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国之大畜

悍卒 又见青山 3459 2007.07.09 15:58

    就这样走走停停的足过了有近半年,我才被这四个差官护送到敦煌,到了地头后我心里有点担心,因为走到一半时我们拐四川去了,娥眉山,武侯祠,CD城让我转了个遍,没钱了就拿着刑部的公文去当地的官府取,囚车被存在客店里,我那时穿着一身华贵的丝袍,身后还带着四个挎着刀的保镖,东游西逛的简直比我当将军时都爽,等都逛完后我才反应过来,在四川都转了快三个月了,虽说没规定时间,但我一个配军,耽隔太久不到也真不太好。

  交割完后那四个解差欢天喜地的拿了赏钱走了,我也被几个守备府的亲兵带至了大堂,柴绍此时正在桌案后看着什麽信件,见我到了放下那信道:“怎麽才到?算计着脚程你晚了有两个月有余呀。”

  我忙跪倒见礼,柴绍呵呵笑道:“来了就好,我还已为你路上出麻烦了呢,九郎啊,你的事我全知道了,陛下这麽处罚你,你不会怪他吧?”

  我被他说的一愣,随后就明白了,他说的陛下是秦王,出长安前就听说皇上要一个月后禅位于二殿下,如今已过了近半年,看来二殿下他早已登基了。

  想到这我忙陪笑道:“能逃得活命已让我大感意外了,如何还有怨恨之心呢。”

  柴绍叹了口气道:“把你送到这来也好,不然就算你这件事躲过去了,早晚也有别的大祸临头,长安里有些人的行径啊,实在是让我看不上眼,既到了我这里,那你就安心住下吧,虽说现在朝里还有许多人想在你身上作文章,但你放心,我柴绍还护的住你,就是我不行,三公主那一关他们也过不去。”

  我赶忙拜谢,柴绍拿起桌上那封信道:“这是刚刚800里加急送来的急报,知道出什麽事了吗?”

  见我瞪目不语柴绍苦笑道:“陛下登基才三个月多点,突厥人就发了10几万人马来攻长安了。”

  我被他的话吓的脑袋嗡了一声响,赶忙急道:“那现在怎麽样了?”

  柴绍摇头道:“也没怎麽样,在长安城前与我军隔河对恃,后来被陛下一番话语喝退了。”

  我大大松了口气,二殿下真了得,只用一番话就将突厥人吓退了,别人不清楚我心里可有数,长安的兵马才有多少?若真交起手来非被人一锅烩了不可,此时柴绍又道:“突厥人狼子野心,这次没得手,迟早也还是会再来的……不说这事了,越说越让我生气,九郎啊,你的军籍,我现在还没办法给你恢复,不如这样吧,我听说你也很读过些书,就到我这里做个幕僚如何?”

  我听过后心头一阵感激,这姓柴的真够意思,竟敢留我在他身边,仔细思量了下后我说道:“大帅,您能这麽安排我我知足了,但按我这个罪名,是不该给这麽高的待遇的呀,这样岂不是给您招祸吗?您尽管将我安排到苦寒之地就是,我受的住的。”

  柴绍听完后摇头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一没恢复你的军籍,二没让你统兵,朝里那些人还找不出什麽理由来告我的刁状,而且你要知道,这是在敦煌,我想在配军里挑个抄写文书的还抡不到他们来插言。”

  我的职务就这样被定下来了,不但职务,柴绍还在帅府外不远处给我安排了所小小的房子,一正一厢两间屋子,半亩地大的院落,我的职守就是辰时进帅府的文书房内将各处送来的文件抄写归档,中午管顿饭,申时下值,每月还给20两银子的饷。

  现在的我可不是从前了,虽然整日忙碌于笔砚之间,也不觉得有多气闷,我自己知道,比起从前来,虽然才不过三四年的光景,但却也不再是那个毛毛愣愣的傻小子了。

  干上这抄抄写写的差事后没两个月,单良这兔崽子来了,那是一个晚上,我吃过饭后正在灯下看书,就见门一开,这兔崽子扑进来后一头扎在床上就不动了,我吃了不小的惊,想叫他起来却怎麽都不见他醒,趁他睡时我一打量才发现,这小子简直就像个要饭花子一样了,那张驴脸瘦的像条黄瓜,一身的土满头满脸全是灰,身上的衣服到处是洞,连鞋底子都掉了,我见状大惊,这是怎麽了?我临发配前他可是个校尉呀,难道他也在长安惹祸了?

