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悍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零五章 苦命的孩子

悍卒 又见青山 3557 2006.02.26 16:04

    这大汉措不急防下被我一拳砸倒在地,眼瞅着鼻血喷出来好远,只见他趴在地上捂着脸滚了几滚,这才有点不稳的蹦起来骂道:“谁吃了豹子胆敢打你庞爷爷?”。

  我轻笑了一声道:“您姓庞啊,我姓燕”。说完过去又是一脚。

  那姓庞的这次摔的更重,躺在地上身子都缩成一团,但嘴里仍骂道:“打的好,你打的好,看爷爷过会怎麽处置你”。

  我这下更来气了,抢步上前一脚踩在他肚子上弯腰照着他胸口心脏处就是一拳,其实这拳我还真没敢用大劲,饶是如此,这姓庞挨上后仍是脸色瞬间发灰,嘴唇发紫,两眼翻了一通白后才缓过劲来,我看他这样心里也有点发慌,真怕他这口气过不来死到那里,没想到这小子长的又粗又壮的,其实是个豆腐渣掺屁的身板,这光天化日的弄出人命还真没法交代。

  见他缓过来我放心了,捏着拳头在他面前晃了晃道:“接着说呀,你说一句我就打一拳”。

  这次他不耍横了,俩手拦在身前紧摇着哭求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小的瞎了眼,下次再也不敢了,下次在也不敢了”。

  见他这样我一阵恶心,抬起脚来也不看他拉起那孩子道:“走,我再给你买吃的去”。

  那孩子眨着眼看了我一会,然后忽然拉着我的衣袖就往小巷里跑,边跑边道:“燕大哥你快走,他们的人就要来了”。

  我一笑挣开他道:“不怕,就那个熊包样的来个十个八个的我也不怕,那边有个烧饼铺,我给你买热烧饼吃去”。

  到了那烧饼铺子买了二十几个烧饼和一大块牛肉,将这些都放到他手上道:“拿去吃吧,你家里还有别人没吃饭吧?快送回去吧”。

  这小孩抱着一大堆烧饼低着头想了一会,忽然低声道:“燕大哥,我娘病了,您。。。能。。能帮帮她吗?”。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心里难受的直翻腾,摸着他的头发道:“好吧,我去给你娘找个郎中来,你领着那郎中回去给你娘看病吧,这个收好,看病是要给郎中钱的”。说着从怀中掏出一锭黄金掖进他怀中。

  这孩子却慌了,忙道:“您别给我钱,也别去请郎中,这城里没人敢给我娘看病的,还是您去给看看吧”。

  我听完大怒问道:“怎麽回事?是谁这麽霸道?刚才那姓庞的?快跟我说说”。

  那孩子眼圈一红眼泪就流出来了,哭着道:“我也不知道,每天都有好多人打我”。

  我赶忙轻道:“好了好了,快领我去看看你娘的病吧”。

  跟在这孩子身后走了一会,我居然被他领出城了,走了二里多地来到一座破败的小土地庙前那孩子叫道:“妈,妈,我领人来给你看病了”。说完就冲了进去。

  我跟在他身后进去一看,四面漏风的小庙里土地爷早没了,只有个石头供桌,不过是翻过来的,中间的空位铺着一张破芦席,上面躺着个面黄肌瘦的女人,看上去也就26。。。7岁,两眼无神的望着庙顶,嘴大大的张着,第一眼我就看明白了,这女人早死了好几天了,那孩子看来还不知道,只见他撕下一块牛肉用嘴嚼烂后塞进那女人的嘴中道:“妈,这是熟牛肉,您好久没吃这个了吧?这位是燕大哥,就是他给我们的烧饼牛肉。燕大哥,这位是我妈妈,她好几天都不吃东西了,也不跟我说话,您快看看她的病吧”。

  我忽然觉得鼻子一酸,走过去轻拍着那孩子的头道:“让我看看你娘的病”。

  那孩子闪到一旁后我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死去的女人,能看出她生前面容很是佼好,但脸上却有被皮鞭抽过的伤痕,我爷爷跟我说过,死时眼没闭,这是有心事闭不上眼,嘴闭不上,是因为饿,那张着的嘴里不光有牛肉,还有些嚼碎了的骨头,生米等东西,都堵在嗓子没下去,她的手中还攥着个白绢,但早已黑呼呼的了,我用手轻轻一抽那白绢,却没抽动,看来她临死时握的很紧,用力掰开她那细如鸟爪的手指展开白绢一看,是状纸,用血写出来的状纸,字体娟秀有力。

  我捧着状纸匆匆的看了几眼,上面写着民女乐门张氏状告本城商贾庞丙文,大意是那庞丙文为谋她家的一处牛眼风水地将她丈夫打死,又仗势将她母子赶出强占了她家的房子地,看完后我咬着牙将那状纸揣进怀中道:“ 妈妈让你看过这布上的东西没有?”。

