很不错,但却来路不明,他说只认识你,但那时你又不知道下落,我们就先将他留下了,如今既是你不认识这人,那就留他不得”。

  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这个单良是谁,他们那边已经在商量用什麽毒药好了,见此情形我忙道:“先别急着下手,一会他回来时先让我看看他再说”。

  刚说到这,就听辕门处一阵乱响,接着就有好多人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传来,没过一会只见帐帘一挑,10几个被淋成水鸡一样的人闯了进来。

  为首的一人麻杆身材大驴脸,身上穿着一件粗布麻服,我仔细一看这衣服竟是我在唐海县买的那件,居然是他,是那偷卷了我钱跑掉的病鬼。

  那病鬼也看见我了,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后笑道:“你可算回来了,怎麽弄成这样?”。

  我苦笑道:“你就是单良?怎麽跑到这来了?”。

  王天赐道:“你真认识他?”。

  我点头道:“对,就是不知道他叫什麽名”。

  后进来的兄弟也看见我了,都围过来跟我说话,我边答对着他们边向那病鬼道:“你什麽时候离开我那的?”。

  那病鬼道:“伤好后就走了,你临走时不是说让我把马送回来吗,恩公有话还不赶快办呀”。

  我笑骂道:“少他妈扯蛋,我的钱呢?”。

  那病鬼嘿嘿一笑道:“临走时我都埋在你家院中那棵大树底下了,要不要捐出来?如今咱们这就缺钱,没您的话我不敢自己做主”。

  我苦笑道:“想藏被你说完也藏不住了,明天你就去都拿来吧,应该够咱们吃一个多月的”。

  那单良道:“还是你自己去吧,我去拿不好,再说明天还要干活呢”。

  我答道:“还是你去吧,我明天就要走了”。

  一旁的柳先生问道:“你还要走?这回去哪?”。

  我叹了口气道:“咱们粮饷断了,本该来的各地消息也断了吧?二殿下两个月前以经出征安南这事大家恐怕全不知道吧”。

  我话一出口帐中刹那间死寂一片 ,过了一会文六先生才哑着嗓子道:“不好,上官大人危险了”。

  柳先生静默了一阵后道:“要赶快给二殿下送信,还要去京城想法子托人保住上官将军,我们这里也要做长远打算了,到了这个时候龙组的那些人还是不见踪影,真是。。。。。”。

  我缓缓道:“龙组的人一定也在忙着,但咱们不能光靠他们,我明天就去安南,去京城的人手你们定吧”。

  王天赐边忙着手中的活计边道:“柳先生,你去取两张空白的路引勘合来,然后填上是北平城发往京城和安南的急件信差”。

  柳先生皱眉道:“北平城?我们也没有北平节度使府的印信呀?”。

  王天赐笑道:“您只管去,朱大哥,你再帮我取个萝卜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