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悍卒

又见青山

  • 军事

    类型
  • 2005.07.13上架
  • 81.28

    完本(字)

220.29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悍卒》的军事之旅

学徒夙沙铭霜 见习老马的天空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家恨

悍卒 又见青山 4855 2005.07.13 04:14

    

  今天的收成不错,套子套住了一只半大的野猪,这畜牲凶的很,一直到死前也没停止伺机咬我,弄死它后我就扛着它向家走,眼前出现一丛长草,这样的地方要格外的留心,我小心的用手中那长柄扎枪在草丛中绞了几下,只听嘶嘶几声响,一个愤怒的小三角脑袋吐着鲜红的信子露了出来,。

  我一见这蛇心头的怒火就猛起,在我们这里叫它黑炭头,我那二叔,就是因为被这东西咬后才被爷爷砍掉胳臂的,从那以后本来如同牯牛一般强壮的二叔就只能靠人搀扶着才能走路了,爷爷说那是因为中毒太深毁了身子,这辈子二叔也不会在好了。

  肩膀一斜将那野猪扔到地上,这巨大的震动明显刺激了它,只见它那细长的身体忽然向后一缩,接着就带着那嘶嘶的怒吼扑了过来,我见它扑来忙用手中的扎枪一挑,等那蛇从空中回落之时挺枪将它钉在一棵树干上。

  那蛇在卷曲着身子挣扎,我拔出短刀对着七寸处就扎了进去,这下又有东西给爷爷泡酒了,收拾下死蛇又扛上那只野猪,我乐呵呵的直向山下的村中走去。

  快到山脚下时忽然闻到一股强烈的烧酒味,我心头微微吃惊,村东头张二伯家里那酿私酒的大瓮破了?难道山下的官府又来抓做私酒的?想到这我不敢在接着走了,衙门里那群王八蛋凶的很,别在把我刚打到的这只野猪抢了去。

  将那野猪藏起后我来到村外选了棵大树就向上爬,等爬上去四外一看,没有衙门里的公差,是一群穿着甲胄的人,这些人身上的甲胄和衣服以全都破烂不堪,有些人身上还缠着渗着血迹的布条,正旁若无人般在每家房子里出出进进,不时有人将一个个包裹提出来放在村中的空地上。看到这里我的心以提到了嗓子眼,怎麽他们拿东西没人管?村里的人呢?为什麽酒气的掩盖下却有如此浓重的血腥味?

  那些人中有几个在外面架起了口大锅,一大堆已被洗剥干净的肉也被扔进了锅中,天越来越暗了,那些人已围在锅旁大吃大嚼,我见此情景也下了树,轻手轻脚的向村里走去, 走的越近那血腥味就越重,我心惊胆站的寻着那味道找着,当来到村口那个不大的土坑前时,才发现那原本小小的土坑,以被尸体装的满满的。

  土坑内的血腥味令人做呕,但我却感觉不到这些了,借着那幽暗的光线,我以清楚的看见了尸堆顶端爷爷和二叔那混身是血的身躯。

  我的心刹那间缩紧,爬到爷爷面前跪下,那白发苍苍的头颅如今已被鲜血染红了,满是皱纹的脸上也渐满了血,右臂被齐跟砍断,左臂张开紧紧的护在早以死去的二叔身上,看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头扑到爷爷的尸体上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哭声。

  哭声刚起我就听见有人喊道:“有个没死的,快去看看。”

  接着又有人喊道:“ 在那死人堆上呢,射死他。”

  我猛然醒悟,不能就这样哭啊,那些人一上来非杀了我不可,想到这我翻过尸堆就向林中跑去,背后有羽箭的破空声传来,接着又听有人说道:“是个小崽子,别追了,这黑灯瞎火的为追他别在崴了脚。”

  林中漆黑一片,我狂奔了一阵后才躲在一处暗影中又凄凄哀哀的哭了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不在哭了,只觉得胸口如同压了块大石般的难受,脑海中爷爷和二叔那沾满鲜血的面旁不断出现,从心底涌出的狂怒更让我全身都在发着抖,我咬着牙站了起来,从腰间抽出短刀又向村中摸去。

  那些人已有很多都睡着了,因为天热,都横七竖八的胡乱躺在地上,从村里抢来的东西被他们垒得如小山一般,那些东西边上还拴着匹马,我盯着那几个还在大嚼的一眦牙,返身又回到林中去了。

  林子黑的很,我没往深处走,只是借着那幽暗的月光摸索着在树林的边缘连下了三个陷阱,压倒弹性极强的小树并在人齐胸高的地方绑上一枝前端锋锐的粗枝,下好后将那三条绊线的位置记牢,这才又向村中走来。