  直到第二天我上值时他都没醒,无奈下我只好留了些钱给他就走了,等晚上回来一问他才知道,原来这小子辞官了,我发配上路后没多久他就跟着追了上来,但直追到敦煌,他都没追到我,所以又掉头回去找,(追到都怪了,他到敦煌时我正在四川挨家饭馆子解馋呢),掉头找他也没找着,一路打听也没听说有囚车过,(在路上时那囚车被几个解差拿绸布蒙了,弄的比财主的箱车都花哨,我则骑着大黑马身穿锦衣跟在后面走)这小子见找不着就懵了。

  他第二次到敦煌后见我还没到,当时就已为我被那几个解差在半道上害了,想替我报仇,所以又顶着雷往长安跑,等到长安却没见那几个解差回来,(我那时刚到敦煌)于是他又开始向敦煌赶。

  我心里着实感动了一番,但嘴里却对他一通臭骂,放着好好的校尉不干你跑来投奔我干嘛?这不是缺心眼吗?再说,来回跑这麽远的路你就不在身上多揣几个钱?我当官时攒了有5000多两,当时是他给我藏在水缸后头的,他自己的饷银最少也有个几百两,在不济也不至于要饭要到这来吧?

  哪知细问之下我才知道,这兔崽子拿了这麽久的饷却一文钱都没攒下来,都拿去孝敬那无名姑娘了,至于我的5000多两银子,这小子故技重施,又挖坑埋到我院子那棵树底下了,还说他这人打小就好在地里埋东西,我没词了。

  从此他就算在我这住下了,撵都撵不走,后来我曾私下找柴绍托门子盗洞的想给他弄个一官半职的,没想到他竟然不去,继续留下来吃我的喝我的,还在这里不是长安,东西卖的也便宜,我那20两银子虽不多,但两个人的吃喝到也够了。

  就这样过了一年多,在抄写公文时我逐渐发现不个大问题,那就是每月从土谷浑购来的马匹,一批比一批贵,马的质量也一批不如一批,而且最重要的良种母马,半年来一匹都没买来过,我大惊,赶忙拿着这一年来的统筹单子去找柴绍了。

  柴绍看过这个单子后闭目不语,我拿捏着说道:“大帅,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我看不如这样吧,我和土谷浑王的第六子慕容铁连还有点交情,当年他也曾许过让我去他们的都城一游,您派我去土谷浑看看,弄清端底后咱们好早想办法。”

  柴绍皱眉道:“马的事情,我早就察觉了,从安排在土谷浑那里的细作的回报看,是突厥人在里面从中做梗,这是个大问题呀,你去一次也可已,我给你多准备些礼品,你和那王子好好套套交情,马者,兵甲之本,国之大用,安宁则以别尊卑之序,有变则济远近之难,没有良马,我们干什麽都要吃亏的呀。”

  给那铁连王子的礼品足足准备了10挂大车,从丝绸,茶叶,细瓷,金银器,玉饰等等看的我直心疼,临出发前柴绍又给了我一个地址和人名,说这是埋伏在土谷浑王都的大唐眼线,让我有事就自己斟琢着找此人帮忙。

  我这次是以商人的身份去的,随行的还有20名选出来的老兵,和单良这兔崽子,兵我没找年轻力壮的,这次又不是去干打打杀杀的活计,找些老于事故的要远比那些毛头小子强。

  土谷浑的王都伏矣城离敦煌有近一千里地远,而且道路多是荒山野岭,所以这一路上走的很慢,我到没担心会有山贼强盗,说到底这里也是玉门关内,山贼强盗是轻易也不敢来的,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见到那慕容铁连的态度,只和他有那麽一面之交,而且此人既胆小又不精明,若我去后被突厥人知道了只要稍加威胁,这个慕容铁连非把我卖了不可,仔细的盘算了一气后我决定,见到他后先不能说实话,还是探过口风再说。

  早就听说过这座域外名城了,哪知到了才知道,这土谷浑王都实在是不怎麽样,城池又小又矮,四面墙也是用黄土夯成的,连块砖都没有,等进到城里一看,买卖铺户到是不少,但那大部分都是土坯房,只有一些有钱人家的大房子用的才是青砖。

  找了家客店先安顿下后,我找来笔砚先写了份礼单,柴郡马给我带来了10车东西,但我只写了个一车东西的礼品单子,怎麽盘算着那六王爷都不值这价钱,就他那点子才干,给他个要职他也干不好,不如留着钱物给能帮着我们办事的人。

  这里真脏,一地的牲口粪,不管走到哪都臭烘烘的,那六王爷府就在王宫的西北角,问清路后我俩来到王府门前一看,不愧是王府,到也有些气派,朱漆的大门一尺半高的门坎,只是门上的铜钉似乎不如我们中原那些王府的多。

  正当我打量这王府时,从门内出来两个人来,其中那高个的道:“王府门前闲杂人等不得逗留,快走。”

  我赶忙陪着笑道:“麻烦这位大哥通禀王爷一声,就说门外有燕九郎求见。”

  那人正想回身进去,听我说完后冷笑道:“我们王爷是个什麽身份?也是你想见就见的吗?”说完就把脸一扛,斜着眼睛开始上下打量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