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上任第一天

悍卒 又见青山 2966 2006.02.06 12:01

    临出门时交代了句晚上回来的要晚些,然后拉着马就向外面走,拐了个弯后像做贼一样先看了看身后,等看清小玉没出来后忙蹿到个卖早点的摊前抓起碗豆浆就猛灌,两碗豆浆一下肚就感觉嗓子眼不那麽难受了,我满意的清了清嗓,这才慢吞吞的向衙门走去,衙门还是关的,看来我还是来早了,将马栓在门口的桩子上找了个地方一坐,刚轻松的看了看街上的晨景,就见北门那边忽拉拉冲过好几个人来,到了门口操起鼓锤就敲。

  我见这情形吓了一跳,忙从坐的地方跑出来问道:“什麽事这麽慌慌张张的?”。

  为首的那人见我过来忙施了一礼道:“您是新来的典尉大人吧?我们兄弟几个是这城北赵庄的菜农,今早出来向城里贩菜时却在三里外的树林中发现一具尸首,所以赶忙前来报官了”。

  我听的后脖子直冒冷汗,第一天上任就碰上命案了,这还了得,忙对他们这几个菜农道:“你们俩接着在这敲,你们俩这就带我去,衙里一会出来人了就说我以经先去了”。

  等到了地方后我顺着他们指的方向一看,只见前面不远处停着一辆双马拉的大轿车,地上躺着一个灰衣人,身边一大滩血,我围着那里转了一圈看了看四周,只见尸体的三丈外就是一片树林,离着大路还有一段距离,就问这几人道:“你们几个怎麽不走大路进城?还有,发现这尸体时有人到尸体边上去过吗?”。

  那俩人忙道:“回大人的话,我们庄子要是顺着大路走绕远儿,所以向来都是穿过这林子直接来的,小半个时辰前我们打着过,先见的这马车,等走近了才见到还躺着个人,满地都是血,我们就吓的不敢往前走了,又痄着胆子喊了几声,见那倒在地上的没反应,就赶快来报案了”。

  我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们几个走到哪才不敢走的?”。

  其中一个道:“离着还有四。。。五丈时就不敢走了”。

  我哦了一声不在问了,走到那尸体付近向地上看去,脚印很乱,除了那尸体脚上穿的厚布鞋印外我还找到另外四个足印,三双很大,一双小巧,现在还看不出穿的是什麽鞋,看纹路和四边应该是靴子,这几双脚印一直延伸到大路,然后就被众多的鞋印淹末了,我站在脚印消失的地方向四周望了望,然后又回到尸体边上蹲下了。

  死的是个男人,看上去30多岁,看穿着打扮应该是那辆马车的车夫,我摸了摸尸体,还没完全硬,又向他身上的伤口看去,他是被人用刀砍死的,我望着那由胸至腹的一道长长的道口默默的计算着凶手出刀的角度和速度,这凶手是个惯用刀的,右手刀,很有点门道,但看到伤口的型状时我有些迷糊了,好怪的伤啊,这伤口极深,由胸处入刀的入点就极深,到伤口末端时却突然脱离,并没有一般刀伤最后改出时伤口变浅的特怔,这还不算,在离伤口几头发丝远的地方又见到一处伤口,极轻微,也不长,甚至连血都没流出来,我蹲在地上嘴中轻轻道:“这刀有两个同一方向的刃?不能吧”。

  暂时放下这问题我又向那辆车走去,车里是空的,除了挂的毯子和坐的软垫没有任何东西,我围着马车转了几圈,看了看马,又翻起马掌看了看,这该是辆车马店雇来的车,但具体是哪可就不知道了,我没再去搜那尸体的身,而是坐在不远处的地上拿起个树枝画起那把怪刀来。