  现在只剩下一个人还没躺下了,我趴在土墙后静静的等着他也睡着,这人看来也困的很,借着那将熄的火光我看到他眼睛都快争不开了,可就在此时,那人走到一个已睡熟的同伴身边踹了一脚道:“别挺尸了,起来,该你值夜了。”说完趴在那人边上倒头就睡。

  那个被踹了一脚的爬起来了,嘴里嘟囔了句什麽后迷迷糊糊的来到火堆旁坐下发着愣,我知道不能在等,一会他清醒后就更没有下手的机会了,想到这我嘴叼短刀翻过土墙就向他的身后爬。

  我慢慢的爬向了那人的背后,猛的用手捂住他的嘴,手里的刀子狠狠的划过了他的脖子,那人在我怀里剧烈的扭动了几下就不动了.但他临死发出的那低微的声音还是吓的我浑身是汗,慢慢的放下那人的身体,又向那群睡着的人摸去.当我顺利的刺到第6个人时火堆里发出了一声木头炸裂的声音,被我捂住嘴的那人惊醒了,一把就攥住了我举刀的手腕,另一只手使劲的掰开我捂在他嘴上的手,我奋力的将刀子压向他的前胸,可是不行,那人的力气太大了,不能跟他比力气,我拿刀的手猛然一松,刀子向下落在了他的胸膛上,锋利的刀刃刺进了有一少半,那人发出了一声惨叫,奋力的推开了我,伸手就去拔插在他身上的刀子,我翻身而起,顺手又在他头上重重的砸了一拳,跳起来就向来时的树林里跑.身后传来了一片慌乱的咒骂声,接着我听到了许多脚步声向着我追了过来,我奋力冲过了那下陷阱的地方,没多久,后面又发出了几声惨叫,看来那几个桩没白下,带着这帮人兜了一圈后我又回到了村中,解下那匹马的缰绳上马就跑。

  打马狂奔了20多里地后我才停了下来,此时天以大亮了,我看了看马身上带着的东西,一张弓,五枝箭,还有两个鼓鼓囊囊的大皮囊,拔下皮囊上的塞子一闻,刺鼻的酒气当时就熏的我直皱眉,我望着那两个大皮囊想了想,从身上掏出一包药粉撒进了酒中。

  这是爷爷自己配的毒药,专门用来捕杀那些肉不好吃而毛皮却极值钱的野兽用的,我此时望着那两只大酒囊有些担心,药太少了,贪酒的好说,喝的少的恐怕死不了。

  跨在马上我又追了上去,当快到村中时,把马藏在树林里探头看着外面的情况,外面的人已经走光了,地上只留下了几具尸体,我先查看了一下四周,然后走过去在尸体身上翻了起来。看来有人在我之前翻过了,没找到任何东西,那个被我杀了一半的人也倒在这里,胸口上还插着我那把刀,我看到那人的手还在微微的颤动着,就来到他跟前轻推了他几下,那人醒了,不过看来没认出我来,只是用微弱的声音道:‘小兄弟,给口水喝吧‘.

  我点了点头,拿出身上的水葫芦给他灌了一小口道:“你是什麽人?那几个死了的跟你是一起的?”

  那人勉强笑了下后道:“我们是刘武州手下的兵,被唐军打散后就跑到这北面的黑石山上落了草,小兄弟,你救救我吧,我有钱,只要你能救我一命我就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

  我点了点头道:“好啊,黑石山那个地方我知道,到时你可不要失言啊,你的同伴走多久了?用不用我将你送回去?”

  那人道:“他们走了有两个多时辰了,你别送我回。。。”

  我没听他下面的话,慢慢的拔出了插在他胸口的刀头也不回的飞身上马,伴随着那人的惨嚎打马向北冲了下去。一个时辰后我缓了下来,在路上观察着,前面隐约有声音传来,我翻身下了马,背起那只箭壶,拔出了一只箭狠狠的照着马股插了进去,那马悲嘶一声向着前面跑了,我又听了听声音,转身钻进了道旁的树林。

  前面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然后就听见有人喊快截住那匹马,又过了一会,只见三个手持长刀的人向我这个方向走来。

  这三个人边走边不时的四外望着,我躲在树丛里看着他们从我面前走过,等他们稍远些后钻出树林抬手就向那最左边的射了一箭,那人惨呼倒地的同时我以将第二枝箭搭在弦上,另两个刚转过身来,我的第二枝箭就又射倒了一人,剩下的那个见此情景发了声喊一头就钻进了道旁的长草,见他跑了我赶忙又回到了林中。