  那小孩摇头道:“没有,妈妈说我还小,让我长大了再看”。

  我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妈妈带你去过这城里的县衙门没有?”。

  那孩子道:“去过,去过好多次呢,但那看门的每次都打妈妈”。

  我强压着怒火又问道:“那你知道这付近有没有个姓庞的有钱人家?他家住哪?”。

  那孩子道:“这个我知道,就在南门城外,他家的庄子可大了,我偷着爬墙上去看过,里面可好看了,不过那狗好凶”。

  我心中的怒火越来越重,真想冲过去宰了那个庞丙文,可身上的事情却由不得我乱来,这孩子又该怎麽办?就任由他守在这破庙里?可我又能怎麽办?带着他?这可能吗?我望着那孩子的小赃脸无奈的苦笑着道:“妈妈的病很重,你不要打扰她休息,燕大哥走了,以后有空再来看你”。说完又掏出两锭银子交给他就向庙门走去。

  出了庙门好远回头一看,那孩子正在庙门口看着我,见我回头忽然喊道:“燕大哥,你以后一定要来看我呀”。

  寒风中这清亮的童音让我心都裂开了,我向他摆了摆手没敢回答他。又走出好远回头在看,那孩子已跑到庙门前一棵大大的杨树下站着,单薄瘦小的身体在大树的趁托下显得愈加瘦小,我忍不住了,知道如果就此一走这辈子都会为这事内疚,想到这飞步跑回他面前后蹲下来扶住他那小小的双肩道:“在这里等我回来,五天,五天内燕大哥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那孩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轻轻问道:“那妈妈呢?”。

  我向他轻笑道:“跟我们一起走”。

  那孩子笑了,小赃脸上的小黑眼睛向外发着光,忽然伸出右手曲起小指道:“咱们拉勾”。

  我也伸出右手尾指勾住他那小小的手指道:“好,咱们拉勾”。

  回到城内后我加着小心找了个客店住了进去,本来不必这样的,但我现在不想惹麻烦,只想早办完事早带那孩子走。包了间客房后我对跟在身后满脸堆笑的店伙计道:“有什麽吃的给我弄些来,直接送到我房里去吧,这一路可真把我冻坏了”。

  那店伙计忙答应着领我到房内后道:“客爷稍等,我去去就来”。说完一溜小跑的去了。

  没一会这伙计就会来了,双手端着盆热水,肩上搭着条毛巾,胳臂肘下还垮着个大食盒,进到屋中先哈腰陪着笑将盆放到盆架上到:“客爷您先擦把脸”。

  我走过去试了下那水,冷热正好,将手巾投进水中别擦着脸边看他向桌上摆东西,还真不错,两菜一汤外加一壶酒,菜是炒肝尖和葱炒羊肉,汤是海米东瓜汤,都热腾腾的香气扑鼻,我笑着走到桌前道:“我这人一般不动酒,你拿回去吧,这几个菜做的好”。说着从身上摸出快碎银子,约有二两多重扔给他道:“这个你拿着吧”。

  那伙计接过后开始有些不感信,抓着银子愣了一阵后道:“客爷,这饭钱是在您出店时结算的,再说,这几个菜哪里值这些银子啊?”。

  我边吃边道:“不,这钱是专门给你的,你这人晓事,比我去过的长安洛阳等地的店伙都会侍侯人,过会给我送壶茶来,我这人吃完饭爱喝个茶水”。

  那伙计笑着去后我边吃边盘算着怎麽从这店伙计身上套东西,不一会那伙计就把茶壶拎来了,,

  我笑着边吃边道:“你也别走,来,坐下喝杯茶说说话,我跟你打听一下,咱们这有什麽名吃没有?”。

  那伙计笑道:“咱这地方小,没有啥名吃,就是北门边上老王头的馒头不错,但您能看上那个吗?”。

  我又问道:“咱们这有扶桑人和他们开的馆子没有?自从上次在泉州吃过一次扶桑馆子后现在还谗呢”。

  那伙计又道:“没有,扶桑人也不会在咱这小地方开馆子呀,咱这地方穷,他们赚不到钱的,不过扶桑人以前到是有几个”。

  我赶忙趁热打铁的道:“怎麽是以前?他们嫌这里穷都走了吗?”。

  那伙计苦笑道:“我们这是不富裕,但那些扶桑人为什麽走我可不清楚,不过没都走,还剩下一个没走的”。

  我又奸笑着问道:“你见过他们?里面有漂亮女人没有?”。

  那伙计也笑道:“有啊,有个扶桑女人,是够漂亮的”。

  我叹着气道:“早来好了,听说扶桑女人最听男人话,他们离开多久了?在这里时就住在你们店里吗?”。

  那伙计道:“他们走了快10天了,在这里时是住在城南的许家客栈,咱这店小,那些扶桑人瞧不上”。说完就嘿嘿的笑。

  饭吃完了,我边看他收拾桌子边道:“吃饱了,我要好好睡一觉,别让人来打扰我啊”。

  那伙计答应着出去后我插上门,转身来到窗前向外看了看,外面是这客店的后院,院是一边堆着好多柴草,另一边是牲口棚,里边又是驴又是骡子的栓着不少牲口,有一个看来是店伙计的在给牲口添草料,除了他就没有别人了,我满意的点点头,合上窗户趴在烧的滚热的炕上开始养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