  没过多久,其他的人也到了,我向他们点了点头,又开始在地上画,这刀太怪了,连画了好几种形状都觉得不对劲,正抱着脑袋想呢,验尸的仵做走过来道:“大人请看验尸格目”。

  我接过来扫了一眼,跟我判断的一样,一刀毙命,几处内脏都被砍断了,看到这我将验尸格目交还给他后问道:“看出是被什麽刀砍死的没?”。

  那仵做摇着头道:“伤口怪的很,我从没见过,现在只敢肯定是刀伤”。

  我肚中暗骂你这不是废话吗,又来到另几个人前问道:“他身上都有什麽?那车你们看出是哪里的没?”。

  一个衙役道:“尸体怀中有碎银三两四钱,另有女人戴的青玉镯子一对,此外再无他物,马车内没有特殊的东西,车为离此120里的灵宝县杨记车马店之物”。

  我有些吃惊的问道:“杨记车马店?这个你是怎麽知道的?”。

  那衙役笑道:“大人您有所不知,所有的车马店都有个规据,就是在车箱板的底下钉上一个木牌,上面写着这辆车的出处和编号,一但有事了查起来方便”。

  我点了点头道:“这规据有用,都查完了吗?查完了可咱们就带着尸体回衙”。

  回到衙内后先命人把尸体送到殓房存放,然后直接上堂向程县令禀明,那程县令听完后将我叫到一边说道:“九郎啊,这事如你觉得与你的差事有关就多留留心,如觉得没有就不必再这案子上下什麽心思,千万别为没必要去做的事分了心,你那些表面上该做的差事我自会去找别人做的”。

  我一笑答道:“小人知道,多谢大人提点”。

  见他去了后我忙拔腿就向内堂走,来到里边后见许月蝉和棋师伯正在用早点,我赶忙向其师伯施了个礼,棋师伯笑道:“快来快来,今早的油饼稀粥不错,你也来吃点”。

  许月蝉在边上没好气的道:“您老人家就不必管他了,有人把他侍候的好着呢”。

  我苦笑了下后道:“我吃过了,你们吃吧,边吃边听我说”。接着就向他二人讲起刚才的事来,当讲到那伤口的特怔时棋师伯问道:“你没看错?”。

  我答道:“错不了,这几年连杀带砍的我也没少长见识,这麽有特点的绝对是第一次见”。

  听完我的话后许月蝉托着香腮凝神不语,棋师伯却拿着根筷子反复的模仿着刀劈下时的动做,劈了几下后只见他把筷子轻轻向桌上一放,然后沉声道:“他们来了”。

  我被他的语气弄的后背直冷,忙问道:“您说的他们是谁?扶桑人?”。

  棋师伯道:“对,你说的怪刀我知道,这是扶桑专有的刀型,扶桑人爱用两种刀,一种是弯刀,其中最弯的比波斯弯刀还弯,记得在扬州与你交手的忍者吗?他用的就是弯刀中的一种,另一种就是你说的怪刀,这种刀型状上与我们这里的刀差不多,但刀头部分却有一个很大的突起,有点像踮立着的人脚,这种刀砍人时就是这样的伤口”。

  我想了想后又问道:“那边上的短伤口呢?”。

  棋师伯拿起面前的油饼咬了一口后才慢慢的道:“那是因为离的太近了”。

  许月蝉这时也转过头来问我道:“你这个典尉想怎麽处理这事?”。

  我笑道:“来的是四个人,其中应该是三男一女或是三男一小孩,他们应该没别的目标,所以非进城不可,我再等等,两个时辰后他们该进来了吧,到那时再来个全城大搜。但我还有一件事弄不懂,他们干嘛要这样杀那个赶车人?按说要想隐藏身份的话是不会这麽干的呀,难道。。。。他们想立立威?”。

  许月蝉和棋师伯将眉头皱的更紧了,只见他俩对视了一眼后许月蝉对我说道:“搜城,你手边的人够用吗?”。

  我嘿嘿一笑道:“这不是找你们商量来了吗,光靠衙门里那几个哪行”。

  许月蝉从怀中掏出面令牌后递给我道:“10里外的兵营里驻扎着1000府兵,你派人去把那里的统军校尉叫来,我让他派兵帮你搜”。

  我接过令牌后喜道:“这可就有把握了,我这就派人去,你和棋师伯要多加小心啊”。说完抬腿又向外跑去。

  到了外面叫过个衙役让他骑快马赶去兵营传令,然后走到专分给我的一间办事见人的小屋中坐下了,本来现在应该点卯和衙内众人认识一下的,但现在大家都忙的脚不沾地,也只好把这念头打消了,我现在没别的事可做,只好等那管军校尉来了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