  来到林中我刚藏好,被叫声吸引过来的众贼兵也到了那几具尸体前,只听到一个声音说:‘看来我们是被人盯上了,这人不一般啊,用一匹瘸马就杀了我两个弟兄,杀了那匹瘸马,弄点肉下来我们快走。”

  另一个声音说‘老大,这里没有徐老三啊,他跑到哪去了?。”

  刚才声音说道:“不是被抓住了吧?这样我们的底儿可就全漏了,要是再引来唐兵,我们可全要死在这里了,不能管他,我们快走。”

  我躲在树上查着人数,查完后头直疼,还有37个人,看来我那两袋毒酒不太够,这可不好办了。想到这里我无奈的向那些人的方向追去,看着地上杂乱的脚印和那匹倒霉的死马,我站着道边上犹豫起来了,这些人应该知道我这边人不多,会不会设下埋伏等我啊,我觉得他们会这样做,这样他们就能放心大胆的回山了,现在外面到处的唐兵,再想找个窝可不易。犹豫了下后砍下半条马腿向树林里走去。

  在林子里我爬到树上,啃起了那半只马腿,粗糙的生马肉噎的我难受,那股子血腥味更是让我做呕,强挺着吃完,就抱着树干睡着了。醒来时天以经黑了下来,我滑下树,活动了一下手脚,又追了上去。月光下我小心的走着,走过一段路后发现前方的草丛显的很零乱,草地上有许多印迹,这里就应该是那些人等我的地方,弄明白后我暗自得意,睡了有大半天,看来那些人等不到就撤了。

  又追了十几里地就听见前面传来阵阵惨叫声,我伏在地上慢慢的爬了过去,探出头看着前面,前面的地上倒着一片人,有几个还在地上剧烈的翻滚着,看来我配的酒还挺受欢迎啊,默默的点了下人数,死了的有24个,有4个还在挣扎的看来也快死了,这样说还有9个没死的,转头四下看了看,确定再没有别人后我走到那些人旁,拿起了20几支箭,又开始追。在路上我又看到了一具尸体,看来酒他没多喝,摸了摸发现还没凉,剩下的应该离的不太远了。

  可只追出不远心惊肉跳的感觉就出现了,每走一步都感到多一分恐惧,我停了下来,这种感觉曾经出现过,3个月前我在山上抓野兔子时就有过这感觉,那次就是靠着感觉我举起了手中的长枪,一只豹子也在这时扑在了枪尖上,现在那感觉又出现了,我暗叫不好转身就往回跑。

  身后传来了羽箭破空的声音,我倒在地上翻滚着躲开了,接着身后传来了喝骂声,我站起来接着跑,箭的破空声又至,左腿一下子就不灵了,火烧一样的疼痛瞬间传遍了全身,我挣扎着来到林中,选了一棵最大的树爬了上去。

  树下的人点起了火把后把树围了起来,我把身体绻缩在茂密的枝叶间听着树下的声音,树下传来了凶狠的咒骂声,一会,就感到树下的人开使砍起树来了,我摘下弓,透过树叶向下看着,这几人站在树下围成一个圈,一个人正在挥着斧砍树,还有一个举着个火把在他身后照亮,我举弓对着那照亮的就是一箭,那人中箭倒地。边上的人齐发声喊向四下躲起来了,那砍树的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回头去看时我把另一只箭也射进了他的身体.

  其他的人全都藏在四周树后,一个声音高声说着:“小兔崽子,我们把你饿死在树上,你就等着吧。”

  天渐渐亮了,左腿的箭伤让我疼的发颤,血慢慢的顺着树干淌着,我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拿出一枝箭,用力把箭头掰断后打开了发髻,用头发把这枝箭头包了起来,尖朝上又将头发扎好,这才冲着下面喊道:‘我认输了,只要你们饶了我,我就把我另两个同伴躲在哪告诉你们‘。说着把弓箭向远处一扔,才慢慢爬到树下

  对面那帮人有点惊愕的看着我,我接着说:‘叫你们的头儿过来啊,我有事告诉他‘。说着我又把短刀远远的扔了出去,接着举起了双手,那帮人这才向我跑了过来,雨点一样的拳脚落在了我的身上,我绻在地上任他们打着,快支撑不住时,那个被人叫做老大的声音说道:‘留他口气,我问他几句‘。

  接着我就见到一张凶狠的大脸对我说:‘你们有几个人?为啥杀了我们这些兄弟?你的人都在哪?说了老子就饶你一命‘。

  我虚弱的说着:‘他们就在.......‘。故意使声音越来越低,同时脸上也装出了一幅快要昏过去的迷糊像,那人把耳朵贴了过来,我看准时机用头上包的箭头重重的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顶完后我再也没有力气了,在一阵狂怒的咒骂声中,眼中见到一道刀光向着我的头直劈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